第635章 日就月将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635章 日就月将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将

第635章 日就月将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9-11 09:04:04

继续


1. ■第635章 日就月将
纳兰彩焕静了静心,开始推敲今夜议事,从头到尾的所有细节,争取了解年轻人更多。
她先前与陈平安、二掌柜都没有真正打过交道,只是他成了隐官大人后,双方才谈了一次事情,不算如何愉快。


第633章 落座主位的那个年轻人
先前她被那个满嘴胡说八道的家伙坑了一次,纳兰彩焕事后与纳兰烧苇禀报细节一事,结果给自家老祖看傻囘子一样的眼神看了半天。纳兰彩焕一气之下,就要全盘推囘翻事先双方谈妥的事情,不曾想老祖反而让她算了,聊了什么,就如何去做。


第630章 刺杀隐官
陈平安开门见山的第一句话,就差点让米裕绷不住脸色。
“纳兰夫人,你们家主与我谈妥了,老剑仙深明大义,舍了家族利益也要帮助剑气长城渡过难关,但是老剑仙临了,也提醒我,纳兰家族是夫人当家做主,所以要我最好与夫人知会一声。”
在那之后,纳兰彩焕就收敛心神,与得了“老祖圣旨”的隐官大人,开始谈后续,敲细节。
两人返回隐官一脉那边的走马道。
米裕哭笑不得,轻声问道:“回头纳兰彩焕与纳兰烧苇一聊,隐官大人岂不是就露馅了。”
陈平安说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各凭本事。我说话,纳兰烧苇不乐意听,那就让纳兰彩焕说去。”



(突然想到,纳兰烧苇不计较陈平安之前的胡说八道,是不是也在弥补纳兰彩焕之前捞过界的事情?)


2. ■第635章 日就月将
按照浩然天下的习惯,本该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但是先前陈平安却偏要说“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情,是香火情。是九洲渡船生意人都忘记了的,反而是剑气长城依然没有忘记的念旧。
理,更简单了。是剑气长城的剑仙,剑修,飞剑取头颅。


第634章 搬山倒海
然后年轻隐官双手手臂,靠在纳兰彩焕身后的椅背高处,望向对面那些一个个不知所措的渡船管事们,满脸无奈道:“待之以礼,压之以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这小小隐官,能做的,今夜可都做了,大家还怎么不卖我半点面子?嗯?!”
于是所有人都坐下了。



(本来还想说我看书又快了,居然都没注意到之前平安说反了,结果翻回去一看,这。。。)
(当然,问题不大,平安确实是这么做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634改两个字就可以。)


3. ■第635章 日就月将
纳兰彩焕恢复了几分神采,觉得终于知道该如何与年轻隐官相处了。 
只说姿容气度,纳兰彩焕确实是一位大美人。 
所以米裕便看了她一眼。 
然后米裕摇了摇头,眼神有些怜悯和不屑,不再看纳兰彩焕,继续闭目养神。 
若说那纳兰彩焕是光靠姿容就能让男子心动的女子,那么米裕更是仅靠皮囊便能让女子赏心悦目的男子。 
那位心中愤恨、悲苦至极的元婴女子,“无意间”瞧见了这一幕后,心中阴霾,便稍稍少了些。 
这个应该被千刀万剐的负心汉,在说出那句应该遭天谴的混账话后,就再没有看她一眼,多次往对面座椅的游曳视线,次次都故意绕过了她。 
若是米裕心中没有她,岂会如此刻意? 
何况都说纳兰彩焕当年便曾经倾心于米裕,不也一样没能近水楼台,成为剑气长城的一双神仙道侣? 
如此一想,这位女子便觉得自己胜了那纳兰彩焕一筹。 
再看那米裕,神色萧索,有些落寞,他转头望向门外的大雪美景,怔怔无言。 
与那之前狗腿兮兮为年轻隐官送酒的故作潇洒,判若两人。 
她便没来由有些心酸,如今都是上五境剑仙了,米裕你还算是在家乡啊,也要受此窝囊气吗。
米裕这种人,该死还是该死!
可喜欢终究还是喜欢。
两者她都说了不算,最是无奈。
······
米裕哀叹一声,走出大堂,跨过门槛,堆雪人去了,去个僻静角落,堆个形不似神似的姑娘。 
米大剑仙,挑了春幡斋的一处花圃,大雪隆冬时分,依旧花草绚烂。 
纳兰彩焕那个婆姨,是注定不会来这种地方的,长得是好看,可惜太想着挣钱了。但是那位中土神洲的姑娘,却多半会来此地,而且她一定会喜欢这一本雪下犹开的仙家牡丹。来了花圃,看了这花,便瞧见了偷偷立于花叶下的雪人儿,到时候她便知道自己的痴心一片了。 


第623章 炼剑
剑气长城老的五绝,是那阿良的赌品过硬、唾沫洗头,隐官大人的脾气最好、从不打人,老聋儿的是人就说人话,陆芝的国色天香,米裕的自古深情留不住,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囘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用情更深的那个,总是会给对方脑补一堆的理由) 


(米裕这操作真的是,自古深情留不住,唯有套路得人心。。。)


4. ■第635章 日就月将
而这些如果真有机会“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年幼、年少先天剑胚,又能够在浩然天下各大洲开枝散叶,会是一种怎样的景象? 
而那拨担任传道之人的外乡剑仙,无论各自性情如何,都是敢来剑气长城、敢死在城头之上的剑仙,又岂会不对这些嫡传弟子倾心传授,格外青睐? 
这拨孩子一旦成长起来,最终崛起于各洲版图,相互间又岂会不抱团?他们抱团,已经离开剑气长城的返乡剑仙,又岂会不会随之抱团? 
退一万步说,将来剑气长城就算不在了,这些未来剑仙的碰头聚首处,算不算是一处别样的剑气长城?



(一寸山河一寸血!)


5. ■第635章 日就月将
遥想当年,双方第一次见面,魏晋印象中,身边这个年轻人,当时就是个傻乎乎、怯生生的泥腿子少年啊。 
而且当年那少年,眼神还十分清澈明亮。 
魏晋停下脚步,叹了口气,转头看着那个习惯性搓手取暖的陈平安,“你一个外乡人,至于为剑气长城想这么多、这么远吗?” 
陈平安笑道:“我有媳妇在这边,你没有,怎么跟我比?” 
魏晋摇摇头,又想喝酒了,不想聊这个。 


第128章 奇观
小姑娘点头道:“懂了,玉牌本身就是一种类似通关文牒,如果是连阴神前辈也打不过的对手,肯定身份很不简单了,以他们的岁数和阅历,会一眼就认出这块风雪庙的太平无事牌,也肯定会忌惮剑仙前辈和前辈所在的宗门,所以哪怕玉牌无法及时到达那座风雪庙,只要祭出玉牌,就已经是一种震慑了,等于是在劝诫对方不要挑衅风雪庙。”
魏晋愣了愣,对于小姑娘的早慧和通明,感到惊艳。看着一脸严肃正儿八经的小姑娘,顿时心生欢喜,自然而然就觉得亲近可爱。
到最后,魏晋无意间又看了眼草鞋少年,难道只是岁数大一些,才做了三个孩子的领头羊?
······
为何山上之人下山收徒,慎重又慎重?很多历练和考验,会长达数年甚至十数年。
魏晋相信这些孩子,之前阿良与之同行,肯定也不简单。
至于到底谁才是阿良最关心、最器重、最看好的人物,可能是大有来历、福气深厚的李槐,可能是天生讨人喜欢的红棉袄小姑娘,也可能是道心坚定的林守一,三个孩子,都有可能,或者干脆就是各占其一。


第581章 陋巷处又有学塾
魏晋要了一壶最贵的酒水,五颗雪花钱一小壶,酒壶里边放着一枚竹叶。
魏晋没有着急喝酒,笑问道:“她还好吧?”
陈平安如坐针毡,又不能装傻扮痴,毕竟对方是魏晋,只得苦笑道:“她应该算是很好吧,如今都成了一宗之主,可我差点被她害死在鬼域谷。”
你魏晋这是砸场子来了吧?
关于最早的神诰宗女冠、后来的清凉宗宗主贺小凉,陈平安在宁姚这边没有任何隐瞒,一五一十都说过了前因后果。
好在宁姚对此倒是没有流露出任何生气的神色,只说贺小凉有些过分了,以后有机会,要会一会她。
但是魏晋今天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陈平安还是有些背脊发凉,总觉得铺子里边,剑气森森。
魏晋喝过了一碗酒,又问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你?”
陈平安摇头道:“不清楚。”
魏晋点点头,又倒了一碗酒,一饮而尽后,笑道:“掌柜自己先忙,不用招呼客人了。”
最后魏晋独自坐在那边,喝酒慢了些,却也没停。
世间痴情男子,大多喜欢喝那断肠酒,真正持刀割断肠的人,永远是那不在酒碗边上的心上人。



(遥想当年,双方第一次见面,魏晋印象中,身边这个年轻人,当时就是个傻乎乎、怯生生的泥腿子少年啊。 )
(而且当年那少年,眼神还十分清澈明亮。 )
(谁曾想第二次见面,他就抢了贺小凉,不对,他就被抢了。。。)
(现在还说我没媳妇在这,我媳妇在哪你心里没数吗???)


6. ■第635章 日就月将
关于他以后的去向,陈平安开诚布公与他聊过,当时老大剑仙也在场。 
魏晋没打算拒绝。 
只是希望自己能够不比皑皑洲谢松花逊色,在剑气长城先立下一桩对得起“神仙台”的战功,再去扶摇洲做那件事。 
······
师兄左右去往东南桐叶洲,会先找到太平山老天君,与山主宋茅。 
魏晋要去往南婆娑洲。 
邵云岩与暂时未定的某位大剑仙,会去扶摇洲。 
邵云岩将来去往西南扶摇洲,不过有主次之分,毕竟邵云岩受限于当下的境界,一个玉璞境剑修,独自一人,挑不起那份担子。所以陈平安一直在纠结第三位剑仙的人选,必须是本土剑仙,必须是仙人境起步。 
陈平安想过陆芝,也想过陈熙或是齐廷济之一,相较于师兄左右和风雪庙魏晋,当然会更晚动身。



(三人选定)
(借人的回顾就不贴了,最近几章回顾都有)



7. ■第635章 日就月将
风雪庙魏晋,剑开夜幕,人未至剑已到。 
那种剑仙气概。 


第125章 一剑破法
魏檗猛然转头,却不是看那位名为杨花的水神。
而是比棋墩山更南方的地界。
那里有一盏大红灯笼冉冉升起。
年轻剑客一手按住腰间剑柄,脸色凝重道:“看来我得亲自去一趟了。”
可就在此时。
大骊边境一座巍峨大山之中,一抹白光破开山头,向北方迅猛飞掠而去,如彗星拖曳着极其之长的雪白虹光。
竟是一把飞剑的剑气使然!
而不见剑的主人。
剑气长且重。
这一剑落在了绣花江畔不远处。
一剑破开近乎圣人地界的强大阵法,刚好落在一头白色毛驴的前方。



(也是对平安心性造成影响的一剑)


8. ■第635章 日就月将
梳水国宋雨烧,一人一骑,对阵大军。以一敌国。 
那种武夫气魄。


第243章 千军万马之前,我喝一口酒
从梳水国一座州城到剑水山庄的道路之上,骑军驰骋,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大军之中,有一位身披鲜亮重甲的大将军,骑着一头高头骏马,男人嘴角噙着笑意,举目远眺,可谓踌躇满志,此次踏平那座狗屁的剑水山庄之后,自己就是当之无愧的梳水国战功第一人了。
这位大将军突然眯起眼。
大军之前。
一位被誉为梳水国剑圣的黑衣老人,从瀑布取出了佩剑之后,挡在了大军之前。
只是老人身后,遥遥跟着一位腰间悬挂酒葫芦的背剑少年。
在对着千军万马出拳之前,少年摘下养剑葫,仰头喝了一大口酒,痛快痛快。



(山下江湖,豪情万丈)


9. ■第635章 日就月将
藕花福地魔头丁婴,真正问拳的对象,其实是大道。 
那种与天争胜的至大心性。


第319章 何为天下无敌
一人之力,胜过天下十人的剩余九人联手,才是丁婴真正想要的无敌。
所以在漫长的岁月里,唯有寂寞相伴的丁老魔,才会去钻研百家之长,去将各大宗师的武学拔高一尺,并非是丁婴需要以此来作为护身符,而是丁婴早就准备好了,要以自己随手而得的一招,轻松破去俞真意、种秋、刘宗这些大宗师的最强之手。
只不过现在冒出来一个天大的意外。
丁婴反而觉得这样才对。
刚好不需要那些花里胡哨的招数了,还是太慢了。
前行道路上,没有足够强大的对手,哪怕丁婴站着等待,哪怕丁婴回头望去,都看不到第二个人的身影,更没有人能够追赶丁婴,可以与他并肩而立,所以就只是天地寂寥,唯有丁婴一人,去与天争胜。
那个叫陈平安的谪仙人,来得好,有了这块垫脚石,我丁婴只会离天更近!
丁婴快步向前,畅快大笑。
陈平安握住手中长剑,手心发烫,却没有被剑气灼伤丝毫,他觉得这第二剑,可以更快。
南苑国南边的城头之上。
从城墙一个巨大缺口处,到最西边,整条走马道之上都充满了雪白的剑气洪水,滚滚向前。
而西边城头有丁婴,一拳拳递出,如天庭神灵在捶打山岳,一拳拳打得迎面涌来的剑气四溅散开,丁婴就这么逆流向前,势如破竹。



(胜天半子)


10. ■第635章 日就月将
若说以船主的切身利益作为威胁,是剑气长城在生意场上的一种蛮横出剑,是放。 
那么年轻隐官的诸多暗示,提醒在座商贾可以考虑考虑自己的大道修行,不妨多计较一些个人得失,而剑气长城非但不拒绝此事,反而乐见其成,甚至帮上一点小忙。这就是剑气长城的出剑了却归鞘,属于收。 
保证让所有渡船以后的生意买卖,不少挣,至多就是锦上添花。 
但是如果能够让所有船主,自己收钱入囊,从“自家”山头的笼统生意,变成了真真切切的“自己”生意,那就是雪中送炭。 
这一收一放之间,人心就不再是原先人心了。 


(剑来版回扣?)


11. ■第635章 日就月将
米裕哀叹一声,走出大堂,跨过门槛,堆雪人去了,去个僻静角落,堆个形不似神似的姑娘。 


第445章 炭笼火炉寒人心
陈平安啧啧称奇。
走到渡口岸边,蹲下囘身,捏了个雪球,想了想,干脆堆了个雪人,嵌入几粒木炭当鼻子眼睛,拍拍手。
陈平安想了想,在旁边又堆了一个,瞧着稍微“苗条纤细”一些。
这才心满意足。
······
夜色中,陈平安蹲下囘身,看着肩并肩的两个雪人,笑容灿烂,朝它们做了个鬼脸:“对吧,姓陈的,还有宁姑娘。唉?你们倒是说话啊,别光顾着卿卿我我啊,知道你们很喜欢对方……”




(陈平安:神似不似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苗条,你在我眼中是最瘦)


12. ■第635章 日就月将
陈平安终于不再絮叨,问了个奇怪问题,“谢剑仙,会亲自酿酒吗?” 
谢松花有些摸不着头脑,“当然不会。” 
陈平安笑道:“我有个朋友,曾经说过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谢松花直截了当问道:“陈平安,你这是与那米裕相处久了,近墨者黑,想要调戏我?” 
陈平安百口莫辩。 
与女子打交道,陈平安觉得自己从来不擅长,远远不如剑仙米裕,更加不如那个从敌变友的姜尚真。说实话,连好朋友齐景龙都比不上。 
谢松花爽朗笑道:“果然是个雏儿,别管平时脑子多灵光,仍是开不起玩笑。” 
陈平安松了口气。 第357章 雨停
陈平安接过裴钱的饭碗和筷子,开始吃今晚的第二碗米饭,马屁精裴钱还蹲在他旁边,双手托着一小坛子腌菜,陈平安环顾四周,笑问道:“你们到了这座陌生天下,有什么想法吗?”
四人沉默片刻,卢白象率先开口笑道:“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愿得大逍遥。”
朱敛嘿嘿笑道:“世间情动,不过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愿得美人心。”


第359章 言念陈平安
卢白象问道:“以后能不能不喊主公?”
陈平安摇头道:“那可不行,听着挺带劲的。”
卢白象怎么都没想到是这么个答案,本以为陈平安极大可能会答应下来。
陈平安哈哈笑道:“不用喊,开个玩笑。”
卢白象缓缓起身,抱拳行礼,微笑道:“陈平安以国士待我,卢白象必以国士报之。”
陈平安也只好跟着起身,“这话换成朱敛来说,我还习惯,你来说,不太适应。”
卢白象笑着告辞离去。


第525章 击掌
隋景澄笑问道:“前辈也才三境练气士?”
陈平安转头说道:“可我年纪比你小啊。”
隋景澄双手撑在长凳上,伸出双囘腿,摇头晃脑,笑眯起眼,“我可不会生气。”
齐景龙说是去修行了,也确实是在修行,但是对于荷塘畔那边的对话,依旧一字不漏落入耳中。
境界高,就是有些烦恼。
齐景龙想了想,觉得是该好好请教一下陈平安了,哪怕被劝酒也能忍。



(以国士报之的卢白象)
(齐景龙: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13. ■第635章 日就月将
谢松花抱拳道:“隐官大人在此停步,别送了,我没那与男子逛街散步的习惯。” 
陈平安笑着抱拳还礼,“无法想象,能够让谢剑仙心仪的男子,是何等风流。以后若是重逢,希望谢剑仙可以让我见一见。” 
谢松花冷笑道:“风流?风他个娘的流,找了我还敢风流,砍死。” 
陈平安无奈道:“谢剑仙,此风流非彼风流。”


第272章 陈平安,你听我说
最后陈平安已经彻底醉死过去,男人看了眼少年,喝了口酒,“我还是不喜欢这小子,榆木疙瘩,笨,闷,不够风流,不够大气,资质还凑合,心性马马虎虎,脾气一看就是犟的,以后如果跟闺女吵了架,结果谁也不乐意退让一步,咋办?就咱闺女那性子,会服软认错?”
妇人笑道:“认错?你也知道多半是咱们女儿有错在先?知道少年会事事让着她?”
男人有些心虚,悻悻然不再说话。
妇人突然微笑道:“想起来了,先前你说那孩子不够风流,是文人骚客的风流,还是驰骋花丛的风流啊?”
暗藏杀机。
男人灵机一动,大为佩服自己,端起酒碗,豪迈道:“是在剑气长城上刻字的风流!”
妇人笑了笑。
男人干笑一声,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其实这个傻小子,挺好的,咱们闺女,还真就得找这样的。”



(陈平安:是我风流老丈人的风流!)


14. ■第635章 日就月将
只要不在大战之中,叛出剑气长城,剑尖转向自己人,割取头颅,以此邀功蛮荒天下。 
这就是老大剑仙陈清都的唯一底线。 
剑气长城的万年历史上,不谈那些自己愿死之人,其中又有多少不想死的剑仙,于情于理,其实都是可以不死的,只是都死了。 
一切缘由,只说根本,皆是陈清都要他们死。 
设身处地,成了那位老大剑仙,会作何感想? 
不是三年两载,不是百岁千年,是整整一万年。 
本心如何,重要吗? 
陈平安只会觉得换成自己,早就道心崩溃得支离破碎,心境碎片,捡都捡不起来,要么疯了,以此作为逃避,要么彻底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第626章 新一任隐官
陈是与最要好的刘羡阳和秦正修站在一旁,陈是忧愁不已,轻声道:“守,就要死很多人,越死越多。不守,对不起那么多已经死了的,近在眼前的,就有本土剑仙李退密,皑皑洲的张稍和李定。如果换成我是那位老大剑仙,早就道心崩溃了。” 
刘羡阳蹲下囘身,嘴里叼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拔来的草根,含糊不清道:“剑仙剑修,都习惯了老大剑仙坐镇剑气长城,实在是太久了,很难有人真正去想象这位前辈的内心,是什么感受。” 
秦正修沉声道:“万年以来,加上当下这一场,总计九十六场大战。没输过。” 
刘羡阳说道:“战场在南边大地上,也在北边的人心里。所以一直赢,也在一直输。” 
陈淳安突然开口道:“我们浩然天下,难辞其咎,错莫大焉。” 
这位浩然天下独占醇儒头衔的老人,并非以心声言语,而是直接开口说话。 
除了刘羡阳,便是陈是这位陈氏子弟,秦正修这样的儒家君子,都有些变了脸色。 




(心怀愧疚却又不得不为)


15. ■第635章 日就月将
陈平安便去想师兄左右在离别之际的言语,原本陈平安会以为左右会不给半点好脸色给自己。 
但是很意外,师兄左右离去之前,还有笑意,言语也极为平和,甚至像是在半开玩笑,与那小师弟笑道:“学书未成先习剑,用剑武功再读书,师兄如此不济事,当师弟的,此事别学师兄。”


第266章 磨损心中万古刀
世间练气士,都羡慕那种天生资质惊艳的剑道天才,冠以先天剑胚的头衔,可是这个男人却是很晚学剑,而且从来不是什么剑胚,所以等到此人在中土神洲横空出世,不是力压,而是碾压无数前辈剑修,对于那些所谓的剑胚,此人出手尤其不留情,大肆嘲讽,传遍天下,不知有多少天赋异禀的剑道天才,从此剑心崩碎,大道断绝。
以至于所有年纪轻轻的中土天才剑修,在被人赞誉为先天剑胚后,都难免犯嘀咕,总觉得这句话是在骂人。
这名剑修,就叫左右。


第368章 人间苦难说不得也
一次机缘之下,左右得到了那把佩剑后,小齐曾笑言,偶得三尺剑,跨海斩长鲸,收鞘挂壁上,犹有铮铮鸣。
后来左右离开中土神洲,远离人间,在海上远游,就一直没有再读书了。



(怕只怕是最后一面。。。)


16. ■第635章 日就月将
剑仙邵云岩此时已经站在书斋当中。 
落座书案后,提笔写了一句心得,轻轻搁笔后,邵云岩十分满意。 
“尽小者大,慎微者著,日就月将,学有缉熙于光明。” 


第624章 剑修
君子敬其在己者,而不慕其在天者,是以日进也。 
这句圣贤教诲,这个好道理,其实出自陈平安那位先生的著作。 
若能羡慕他人之所有,同时又能反过来更敬在己者,会不会更好? 
以后这个小小的疑惑,这点微不足道的读书心得,一定要与自家先生说上一说。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


17. ■第635章 日就月将
陈平安一路走回大堂,坐在主位上,只是暂时闲来无事,便伸手按在四仙桌的桌面,原本紧密衔接的卯榫出现松动,微微颤动。 
当陈平安抬起了手,桌子便很快恢复了平静。 
陈平安站起身,走出几步再转身,蹲在地上,看着那张桌子。 
瞧着四平八稳万万年。 


第523章 大河之畔遇陆地蛟龙
陈平安得到答案后,问了一个当时在隋景澄那边没能问下去的问题,“如果说世道是一张规矩松动、摇晃不已的桌凳,修道之人已经不在桌凳圈子之内,该怎么办?” 
齐景龙毫不犹豫道:“先扶一把,若是有心也有力,那么可以小心翼翼,钉一两颗钉子,或是蹲在一旁,缝缝补补。” 



(瞧着还能四平八稳万万年的长城要破了)
(瞧着还能四平八稳万万年的浩然要乱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