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四百三十九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8-11-21 18:20:42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担心之后,陈平安收起了密信,走出剑房,开始嘀嘀咕咕,在心里边笑骂钟魁不仗义,信上说了一大通类似书简湖邸报的消息,姚近之选秀入宫,三位大泉皇子精彩纷呈的起起伏伏,埋河水神娘娘洪福齐天,碧游府成功升为碧游水神宫,诸如此类,一大堆都说了,偏偏连一门敕鬼出土、请灵还阳的术法都没有写在信上。
第339章 怪人怪梦
   老人点了点头,转头道:“近之,你不该跟着去蜃景城的,不再考虑考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名为姚近之的她笑道:“既然算命先生说了……”
   不等她说完,姚镇瞪眼道:“说不得!以后到了京城,更说不得!”
第346章 夫子说顺序,水神结金丹
   姚近之在屋内练习金钱课,俗称火珠林,是山上秘法之一,说是秘法,其实不算真正入流。姚近之是在年幼时在书楼偶然所得,这些年只当做是消遣之举,以三枚铜钱,掷地问卜,或是六钱问课法,六枚铜钱置于竹筒内,丢出铜钱后看正反,问前程,断吉凶。时灵时不灵,姚近之其实自己都不太信这个。
   今天她以三钱问自己此行入京的前程,大吉。
   又以六钱问课法,测验大泉刘氏的国祚长短。
   事后一颗颗收起铜钱,姚近之满脸疑惑,百思不得其解,只得自嘲一句不问苍生问鬼神,本就不对。她不再烦恼这两次结果,起身来到窗口,看到姚岭之正在练刀。再远一些,一座屋子还亮着灯火,不用猜,也知道是姚仙之在挑灯夜读兵书。
(姚近之入了宫,三位皇子起起伏伏,大泉刘氏也有的看了)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只不过相传李抟景已经兵解传世,风雷园交由黄河、刘灞桥两个年轻人坐镇,加上死敌正阳山不可阻挡地迅猛崛起,即便黄河极其瞩目,刘灞桥也属于大道可期,可没了李抟景的风雷园,还算是风雷园吗?如今声势到底是大不如从前了。现在宝瓶洲山上修士,都在猜测那个在风雪庙神仙台上,一鸣惊人的新任园主黄河,到底何时能够真正挑起重担。
···
   可偏偏李抟景这等占据一洲剑道气运的大风流人物,恰好就是迈不过那道田湖君之流都不会太在意的关隘。
第213章 憧憬
   风雷园和正阳山是世仇,举洲皆知,源于风雷园的园子最深处,那座试剑场上,有一具正阳山女子祖师的尸体,战死后被曝晒至今,风雷园当初非但不愿归还尸体,让正阳山弟子帮着入土为安,甚至连那把刺入头颅的风雷园制式长剑,都不曾拔出来,就那么任由门内弟子和入园客人任意观看,已经三百年。
···
   李抟景开怀大笑,伸手指向黄河,“剑修之杀力无穷,名动天下,归你。”
   然后手指转向刘灞桥,“剑修之潇洒绝伦,醇酒美人,归你。”
   李抟景最后悠然自得道:“总之,都归我们风雷园。”
(李抟景和正阳山女祖师的恩怨情仇,风雷园接班的两个年轻人)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剑房主事人壮起胆子,小声道:“岛主,这把飞剑不止篆刻了‘太平山’三字,另一边剑身,犹有刻字。”
   刘志茂嗯了一声,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晃,那把悬停在剑槽之中的飞剑轻轻翻转,显露出“祖师堂”三字。
第352章 祖师堂牌,头顶月光
   整座太平山,就那么五六人挂着这玉佩,年纪最大的,已有三百岁高龄,如今管着太平山的道家藏书,不过是龙门境修为。年纪最小,是个才七八岁的小道童,天资卓绝。
   但要说最出名的那个,肯定是一人仗剑下山云游的女冠黄庭。
(太平山祖师堂,当年的玉牌也是让平安大战了一场。顺带贴了下黄庭,这位可是说过喜欢平安的女冠)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给落魄山寄去的家书,则是让朱敛不用担心,自己在书简湖并无人身危险,不用来这边找他。再让朱敛转告告诉裴钱,安安心心待在龙泉郡,只是别忘了今年大年三十,喊上青衣小童和粉裙女童,去泥瓶巷祖宅守夜,若是怕冷,就去小镇购买好一些的木炭,守夜晚上点燃一炉炭火,过了子时,实在犯困就睡觉好了,但是第二天别忘了张贴春联和福字,这些千万别花钱去买,竹楼二楼的崔姓老人写得一手好字,让他写就是了,写春联和福字的红底子纸张,去年没用完,还有足够的盈余,粉裙女童知道放在哪里。最后叮嘱裴钱,正月初一清晨,在泥瓶巷祖宅放爆竹的时候,不要太肆无忌惮,泥瓶巷那边家家户户院子小,门口巷子窄,爆竹别燃放太多。若是觉得不过瘾,那就回到落魄山那边燃放,爆竹堆放再多,都没关系,如果嫌弃自己劈砍竹子、制作爆竹太麻烦,可以在小镇店铺那边买,这点钱,不用太过节俭。再就是关于新年红包,哪怕他陈平安不在家乡,可也还是有的,初一或是初二,他的朋友,山岳大神魏檗到时候会露面,到时候人人有份,但是讨要红包的时候,谁都不许忘记说几句喜气言语,对魏先生,更不许无礼。
第186章 守夜
   青衣小童早早去床上倒头大睡,粉裙女童在陈平安的劝说下,后来也趴在桌上打瞌睡。
   陈平安就这么独自守夜,屋内唯有轻微的书页翻动声。
(平安寄回竹楼的信,信上的叮嘱一如当年的过年,守夜,春联,福字,爆竹和红包)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她有些懊恼,轻轻一跺脚,埋怨道:“陈先生害我输了十颗雪花钱呢。”
   陈平安无奈道:“如果我说一句活该,我还能去见你那位岛主师父吗?”
   年轻女修不情不愿说道:“可以的。”
   陈平安于是说道:“活该。”
(要背景有背景、要实力有实力、偶尔还会皮一下的陈皮皮,不知道身边会不会真的围一圈“缺心眼”的红颜知己)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陈平安一手掌心托茶杯,一手扶住瓷色如雨过天青的瓷杯,始终凝视着这位珠钗岛岛主。
(天青色等烟雨?)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陈平安当然不会告诉她答案,有关自己水府栖息着那群绿衣水运童子的内幕,随口道:“我既然到了书简湖,就入乡随俗,赌大赢大。”
第369章 聚散
   那些原本犹豫不定的鲜活文字,竟是幻化成一位位米粒大小的碧绿衣裳小人儿,对着陈平安俯首而拜,无比感恩戴德。
347
   是因为那门上古传承的法诀,不但可以炼器、还可炼埋河之水,更可炼人间香火,真正是一法通万法通的仙家大神通。
(这门法决可不一般。不过居然还可炼人间香火,平安和神道的联系又多了一丢丢)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陈平安不愧是经历过无数场生死厮杀的老江湖,同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子闭上眼睛,猛然站起身,“下不为例!不然买卖作废!”
第422章 江湖夜雨
   萧鸾夫人站在门外,满脸震惊。
   只听那位年轻人在里边怒道:“夫人请自重!”
第348章 有些想你了
   两人分开的时候,陈平安严肃道:“以后你如果见着了一个姓宁的姑娘,今晚的事情,不许说出去!”
   裴钱眨了眨眼睛,“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不小心说漏了嘴?”
   陈平安沉声道:“我被打了个半死之后,我再把你打个半死,听明白了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湖险恶啊!平安自出了小镇,所遇最大的危局,就是宁姚随时可能到来的飞剑!其他的,毛毛雨啦)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金甲神人深呼吸一口气,重新坐回原地,沉默许久,问道:“真就把那位大祭酒晾在穗山大门外边喝西北风?”
第359章  言念陈平安
   姜尚真望向陈平安,“我把他们老子拎过来,要他给你道个歉?去趟蜃景城很快的,要不要多久,说不定你在青虎宫吃顿斋饭的功夫,刘臻就站在你跟前了。不过大泉王朝是大伏书院管着的,书院山主很有来头,出自中土神洲的一座圣人府邸,有个当学宫大祭酒的兄长,你到时候别打死刘臻就行,不然我不好擦屁股。对那皇帝老儿饱以一顿老拳什么的,当然没关系。”
第355章 太平山不太平
   吕玺。
   浩然天下儒家三大学宫之一,礼记学宫的大祭酒!
第417章 那些入秋的喜怒哀乐
   儒衫男子这天又拒绝了一位访客,让一位亚圣一脉的学宫大祭酒吃了闭门羹。
(亚圣一脉的学宫大祭酒,礼记学宫大祭酒吕玺,还缺南婆娑洲学宫的大祭酒。如果大祭酒就是陈淳安还好说,如果不是,真心想说一句,大祭酒也不好混啊)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一位高大女子,一手撑着桐叶油纸伞,一手掌心拄剑于金桥之上。
第366章 剑灵往北,左右往南
   陈平安想起一事,轻声说道:“我有一把可以遮蔽天机的油纸伞,神仙姐姐你拿着吧?按照先前的说法,就连文圣老爷的死对头都表态了,以后我最少不用再碰上杜懋这种老怪物,只要不是上五境修士,我都能应付,而且也不会主动招惹,这次老龙城帮着郑大风,是个特例。”
   她嗯了一声,伸手摸了摸陈平安的脑袋,“也好,你还没送过我东西呢。”
   陈平安眨眨眼。
   她理直气壮道:“是说当年过桥的时候,你箩筐里那块斩龙台?那也不是你送的礼物,是我偷的呀。”
   陈平安笑道:“神仙姐姐,你想要啥,那把油纸伞不算,我送你其它的,我走了很远的路,以后还会接着走下去,说不定就能遇上你喜欢的东西。”
   她侧过身,然后身体后仰,笑道:“不怕那位姑娘生气啦?”
   陈平安笑容灿烂,“大不了给她打一顿呗。”
   她弯曲双指,在陈平安额头上轻轻一敲,“少年郎长大喽。”
   陈平安也侧过身,伸手比划了一下两个人的高度,开心道:“是吧?”
   她用肩膀轻轻撞了一下陈平安的肩头,笑问道:“很喜欢那个丫头?怎么个喜欢法?”
   陈平安想了想,苍白脸庞上,微微红,双手撑在地上,望向远方,羞赧轻声道:“这个我哪里好意思说出口。”
   她啧啧道:“哎呦哎呦,我可真要吃醋了。”
   陈平安依旧眺望远方,摇头道:“不会的,神仙姐姐最好了。”
(神仙姐姐最好了!真羡慕有这么一个姐姐)


第439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如果有第二次,就不会是某位学宫大祭酒或是文庙副教主、又或是重返浩然天下的亚圣了。”
第351章 明年十一
   文庙中,有一位圣人从他那尊泥塑神像中走出,神台极高,神像极其靠近居中的至圣先师,他还牵着一位跟随他从别处天下来到浩然天下的少年。
   带着少年跨出门槛后,圣人转头看了眼空缺的一处神像位置,对少年笑道:“以后你有机会,可以与某人争一争。”
(实捶亚圣了吧)




(来圈子试试水)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