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一梦 喝不到的腊八粥,梦里有-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凛冬一梦 喝不到的腊八粥,梦里有

凛冬一梦 喝不到的腊八粥,梦里有


琳梦之樱2018-11-21 09:43:42

       冬日的冷,一天寒过一天,整个书简湖,也随之安静。刘老成的神出鬼没,让人捉摸不定。

      似乎是年关将近,刘老成也许是也要过年?总之在虎威之下瑟瑟发抖的书简湖难得的有了些许年味儿。

      顾粲依旧是重病,但却是每日都会更有些起色,虽然是能下床了,但也待不了太久。顾粲娘亲看待每天都来的陈平安,慢慢变了颜色。嘴上再也不说小平安为什么不去帮璨璨找灵丹妙药。只是盯着他,就那么泪朦朦的。暗自掐了自己一下,挤出个笑脸问,今天,就是腊八了~平安,要不要?

        婶婶,今天我有点儿事儿,中午怕是来不了。顾粲娘亲好不容易挤出来的和颜悦色,就那么僵在了脸上。没事的,你先忙。

       棉衣飘荡的陈平安就那么准备告辞离去,心里默默的想着,要不要找刘重润再要点儿丹药。或者是去找田湖君?

      哥哥~晚上一起喝粥吧。声音孱弱,却透着期待。你们喝就好了~不用等我。

      顾粲什么都不再说,便那么闭上了眼。顾粲娘亲给儿子掖了掖被脚,就离开了屋子。呵,以前我们家璨璨生龙活虎的时候,还能来吃顿饭。现在可好,粥都不喝一口。怎么?真当璨璨就会这样一躺不起?呵。

      狗眼看人低的孤儿,什么温良恭谦我看都是装的。天天不是去田湖君哪儿,就是去找刘重润。一个还不够?还想着齐人之福?
      顾粲娘亲面上冷淡,内心怕是想了许多。都是一群伪君子。顾粲娘亲盖棺定论,便是连宋集薪都想到了。私生子,呵。什么样的人,果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怎能当邻居?

      想归想,还是安排了两个开襟小娘去膳房给璨璨准备腊八粥。虽然璨璨身体还吃不消太多神仙饭,但是乡俗不能丢。想着儿子日渐红润的脸庞,顾粲娘亲好像是有了更多的生气。日子总归还是能过下去的。当年泥瓶巷那么惨都过来了,更何况是现在?

      另一边,素鳞岛那里,依旧是老祖宗闭关的消息。但是这次管家可是长了许多心眼,说是要给陈先生些好茶叶,说是素鳞岛待客不周,望多多见谅。实在是年关难过,素鳞岛老祖宗闭关,许久不见人~没办法更好的招待陈先生。
      去了珠钗岛,刘重润衣衫清凉,就这么在渡口等陈平安,陈平安看了二话没说,就转身离开了。陈平安心里默默的想………以后还是少来几次吧。

      不知为何,心有不宁。就想到了在剑气长城打拳的日子。突然,很想吃糕点。一肚子坏心情的陈平安说服了自己,去往池水城。田湖君不见人,刘重润换着方法调戏自己,总归不是个事儿。顾粲的身子骨时好时坏,小泥鳅好像,也饿了。陈平安决定,去池水城转转,散散心。来了书简湖,便只是在跟踪那对父女的时候,出去了一趟。那便,再去转转吧。
      没有去猿哭街,也没有去麒麟巷。就随意的走着,漫无目的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与书简湖的战战兢兢不同,池水城一如那许多普通城镇一般~妇人带着孩子采购置办年货。丈夫携着娇妻流连于绸缎庄与饰品铺子,自然少不了那些贩卖脂粉的铺子。喜气洋洋的氛围萦绕身周,陈平安看着,心却是更难受。

      顾粲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故意接近田湖君来把自己架空,顾粲娘亲看自己的眼神更冷,就像是看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值吗?付出了这么多。酒壶,早已空空如也,却不想添置酒水。剑仙还在屋里,并未携带。落魄,而凄凉,与这座城,格格不入。就像是,孤单的猫流浪于花木之间。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做。就想这么,一走了之,可是,顾粲……

      不知走了多少路,也不知道拐了几个街巷。就那么随便,坐在了一个店铺的屋檐下,落寞的,像条狗。竟是,比当初拜别金色小人,还要颓废。眼睁睁的看着日头,慢慢绕过树顶,慢慢下落。腊八这天,似乎是暖和了一些。别人说说笑笑,孩子们打打闹闹。猫三只,狗两只,麻雀枝头,叽叽喳喳。陈平安,什么都听不到。就那么,半抱着自己。冷着,不说,也不动。

       “一直在地下坐着,凉气会渗到骨子里的。你娘亲没跟你说过吗?”絮絮叨叨的苍老嗓音在陈平安身后响起。若是往日,陈平安早就起身跟店主道歉了。可是今日不知为何,不知是冬阳太暖,还是走的太累。就那么固执着,坐着。“现在的孩子怎么就不听劝呢?非得让老婆子我,去拎起来啊~”嗓音由远及近,嘟嘟的拐杖声也随之响起。“腊八就这么郁闷,小心晦气一整年。这规矩都不懂。。。”老人就唠唠叨叨的,带着一身糕点的香味儿来到了铺子门口。轻轻的用拐杖敲了敲陈平安。陈平安就像是老僧入定,更像是难得的孩子心性,执拗的坐着。

      “吃块儿糕点,婆婆我的台阶,不是白坐的。”不知是什么原因,陈平安竟然不假思索就接下了糕点。闻着,有种熟悉的味道。想不起,是哪儿尝过,但是心里的结,似乎松了一些。就那么着了魔一般,一口,两口。一直到泪流满面而不自知。

        从未在人前哭过的陈平安,好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哭的是那般安静,却又令人心疼。“能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多大的人就跟这儿闷着。闷能解决问题?”老婆婆话是这么说,却又回铺子给陈平安拿了两块儿别的点心。“年纪轻轻就没有朝气,现在都怎么了?这世道,真的是看不懂了。”“吃完赶紧回家,别耽误婆婆我关店门。”“又不是心爱的姑娘被别的男人拐跑了”陈平安莫名其妙的咳嗽了起来,自知想岔了的老婆婆只得回铺子给陈平安端了一碗水,放在了陈平安身旁。旁边,还有一袋子打包好的点心。就这么转身回了屋。留陈平安一个人在台阶上。

        天色渐暗,陈平安决定起身离去。身后店内无人,只有一张小桌,两个凳子。还有一排盛放些各色糕点的架子。放了银子在桌上的陈平安,最终还是带走了点心。在他离开巷口的刹那,店铺就那么消失了。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无知,无觉。似乎是心有灵犀,陈平安在月光照耀下,看着纸袋上隐约可见的一行小字,心里,突然就释然了。

       过节,回家吃饭。

      即将回到青峡岛自己的那个门房,却远远看到烛火闪烁,似是有人在等。莫名的加快脚步,隐隐有某种期待,却不敢承认。走到房门前,却突然停步了。哪里有人,会等自己?就这么,慢慢的,踱步回到屋前。一开门,就愣在了当场。

       许久不见的炭雪,在屋子里悄无声息的踱步,顾粲,趴在了他平时写字的地方,轻轻的打着鼾。桌上,有个食盒。独独不见顾粲娘亲的踪影。“你回来啦~”身后有个责备的声音响起,你这孩子也是,腊八也不说早点儿回来。璨璨非要等你一起喝粥。陈平安笑着,一句话也说不出。险些,连手里的糕点,也要摔在了地下。还是炭雪机灵,及时接过了点心。

      顾粲恰好抬头,迷迷糊糊的说,陈平安你个没良心的。自己出去吃香的喝辣的,把我跟娘亲扔下不管了。以后再也不等你了。就像是,心头的寒冰碎了。那么多的委屈,都一扫而空。炭雪把糕点挑了一块儿给顾粲,过年就买了一袋子破点心,你陈平安怎能还这么抠门?就不能给我买点儿好的?

       银瓶乍破,一滴一滴的水珠滋润着干涸的心湖。“传说中的胡记点心也不过如此,没比我们府上那个开襟小娘做的好到哪儿去”自知说错话的顾粲突然抬头,心里恨不得甩自己几个耳光。好不容易熬到陈平安出现,白瞎了自己的付出。这破屋子这么冷,哼,要不是看在师父送来了你帮我要的丹药,我会出来等你?那药是好药,谁知道你怎能弄来的。

       看着陈平安没揪着开襟小娘的话题,依旧愣在当场。顾粲也跟着装傻,说,点心哪儿买的?都说宁记开门,只靠缘分。上次范彦那个傻子都快把整个池水城翻个天都没找到,你怎么找到了?

       陈平安想说什么,却说不出。突然,头疼欲裂,踉跄一下摔在了地上。

      再睁眼。还是那街巷,夜,已深。铺子,也关了门。只有那一袋点心,在身旁。不过,一场梦。却宁愿,一梦不醒。

      放了银子,拿了点心,就凭着些许的记忆,离开了街巷。背影,依旧寂寞,却少了几分萧索。可惜,只是一场梦。这个腊八,就这么过去了。陈平安看不到身后的老婆婆在月下露出了毛绒绒的狐狸尾巴,看不到袋子上写着的,过节,要回家。也看不到,那妇人给他装的。

      恰恰是当年,娘亲跟他买过的的——苦节糕。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