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章分析——智勇无双打个酣畅淋漓,挥毫泼墨绘就秀美人间-浊酒话经年-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522章分析——智勇无双打个酣畅淋漓,挥毫泼墨绘就秀美人间

原章节--第五百二十二章 天下大势,皆是小事

522章分析——智勇无双打个酣畅淋漓,挥毫泼墨绘就秀美人间


浊酒话经年2019-04-06 21:55:08

首先复盘陈平安以一敌五的精彩战斗。


所遇敌人:八境巅峰剑修(有金丹实力,首领,输出)、七境兵家修士(难缠手段多,牵制扰乱)、阵师(符箓阵法,控制辅助)、练气士(有佛家隐秘手段,控制)、武夫(使长弓,输出)。
双攻双控一牵制,五人配合,可谓天衣无缝,一环扣一环:兵家修士优先出手凭借难缠手段拖延时间,让阵师成禁魔阵,且造成魂魄攻击;之后由佛门弟子封住物理攻防之手,最后远程输出跟上叫杀,阵中之人只能被动挨打。可以说这一系列连招一旦成型,元婴之下皆可虐杀,根本没有破解之法。所以五人首领极其自信:
“那位唯一站在水面上的黑袍人微笑道:“开工挣钱,速战速决,莫要耽误剑仙走黄泉路。”


可是看似无懈可击的配合,却功亏一篑,究其原因,不外有二:
一是低估了陈平安的魂魄之坚韧。寻常武夫修士受困阵中,遭受魂魄点灯此等痛苦,就算能够忍受的住,那也定然心智混乱精神恍惚,在此情况下都没有什么余力去思考事情,何况飞速激射而来的飞剑利箭?可是陈平安应该算是天底下修行最受苦的人了,崔诚对平安神魂体魄的打磨已经变态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这点小痛小苦登不上台面。此行五人遇到陈平安也算是遇到克星了。
二是判断错了陈平安的惯用手。搏命厮杀,生死一线,一点点的误差就会无限放大,习惯用手就非常重要了。虽说陈平安能够做到左右开弓,但是意念控制毕竟比本能反应差了一线,生死方寸之间左手更能得心应手。陈平安一贯掩饰自己是左撇子这个事实也终于派上了用场,让五人首领判断失误,错封了平安右手。
本以为物魔双封胜券在握的五人,压根就不会想到其实一样都没封到,信息的不对称导致众人面对陈平安反击时瞬间崩盘。

陈平安开始反击。
目标也很简单,来犯五人皆死。
首先杀向阵师,攻其必救;之后实则虚之,转移众人注意力暗度陈仓,优先打杀难缠难杀的兵家修士,利用刚出手时对方没反应过来短暂失神一击必杀;再逼迫阵师现身躲避,利用空档以迅雷之势击碎符箓,解放飞剑;然后正面硬刚敌方武夫,顺势击杀阵师,用解放的飞剑击杀佛门手段练气士;最后用剑仙剑范围攻击,使敌方剑修无所遁藏。敌方剑仙声东击西,试图转移陈平安注意力借机逃走,平安将计就计将注意力依然放在溪涧附近,最终得以发现隐匿极深的剑修,飞剑互换,实力碾压。


陈平安此仗打的酣畅淋漓有勇有谋,必死之局瞬间翻盘,来犯五人当场格杀,简直无敌!

阳刚如火之后,陈平安又柔情似水。


“陈平安身形微微摇晃,那条胳膊已经稍稍恢复知觉。
隋景澄脸sè好转许多,问道:“前辈,回去做什么?”
陈平安说道:“让那些百姓,死有全尸。”
……
陈平安抬起左手,向身后指了指,“这种问题,你应该问他们。”
隋景澄没有顺着那位青衫剑仙的手指,转头望去,她只是痴痴望着他。”

陈平安身负重伤,却依然心怀百姓,没有一丝矫揉造作;自身极其困顿疼痛之时,还能敏锐察觉隋景澄的心理负担,并及时诚心开导;做人做事一往无前,坚持自己的道理不动摇不退缩。此时的陈平安圣人气象显聚道德光辉加身,隋景澄眼中再无他人他物。


陈平安缓缓说道:“不用如此,人力有穷尽时,就像你爹在行亭袖手旁观,事情本身无错,任何看客都无需苛求,只不过,有些人,事情无错再问心,就会是天壤之别了,隋景澄,我觉得你可以问心无愧。记住,遭逢劫难,谁都会有那有心无力的时刻,若是能够活下来,那么事后不用太过愧疚,不然心境迟早会崩碎的。”


这是陈平安开导隋景澄的话语,意思是:
隋老头力所能及但趋利避害,隋景澄此处却是有心相助无能为力,两者不能相提并论,隋景澄能够舍命随行,当得起问心无愧。遇事有心就好,不需要把不好的后果强行加在自己身上。


隋景澄一路跟随平安走来,从陌生到相识,从相识到熟知,从熟知到崇拜,从崇拜到爱恋,行的自然,走的坦荡。不过写到这里,估计是要与陈平安分别了,下次再见不知何时何地何种心境了。


“隋景澄一路沉默许久,在看到那位前辈摘下养剑葫喝酒的时候,这才开口问道:“前辈,这一路走来,你为什么愿意教我那么多?”
……
隋景澄嗯了一声。”

陈平安胸怀天下,志愿宏伟,指点教导隋景澄毫无私心,这让隋景澄既失落又崇拜。失落的是陈平安不是因为自己的心性和美貌所动,如此纯净远大的志向自然不能用儿女私情来媲美和束缚。崇拜的是陈平安不为美色和利益所动,为天下苍生至诚至真,而且不仅仅对自己好,还为自己规划未来并且极有信心。一时间恍惚失神就只是“嗯”了一声没顾上拍马屁,皮皮有点不习惯。
(题外话:一个男人不能靠讨好来赢得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凭借自身优秀的能力、品格和气质来吸引女人。所以舔是真的没用的。)

陈平安摇摇头,别好养剑葫,“先前你想要拼命求死的时候,当然很好,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件很没意思的事情,愿死而苦活,为了别人活下去,只会更让自己一直难受下去,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偏偏未必所有人都能够理解,你不要让那种不理解,成为你的负担。”
隋景澄突然涨红了脸,大声问道:“前辈,我可以喜欢你吗?!”


接下来平安放大招,意思是我看到你为我拼命了,我很感动,我希望就算我死了,你也能传承我的遗志,就算苟且偷生被世人耻笑,但是这是正确的,了不起的事情。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我不要你死。这一下,直接触及了隋景澄的灵魂深处,那种被关心在意的感动喷薄而出,再难自抑,此情此景下表白也就顺理成章了。只是可惜,陈平安是个好人。


“走着走着,家乡老槐树没了。
走着走着,心爱的姑娘还在远方。
走着走着,年年陇上花开春风里,最敬重的先生却不在了。
走着走着,最仰慕的剑客,已经许久未见,不知道还戴不戴斗笠,有没有找到一把好剑。
走着走着,最要好的朋友,不知道有没有见过最高的山岳,最大的江河。
走着走着,曾经一直被人欺负的鼻涕虫,变成了他们当年最厌恶的人。
走着走着,脚上就很多年再没穿过草鞋了。”

冬去春来,一年复一年。重要到灵魂深处的人都深深的刻在心底,就那样陪着陈平安一路走来。人生道路上,有许多失去,也更有很多憧憬和未来。童年没有了,恩师不在了,但是我陈平安有心爱的姑娘,仰慕的前辈,还有一大帮志同道合生死相依的好朋友。草鞋不在,初心仍在,陈平安已经长大成人,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践行着自己的道理,不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陋巷少年了。陈平安的路还很长,必将坚定不移潇洒豪迈的大步走下去。


接下来总管高屋建瓴,逐一交代了与其有关或受其影响的众人百态。这幅图画,就好像陈平安播撒到世界各地的点点火苗,在一片漆黑中熠熠生辉,且将茁壮成长熊熊燃烧,最后定能成燎原之势,成为陈平安的坚强后盾和有力臂膀。我们逐一来梳理。


1、王钝及其众弟子。王钝的品性,本章再以与自己大弟子夫妇饮酒来丰富。前文写了王钝豪放不羁,快人快语,本章就重点描写王钝心思细腻温柔的一面。不过不知为何,言语之中总感觉有些悲情。
“夫妇二人还是送到了家门口,黄昏里,夕阳拉长了老人的背影。”
夕阳西下,老人迟暮。身影萧索慢慢远去,颇有些壮士一去兮的气氛,但愿王钝在生死之间时,陈平安大呼一声救驾来迟请王老前辈赎罪,告知敌人世道还需要王钝这样的好人。
其弟子陆拙,安安静静胸无大志,向往人世间的小美好。其寄出的信,不外乎为王钝求援或是与某人汇报陈平安其人其事。齐姓山上人,我印象中前文没有出现过,应该会跟平安接下来的行程产生交集。


2、杜俞
杜俞是真的向善了,但是不得法门,没有陈平安在一侧言传身教,自己行事瞻前顾后如履薄冰。可是不管怎样,善意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想必日后江湖上会有不少杜大侠行侠仗义之事流传开来,届时少不得会有皮皮会心一笑。杜俞作为兵家修士,以后定然会成为平安助力之一。


3、庞兰溪
披麻宗接班人。与平安结了善缘还领一份情,又是志同道合之人,定会成为极其要好的朋友。日后夫妇同修大道宴请平安,又是一番其乐融融的温馨场景。


4、柳质清
自身根骨品性俱佳,经陈平安点拨突破瓶颈,日后修为定然一日千里,一位大剑仙即将崛起。更为重要的是,柳质清算是半个顺序脉络的传人,也是平安大道的践行者和成功典范。


5、野修夫妇
虽然野修夫妇成为高手的可能性不大,但是这也说明行善不分修为高地,云端之人引领一洲一朝,王钝宋玉烧之辈引领一国一庄,野修夫妇也可播撒善意至一时一地,不以善小而不为。陈平安的善意在各种人心中生根发芽,善有善报,这个善报不一定报在自己身上,也可能报在世人身上,对于陈平安来说,这都一样。


6、随驾城
火神祠神灵死而复生,好人有好报。两位少年其实就是另一对陈平安刘羡阳兄弟,薪薪之火代代相传。这个世界未来不会因为陈平安的离开就变坏,只要善意铺洒开来整个世界就能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7、宋雨烧、老妪
真心换真情,真情动人心。真正的友情、恩情似陈年老酒越品越香,越藏越厚。实在是善,大善,老善了。


8、崔东山
注重教育,孜孜不倦贯彻执行教化之功,然观世人遇事仍是不顾礼法随心所欲,教育一事任重而道远。


接下来二人,应该就是陈平安日后的主要对手,也是彰显陈平安实力的标杆。
9、背剑少年
“因为你是我们蛮荒天下,有希望出剑最快的人。你兴许不会成为那个站在战场最前边的剑客,但是你将来肯定可以成为压阵于最后的剑客。”

猜测背剑少年可能是人和妖结合之子,背负两族气运,也拥有两族天赋,成就不可限量。日后应该不会跟随妖族大部队攻打浩然天下,但是等浩然天下反攻之时,此少年就会成为妖族的定海神针,保得妖族活命延续。

最后重点分析此处。
10、陆沉与道门小师弟


陆沉微笑道:“齐静春这辈子最后下了一盘棋。黑白分明的棋子,纵横交错的形势。规矩森严。已经是结局已定的官子尾声。当他决定下出生平第一次逾越规矩、也是唯一一次无理手的时候。然后他便再没有落子,但是他看到了棋盘之上,光霞璀璨,七彩琉璃。”

天人下棋,是为了利用棋子赢得胜利,棋子就是世间众人,是天人手中的工具,棋盘上善恶、是非、敌我分明,都是相互攻讦征伐的武器,争夺的棋盘和赌注就是几座天下。但是齐静春是真的下棋到了巅峰,他让棋盘上的棋子不再是死气沉沉的牵线木偶,而是活生生的有自主意识的人,这局棋也就脱离了下棋人的掌控,棋子们本身将引领棋局走向,决定最终的结局。事已至此,棋局已活,各方大佬只能相互制约,此时谁再出手干涉那就是作弊,但是不影响各方往盘中投入新的棋子,所以妖族少年也好,道门四师弟也罢,都是被派来走入棋局试图改变格局的棋子。陈平安践行的是极端的道理和规矩,那么陆沉就让小师弟践行极端的随心所欲与之对抗。

陆沉笑眯起眼,伸出一只手掌,轻轻放在算是自己小师弟的少年脑袋上,“齐静春敢这么给予一个泥腿子少年,那么大的希望!你呢?!我呢?”
少年在人间长久游历之后,已经愈发成熟,福至心灵,灵犀一动,便脱口而出道:“与我无关。”


陆沉以推算和计谋因果自诩,却压根没想到齐静春敢把全部赌注都压到一个泥腿子身上,最擅长的地方输了个彻彻底底明明白白,更何况齐静春已经身死道消,陆沉满腔怨气无处发泄,看到这个小师弟想起这件事气就不打一处来。小师弟倒也通透,心想说这是你和齐静春之间的恩怨,你们儒道相争也不是我的本意,自然与我没有关系,别把怨气撒在我身上啊。


视线最终落回落魄山。
种秋能让朱敛称一声“高手”,看来修为不低;曹晴朗活脱一个陈平安第二,正沿着平安的道理大步向前。这些都不用多说,单说裴钱。
如果有一个词形容看到曹晴朗之后的裴钱,那就是“疯魔”。直到此刻,裴钱才明白到底陈平安在自己心里有多么重要。裴钱对世界对他人一切的认知和交集,都以陈平安为前提。

“然后裴钱如遭雷击一般,再无半点嚣张气焰。
她甚至有些手脚冰凉。
在那之后她一直浑浑噩噩,直到离开了藕花福地,才稍稍回过神。
“我裴钱谁都可以比不过,唯独一个人,我不能输给他!绝对不可以!”

裴钱其实对什么都是无所谓的态度,除了陈平安。陈平安对于裴钱来说,不仅是救命恩人,还是良师益友,更是情同父女的一家人,这也是裴钱的唯一一个亲人。
陈平安从藕花福地带人出来是二选一,所以在裴钱的观念中,这个福分是从曹晴朗那里夺过来的。裴钱看到了曹晴朗,发现曹晴朗比自己优秀,比自己更能称得上是陈平安的大弟子,比自己更能得到陈平安的喜欢,以后如果曹晴朗也出来了,师傅不再喜欢自己,不再宠溺自己,那就是失去了一切,简直就是天崩地裂世界毁灭的大灾难。一念至此,裴钱吓坏了,吓懵了,“如遭雷击,手脚冰凉”。
输给了曹晴朗,就说明自己不值得,也说明陈平安很失败,自己引以为傲的一切都极有可能烟消云散。所以裴钱输谁都行,就是不能输给曹晴朗。

之后裴钱的反应,令人敬佩,也叫人心疼。


“使劲点头,眼神坚毅,沉声,双拳紧握,重重点头,怒吼。”


一系列的语言表情描写,仿佛告诉读者裴钱一夜之间长大了。选择练拳,是深思熟虑发自本心坚定执着的想法。裴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让我们期待裴钱一路摧枯拉朽的破镜吧。
有些道友觉得裴钱的表现是因为看到了什么不好的情景,我倒是觉得此事没有那么复杂,不要被总管的弯弯肠子所蒙蔽,不是所有的事都话里有话的。何况剑来里都是坏人变好,没有好人变坏的先例吧?当然这是我个人的感觉,

毕竟后文还没写出来,所以各位的猜测合情合理自圆其说的都对。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浊酒话经年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