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四百四十章 又一年下雪时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8-11-22 08:21:22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然后那人微笑道:“你好,我叫陈平安,你呢?”

第206章 月儿圆月儿弯
   少女突然想起一件事,破天荒笑了起来。
   “你好,我爹姓陈,我娘也姓陈,所以……我叫陈平安!”
   哈,这个笨蛋。
(就让宁姚出来暖暖心吧)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章靥有些无奈,只得代替这个呆头鹅回答那位账房先生的问题,“陈先生,他叫曾掖,掖庭的掖,是我从茅月岛揪出来的一个可怜虫,附和陈先生的要求,资质根骨天生适宜鬼道修行,是阴物附身和鬼魅栖息的首选,双方一同行走阳间,非但不会损耗少年本元,反而能够助长修行。”
(掖庭,皇宫里的一部分。掖庭宫又是掖庭的一部分,是宫女居住和犯罪家属妇女配没人宫劳动之处。一个孤儿的名字出现了掖庭的掖,会有故事吗?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陈平安点了点头,然后对曾掖笑道:“我略通一门旁门称斤法,你只需要站好,我试试看你的骨气有多重。”

第385章 仙人遗蜕住着鬼
   崔东山绕着她走了一圈,三次将女鬼拔高身形,都有讲究,第一次是以算命先生的称斤论两之术,掂量骨气
(称斤法刘志茂对顾璨也用过,我猜平安是跟东山学的?)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自家那位混世魔王顾璨也好,鼓鸣岛吕采桑、黄鹂岛元袁也罢,现在这拨最拔尖的年轻后生,都与老一辈书简湖野修大不相同了,人人以破坏老规矩为乐,以此作为聚拢人心的养望之本。

第246章 一团乱麻,既见君子
   宋雨烧如释重负,行走在山林之间,树荫与阳光相得益彰,老人心旷神怡,既有心结打开的缘故,更因为认识了一位能够托付性命的忘年小友,而对江湖重新燃起了一抹希望。哪怕人心不古,可江湖还在。
(老一辈的江湖)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陈平安磕完了瓜子,掌心摩挲着胡茬下巴,自嘲道:“这么讲话,有点不要脸了。嗯,干脆回头再去趟紫竹岛,再讨要一竿竹子,给自个儿做把竹刀。加上那把猿哭街买来的大仿渠黄,学一学自己的开山大弟子,刀剑错,吓唬吓唬人,还是可以的。”

第427章 人生不是书上的故事
   至于那个男人走了以后,会不会再回来购买那把大仿渠黄,又为什么听着听着就开始强颜欢笑,笑容全无,唯有沉默,老掌柜不太上心。

第435章 故事里的名字
   老人似乎有些遗憾,好奇问道:“掌柜的,那把大仿渠黄剑卖出去了?呦,仕女图也卖了?遇上冤大头啦?”
(大概就是回来买了吧)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哪怕陈平安开始自省,经历过藕花福地的境遇后,不再一味妄自菲薄,可其实江山易改禀性难移,难免还是有些后遗症。

第325章 我见青山多妩媚
   老道人凭空出现,就坐在陈平安对面,热闹的酒肆无一人察觉到不对劲,老道人身前出现一只酒碗,酒水自己从酒壶倒入碗中,伸手时,手中就多出一双筷子,夹了一块葱炒鸡蛋,吃得津津有味,笑道:“是不是才知道,你以前的那么多理所当然,总觉得自己是个寻常人,只要别人愿意努力,大多数都可以走到你今天这一步?是不是才发现,这很可笑?”
(天赋还是有滴)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结果直到遇到了榆木疙瘩的曾掖,陈平安都要觉得自己其实是个修道天才了……几乎都要感慨一句,难怪老大剑仙当时泄露天机,说自己其实如果没有打碎本命瓷和打断长生桥,原本有那“地仙资质”。

第279章 抬手杀剑仙
   原本挺好的一个修道胚子,如果顺风顺水,运气好的话,大概在倒悬山那边的浩然天下,修出一个地仙是不难的,可惜早早给人摔得稀巴烂,如瓷器碎成了一片片。在长生桥被打断之前,就早早遭受了一场更大的劫难。
(地仙资质)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身在书简湖青峡岛,陈平安如今多的是光阴去回首往昔,不知不觉便嚼出许多以前来不及深思多想的余味来,例如落魄山竹楼二楼那位光脚老人,曾言所谓的纯粹武夫,纯粹不在拳法拳招,学得世间千万拳,都不耽误纯粹二字,真正的纯粹在我之拳意,更在心性,很简单,你陈平安初次练拳,二三境的蝼蚁,当你分别面对四境五境、八境九境以至于十境武夫之时,你内心深处,知道自己必输无疑,可是一旦身陷绝境,分出生死,你还敢不敢一拳递出?还能不能拳意半点不减?反而更加拳意纯粹,一往无前?

第198章 少年想要远游
   老人收敛笑意,沉声问道:“你觉得拳谱之中,抛开拳招拳架,你最喜欢哪句话?”
   陈平安没有任何犹豫,说道:“后世习我撼山拳之人,哪怕迎敌三教祖师,切记我辈拳法可以弱,争胜之势可以输,唯独一身拳意!绝不可退!”
   老人猛然站起身,“练拳!”
(一身拳意,绝不可退!)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仙家灵器法宝的小炼化虚,实物化虚,将其秘藏在气府内,术法本身,并不算太过艰深,门槛不高,只是一来这会占据气府,不断蚕食灵气,越是好东西,汲取灵气就越是海量。所以当初在剑气长城,看门的捧剑汉子,交出那条金色缚妖索的同时,还顺便传授了一道炼物口诀,陈平安学得很快。

第282章 思无邪
   男子不愧是剑气长城屈指可数的剑仙,脸色凝重起来,多看了一眼陈平安腰间的养剑葫,点点头,不再计较此事,更没有刨根问底,直截了当道:“那我传你一道炼化法宝的通俗口诀,放心,不用承我的情,这门口诀在剑气长城那边是烂大街的货色,你就当是买一送一,而且以此诀炼化器物,好处是上手容易,坏处就是以此口诀炼化为虚的缚妖索,一旦被地仙强行掳走,很容易削去你布置的禁制,摇身一变,就成了别人的囊中物。”
(捧剑汉子的炼物口诀,平安还让人专门说了两遍)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二来小炼之法的成功与否,也要看灵器和法宝的品秩高低,一般来说地仙修士,就连半仙兵都无法驾驭使用,何谈小炼。老龙城苻家的威慑力,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苻家地仙修为,便可以完整驾驭一件半仙兵。

第361章 原来也不太平
   “城主苻畦本就是位元婴地仙,还手握四件半仙兵,而且苻家很奇怪,金丹境就能够驾驭这样的仙家兵器,还有老祖躲在幕后。”
(苻家估计又有什么口诀吧)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马远致满脸狐疑道:“真没点事情?”
   陈平安不说话。
   马远致立即笑脸道:“陈先生如此高风亮节之人,又是正人君子,自然不会与我争抢刘重润,是我失礼了,走走走,府上坐,只要陈先生可以对我保证,这辈子都与刘重润没半点瓜葛,尤其是没有那男女关系,先前那桩买卖,我们就以半价交易!”
   陈平安问道:“我对刘岛主自然没有半点非分之想,可是刘岛主如果对我死缠烂打,怎么办?”
   马远致哈哈大笑道:“没想到陈先生也是会讲笑话的风趣人,长公主殿下,会喜欢你?她又没鬼迷心窍,绝无可能的。”
   然后马远致轻声道:“万一,真要有这一天,长公主殿下真犯浑了,还请陈先生坐怀不乱!拿出一点斯文人该有的风骨!朋友妻不可欺啊。”
   与马远致同行走在朱弦府内,陈平安听得头皮发麻,差点没忍住,就要把刘重润关于马远致的看法说破,好不容易憋回肚子,对于这位驮饭人和刘重润的故事,唯有叹息一声。
(你家长公主。。。。唉,不忍心告诉你真相)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听说咱们宝瓶洲道行最高的那位元婴鬼修,手上阎王殿是‘大狱’品相,大如一栋真正的高楼,拥有三千六百间楼房屋舍,修士分出阴神远游,行走其中,阴风阵阵,鬼哭神嚎,十分惬意,还能够裨益修为。
(好像没提过?留作备忘)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他是不算英俊,如今还邋遢,可怎么都至于沦落到跟马远致一般境地吧?
   他陈平安答应。
   自己爹娘也不答应啊。

第152章 高出天外
   属于一方圣人禁制地界的画卷内,出现了一道极其高大的金色身影,屹立于穗山之巅,像是在跟老秀才对话。便是见惯了天大地大的女子,也觉得这位不速之客,委实不容小觑。老秀才大概是不愿意对话泄露,隔绝了感应,她对此不以为意,重新低头,看着酣睡的少年,微笑道:“若是以后成了练气士,皮肤白回来,其实也是翩翩少年郎,算不得俊美,可一个‘端正灵秀’是跑不掉的。”
(端正灵秀,马远致,你还是一个人哭吧)

第326章 小巷中
   等到陈平安缓缓走到院门,推门而入,年轻女子这才深呼吸一口气,原来她始终憋着口气不敢喘,细细微微轻声道:“原来真的这么年轻啊。”
   那男子有些无奈,没说话。
   她笑道:“长得真好看。”
   说完之后,自己都觉得有些赧颜。
   就在此时,那人突然退出院子,身体后仰,对女子伸出拇指,微笑道:“好眼光。”
   女子呆若木鸡,便是那个不苟言笑的男子都有些措手不及。
(既然你马远致这么“不自量力”,那就别怪我再找一个平安好看的地方了。刷脸的仙侠,不服你去白纸福地找小说家老祖啊,怎么收拾他我都不介意!最好打得他天天上万字)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刘志茂那天拜访,故意提及顾璨一手造就的开襟小娘,这在陈平安看来,就是很失水准的行为,所以就以听闻真君擅长烹茶,来提醒刘志茂不要再动这类小心思了。

第439章 人心似水低处去
   刘志茂没有直接回答什么,只是既感慨又委屈,无奈道:“怕就怕大骊如今已经悄悄转去支持刘老成,没了靠山,青峡岛小胳膊细腿的,折腾不起半点风浪,我刘志茂,在刘老成眼中,如今不比岛上那些开襟小娘好到哪里去,莫说是剥掉几件衣裳,便是剥皮抽筋,又有何难?”
   陈平安笑道:“听说真君煮得一手好茶,也喝得便宜酒,我就不行,怎么都喝不惯茶水,只知道些纸上说法。”
(弦外之音)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陈平安当年为了报恩,为顾璨家里做了很多小事,其中就有半夜抢水,知道每当大旱时分,哪怕抢不到水,抢不过那些半夜巡游虎视眈眈的青壮男子,可只要沟渠里边还流淌着水。
   就有希望。
   别人总有松懈、要回去睡觉的时候,那个时候,猫在暗处的陈平安,就可以飞奔而去,刨开水源上游田地垄边的泥土小水坝,听着哗啦啦的水流声,沿着田垄往下欢快奔跑,直到跑到顾璨他们家的田垄旁边,蹲下身,建造小水坝,沟渠流水,就会涌入田地中去,看着水位一点一点往上涨,慢慢等着,水满之后,再刨掉那座小小的堤坝,由着流水往下而去。
   在那些年里,顾璨他们家几乎从来没有为抢水一事,犯过愁,从来没有跟同乡街坊庄稼汉红过脸,吵过架。

第203章 酒鬼少年郎
   陈平安想了想,双手笼在袖中,“那年冬天熬过去后,我好像开了窍,脸皮就厚了,饿得实在不行,就去求人蹭饭,然后一次次都记在心里,想着开冻之后,可以进山,挣了铜钱就还给他们,也会有好心的老人主动送我旧衣服,我不会再觉得难为情,说家里不缺东西了,都老老实实收着。那几年里,我拼了命进山采药,但是挣钱还是很少,实在是力气太小了,杨家铺子好些药材又难找,这也很正常,好找的药材,哪里能让我挣这个钱,对吧?所以我就给街坊邻居们帮忙,早上就帮他们去铁锁井提水,一有农活,就去田地里帮忙,大晚上会蹲在那边,帮他们抢水,免得给别人截断了水渠,我不敢硬着干,需要躲在远处,等到那些青壮们离开,才敢偷偷刨开,把水源引入邻居家的水田才行,等到守着夜,看到水田的水满了,才去将沟渠小坝重新填回去,为此我还被人追着打过很多次,好在我年纪小,但是跑得快啊,真正吃亏的次数不多。”
(抢水,在少年心里这可能连报恩都算不上,可是顾母心里还记得这些吗?平安是欠了你们家的,可他真的还了不少了)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三张符箓分别是《丹书真迹》上的“云水镇宅符”,符胆中央,有金书三山九侯先生讳字。 第89章 两颗人头    她转头看了眼墙壁,“三山九侯先生,又是什么身份?我们东宝瓶洲可没有这么一号人物,难道是失去香火和金身的上古神人?若是如此,为何这个小法术依旧管用?” 第98章 山神作祟    朱河按部就班完成那道撮壤成山诀,捻出岳字,烧掉黄符,踏罡呵气,最后双指并拢,对着地面上的土符轻声念道:“奉三山九侯先生律令,敕!” 第296章 作别    陆台双手拢袖走出院门口,与陈平安并肩而立,仰头看着那张趋于腐朽的丹书真迹,自言自语道:“距今极其遥远的时代,相当于七境武夫修为的人,画出来的符,不过是刚刚抓到了一点皮毛,九境实力的人,画符才算登堂入室,所以那会儿的符箓,威力之大,可想而知。其中又以隐晦难明的‘三山九侯先生’,被视为‘符箓正宗’,只可惜我们这些后人,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人,还只是个别称。” (又一次出场的三山九侯,之前没白整理) 第440章 又一年下雪时    桌上除了堆积成山的账本,还有用来提神的养剑葫,以及出自清风城许氏精心打造的六张“狐皮美人”符箓纸人,可以让阴物栖息其中,以所绘女子容貌,行走阳间无碍。 第424章 御剑而去云海中    吴懿老实回答道:“每一层楼各选一样,一块从第一声春雷当中凝结孕育、坠落人间的陨铁,拇指大小,六斤重。一件春草薄衫的上品灵器法袍。六张清风城许氏特制的‘狐皮美人’符箓纸人。一颗灵气饱满的青色梅核,埋入土中,一年时间就能长成千年高龄的杨梅树,每到二十四节气的当天,就可以散发灵气,之前灵韵派一位老祖师想要重金购买,我没舍得卖。” (清风城许氏的符箓纸人,不过你们还是等着吧,刘羡阳的事还没完呢)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