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章出发细致分析有关隋景澄的推测-中土读书人李白-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从本章出发细致分析有关隋景澄的推测

原章节--第五百二十四章 陈平安和齐景龙的道理

从本章出发细致分析有关隋景澄的推测


中土读书人李白2019-04-04 09:26:53

你修行的吐纳法门,与火龙真人一脉嫡传弟子中的太霞元君,李妤仙师,很相似
隋景澄的大道根脚,其实没有这么简单,就一定是那太霞元君李妤仙师相中的弟子,甚至可以说可能性既大,又极小。因为李妤在闭生死大关之前,就已经收取了一位根骨极佳的闭关弟子,如今虽然才不到四十岁,却是下一次北俱芦洲年轻十人的候补人选了
山上修士,越是山巅,在师徒名分一事上,越是从不马虎含糊
————
这里可以看出刘景龙对于隋景澄是否是李妤徒弟很是不解,由原文分析可知山上修士,越厉害越注重师徒名分,而隋景澄连自己师傅是谁都不知道,这就属于不重师徒名分这一部分(就是传你功法,却不让你知道传你功法的人是谁或者像崔诚向裴钱传武,却不要师徒名分,这就属于不重师徒名分的一种)所以刘景龙说是李妤徒弟的可能极小,那么极大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因为修行的吐纳法门,与火龙真人一脉嫡传弟子中的太霞元君,李妤仙师,很相似,就是因为很相似,所以说是李妤徒弟的可能性极大。
********
而且隋景澄身上的暗藏玄机,那位陈先生到底不是真正的地仙剑修,尚未看出端倪。只不过这未必是什么坏事。

   不管怎么说,凭借隋景澄身上那股淡淡的剑意,齐景龙大致猜出了一点蛛丝马迹,这种修行之法,太过凶险,也会有些麻烦。一个处置不当,就会牵动大道根本
果然如此。
————
这里是连在一起的段落,这两段明显是有关联的。首先提出“陈先生到底不是真正的地仙剑修,尚未看出端倪”,再然后“凭借隋景澄身上那股淡淡的剑意,齐景龙大致猜出了一点蛛丝马迹”,所以这里淡淡的剑意应该是指隋景澄这段时间跟在陈平安身边所沾染的剑意。
“这种修行之法,太过凶险,也会有些麻烦。一个处置不当,就会牵动大道根本”这应该是由隋景澄身上的剑意推断而出,这也比较符合陈平安的修行之法,比如书简湖一局,一个顾璨就差点让陈平安达到崩坏,所以我认为这剑意是与平安朝夕相处所残留在隋景澄身上的,所以说是淡淡的。(陈平安的剑意拳意都是收进去的,身上不会有体现,所以刘景龙也只能从其身边之人推断)
************

   齐景龙心中了然。

   山上修士,尤其是女修,亦有自己的“闺阁好友”。
太霞元君自然也不例外。

那么那位北俱芦洲中部的女子剑仙,没有去往倒悬山就可以解释一二了。

   应该是要等到好友李妤成功出关再说。
————
“等到好友李妤成功出关”从后文可以看出李妤冲关失败,而郦采却不知道,所以仍旧在等
************
但是那位元婴剑修却看穿了障眼法,微笑道“浮萍剑湖荣畅,见过刘先生。”

   浮萍剑湖,主人郦采
隋景澄有些神色古怪,为何见到了这位自称浮萍剑湖的剑修,会感觉有些亲近和熟悉?隋景澄有些神色古怪,为何见到了这位自称浮萍剑湖的剑修,会感觉有些亲近和熟悉?
————
这里联系后文可知,荣畅也是刚知道李妤兵解逝世,所以荣畅是送装备的云游道人或者送子神人的说法就是不正确的,而隋景澄对其熟悉,估计是因为荣畅曾随郦采多次见过李妤,郦采是李妤的闺蜜,作为郦采弟子的荣畅见过李妤也就没有惊奇之处,隋景澄对“这位自称浮萍剑湖的剑修”感觉亲近和熟悉也就不奇怪,也有可能隋景澄感到亲近和熟悉的不是荣畅,而是荣畅自我简绍时所提的浮萍剑湖。
**********

只是荣畅与她“久别重逢”后,心中又有些沉重。

   原本“隋景澄”的修道一事,不会有这么多曲折的。
可是谁都没有料到,生死关成功可能颇大的太霞元君李妤,与师父关系莫逆的大修士,已经兵解离世了

在得知太霞元君兵解逝世后,荣畅第一时间就赶紧飞剑传讯去往了与师父事先约定的宝瓶洲书简湖。

   然后师父很快就有飞剑传回浮萍剑湖,要求他必须护住那位女子的安危,不许再有任何意外,不然就要拿他是问
————
这一段中有个特别的地方,久别重逢打了引号“久别重逢”,我理解的意思是荣畅上一次见她还是李妤,当再一次见到时却是隋景澄,所以这里的久别重逢加上了引号
“在得知太霞元君兵解逝世后,荣畅第一时间就赶紧飞剑传讯去往了与师父事先约定的宝瓶洲书简湖。”从书简湖可以得知荣畅是刚得知李妤兵解的消息,“然后师父很快就有飞剑传回浮萍剑湖,要求他必须护住那位女子的安危,不许再有任何意外,不然就要拿他是问”这里可以看出郦采也很震惊,所以很快就有飞剑传回,如果从一开始郦采就知道李妤兵解转世为隋景澄,那么一开始就会有人护住隋景澄安危,不然的话如果不是隋景澄遇到了陈平安,在之前可能就被抓走,做成容器凉了。
********
荣畅微笑道“最好还是留在北俱芦洲。”

   因为不出意外的话,师父郦采已经在赶回北俱芦洲的路上了。
————
在赶回北俱芦洲的路上,这里也侧面反映了郦采比较焦急,回来的速度比较快,所以叫隋景澄留在北俱芦洲,以免错过。
*******
一般在师傅山门会留有命牌之类的东西,所以李妤兵解火龙真人肯定是知道的,而从张三丰独自游历这么久,火龙真人才去找他,而且张三丰不知道自己师傅是大佬,这是不是和隋景澄的情况很相似?一个不知道自己师傅是谁,一个不知道自己师傅是大佬;一个被师傅遗留30年,一个在外游历许久才被师傅寻到。这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这样符合火龙真人的性情
******
所以综上所述,我的观点就是云游道人和送子神人就是火龙道人,而郦采不知道自己闺蜜兵解直到弟子飞剑传讯。(欢迎大家提出异议)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中土读书人李白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