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 四百七十五章-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七十四 四百七十五章

原章节--第四百七十四章 江湖还有陈平安

第四百七十四 四百七十五章


琳梦之樱2019-01-21 00:39:13

               再见喜相逢,再念心如春。懂长幼,看到后辈进步神速,真的值得美酒相待。很多事情也就看淡了。家长有时候就是这样,真心喜欢一个晚辈,能为其谋更多地福利,有时候比自身的荣耀更重要。这样的江湖,很暖。
 
  独坐水榭,念过往。屹然相伴,不见青竹鞘。梳水江湖浅,诸般过往皆如梦。时光不再,人如暮。飞瀑如发,苍苍似雪。
 
  心已倦,怠看孙媳掌家。暖心处,是叮嘱孙子珍惜孙媳的付出。新娘不是新的娘,妻子做的再多也不是本分。江湖已远,就让晚辈们去处理吧。老人知人善任,孙媳柳倩的确是个好的当家主母。有眼界,有手腕,有人疼,有人在乎。知进退,明事理,懂轻重,不枉宋雨烧宋凤山祖孙的付出。

  老人家老了,一如世间诸多长辈一般,催完结婚催子嗣。拿“老丈人”来开涮,还拿别人家的孩子来嫌自己孙儿的,平凡的不能再平凡。嗯,陈平安就这么突然多了好多锅,大抵上下次来,宋凤山这个当大哥的也得多灌这个剑客几杯,也不知道陈平安此刻有没打喷嚏。
 
  有些事儿看的太清楚,也就很无聊。“楚濠”暗度陈仓,家有一老,料事如神,聊得都是破事,不提。
 
   庄子里来了这么多莺莺燕燕,有些难熬啊。
  韦蔚调戏宋凤山,油盐不进;没占上便宜又不知轻重的拿平安开涮,终于引柳倩怒目。“大事凤山做主。”怕你受伤被人骗,才会拿家主身份来劝诫,这对夫妻就和美的令人羡慕。一家家风醇正,家族蒸蒸日上。才会父父子子,安安乐乐。
 
  韦蔚,就是不说话生怕被人当哑巴卖了,可是话多却是更讨人嫌的那种。大概是在阳间吃苦太多,再回人间总想着不吃亏,聪明些,却是常常聪明反被聪明误。所幸老老实实请教宋雨烧,终究是一桩好买卖。
 
  再观庄内散步的四妇人。当家主母不说,为首的楚夫人是最不知足的。又嫌新夫待她不体贴,又嫉妒小姑子的傻人有傻福,无聊就坑小姑子。至于心直嘴快总被坑的韩元善,只祈祷她这辈子总有树荫可避。真不知道她在宫斗剧里能活几集。而陪同的王珊瑚则是杏花欲吐蕊,却逢流水无情。

  时光境界皆无情。于韦蔚是,于王珊瑚亦是。韦蔚见不得他人厚积薄发,又怎知自己吃不下这种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王珊瑚则心有戚戚然。自己挺把自己当回事的,怎知在陈平安眼里,早就是过眼云烟。心思太重,难得洒脱,不足为道。
 
江湖风沙大,吹尽梦里花。江湖浊浪高,转眼既天涯。江湖传闻多,徒惹神笑话。

再入青蚨坊,散财童子再散财。看中的是洪先生的人,也看中了宝。重金买走心头好,善缘再续。
压堂货留给有缘人。上次四枚大花钱不知道是不是遇到的是狮子园那对朱荧王朝的主仆,只说败家汉子陈平安又走了千金散尽的路数。看中的是洪先生的人品做派,且希望他年徐远侠跟洪先生的赌约依旧能作数。门口女子笑声入耳,怎知屋里坐着的确出手不阔绰却是真地主的陈平安心里打着什么算盘。
买卖常在,细水长流。宝物送挚友,只留手空空。还好有青蚨坊东家借洪先生名义送添头,不算亏得太凄惨。洪先生大抵真的是不识金镶玉,东家结缘大地主,也许青蚨坊未来某天会在牛角山开个分店也未可知。

花钱花多了总会有人惦记,偶尔散小财才能保平安。过路财,买路财,孩子讨生活,最难。无聊时,心不歇,琢磨着崔东山的叮嘱。知先生者,莫过于这小兔子。李家,毕竟长孙李希圣是道老大的化三清之一,的确不能再深交。本命物不多说,本命瓷却是陈平安心头逆鳞。祖孙皆恐平安道理无人听会走入另一个极端,丝毫不讲道理。

山下不安分,船上亦是不太平。陈平安喜提“大灯笼”称号,惹得鸳鸯难相欢。世人总道有眼不识金镶玉,又怎能记得无情难奏凤求凰。不爱,不是爱得深,又怎么会恨得这么深。却是做过了。
 
  心田杂草多,观心不如不观心。看的太明,记得太清。想装糊涂,想轻舟过万重心关,却是最难。所以要修心,要放一放。神魔一线,清浊一念。希望书简湖的经历,能让平安更好的度过下一次的磨难。让不讲道理,来的再晚一些。
 
  可能是翻书人心性,看平安难以清清爽爽登山,谈个异地恋都要心有不安,怕自己太弱,怕剑气长城不够强,怕她,一往无前无人护。而樱又如何不是心思过杂,难纯粹。樱字,如人,繁花喧闹罢了。只能希望北俱芦洲之行,剑客能洒脱,一如教授他剑法的阿良。

做人生的减法,心才能出世俗的樊笼。哪怕是身不自在,心自在便是大自由。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