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四百九十六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2-25 15:01:26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而且还被一条金色缚妖索捆绑起来,低头一看,品秩还不低,竟然用了两根蛟龙长须,老蛟岁数,断然不低,铜绿湖银鲤的所谓蛟龙之须,与之相比,大概就是避暑娘娘那头月宫种,遇上了真正的广寒宫蟾蜍?兴许没那么夸张,但也相差不远。

第455章 报道先生归也
   陈平安独自策马离去。
   不过离开之前,将那根金色缚妖索与几张符箓交给了马笃宜,以防意外,再就是记得藏好那根缚妖索,不许轻易现世,一旦被过路野修瞧见,就是一出板上钉钉的天降横祸。
   涉及生死大事,马笃宜不敢丝毫怠慢,也没有开什么玩笑,只是让陈先生宽心,他们绝不会这么不小心。

(494刚说来个缚妖对抗,496就来了)
(看来平安离开的时候把缚妖索带走了)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继续道:“好人兄,你这喜欢扒人衣服的习惯,不太好唉。避暑娘娘宝库中白骨君王所穿的龙袍,是不是如我所说,一碰就灰飞烟灭了?那位清德宗女修的法袍,我真没骗你,品相极其一般,与那只出清德宗自祖师堂的礼器酒碗一样,都只是灵器而已,卖不出好价钱,除非是碰到那些喜好收藏法袍的修士,才有些赚头。”

(喜好收藏法袍?总管是想说制服吗。。。。。。。)
(我真的不懂,都是别人告诉我的。。。。。)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没有半点恼羞成怒,没了件见不得光的法袍而已,又不是光着身子,里边那三张金色材质的符箓,有些心疼,一张隶属山岳符旁支,名为碧霄府符,可以变幻出一座雷城真王府邸,修士置身其中,能够抵御元婴的本命法宝数击,换成金丹,估计半炷香内休想破开府门。一张玉清光明符,被修士丢掷而出,炤幽冥,震妖鬼,范围极大,笼罩方圆数里天地,不针对大修士,专门用来破阵解围。

第345章 君子六符,劾鬼镇剑
   钟魁笑着摆摆手,以心声与陈平安言语,“这张符纸,可是圣人书写自家根本学问的手稿纸张,你知道有多难得吗?便是我家先生,离开中土神洲的时候,也才随身珍藏了三张而已,渡海之时用去一张,到了桐叶洲又用去一张,如今只剩下一张了,是先生的心肝宝贝,连我都只能看,不能摸。所以说,如果只是金色材质的符纸,我这镇剑符,威势就要下降一大截,约莫只能困住金丹剑修的本命飞剑,至多一炷香功夫。”
   钟魁口呼痛快痛快,又开始喝酒。
   陈平安手腕翻转,悄悄递给钟魁一张符纸。
   钟魁呆若木鸡,瞪眼道:“你疯了不成?不知道价值也就罢了,与你说了它的珍稀程度,还如此儿戏?赶紧拿回去!”
   陈平安不由分说,直接松开了手指,任由那青色材质的符纸飘落,钟魁只得赶紧接住,迅速收入袖中。
   陈平安摘下养剑葫,高高举起,轻声笑道:“祝你太平山之行,斩妖除魔,马到成功。”

(金色吗?要不要送你张青色的?)
(杨凝性本人目前感觉还是很好的,有大道之争相信也会是君子之争)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最后一张,最为金贵,是为本家秘传中的秘传,云霄斩勘符,符胆当中蕴藉有四粒价值连城的神光,一出手,就是雷神电母、风伯雨师四位远古神灵的法相齐齐现身,合力一击。
   先前在剥落山广寒殿后院当中,书生袖中捻符,就是此物。
   只是当时对方也油滑,同样袖中有些隐蔽动作,书生拿捏不准对方的深浅,双方距离又近,符箓威势过大,动辄就要削掉整座剥落山的半座山头,不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说不得还要泄露踪迹,这才压下了杀机。

第495章 好人兄
   书生将手中圆球递给陈平安,“此后三七分,说好了的。”
   陈平安点头道:“自然。”
   两人动作都微微凝滞。
   一人递物,一人接物,俱是单手。
   书生微微一笑,另外那只下垂的袖子微动,异象平息。
   陈平安那只缩在袖中、握有一串核桃的手,也轻轻松开。
   这才交接了宝物。

第449章 先生的剑在何方
   刘志茂掏出一串略显稀疏的核桃手串,像是年月已久,保管不善,已经遗落了小半数的核桃,只剩下八颗雕刻有雨师、雷神、电母等神祇模样的核桃,粒粒拇指大小,古意盎然,一位位远古神灵,栩栩如生,刘志茂微笑道:“只需摘下,投掷于地,可以分别敕令风雨雷电火等,一粒核桃炸裂后的威势,相当于寻常金丹地仙的倾力一击。只是每颗核桃,用完即毁,故而算不得多好的法宝,但是陈先生如今形神有损,不宜经常出手与人厮杀,此物刚好合适。”

(这要是打起来了,对轰吗?)
(炸你!)
(压死!)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对方的那把剑,很是古怪,太过奇异。一张金色材质的地祖宫锁剑符,竟然没能成功锁住对方长剑,所以自己蓄势待发的遁地法,以及袖中第二张斩勘符,也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不然符出人遁走,对方不死也重伤,大可以留给群妖收拾,还能活?

第495章 好人兄
   剑光如符箓共同消散之际。
   那一刻,书生气势浑然一变,眼神光彩夺目,竟是刻意收敛了灵气,这是一个任由宰割的举动,书生直扑陈平安,轻声道:“先斩去我身上这抹跗骨阴影,然后一起走。”
   陈平安点点头,一剑递出,刚好斩中那一抹阴影。
   好似变了一个人的书生如释重负,正要由衷道一声谢。

(金色锁剑符)
(上一章猜符箓里可能有三尸之一,结果不少人回复斩的是跗骨阴影)
(我真的知道斩的阴影是金丹鬼物的异宝,我在猜劈碎的符箓,虽然还是猜错了)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不然等到自己在家族清醒过来,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却要以损失一魂一魄作为巨大代价,大道根本受损,即便家族有秘法可以弥补,可最少拖延破境百年,到时候家族岂会轻饶了此人,别说什么万里追杀,任你是别洲宗字头的嫡传,照样会跨洲追杀,十年不成便百年。

第485章 故人故事两重逢
   老人伸手扶栏,叹了口气,感慨道:“三者之中,又以第二种,最惹人厌,历史上,不知道多少在别洲家乡呼风唤雨的年轻人,仗着家族老祖或是传道人的身份显赫,做事说话就不太讲究了,可几乎没一个能够讨到好,灰头土脸逃离北俱芦洲,这还算好的,断了修行路,甚至是直接死在这边的,不在少数,这其中,就有龙虎山天师府的黄紫贵人,有诸子百家的嫡传弟子,流霞洲仙家执牛耳者的飞升境老祖关门弟子,还有皑皑洲那位财神爷的亲弟弟,当初就被人活活打死在这边,林林总总,这些陈年烂账,多了去,许多惊世骇俗的祸事,那些死了亲人、弟子的别洲山顶修士,竟是至今连仇家都没搞清楚。”

(隐藏身份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大源王朝崇玄署的云霄宫杨氏,一向是举洲公认的念恩极重,还恩极大,记仇极久,报仇极狠。

第7章 碗水
   男孩突然变换嬉笑脸色,从妇人怀中站起身后,眼神怜悯地俯视小女孩,像是学塾先生在训斥幼稚蒙童,“大道长生,逆天行事,只在争字。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以后如何继承家业,又如何恪守祖训?你们正阳山后裔,历代子孙务必每隔三十年,就需要拔高正阳山至少一百丈,臭丫头,你以为从你爷爷到你爹,做得很轻松不成?”
   小女孩有些输了气势,神色萎靡,耷拉着脑袋,不敢正视那个男孩。
   满头霜雪的魁梧老人沉声道:“夫人,虽说童言无忌,但是万一害得我家少主道心蒙尘,你们自己掂量后果。”
   妇人妩媚一笑,重新将脸色阴沉的幼子拽回怀中,绵里藏针道:“孩子吵架拌嘴而已,猿前辈何须如此上纲上线,莫要坏了咱们两家的千年友谊。”
   不曾想老人脾气刚烈至极,直接顶回去一句,“我正阳山,开山两千六百年,有恩报恩,虽千年不忘,有怨报怨,从无过夜仇!”

(这个风格让我想起了正阳山,最后千万别成一路那啥了)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剑气十八停运转完毕,陈平安收了剑炉立桩,说道:“没有大费周章,群妖与你厮杀太久,已经精疲力竭,又怕除我之外,还有援手,一个个畏缩不前,围杀堵截就有些摆摆样子,不过还是纠缠了一段时间,最终给我捡了个空,往南一路跑到鬼蜮谷这里了。只是你身上袍子给对方剥了去,我阻拦不及,很是愧疚。”
   书生苦笑道:“那这根缚妖索和两把飞剑?”
   陈平安一脸天经地义道:“保护你啊,此地有两头大妖,就在铁索桥那一头虎视眈眈,一头蟒精,一头蜘蛛精,你应该也瞧见了,我怕自己潜心修行,误了你性命。”
······
   陈平安说道:“我受伤太重,走不动路,你去取宝吧。”
   书生哦了一声,微笑道:“咦?好人兄怎么不晕血了?”
   陈平安笑道:“自己的,不晕。”
   书生恍然大悟。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陈平安说道:“但是要杀我,是你的本心。”
   书生笑道:“何尝不是你的本心?”
   陈平安默然无言。

第494章 天上白玉京
   杨崇玄拍了拍手掌,后仰倒去,混账理由之外,还有个玄之又玄的说法。
   亲水的弟弟,极有可能会在宝镜山,遇到一场性命攸关的大道之争,那会十分凶险。
   杨崇玄就纳了个闷了,在这鬼蜮谷,除非是京观城城主和那个蒲骨头架子失心疯,弟弟能有什么危险?这个弟弟,又不是什么软柿子,泥鳅似的,寻常元婴,哪里抓得住他这个擅长保命、且最会跑路的家伙。

(男人的直觉!)
(确认过眼神,是我要杀的人)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说道:“你既然最终选择救我,而不是杀我,我觉得有必要再出来见你一次。我想象中的大道之争,堂堂正正,应当光明正大,你若是也认可此说,我们可以挑选一个时日,等到各自历练结束,将来在那砥砺山生死一战?对了,还有一事,需要提醒你一次,我总觉得有谁在鬼蜮谷远处窥探你,断断续续,并不长久,我只能依稀察觉到是在北方某处,道行高深,你要小心。”
   陈平安不置可否。

第484章 北俱芦洲无奇怪
   不过陈平安还是在挂“虚恨”匾额的店铺那边,买了几样讨巧廉价的小物件,一件是连接砥砺山镜花水月的灵器,一支青瓷笔洗,类似陈灵均当年的水碗,因为在那本倒悬山神仙书上,专门有提及砥砺山,此处是专门用来为剑修比剑的演武之地,任何恩怨,只要是约定了在砥砺山解决,双方根本无需订立生死状,到了砥砺山就开打,打死一个为止,千年以来,几乎没有特例。

(这才对,君子之争,堂堂正正)
(杨凝性本人感觉还是挺好的)
(平安要上直播了,各位老哥到时候记得双击六六六)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笑道:“我接下来要潜心炼化那块龙门碑,必须心无旁骛,你与另外一个‘我’打交道,麻烦多担待些。怎么说呢,他就相当于我心中的恶,所有念头,虽然被我缩为芥子,看似极小,实则却又极大,并且极为纯粹,恶是真恶,无需掩饰,天性行事无忌,不过每次我分心,交由他现身掌控这副皮囊,都会与他约法三章,不可逾越规矩太多。对了,他行事之时,我可以旁观,一览无余,算是借此观道、砥砺本心吧。可我言语之时,他却只能沉睡。”

第329章 山水之争
   裴钱对这个给予她恶意的世界,她报复以自己最大的恶意,她擅长察言观色,敏锐感知别人的善恶,但是这份难得的老天爷赏饭吃,被她用来欺负更弱小的,谄媚强大之人。
   所以,很少讨厌一个人的陈平安,是真的讨厌裴钱。
   只不过现在陈平安与她朝夕相处,就开始看着她,再来回头看自己。

(你俩是真的挺有缘的)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觉得那个“自己”应该不至于如此与人掏心掏肺,便继续摆迷魂阵,很是无奈道:“这话要是给我家崇玄署的小天君听着了,会生气的,杨凝性此人最是古板,听不得半句玩笑话。杨凝真杨凝性这对兄弟,我还是更乐意与杨凝真相处,还有那位负责咱们崇玄署与朝廷打交道的女冠,真是位顶俊俏的可人儿,我这趟出门游历,涉险进入鬼蜮谷,就是想要闯出一番名堂来,好教她对我高看一眼。好人兄,你名字好,本事更高,回头到了大源王朝,一定要见一见她,她当年才是少女岁数,便筹办了一场道门盛典周天大醮,最是聪慧了。你见着了她,多半会倾心于她,结果她也不喜欢你,到时候咱哥俩一起借酒浇愁,难兄难弟,友谊愈发天长地久!” 第446章 风雪宜哉    这天夜幕沉沉中,陈平安掏出纸笔,将武将在内那六百余阴物的姓名、籍贯,都一一记录在下,说是以后会有朋友要举办两场周天大醮和水陆道场,他可以试试看,帮着他们的名字列在其中。期间今夜修行告一段落的曾掖,打开主殿大门后,给陈平安和那十来号阴兵,帮了不小的忙,陈平安的宝瓶洲雅言,当然极其熟稔,可是对于书简湖一带修士与百姓惯用的朱荧王朝官话不算陌生,但是当武将武卒他们带上了石毫国各地口音后,就很头疼了,刚好曾掖可以“牵线搭桥”。 第421章 少侠遇见大侠    朱敛应该不知道,走入楼内的陈平安,在心中碎碎念念,“你有宁姑娘了,你有宁姑娘了,胆敢胡思乱想,花花肠子,会被宁姑娘二话不说打死的……难道想一想也不成?不成的不成的,你只要见着了宁姑娘,在她那边哪里藏得住,一下子就会被看穿,还不是要被打个半死,你敢还手吗?” (平安一听,周天大醮?咦,这个搭讪的理由可以啊) (不行不行,宁姑娘等着我呢) (没事没事,不就打个半死吗?不就是不还手吗?又不是没被打过) (再说了,我是为了我自己吗?我是了苏姑娘、马姑娘···) (崇玄署走起!)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先前那书生心神沉寂前的那一瞥,是书生装神弄鬼故意为之,故意让自己疑神疑鬼?还是这山头附近,真有玄机?有高人驾临,而自己不得见?如果真是如此,是那元婴巅峰蒲禳的阴神远游,藏匿于周围某地?还是境界更高的世外高人?是那《放心集》上没有记载的小玄都观,大圆月寺?还是鬼蜮谷北方的英灵? ······    老僧面露笑意,点了点头,然后望向对岸,佛唱一声,默念了一句回头是岸。 ······    书生望了一眼宝镜山方向,不知那边如何了。    然后书生打了一个稽首,“感谢前辈先前护道一程。”    有笑声在书生心湖中泛起涟漪,缓缓道:“同在修行路上,便是道友。这是你杨凝性自己说的。”    片刻之后,那个嗓音在杨凝性心湖中逐渐淡去。    杨凝性继续前行。    至于身后那个女子,已经见怪不怪了。 第494章 天上白玉京    杨崇玄就纳了个闷了,在这鬼蜮谷,除非是京观城城主和那个蒲骨头架子失心疯,弟弟能有什么危险?这个弟弟,又不是什么软柿子,泥鳅似的,寻常元婴,哪里抓得住他这个擅长保命、且最会跑路的家伙。    披麻宗竺泉不傻,说不定还要帮着他庇护一二,小玄都观和大圆月寺那两位世外高人,更不是惹事的主儿,尤其是小玄都观那位,说不定还要对弟弟青眼相加,岂不是又一桩不大不小的善缘?    连同那句谶语,以及这些神神道道的说法,都让他觉得没劲。 (附近的这位应该就是小玄都观的老道吧)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跟着起身,舒展筋骨,“好人兄,你这是两把本命飞剑?剑修本就是天底下吃金吞银的行当,寻常的剑胚子,靠门派送钱送物,养活一把,已经是极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就靠这游历万里、打家劫舍的勾当?看来是与我一般,靠着谱牒仙师的出身,宗门栽培还不济事,就打着历练的幌子,一次次当野修添补家用?” 第202章 便是人间好时节    魏檗指了指小葫芦底部,“底款为‘姜壶’,与行走江湖的江湖谐音,蛮好玩的,而且多半是某位姜姓剑修的珍爱遗物,才会刻上这个名字。喜不喜欢?”    陈平安笑得那叫一个开心,忙不迭应声道:“喜欢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养剑葫唉!”    粉裙女童掩嘴而笑,青衣小童翻了个白眼,一拍额头。    好嘛,关键还是识货,晓得养剑葫芦的价值连城,才这般心生欢喜,老爷的财迷习性,真是改不了。    陈平安突然问道:“能装酒不?”    魏檗点头笑道:“自然是可以的,装上十几斤酒没问题,不妨碍温养飞剑,但是切记,养剑葫内,不可温养意气相悖的飞剑,也不讲究什么越多越好,否则会耽搁养剑的进程,最好是同时养育两三把……”    说到这里,魏檗自嘲道:“若是能够同时温养两把飞剑,已经够吓人的了。先不谈获得上乘飞剑的机缘,这得需要多大的财力物力啊。”    陈平安默默记下。    然后嗖嗖两下,本名“小酆都”的初一,以及杨老头换给陈平安的碧绿色“十五”,一前一后从陈平安两座气府掠出,一闪而逝,窜入朱红色的养剑葫芦,两柄飞剑似乎极其快活,在其中四处乱窜,不断撞在葫芦内壁上,以至于小葫芦在陈平安手中微微摇晃。    魏檗瞪大眼睛,只觉得颜面无存,无奈摇头道:“好嘛,当我什么都没说。”    青衣小童与有荣焉,气哼哼道:“知道我家老爷的财力雄厚了吧?”    魏檗没跟这条小蛇计较,乐呵呵道:“知道啦知道啦。” (这富炫的,真低调)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抬起手掌,浮现一物,然后另外一袖赶紧翻摇,以灵气将其笼罩遮覆,竟是一把紫色小飞剑,笑道:“山人自有压箱底的法宝。此剑名为紫芝,仿自我们北俱芦洲一位大剑仙的飞剑,不是剑修的本命飞剑,气势却胜似飞剑,用来假装大剑仙吓唬人,那是一绝!是恨剑山的绝技,浩然天下独一份的绝活,名气之大,与三郎庙铸造的护身灵宝甲,不相上下!” 第290章 入土为安    已是强弩之末的壮汉突然满脸惊喜,高声道:“我家主人说了,他马上就会赶来,亲自对付两人!诸位,除了这个窦紫芝的佩剑‘痴心’,还有原本答应给窦紫芝的那件方寸物,再加上窦紫芝的家产,全部拿出来赠与大家!” (就说有个紫芝,以为之前也是剑名,没想到是个人名)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嘿嘿笑道:“是位鬼蜮谷的老元婴阴灵,在北边诸城当中,名气颇大,都敢不听京观城城主的号令,生前是位神策国的大将军,功勋卓著,活着的时候,一辈子从来没被人称赞过什么用兵如神,但是此人死后,被后世兵家誉为运兵用正不用奇,青史上评价很高。如果不是他效忠的蠢皇帝中了离间计,要他强行率军出击,害他一家青壮老幼三十余口,一并战死沙场,牵一发而动全身,那是一个相当关键的转折点,不然骸骨滩战事的最终结果,还真不好说。” (似曾相识啊这个故事,又一个内部攻破的堡垒)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发现这人在说到搬山猿的时候,语气有些细微变化,给他敏锐察觉,笑问道:“怎么,跟搬山猿有仇?”    陈平安神色自若道:“给它狠狠砸了一记流星锤,还不算有仇?” 第494章 天上白玉京    会一会那边的搬山猿和撵山犬,尤其是前者,要多领教领教它们的铜皮铁骨。 第44章 水落石出    至于刘家祖传瘊子甲和剑经一事,以及风雷院接手刘羡阳本命瓷的消息,到底是谁泄露给正阳山的?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正是清风城许氏,不过当然是躲在幕后的那种。    她更是主要谋划之人,这趟亲自赶赴小镇,花费巨大代价,她自然要保证这笔买卖,最少能够回本,否则她这一支在清风城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岌岌可危,更别奢望独力执掌清风城。 第203章 酒鬼少年郎    陈平安这么苦兮兮从孩子活到了少年,活到了能够自己养活自己,虽说很愿意讲道理,但是如果牵扯到顾粲或是刘羡阳,例如搬山猿那次,陈平安讲个屁的道理,只要本事足够,那就干死为止。 (有仇,大仇!)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陈平安问道:“你就没点辟水开波的术法神通?”    书生点头道:“有倒是有,当年在路上捡了颗破碎大半的避水珠,只是远远不如我那师妹饲养的辟水兽蚣蝮,如果有了这蚣蝮,便是大江大河里边隐藏极深的龙宫,都能轻松寻见。一头屁大的玩意儿,那对犄角更是一指长度,可随便那么一晃头颅,就可以掀起百丈巨浪,真是令人羡慕。”    陈平安哦了一声,“那么我在这里等你去把师妹喊来?” 第372章 剑仙在后    陈平安此次炼制那枚水字印作为第一件本命之物,除了耗时整整一旬光阴之外,并无太大纰漏。    陈平安的先天丹室内壁上,便出现了一幅壁画,一条江河如白练,水雾弥漫,缓缓流淌。    在成功瞬间,身上那件金醴法袍浑然一轻。    哪怕陈平安放开胆子,松开金醴禁制,任由云海灵气倒灌窍穴,自行涌入一座窍穴内的湖泊内,云烟氤氲,气象清新。    直到这一刻,不断被蚕食的那口纯粹武夫真气,才彻底挣脱开束缚,如获大赦,疯狂巡游人身这座小天地。 (时时刻刻藏拙) (低调才是王道)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哈哈大笑,抖了抖袖子,手掌托起一颗雪花晶莹的珠子,将那珠子往嘴里一拍,然后化作一阵滚滚黑烟,往河水中掠去,没有半点水花溅起。 ······    书生一拍脑袋,面露苦笑,手中多出一颗并未含在嘴中的辟水珠。    露出马脚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    反正那家伙从头到尾,就没想着跟随自己入水,自己需不需要隐藏亲水的本命神通,已经毫无意义。 (出门游历心好累,一不留神就进套路了) (像我这种,能活个两章?希望能是万字大章)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北俱芦洲佛门昌盛,大源王朝又是一洲中部一家独大的存在,佛道之争,必然激烈。    但是大源王朝既然能够崇道抑佛到了设置崇玄署、由道门管辖一国佛寺的地步,除了大源卢氏皇帝的一心向道之外,云霄宫的雄厚底蕴更是关键所在。 ·······    这大源王朝崇玄署的云霄宫,俨然一洲道脉之首。    可事实上,那位已经南下滞留宝瓶洲多年的天君谢实,才是一洲道统的真正执牛耳者。    陈平安有些好奇,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是相看两厌,只是势力旗鼓相当,于是老死不相往来?还是各自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除之后快? 第191章 做买卖也是修行    王朝之内,道教一国真君的任命,除了需要皇帝君主的提名举荐,更需要一洲道统道主的承认,例如东宝瓶洲的神诰宗宗主祁真,就是道主。之后就需要一洲之内半数以上天君的点头,最后再讨要来中土神洲某个宗门的一纸敕令,才算名正言顺。    而俱芦洲的道主正是谢实,所在宗门即是居中主香,加上俱芦洲剑修昌盛,佛家香火远远压过道家,使得一位天君都没有出现,只算有半个,那就是谢实本人。 (谢实赶紧办完事回来吧,北俱芦洲需要你) (佛强道弱,崇玄署还弄出这么大阵仗,强!) (大源卢氏,和于禄那个卢氏不知道有没有关系)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在龙泉郡,魏檗经常会在牛角山仙家渡口迎来送往,又知道陈平安要游历俱芦洲,所以准备了不少俱芦洲仙家势力的相关书籍、档案,云霄宫是几大重点关注势力之一,因为陈平安还提及过那条必然要走一趟的入海大渎,而大源王朝恰好是大渎途径之地,不但如此,大源王朝对于这条大渎重视异常,以至于在大渎沿途各国境内,不止是自己的藩属国,而是所有国家境内,都专门设置了监渎官、水潦官,官职颇高,分别相当于六部侍郎和从三品武将,历史上不是没有与大源王朝关系疏远的国家,朝野上下,竭力反对,将自家国土之上竟然有别国官员,视为莫大国耻,大源王朝曾经三次出兵征伐,不惜被一洲南北骂为穷兵黩武,还与儒家书院交恶,都源于此。 ······    李柳手持一枚古朴铜镜,返回水边,竟是随随便便抛给了对岸的男人,被对方接在手中后,李柳说道:“杨凝真,你们杨氏欠又我一个人情了,至于这两个人情,崇玄署和云霄宫分别该什么时候偿还,到时候你们会知道的。” 第222章 有些离别可以再会    陆沉扶住额头,碰上这么个不开窍的呆货,也是没辙,罢了,机缘未到,就先这样吧。    他叹了口气,对青衣小童说道:“回头跟陈平安说一声,水塘一事,他欠我一个人情,以后是要还的。至于你,走江化蛟之时,可以去往贯穿俱芦洲东西的那条大渎,如果能够支撑着走上半截,就算你成功了。到时候可以让陈平安帮你保驾护航,嗯,这就是他需要还给贫道的人情了。” (要不就把人情用在小童走江化蛟上?) (杨老头接过李柳这份人情,让崇玄署同意小童走江,这样杨老头又能和平安交易一波,还能给陆沉示个好) (瞎猜) (主要还是觉得不太可能把人情用在让杨家帮神道复兴上,杨家要没别的原因,肯定不会同意)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书生啧啧道:“这位水神娘娘,真是好兴致,水底洞府之前,专门开辟了一座美其名曰妾意台的地方,上边摆放了一副副白骨,都曾是有幸成为她夫君的可怜虫,每具白骨身边,还点燃一盏魂灯,好一处灯火辉煌的盛景,好一个郎情妾意绵延千百年。若非我在洞府外边,威胁要将这座高台打烂,这位水神娘娘还真未必肯出来见我,事实上,便是我闯入其中,她要真铁了心躲藏,还真未必找得到她。”    陈平安问道:“那些本命魂灯,给你打灭了没有?”    书生点头笑道:“自然,这也是一桩不小的功德。比起杀了那位避暑娘娘,胜过多矣。好人兄,你真是我的福星。” 第373章 远游东南    这天夜幕里,在老龙城外的北郊。    一座小小的崭新坟头,小坟包上还有用小石块压着的几张鲜红挂纸。    佝偻汉子蹲在坟头前,烧了一本书,然后在坟前摆出十盏小油灯,里边灯油漆黑,散发出丝丝缕缕的阴煞气息,只是却无灯芯。    这如何点灯?    一尊阴神凭空出现,对着那些油灯一次次弹指,十盏油灯依次点亮,细看之下,寸余高的灯芯极其古怪骇人,竟是人形模样的一缕青烟,面容狰狞扭曲,像是在承受着神魂灼烧、如肌肉点点滴滴融为灯油的莫大苦难痛楚。    十盏灯的灯芯,分别是某个人的三魂七魄。    肉身犹在。    魂魄却已经被这尊阴神以歹毒术法一一拘押而来。    汉子对此无动于衷,只是蹲在那边,对坟头轻声说道:“怕你瞧着觉得渗人,会害怕,我等灯灭了再走。” (送入轮回吧)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两次撞击之后,刚刚与那剑芒雪白的飞剑拉开一段距离,    终于硬生生拼出了一线生机,看到那一丝劫后余生的曙光。    一抹幽绿剑光从高空笔直落下。    将那颗金丹从中一穿而过。    书生拍掌而笑,“两剑配合,天衣无缝,真是妙绝。” 第228章 初一十五,随我除魔    当飞剑初一刺向她眉心处,艳鬼终于彻底惊慌失措,双手护住脸庞,一头青丝疯狂倒卷,遮覆在脸上。    那柄雪白色的袖珍飞剑安安静静悬停在她眼前,没有继续前冲。    但是。    她后脑勺一凉。    枯骨艳鬼像是被仙人施展了定身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满脸的匪夷所思,僵硬转头,痴痴望向那个冲向自己的少年,你是剑修也就罢了,为何会有两把飞剑?又为何假装是一位纯粹武夫?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女子小鸡啄米,赶紧拿出一只巴掌大小的玉盒,“有的有的,我爹说这是当年其中一个王朝的末代皇帝,请那清德宗某位大隐仙精心铸造的一枚雕母祖钱。”    她哭丧着脸,“怕主人等得不耐烦,我便着急赶路,我爹那密室,就只有放着这两样宝贝,取了水呈蠃鱼,再拿了这盒子,我就赶紧返回了,没敢去别处取物。”    书生接过玉盒,打开一看,啧啧道:“还真是个不俗的宝贝,是任何一位商家修士都梦寐以求的极佳本命物。” 第420章 山水依旧    那个依旧是横剑在身后的家伙,扬长而去,说是要去趟大隋京城,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够见着商家的祖师爷,那位看着面嫩的老先生,曾以降落一根通天木的合道大神通,取信于天下,最终被礼圣认可。 第479章 自古饮者最难醉    崔瀺岔开话题,微笑道:“曾经有一个古老的谶语,流传得不广,相信的人估计已经所剩无几了,我年少时无意间翻书,凑巧翻到那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欠了那人一杯酒。这句谶语是‘术家得天下’。不是阴阳家支脉术士的那个术家,而是诸子百家当中垫底的术算之学,比低贱商家还要给人看不起的那个术家,宗旨学问的益处,被讥笑为商家账房先生……的那只算盘而已。” (商家再次露脸,术家是不是该抬头了)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杨崇玄血肉模糊,浑身上下,就没几块好肉了,他大口喘气,盘腿坐在深涧畔,双拳撑在膝盖上,眼神依旧沉稳。    对岸那个名为李柳的臭娘们,不过是毁掉了腰间那枚狮子印章和一把法刀而已。    至于她被自己砸烂敲碎的其余法宝,都远远不如这两件,不值一提。 第367章 李二出远门,左右不为难    担任李柳护道人的婆娑洲剑仙曹曦,在狮子峰待了挺久,每次下山都是护着李柳去各处销声匿迹的秘境、或是断了香火的仙家府邸遗址,捡宝贝。    就是捡。    曹曦根本不用出手,只需要一边看着李柳一次次满载而归。 (李柳:继续啊,打完了再去捡就是了)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西山老狐和狐魅少女韦太真,被李柳随手画了一金色圆圈,拘押其中,看不到、听不见圈外丝毫。 第385章 仙人遗蜕住着鬼    崔东山关了门,笑嘻嘻坐下,给陈平安和自己都倒了一杯茶水,然后设下一道禁制,是将那把跟中土剑修靠下棋赌来的飞剑现身,一条风驰电掣的金光,贴着地面飞快旋转一圈,飞剑掠回崔东山眉心,地上悬停的金光却凝聚不散,就像用金粉在地上画出了一座金色水井的口子。 第144章 一个坐井一个观天    需知少年国师,连小镇杨老头都由衷称赞一句“精通神魂之术”,因此必然是崔瀺以独门秘术将那女子“偷”了出来。 (神道的手段?东山还是全能)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杨崇玄问道:“臭娘们!你真认识我杨家老祖宗?宝镜山这桩福缘,也是你故意安排的?他娘的,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需要谋划如此之久?”    李柳淡然道:“好好说话,不然你真会死的。”    杨崇玄好像给噎到了,犹豫半天,竟是撂不下一个字的狠话。    那个明明瞧着风吹即倒的小娘们,真他娘的拳脚带劲、一身法宝更带劲、层出不穷的术法神通更是他娘的带劲!    李柳问道:“最后问你一遍,认不认输。”    杨崇玄举起双手,“认了。” (以德服人,不服打死。。。。)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杨崇玄收起那把古镜,最后问道:“在人情之外,我等到跻身了九境武夫和元婴地仙,能不能找你再打一次?”    李柳面无表情道:“只要你到时候还有胆子,随时奉陪。” 第304章 低头观井,抬头看天    名叫许弱的墨家豪侠,刚从老龙城返回龙泉郡渡口,就直接找到这里,对那高大少年笑问道:“关于她的消息,我已经违例告诉你,那么现在你决定好了吗?”    董水井点点头。    既然她已经是神仙中人,自己就不能再这么过日子了。    做了那什么赊刀人,便可以多活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    不管最后自己能否跟那位姑娘走到一起,能够多看她几眼,总是好的。 第168章 世间父亲皆英雄    李槐的娘亲,没那么大大咧咧了,说话细声细气,跟小镇那边截然不同,还显得局促不安,这一点,甚至不如她女儿来得大气。这也是林守一喜欢少女的原因,少女李柳没有上过学塾,但是会经常去学塾接李槐放学,哪怕是遇上先生齐静春,少女依然会不卑不亢,待人接物,透着一股天然的慧根灵秀,少女对谁都会客气而礼貌,给林守一她离你很近却又很远的奇怪感觉,同时哪怕她离你很远,在看不见的远方,却又仿佛就俏生生站在自己心头。    所以林守一很喜欢她。    哪怕只是这样偷偷看着她,林守一的心情就会尤其平静祥和。    看过了一重重的秀美山水,可只要她不在那儿,就都不是最好的山水。 (下次打之前,你可能先得问问这两位老哥) (看过了一重重的秀美山水,可只要她不在那儿,就都不是最好的山水。)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杨崇玄,或者说是杨凝真,一身血肉如活物,很快原本裸露出白骨的伤口开始复合。    他不但是金身境的纯粹武夫。    还是有一线机会去争一争最强二字的金身境。 第493章 千山万水,明月一轮    对于白笼城蒲禳,陈平安的忌惮,更多是对方的修为太高。    但是不知为何,这个杨崇玄,带给陈平安的危险气息,还要多于蒲禳。    这绝对不是因为杨崇玄的境界,高过元婴巅峰的蒲禳。    即便陈平安看不破此人深浅,可是依稀感觉到杨崇玄相较于好似与天地合一的蒲禳,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意思”,修行路上,这一点,往往就是一道天堑。 (友情提醒,曹慈快上线了,最强七境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李柳突然笑了起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这一刻的她,竟是那般眼神与脸色,皆温柔似水。    连带着她的语气都柔和起来,一双原本只有冷漠的眼眸,给李柳眯成月牙儿,柔声道:“我弟弟估计也快要离开书院去游历了,身边刚好缺个端茶送水的丫鬟,就你了。” 第168章 世间父亲皆英雄    李槐眼神忧伤地望着娘亲,“你们怎么不多生一个姐姐,生得更好看一些,我好送给陈平安,那我以后想喊他姐夫,喊小师叔就都可以啦。”    妇人拧着儿子的耳朵,“哪有你这样埋汰自己姐姐的人,气死老娘了!”    少女笑得眯起月牙儿,    她对这个自幼就无法无天的弟弟,是真的打心眼喜欢。    而且她知道,别管这个顽劣弟弟嘴上如何说自己的坏话,李槐对她,终究是很好很好的,只不过外人不知道而已。 (是李槐的风格,嘴上不饶人,心里永远念着在乎的人)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他转头看了眼石崖壁那边,欲言又止,原本想要与她说一声,那个男子不是什么好人,不要喜欢,千万不要喜欢。    可是他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韦高武望向那个比杨崇玄还要高高在上的女子,颤声道:“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神仙,你们这些修行之人,是人啊……不要再骗我了,不要再骗我了,我就是个蝼蚁,不值得你们这么骗的……”    韦高武泪流不止,蓦然眼神坚毅起来,飞快从袖中掏出一把白骨尖刀,原本是用来与那杨崇玄拼命的,此时却被他狠狠一刀插入自己心口。    韦太真尖叫道:“不要!”    李柳笑容玩味,呢喃道:“最蠢的法子,最对的选择。” (唉,也挺可怜)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一位年轻女子目视前方,对身后一位狐魅少女轻声说道:“我那弟弟,最是憨厚,待人友善,最没有顽劣性子了……总之,你以后跟在他身边当婢女,一定要多护着点他,我稍后会传你一门秘法,到了狮子峰,你的境界攀升会有点快,所以到时候不用自己吓自己。”    狐魅使劲点头,嗯嗯出声。 第88章 粉墨登场    阿良把那头白色毛驴从溪畔牵回来,看到李槐林守一后,一脸不情愿道:“多带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就算了,可是你们两个兔崽子算怎么回事?”    李槐破口大骂道:“你哪根葱?!”    阿良面不改色回答道:“我是你失散多年的爹,亲爹。”    李槐如遭雷击,死死盯住这个陌生男人。    那汉子反而被瞧得心里发毛,难道这小王八蛋他爹娘真有一段不可告人的故事?    李槐迅速改变原先的呆滞神色,扯了扯嘴角,斜眼看那斗笠汉子,一脸嫌弃,嘀咕道:“跟我斗?”    汉子吃瘪,啧啧道:“呦呵,水浅小王八多啊。”    李槐双手抱住后脑勺,念叨道:“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最是憨厚?待人友善??最没有顽劣性子???)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陈平安双手笼袖,微微弯腰,转头问道:“如果可以的话,你想不想去外边看看?”    小鼠精点头道:“当然想啊,我家老祖宗说啦,外边的书籍,甭管是写了啥的,是哪位圣人写的,都卖得贼便宜,跟不要钱似的。我就想去买些书回来。”    陈平安又问道:“还回来?”    小鼠精嗯了一声,神色有些腼腆,“我的家,在这里呗。” 第157章 自古圣贤皆寂寞    李宝瓶突然问道:“文圣老先生,你为什么要给我小师叔买那几本书籍,真的很粗浅啊,就连我和林守一都能教的,不是浪费钱吗?”    老秀才收敛笑意,一本正经道:“不一样,很不一样。天底下最有学问的书籍,一定是最深入浅出、最适合教化苍生的书,知道这些书本反而卖得最便宜吗?就比如道祖他老人家的那部五千文,卖得多廉价,只要想看,谁都买的着,只要愿意读,谁都能从中学到东西。”    李宝瓶懵懵懂懂道:“印刷得多,加上买的人多呗,所以便宜。”    老秀才点头笑道:“对了一半喽,书上的道理,如果太贵了,谁乐意掏钱买?干嘛不去买吃的,还能填饱肚子呢。剩下一半,则是那些高高在上的道德圣人们,如果想要更广泛地传授自己的学问,成为一州一国甚至是一洲、整个天下的正统学问,自己亲自传授弟子,能出几个?还不如来一个广撒网,把自己的学问道理就印刻在书上,门槛低了,走进去的人,就多了。门槛太高,爬都爬不过去,最后能有几个得意弟子、门下学生?” (薄利多销,广撒网,多敛鱼)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陈平安喝过了几口酒就收起来,站起身,说道:“走了。”    拿出斗笠戴在头上,也摘去了那张苍老面皮,露出本来面目。    小鼠精瞧了一眼,连忙起身,站得笔直,“恭送年纪轻轻的剑仙老爷!”    说完这句发自肺腑的言语。    小鼠精顿时觉得自己真是个小机灵鬼!    陈平安哭笑不得,无奈摇头,“你这马屁精,都喊了多少声剑仙老爷?你这马屁功夫,其实还是火候不够,所以往后还是要多读书。”    小鼠精迷迷糊糊,心想我这也没拍马屁啊。不过多读书,自然是要的。    如今自己的家当,从一本书,变做了两本书,发了大财喽!    陈平安笑道:“见过剑修御剑吗?”    小鼠精使劲摇头,“回禀剑仙老爷!这辈子不曾见过!”    陈平安已经突然问道:“读书之外,喜欢修行吗?”    小鼠精握紧手中木枪,脱口而出道:“喜欢!”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笑道:“那我就说一句书上看来的话,你要不要听听看?”    小鼠精深呼吸一口气,停止胸膛,正色道:“剑仙老爷,请开金口!”    陈平安差点直接将那句言语吃回肚子。 第459章 都在有酒的江湖    青衣小童挖着鼻孔,一屁股坐在陈平安对面石凳上,学裴钱趴在桌上,一脸疑惑道:“老爷,你是不是戴了张****行走江湖啊?大晚上的,我胆儿小,瞧着老渗人了,赶紧摘下来吧。”    陈平安笑道:“这是不想要红包的意思?”    青衣小童抬起脑袋,左看右看,“不曾想细看之后,老爷愈发有男人味道了。”    陈平安挠挠头,落魄山?改名为马屁山得了。 (马屁山真的需要你这种人才!) ———————————————— ■第496章 自古剑仙需饮酒    小鼠精说道道:“下回若是再见着了剑仙老爷,我一定要喝酒。”    陈平安笑道:“没问题。你不知道吧,我现在其实还不是剑仙,只是剑客,不过一名剑客,从来都是要喝酒才能成为剑仙的。”    小鼠精恍然。    陈平安忍住笑意,背后剑仙已经自行出鞘,悬停在他身前。    陈平安一步跃上剑仙,御剑远去,气势如虹,剑气冲天,远游天地间。 第283章 思无邪    男人重重握住少年的手掌,“陈平安,以后我女儿,宁姚!就交给你照顾了!能不能照顾好?”    陈平安大声哽咽道:“死也能!”    男人松开手,笑道:“什么死不死的,都好好活着。”    男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陈平安,满意道:“嗯,配得上我女儿。”    男人转过身,大踏步离去,陈平安想要相送,但是男人已经抬起一手,示意陈平安不用跟随。    男人始终没有转身,缓缓走向门口,笑道:“下次到了剑气长城,让宁姚带着你,去给我们上坟敬个酒,报个平安。”    男人跨过门槛后,突然转过头,笑道:“喝酒怎么了,藏什么酒壶,世间最潇洒的剑仙,都爱喝酒。”    男人伸出拳头,翘起大拇指,指向自己,“比如你老丈人我!”    陈平安一直站在原地。 (老丈人说的对!)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