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4章《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本章分析-浊酒话经年-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514章《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本章分析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四章 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

514章《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本章分析


浊酒话经年2019-04-06 21:39:25

陈平安在上一章讲到,给驾舟仙子打赏一颗小暑钱属于“打肿脸充胖子这种事,做不得。”这一章却忽悠小柳,看看他是真胖子还是假胖子。


“柳质清却哦了一声,抛出一个小暑钱给她,一声叮咚作响,最终轻轻悬停在她身前,柳质清说道:“以往是我失礼了。”


平安用意有二。
一是判断柳质清是敌是友。此刻的陈平安并不能判断柳的目的,如果柳说不是寻仇那就真以为不是,就不是陈平安了。陈平安一句话柳质清就照做了,不论柳是怕跌了面子还是心存结交之意示好,起码应该不会是敌意了。况且能随手打赏一颗小暑钱的人也定然不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大概率不会为了雷云大费周章。
二是判断柳质清此人性情,了解其为人处事之道。从柳质清的反应可以看出,他不谙世事,也不太在意身外之物,做事却有分寸礼数。平安借此也就能摸到柳的脉络了。
由此可见,陈平安的心智心术实在是高出一般人太多太多了。

“灵书藏洞天,长在玉京悬。”


此两句取自李白《奉饯高尊师如贵道士传dao箓毕归北海》,个人理解如下:
一是跟道箓有关,跟符箓小舟相呼应,应情应景。
二来李白是个道士,道家讲求清静无为,顺其自然,更符合陈平安现在与恶蛟相争需要的心境状态,不能着急,要守住本心。
三者借诗词本身含义,表达平安心有所向,心有所属,心意、感情长久而坚定。
四么就是最近佛家讲的较多,偶尔来个道家调剂一下,别忘了皮皮早晚要三教合一。

总管啊总管,讲个事情非要整那么多弯弯绕,看的心累。可若不是如此,如何体现总管道fa通天?下面我就说一说与柳质清喝茶论道中的机锋。


“陈平安想了想,一手摇扇,另外一只手掌一扫而过,从那案几上的符上沸水灵泉当中,抓取些许泉水,在自己身前点了两滴泉水,然后以此作为两端,画出一条直线……陈平安收起手,以折扇轻轻从左端一直缓缓移动,指向最右端,“你柳质清,能否以此轨迹出剑,直到剑心通明?”


这一段其实是指出了柳质清的症结所在。你柳质清既然是金乌宫土生土长的修士,那么无论你怎么逃避,你跟金乌宫都脱不了干系。你想超然物外不理会这根线上的世俗腌臜之事,可这根线就绑在你身上,你逃不脱也挣不开。你能做到坚守本心不被线上的因果沾染已经很好了,但是有这根尾巴拖累你你是无法心无旁骛一飞冲天的。你想拖着这根线这些累赘去与外人争斗修行,可是为什么不回过头来面对这根线,将其洗净荡明?


陈平安哀叹一声,起身道:“那当我什么都没说,只能建议柳剑仙以后多下山,多远游了。”


陈平安此刻就好像大夫问清了病情号完了脉,然后说对不起这个病真是难治,您还是另请高明吧,故意吊人胃口,无非是想坐地起价,看柳质清花钱大手大脚,巴望着多捞点好处。


柳质清抬起手,虚按两下,“我虽然不谙庶务,但是对于人心一事,不敢说看得透彻,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你少在这里抖搂那些江湖伎俩,故意诈我,这座春露圃算是半卖白送给我柳质清的玉莹崖,你显然是志在必得,转手一卖,剩余三百年,别说三颗谷雨钱,翻一番绝对不难,运作得当,十颗都有希望。”


柳质清心想说你可以了,别演道了,我虽然纯真但是不傻,价钱已经很公道了,你该治病治病,该开药开药,麻利儿的吧。


“陈平安没有立即收起那张最少价值六颗谷雨钱的地契,笑问道:“柳剑仙这般出手阔绰,我看那个念头,其实是没什么裨益的,说不得还是坏事。我这人做买卖,向来公道,童叟无欺,更不敢坑害一位杀力无穷的剑仙。还请柳剑仙收回地契,近期能够让我来此不掏钱喝茶就行。
柳质清心思剔透,笑道:“离开玉莹崖后,若是果真返回金乌宫,以种种人心洗剑,自然不会是这种心性手段了。所以地契只管拿走。”


那个念头,就是回山后,一点一滴都看在眼里算在心里,细细整理宫中众人的是非对错,然后整肃山风来洗涤剑心。可是柳质清这般毫不在意身外之物的做派,跟这种洗涤剑心的方式背道而驰,大相径庭,根本不适合这种方法,所以陈平安说没什么用处,甚至还会起到相反的作用,故而不会收取报酬。柳质清倒也明白了其中关节,大方承认如果回去采用这种方法,自然是要改变自己的思维习惯,这种方法还是管用的,所以报酬应该支付。


质清解惑,平安敛财,双赢。可平安一想这小柳的钱可真好赚啊,不如再薅点羊毛呗?


"陈平安站起身,“我与你再做一桩买卖,如何?”
真正让店铺生意人满为患的,还是那金乌宫比美人还要生得好看的柳剑仙竟然进了这家铺子,砸了钱,不知为何,拽着一副骸骨滩白骨走了一路,这才离开老槐街。
一位头别金簪的白衣少年跨过门槛,走入铺子,看着那个财迷掌柜,无奈小道:“我就想不明白了,你至于这么精明求财吗?”


陈平安是真的白手起家,不会做生意怎么混到如今家大业大?打了一架不仅换来让柳大剑仙跌份掉价的拽着骨头逛街打广告,还了解了金丹剑仙的实力,磨练了自己的实力,难怪让柳质清既佩服又无奈,不吐不快。


有人纠结打架谁赢了,我来说道说道


"三场切磋,柳质清从出力五分,到七分,最后到九分。
陈平安大致有数了。
不过那位金乌宫小师叔祖如今火气这么大,也不怪他。
毕竟恐怕柳质清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多泥土。
当然陈平安与柳质清的三次切磋,他各有压境,也都不太好受。"


三场五七九,陈平安都赢了。为啥呢?原因有三:
首先若是五七不胜,柳质清也不会出力到九。后面说平安各有压境,意思就是说每一场都分别有压境,五七既然压境能赢,九压境自然也能赢。
其次若是柳质清赢了或是胜负参半,以他之前淡然的态度来看自然不会说出”砍死你“这种气急败坏的话来。
最后吃土和不太好受,哪个更惨不是很明显吗?被打趴了才能吃土啊,吃过这么多泥土,打趴也不是一两次。



那么皮皮赢是赢了,现在大概是个什么实力?先来看柳质清。之前对柳质清的实力有所渲染:


"先前在宝相国黄风谷,你应该见到我的出剑。在北俱芦洲南方诸多金丹剑修当中,气力不算小了。”



这话柳质清自己说自己,肯定是要谦逊一些了。客观来看柳质清的实力在北俱芦洲南方金丹境中稳居一线,陈平安仅靠双拳就能胜之,而且犹有余力,所以平安目前的实力是元婴之下无敌手。说是无敌,也不能说是完虐,只是假若生死之战,最差也是以伤换命,稳赢。这种实力,打弱元婴不难,打强元婴能跑。


镜头切回马屁山,先来看看朱凤年。


“朱敛笑道:“别打脸。其余,随便。”


1我实力确实长进不快,别戳我痛处。
2我朱敛的脸,那可是剑来第一帅,必须保护好不能受伤啊,别打我的脸。


“朱敛微笑道:“所以我拒绝了嘛。这家伙马屁功夫不行,还需要好好修行,暂时入不得我落魄山。周肥兄弟也觉得是这么个理儿,说是回去好好钻研,下次再来向我讨教一番。”


落魄山众人,那都是真心实意的敬重和欣赏陈平安,没有丝毫的杂质。姜尚真虽然舔,但是犹有自身的一股傲气,舔平安更多的是有所图,所以入不得落魄山。更何况朱敛的马屁功夫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端的是出神入化,那是令陈平安都汗颜的水平,姜尚真直白的舔确实差点意思。朱敛的话没毛病。


我滴个乖乖,总管吃错了药,这个点就更新了,完全不讲道理,我还是抓紧分析吧,一步慢步步慢,惨啊


“崔东山笑道:“见人处处不顺眼,自然是自己过得事事不如意,过得事事不如意,自然见人处处不顺眼。”


总管又云里雾里讲道理了。心情影响观感。自己烦闷不爽、生活窘迫的时候,自然是看世界处处碍眼,觉得都来针对自己。满眼满脑都是污秽糟粕的时候,自己也不自觉的会被感染,不能以积极乐观的心态去生活去做事,自然没有出路,处处碰壁,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崔东山双手抱住后脑勺,身体后仰,抬起双脚,轻轻摇晃,倒也不倒,“怎么可能是说你,我是解释为何先前要你们躲开这些人,千万别靠近他们,就跟水鬼似的,会拖人下水的。”


他恶任他恶,我自清风拂山岗。不要让不好的情绪蒙蔽了自己,不要跟垃圾人打交道。如果长期跟那些作恶多端,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的人你来我往互相较劲,那自己不也就被拖下水了?修行修的是自己,而不是别人眼中的自己。


眼看新章已更,道心已经不稳了,本章就到这里,我们下章再见。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浊酒话经年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