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章本章分析——故布疑阵扑朔迷离,打情骂俏狗粮遍地-浊酒话经年-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521章本章分析——故布疑阵扑朔迷离,打情骂俏狗粮遍地

原章节--第五百二十一章 江湖饮酒最快意

521章本章分析——故布疑阵扑朔迷离,打情骂俏狗粮遍地


浊酒话经年2019-04-06 21:53:09

上一章我分析过王钝的不同寻常之后(感兴趣的道友可以回顾一下我上章的分析贴),本章总管并没有正面交代王钝的身份,反而故布迷魂阵,当我们带着王钝身份的疑问去阅读时,会发现王钝的言行处处有深意,但是又不给你说死,那意思就好像是说王钝到底干嘛地你们猜去吧,能猜出来算我输,其实总管心里也苦啊。下面我们就一起来挖掘一下本章的几处疑点。


王钝,钝者,不锋利,可理解为被某些事(嵇岳)磨平了棱角。音同遁,遁逃躲避。


1、“王钝笑呵呵转头望向那位青衫年轻人,是一位接连在数封山水邸报上皆有大篇幅事迹的陈姓剑仙,最早的记载,应该是去往春露圃的一艘渡船上,舍了飞剑不用,仅是以拳对拳,便将一位大观王朝铁艟府的廖姓金身境武夫打落渡船,后来金乌宫剑仙柳质清御剑而过,说是一剑劈开了金乌宫护山雷云,随后两位本该结仇厮杀的同道中人,竟然在春露圃玉莹崖清一同饮茶,传闻还成了朋友,如今又在五陵国境内摘掉了萧叔夜的头颅。”


接连数封山水邸报,先不说王钝买不买的起,普通江湖人买这么多份邸报关注山上消息是何道理?

2、王钝摆摆手,呵呵笑道:“哪里哪里,只管倒酒,我王钝不是那种人,好酒赠剑仙,藏酒养剑葫,人间美事啊,好事一桩。”


养剑壶极其稀少,一州之地也没有几个,王钝又是如何一眼看出?而且王钝点出养剑葫之后并没有表现出惊讶,好像司空见惯一样,是不是说明见多识广?五陵国一个弹丸小国的江湖人有这份眼里和心气?陈平安似乎不意外也不介意,是不是也就说明陈平安明知其身份?


3、王钝提碗喝酒,放下后,说道:“静山,埋不埋怨你傅师姐?若是她还在庄子里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务就无需你一肩挑起了,说不定可以让你早些跻身七境。”

王钝此言,说明王静山到七境并不难。教导的弟子都能随随便便到七境,那么作为师傅的王钝呢?要知道,大篆整个王朝有一位八境武夫就已经被称之为大宗师了,按理说王钝排大篆第十,那说明肯定不到八境,可七境的师傅能轻轻松松教出个七境弟子吗?


4、“王钝虽然卖酒,似乎对于饮酒其实并无太多嗜好,多是小口慢饮,从无豪饮姿态,伤感道:“这酒肆是开不下去喽。很多江湖人的真心话,便也听不着了。
王钝也没说什么,只是将他们三人碗中的酒水倒入自己白碗中,仰头聚碗,一口饮尽。”

前文说王钝喝酒习惯是小口慢饮,在与徒弟们说起剑仙一事时主动要酒狂饮。这可不可以理解为此事萦绕心间难以释怀,因此借酒浇愁?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不怪道友们胡思乱想,王钝确实处处透着不寻常。


说到大弟子,我把几句话放到一起大家看一下:

“王钝的大弟子傅楼台,用刀,也是五陵国前三的刀法宗师,而且傅楼台的剑术造诣也极为不俗,只是前些年老姑娘嫁了人,竟是相夫教子,选择彻底离开了江湖,而她所嫁之人,既不是门当户对的江湖豪侠,也不是什么世代簪缨的权贵子弟,只是一个殷实门户的寻常男子,而且比她还要年纪小了七八岁。"

“大篆王朝还有一位八境武夫,相对容易见到,是位女子大宗师,是一位剑客,如今担任大篆周氏皇帝的贴身扈从。”(516章)

如果我们把这两个人物联系起来呢?
都是女子,符合。
傅楼台的剑术造诣也极为不俗(是一位剑客),符合。
大篆周氏皇帝(既不是门当户对的江湖豪侠,也不是什么世代簪缨的权贵子弟),符合。
用刀(淬刀斩蛟),符合。
假设傅楼台所嫁之人是大篆皇帝,为掩饰身份故意用剑,在打算与水蛟搏命时选择用自己的本命武器刀,王钝作为十境武夫不仅为国更为弟子出手,那么关于峥嵘棋局的一切事情就都说的通了。

所以少女有些打抱不平了,埋怨道:“师父,可不能大师姐不在山庄了,你老人家就卸磨杀驴,这也太没江湖道义了。”

王钝置若罔闻,带着两位弟子走回酒肆那边。

除了此处,王钝弟子说话时,王钝均有回应。观前后文王钝性情,徒弟这样埋汰师傅,也定然是要回几句的。可是当说到这里时,王钝假装听不见,是不是说明戳中了王钝的心事,才会有此反应?


可是总管也没忘了继续撒迷魂汤:


”王钝视线扫过三位性情各异却都很好的弟子,觉得今儿酒可以多喝一点,就起身去了柜台那边,结果愣住。怎的多了三壶陌生酒水来?”


如果是十境武夫,三壶酒水都发现不了吗?此类表现王钝也有多次,只能说总管这个糟老头子坏的很,反正都铺垫到位了,王钝是不是十境武夫怎么说怎么有理。我们能做的也就是等待总管揭晓答案了。



陈平安隋景澄这对男女,游山玩水没完没了,其中斥候之战一是印证脉络学说,二是引出了修行之人各有因缘际会,希望隋景澄不要妄自菲薄;峥嵘棋局的复盘总管也说的非常明白,这里就不再赘述了。且说隋景澄已经慢慢的被平安的魅力征服了,继晏清之后,平安又收获一位痴情仙子,哎,可怜我宁大剑仙日思夜想翘首以盼。

“隋景澄觉得有道理。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人生境遇,她就有些心虚。
陈平安笑道:“生来就有,不是更好的事情吗?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隋景澄大概是觉得受益匪浅,沉默片刻,转头笑道:“前辈,你就让我说几句肺腑之言嘛?”
陈平安说道:“闭嘴。”
幂篱之后,隋景澄眼神幽怨,抿起嘴唇。”

两人言语活泼轻快,双方心中也丝毫没有辈分之别,隋景澄心中欢喜。陈平安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更洞悉女人心思,试问这样的男人谁不爱?隋景澄真心实意想拍句马屁,又被陈平安挡回了,眼神幽怨,那是因为被拒绝了,些许情愫已经悄然萌芽。

“陈平安揉了揉下巴,笑道:“这让我怎么讲下去?”
于是他收起了行山杖,继续走桩去了。
隋景澄有些失望,也有些没来由的开心。
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可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距离绿莺国那座仙家渡口,还远着呢,他们走得又不快。”

失望是因为话还没说完就不理她了,开心是因为让陈平安吃了个瘪,少女调皮心性崭露无遗。要知道的是,女子只有在自己心仪的男子面前才会展现自己最真实最情绪化的一面,如果一个女人在你面前高冷睿智优雅平和,那你也别白费力气了,没戏的。隋景澄的喜怒哀乐已经全由陈平安牵动,何况渡口尚远,厮磨日长,隋景澄满脑子都是跟陈平安多呆一会儿,这已经是沦陷的表现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浊酒话经年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