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三四之争-诸道之迹-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浅谈三四之争

浅谈三四之争


诸道之迹2019-04-01 17:49:34

儒家内部的三四之争是剑来的一个大背景,直接导致了文圣一脉的落败,齐先生的贬谪,崔国师来到大骊,文圣受囚合道。陈平安的个人境遇,他所获得的资源和应尽的责任也是建立在那场实际上尚未落幕的三四之争。
文圣集团在政治上有三个代表人物,文圣、齐先生、崔国师,文圣集团的失败与这三个人的作为一个集体在斗争失败是息息相关的。
左右等人战术上的成果无法掩盖文圣集团在战略上的失误和失败。
文圣集团的建立更多的在于文圣个人和其弟子的优秀能力,作为儒家集团的小团体,文圣集团只需要提高自己在儒家集团的序列并提高自身的贡献就能够获得大量的资源,但成也如此败也如此,文圣集团无法代表儒家的整体利益,但文圣集团与礼圣集团产生冲突并失败后,文圣集团就土崩瓦解式的崩溃了。
其产生的冲突有内外两点,内部是文圣与礼圣的善恶之争,外部是由善恶之争建立的事功与礼乐之争,以及以两个大王朝的争斗和博弈。其结果直接造成了文圣集团的失败,和女武神的出现。
文圣集团的最开始的成功来源于文圣对于儒家的理论体系的建设——在剑来世界观当中亦是对军事力量的建设,并且在三教辩论当中打败了其他成员,使佛子道胎变成精神儒家,引得儒圣道祖入座,极大的在宣传和战略上提高了儒家的地位。
这也为文圣讲道弟子如过江之鲫,此后的三四之争提供了政治背景,并在其败亡后依旧能够为其集团成员留下大量的政治遗产。
文圣本人的失败在于他作为一冒险派犯了机会主义的错误,以及没有做好组织内部的思想工作,事功和礼乐以王朝博弈的争斗本来就拥有不对等性,以己之短而攻敌之长本来就在战略上是极大的事物,而思想工作的失败造成崔国师的叛逃更是加剧了其失败的过程。
但是事功和礼乐的争斗近致使文圣自囚于功德林,齐先生和崔国师并未受到直接的人生伤害,仅仅在修行上由于文圣的失败受到影响,文圣集团未必没有再起之机,而这份希望最开始被寄托在齐先生身上,但他也失败了。
而齐先生的失败在于他完成一部分三教合一的理论工作后,犯了作为保守派犯了投降主义的错误。对于世道的失望,在于齐先生本人的傲慢使得他懒得去格物致知背后的缘由,最后或许知道自己的错误对自己也失望后,只好找一个优秀的继承人然后用君子不救来搪塞自己,最后一死了之。
一个例子在于,其开办书院这种在儒家语境下等同于独立王国的组织时,自为清高而不通变数,其弟子以到其他书院读书作为其政治上的优势。齐先生不想办法扭转这种话语权的困境,而是写推荐信来加剧了这种劣势。其完善三教合一的理论工作的同时,却密不示人,最后只好把其留给李宝瓶作为一个儒家内部制造矛盾和提供文圣集团崛起的爆点。
我认为,齐先生在文圣集团的失败,昔日旧友的远在天边,左右陪伴先生受囚,阿良几番争斗反受其累。
我想,齐先生对自己也是很失望的,尤其在于崔国师实质上争斗的失败,仅仅在其死后借助陈平安用一些实际上上不了台面的手段算计了崔国师,并为陈平安与其产生厉害关系确保文圣一脉的延续。
我认为齐先生在对世道失望了时候,对于自己也是很失望的,学生应该知道的事情学生不知道,上面不该知道的事情上面全部都知道了,导致三教都要杀他。
而他没有选择以文圣留给他的退路,以自己的死亡确保自己选定的继承人陈平安在得到老剑条部分认可后能够以落魄山为根基发展起来,也保证自己的文脉能够延续。
陈平安是政治上的继承人,李宝瓶是文脉的继承人,这是文圣集团很重要的一点,文圣一脉的希望就在陈平安、李宝瓶、崔国师这三人身上。
其中,崔国师目前尚未脱离文圣一脉的局限,事功的学说在大骊兴盛并且在未来会去的更大成功的背景在于,其仍旧建立在人性本恶而需以利诱之以力驱之。但是其在其细微处的研究,术家手段亦可有一番作为。
而陈平安作为一个被选择的个体,君子不救的被执行人,在我观点当中毫无疑问会在大势当中成为一个优秀的领袖,无论他是否愿意。
而落魄山武装军事集团,大骊老龙城防线被破坏后的最前线,也是基于文圣一脉的前提下建立的。其本身就吸收借鉴了文圣和齐先生的错误,没有过江之鲫的徒子徒孙,也没有齐先生友人的远在天边。
其组织程度和政治背景,在时代背景下,势必会大放异彩,陈平安在为这个组织如此尽心尽力之外,三四之争最后又会如何呢?
注:按着记忆和残篇重新写了,修改和删除了某些部分,并且增加了学术上的矛盾和问题,所以应该没有问题了,虽然感觉原来那个如有神助的好。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诸道之迹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