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将  看点-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将 看点

原章节--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将

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将 看点


琳梦之樱2019-09-11 10:52:57

一篇迟到的看点贴。

■众人算账,剑仙离去,彩焕复盘,平安布局

■陈平安通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再加上一条挟之以力拿回了“商贸谈判”的主动权,但这些都只是谈判桌上的胜负,倘若不能让这个小团体意见对立,利益不合,那么迎来的会是其更大的联合。
所以陈在这里做了一份利益切割,上章是切割开了“宗门与个人”,意思是生意照做,但对付他们,以长城的资源和手段绰绰有余,如庖丁解牛。
长城在商贸的诸多忍让是念在早期的旧情,你们忘记了,长城不会忘记,北洲渡船将“义”字看得重,长城只会更甚,这是明义。剑气长城的存在就是为人间“舍生取义”的最好诠释,如陈清都一再提及的“为人间出剑”。
长城可以做到让各管事身死道消而生意不受太多影响,之所以未那么去做,还要让管事们利益大道皆有裨益,是顾念了“情”字。一个莽夫的人情在这些精明人眼中的分量不重,但现在是一个商道、资本犹在你们之上的二掌柜在和你们谈做生意的人情往来,这个分量很重了。但这份情,是施与他们个人而非背后宗门,那么,长城给予更多利益时,宗门利益是不是可以放一放呢?

那么最后分门分类罗列的货物清单,就是理了。财帛动人心,渡船管事的原本谋划就是专船专卖、利益均分,促成单一货品的垄断局,而垄断必然暴利。陈帮着其实现了这一点,各船供应各自特产,那么价格必然有很大上浮空间,辅之货品的增加,比之遗患无穷的一锤子买卖,这种财源广进的方式显然更打动众商家。
本章所做的切割,则是切割开了“你们和你”,把种种零碎细节摆在桌面上,彼此利益的矛盾处细细掰扯了说清楚。比如有些特产两洲皆有,但货物成本不同,货物的统一定价便足够两洲管事掰扯,而剑气长城,便无形中成为了“公允的中间调和人”。
之前的联合,是建立在奇货可居的暴利基础上,一旦陈平安将其中脉络理顺清楚,进入到各家且算各家账的阶段,联合破产就顺理成章。

■在妖族攻城愈紧的阶段依然留守剑气长城,是各洲剑仙们对长城的情谊,比起杀妖,走趟倒悬山不过举手之劳,只不过再深厚的情义不去经营也有用尽时,怎么让这份情义长长久久地延续下去,陈平安给了剑仙们战功外更大的回馈——宗门传承。
谋小者谋市,谋大者谋国。在这一局中,商贾和长城的过往、各渡船管家的详细案底、剑仙们的各自出身是谋过去,交易细节是谋当下,商贾的后续交易与长城剑仙胚子在浩然开枝散叶是谋共抗妖族的将来。

■陈平安与魏晋提及一桩从未与人言说的事,魏晋、宋雨烧、丁婴以及......
那个未提及的人在他心中发酵,在魏晋离去后终于忍不住落泪,然后以雪拭面。
“此拳出时,要叫天下武夫,都只觉高高在上!”
崔诚不问大道,大道在我双拳之下,但他的孙儿、他孙儿的先生,在他双拳之上。
所以当初陈平安与崔东山言语,要与他一同问剑白玉京,这句话于崔东山更大的分量,不在一同,在“白玉京”三字!
崔诚前辈,平安想你了......

■遇事先思万一,是陈与邵对话的核心内容。
这盘商局不能功亏一篑,一旦今日有人触碰底线,必杀之。规矩立下了,不守规矩的就要出局,因为今日商家之外,犹有更多的各洲渡船在观望着,这才有“赔礼”一说。
思虑到这个“万一”,陈便有了应对之策,是他口中的“腌臜事”,“不吃一棒子苦,便不晓得一颗枣子的甜”,“邵剑仙出手代劳”,这是后面关于渡船商贸情节的伏笔。

“一个太不讲理的人,会有很多道理来支撑自己的不讲理”
世间道理那么多,但总有些东西、有些人会成为你最大的道理,这些道理被触犯,那么便不必再讲,三教道理虽高,但以大愿景否定个人的悲欢,任你是道祖佛陀,砍之!
这个“太不讲理”的人,不是指全无道理的泼皮无赖,是背着小地瓜的徐凤年,是站在搬山猿身前的陈平安。后面关于挣钱的那句也是在说他自己的包袱斋经历,其中聚财散财,洞彻人心冷暖。
“你这种做事风格,也配被老大剑仙寄予厚望?”
陈的回答是,知易行难,仁义道理高高在上,可许多事真正落实到行上,总要背负骂名。崔瀺如此、陈平安亦是。
区别在于,崔以理说理,以恶止恶,近之心思如临深渊。陈知恶犹能行善,愿意以更多心思去寻求一个可能更好的解。如果是崔东山处理此事,参照林君璧的局,这些人都会成为他手中的木偶。大道性命,宗门关切,皆在他掌控之下。

邵回以“愿能中庸。”,陈回以“真知灼见”,落魄山祖师堂即视感。

■陈在风物篇和渡船篇的开篇给了渡船如何开源节流的方向,是对现有商贸体系的一次整合,“涉及了所有跨洲渡船与各条旧有商贸体系”,实质上是将八洲与长城贸易捆绑,形成了类似......浩然天下自贸区?
这条商路体系有延伸成为抗击妖族后勤线的可能性,无非是在浩然各洲又竖立起一道长城,这也是各剑仙赶赴各洲的目标之一——组建多洲联盟。

■谢松花问是否将江高台和戴荃一并做掉,陈摇摇头,回以“等他消息”,谢埋怨他婆婆妈妈,陈转移话题,江高台杀与不杀间的观察,是他与崔瀺同是事功之极区别的体现。

我有个朋友,说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山中何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此句出自元代诗人张可久的《人月圆.山中书事》,是卢白象在浩然天下的所求,不知此子风流能否打动谢松花。既然卢白象什么事都会都擅长,想必酿酒一时也是可以的。如果他年有个温文儒雅的酒铺老板以及一位泼辣彪悍的老板娘在皑皑洲再开一个酒铺,那将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谋商、谋兵、谋浩然,所谋万一,是为隐官。

■历史上许多不愿死,可以不死的剑仙,最后死了,于是各洲风言,便都汇集到了老大剑仙头上,是他陈清都规矩太严,冷眼旁观才导致剑仙身死。至于真相如何,本心如何,于浩然仙家而言,重要吗?有借机抒发对那“占尽天下八分剑道气运”的长城不满重要?

如此浩然,瞧着四平八稳万万年......

■“尽小者大,慎微者著,日就月将,学有辑熙于光明。”这是陈平安的又一次百万拳,上次锤炼自身,这次是汇聚抵抗妖族的大势。
万一一万,何解?
世人皆万一,日就月将,行至万步,即为一万。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