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五百二十七章 思无邪即从容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4-08 09:58:17

  1.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年轻道士对自己师父的修为,便又有了一些感慨,尤其是得知师父说那读书人不是什么陆地神仙,更不是玉璞境、仙人境和飞升境后,年轻道士原本想要安慰师父几句,只不过一看到师父浑不在意的模样,年轻道士就作罢,如此更好,师父斩妖除魔的本事不济,他这个当弟子的,道法稀烂,好像也情有可原?

    第222章 有些离别可以再会
       竹楼后窗那边,光脚老人看到这一幕后,笑呵呵道:“你有本事再拍一下这位道人的肩头。”
       青衣小童心生警惕,抬头望向那个年轻道人,又看了几眼二楼窗口那边的疯老头,再看了看道人头戴着的莲花冠,试探性问道:“咱们有话好好说啊,你是道家的十境大真人,还是十一十二境的天君?”
       年轻道人笑着摇头,“都不是。”
       青衣小童半信半疑,低声道:“这位仁兄,咱们行走江湖,无论辈分高低修为深浅,都讲究一个以诚待人,可不许骗人啊?”
       年轻道人点头道:“真不骗你。”
       十境以下,在落魄山自己哪怕打不过,这不还有魏檗和疯老头嘛,这要还畏畏缩缩,就真说不过去了!

    (可怕的思维盲区,往下不往上)

    ————————————————

    2.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老道士登山没多久,就下山了,说事情不成,应该是要害得弟子没办法去天师府长见识了。
       年轻道士便说没关系,反过头来宽慰了老道士几句。
       老道士感激涕零,无比感慨,说山峰啊,你这样的弟子,真是师父的小棉袄。

    (小棉袄?各党再现一大敌?)

    ————————————————

    3.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一般大修士,撑死了就是以术法和法宝打裂他的金身,大伤元气,凭借香火和水运修缮金身,便可以恢复。
       但是眼前这位火龙真人,却是可以打得他金身稀碎齑粉,而且他还毫无还手之力。
    ······
       至于为何火龙真人可以随意对一位山水神祇出手,而中土书院对这位老神仙的规矩约束极少,是有些古怪的。

    (古怪的火龙真人,是境界还是身份?和神道有关吗)

    ————————————————

    4.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火龙真人笑道:“你那朋友送了你那么一份大礼,又与你相交以诚,师父当年虽说对他有过一份馈赠,可事实上,按照师父的辈分来说,是不太够的。所以打算多送他一瓶水丹。既是帮你还人情,也是断一些因果。至于另外一瓶,是送给你白云一脉的师兄。”
       张山峰没听太明白何谓当年馈赠和因果。
       不过一想到陈平安可以多拿一瓶水丹,终究是天大好事。

    第458章 入山登楼见故人
       陈平安隐约间察觉到那条火龙首尾、和四爪,在自己心扉门外,蓦然间绽放出三串如爆竹、似春雷的声响。
       老人说道:“显然是有修行之人,以极高明的独到手法,悄悄温养你的这一口纯粹真气,如果我没有看错,肯定是位道家高人,以真气火龙的头颅,植入了三粒火苗种子,作为一处道家的‘天宫内院’,以火炼之法,助你一寸寸打通这条火龙的脊柱关节,使得你有望骨体荣华焕发,先行一步,跳过六境,提前打熬金身境底子,效果就如修道之人追求的金玉形骸。手笔不算太大,但是巧而妙,火候极好,说吧,是谁?”
       陈平安一脸茫然。
       老人既然已经看出根脚,也就不再为难陈平安,收敛气势,陈平安靠墙而坐,汗流浃背。
       最后陈平安灵犀一动,苦笑道:“我曾经见过一位朋友的师父,道号火龙真人,现在想起来,当时离别之时,那位道袍绣有火龙的道人,确实伸出手指,虚点了我几下。”

    (刚回顾过,当时的指点就在379,不过也用找,楼下的回顾还有这段)

    ————————————————

    5.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一是那方上代大天师亲手篆刻的印章,东西不贵重,但是对于张山峰而言,意义深远。这就是道缘。
       于道人而言,天大地大,道缘最大,法宝仙兵且靠边。
       二是那把剑,只不过这就是另外一桩道缘了。
       也是此次火龙真人“求人”无果之后,愿意不在天师府发火的重要理由。

    第379章 前兆
       陈平安接过了徐远霞的短刀,记起一事,赶紧从方寸物当中取出那只青色木盒,抛给张山峰,“里边是彩衣国胭脂郡城隍阁的一方法印,送你了,最好配合五雷正法使用。”
       张山峰见木盒古旧,好像很普通,便放心收入怀中。
       老人猛然眯眼,又瞬间恢复正常,笑问道:“你提个要求,我数十下,过时不候。”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那就劳烦老真人,好好传授张山峰一些高深道法,恳请老真人稍稍……用点心啊。”
       老人爽朗大笑,伸手点了点陈平安,啧啧道:“好小子,拐着弯骂人呢。”

    第231章 又见城隍爷
       “那只青色木盒,里头装着的,是龙虎山天师府某一代大天师,亲自篆刻赐下的‘彩衣国胭脂郡城隍显佑伯印’,是一件蕴含浩荡天威的极强法器,只是需要配合五雷心法才能使用,本官虽然身为现任胭脂郡城隍爷,但是作为一方神灵,是无法使用道统雷法的,事实上当初天师府赏赐此物,本就是象征意义更多,帮助庇护一郡风水,并不是让彩衣国练气士或是城隍爷,掌印示威。若非这方小天师印无形中震慑群魔,城外那座乱葬岗在形成早起,怨气很重,早就要冲入胭脂郡城了。”
       陈平安想了想,问道:“需要我帮你交给刘太守吗?还是交给你们彩衣国皇帝?”
       城隍爷沈温仔细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眸,一挥袖子,朗声笑道:“圣人教诲,天地神器,唯有德者持之!”

    (大天师印)


    第248章 神仙买卖,后会有期
       陈平安跳起来一巴掌拍在张山峰脑袋上,“瞧你这傻样儿,娘们似的!咱们谁跟谁?你似不似个撒子呦!剑,拿走,钱,欠着,人,滚蛋!”
       年轻道士不抬头,肩膀微颤。
       陈平安不再说话,把真武剑抛给徐远霞后,自己独自快步离开。
       在眼眶通红的年轻道士抬起头,那位来自大骊龙泉的背剑少年已经走远,似乎察觉到张山峰的视线,草鞋少年高高举起一条胳膊,握紧拳头,使劲挥了挥。

    (真武法剑,似乎对张山峰更重要,武当要开始了吗?)

    ————————————————

    6.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但是天师府认可张山峰未来大道可期,只是觉得大乱之世气象已有,远水不解近渴,断言张山峰在百年之内注定无法成为龙虎山的中流砥柱,加上天师府自己在这千年之间,又找到了两位外姓大天师候补,所以对于火龙真人的提议,并未接纳。所以只要火龙真人在北俱芦洲真正飞升之后,中土龙虎山当天就会推出一位外姓大天师,虽说相较于火龙真人,逊色颇多,可是相比张山峰,自然天壤之别。

    第20章 横生枝节
       末代王朝,山河破碎,必有神兵重器出世,以迎新王朝新气象。

    (大争之世,神兵重器出世以迎新主)

    ————————————————

    7.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自己终于可以为陈平安做点什么了不是?当年蹭吃蹭喝了一路不说,还欠了陈平安好多的债。在彩衣国鬼宅,赊账的那件甘露甲,在梳水国渡口还是赊账的那把剑,后来与徐远霞在青鸾国那边身陷围杀困局,还不是陈平安出手相救?

    第219章 道士吟诗
       这颗兵家甲丸,按照楚姓书生自己的说法,是古榆国皇家库藏里的地字号法宝,价值三千雪花钱。
       陈平安没有藏入袖中顺势收进方寸物,而是试探性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习武之人,而且我所学拳法,讲究一往无前,不可以太过依靠外物,否则反而会让自己的拳意不够爽利,所以这颗甲丸,我留着用处不大,卖给你吧,三百雪花钱,咋样?”
       年轻道士使劲摇头,自嘲笑道:“莫说是三百雪花钱,就是一千两千雪花钱,这么个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小道只要有这个家底,砸锅卖铁都会买下,而且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是小道如今穷得叮当响,否则也不至于在鲲船之上吃顿饱饭都难了。”
       陈平安将圆球轻轻抛给道士张山峰,笑道:“那就当你欠我三百雪花钱,别急着拒绝,你想啊,就你这个被雨一淋就昏过去的身子骨,以后我们两个如果再遇到妖魔鬼怪,还怎么跟人打?你如果穿上甲丸,说不定咱俩胜算就要大上许多,一旦有所收获,就都归我,当你还钱,行不行?”
       年轻道士叹了口气,小心翼翼收下那枚以往做梦都不敢奢望的甲丸,跟陈平安肩并肩坐在游廊栏杆上,一起望向天空,轻声喊了一声:“陈平安……”
       然后就没了下文,好像许多言语都说不出口了。

    第374章 他乡遇故知
       一座碎石无数的巨大山坳内,一头受了重伤不得不显出真身的黄色地牛,躺在血泊中。
       它身前站着狼狈不堪的年轻道士和大髯豪侠,两人背靠背,周围二十余位练气士,群狼环伺。
       众目睽睽之下,一位不知是御风还是御剑而来的年轻人,一袭白衣,飘然出尘真神仙也。
       只见那位白衣仙师,一个急坠,飘然落地,脚步轻盈跨出五六步后,走到那两人身前,笑着向他们抬起双掌。
       年轻道士和大髯刀客愣了愣,不敢置信,年轻道人更是揉了揉眼睛,然后笑意便在道士澄澈的那双眼眸中,荡漾开来。
       年轻道士与大髯豪侠,一人伸出一只手掌,与那位年轻仙师重重击掌,再无半点颓丧神色,两人神采飞扬,好不痛快。
       陈平安看着两人,他这一刻的眼神,可能比眼含日月的裴钱还要明亮,握住两位朋友的手,大笑道:“我就知道!天底下只有我那两个朋友,张山峰和徐远霞,才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甘露甲,真武法剑,围杀困局)

    ————————————————

    8.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那个陈平安与北俱芦洲的因果牵扯极深,很容易让这个弟子拽入其中。
       相信以那个年轻人的性情,就算身陷绝境,都不会主动拉上张山峰,可是世事一团麻,他陈平安这么做了,弟子也会有自己的主张,肯定会义无反顾投身其中。

    (本命瓷的事情,应该不会在这卷就解决吧?)
    (北俱芦洲现在就有李二、李柳、齐景龙、黄庭,还有李大哥也在。短期内要动手感觉这几个人还是会帮的)

    ————————————————

    9.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不得不承认,陆沉推崇的许多道法根本,其实咋一看很混账,乍一听很刺耳,实则推敲百遍千年之后,就是至理。
       山上修行,人人修我,虚舟蹈虚,或飞升或轮回,自然山上清净,天下太平。

    第252章 泥菩萨踩剑过河
       汉子翻书极快,最后停留在一页书上,记载了一位以“子”作为后缀的道教大圣人,通过讲述一个有关“虚舟”的故事,用以阐述大道至理。是说有人乘坐小舟在河流中,有小舟相对而来,那人三次呼喝提醒,仍是撞上,那人便破口大骂,最后发现舟上根本无人,便哈哈大笑起来。
       在最后,当然会有圣人的金玉良言,流传后人,那位圣人说“独往独来,是谓独有。独有之人,是谓至贵。”
       圣人又说:“唯至人能在世如游虚空,可不避人。”

    (逍遥游)

10.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火龙真人说道:“两洲的大年份,差了一甲子光阴而已,可能接来下再看的话,所有人就会发现宝瓶洲的年轻人,越来越瞩目。不过话说回来,一洲气运是定数,可灵气多寡却没这个说法的,哪个洲大,哪里年轻天才如雨后春笋的大年份,数目就会更加夸张。所以宝瓶洲想要让其余八洲刮目相看,还是需要一点运气的。就目前来看,师父曾经的故友,如今名叫李柳的她,肯定会出类拔萃,这是谁都拦不住的。马苦玄,也是只差一些岁月的得天独厚之人,以及他辅佐的那位女子,当然也不例外。这三人,相对而言,意外最小,所以师父会单独拎出来说一说。只不过意外小,不等于没有意外就是了。” 第415章 人间最得意    稚圭哦了一声,直接打断马苦玄的言语,“那就算了。看来你也厉害不到哪里去,陆沉不太厚道,送给天君谢实的后代,就是那个傻乎乎的长眉儿,一出手就是一座媲美仙兵的玲珑宝塔,轮到我,就这么小家子气了。”    那名真武山兵家修士生怕马苦玄听到这番言语后,会恼火。不曾想当他以秘法观其心湖,竟是平静如镜,甚至镜面中还有些象征喜悦的流光溢彩。    马苦玄灿烂笑道:“王朱,你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是最好的。什么价值连城的仙兵,什么得天独厚的天之骄子,到时候回头再看,都是破烂和蝼蚁罢了。”    稚圭有些奇怪,“你喜欢我什么?在小镇上,我跟你又没怎么打过交道,记不太清楚了,说不定连话都没有说过。”    如此被忽略和冷落,马苦玄依旧表现得足以让所有真武山老祖宗瞠目,只见他破天荒有些羞赧,却没有给出答案。 第204章 故人来送剑去    陆沉重新双手扒在墙头上,笑道:“王朱,贫道有一桩机缘想要赠送给你,你敢不敢收下?”    两只青色的道袍袖子,就那么柔柔铺在黄泥院墙上。    如龙盘虎踞。    稚圭双臂环胸,像是在护住自己,冷笑道:“色胚,无赖,登徒子,浪荡子!”    陆沉收起手,捧腹大笑。    遥想当年,世间犹有真龙千千万,论功行赏之后,负责坐镇所有天下的湖泽江海,其中就有最负盛名的一条雌龙,身份已算贵不可言,对自己是何等痴情?在世人眼中,自己又是何等绝情?    年轻道人差点笑出眼泪来。    大道再大,可容不下儿女情长。    只羡鸳鸯不羡仙,书上有,山上有,山顶没有。 (李柳就不用多提了,马苦玄辅佐的稚圭,背后还有陆沉的影子) ———————————————— 11.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师父,此次做客,总要备好礼物了吧?出门在外,终究不是自家山头修行,还是要讲究一点礼数。”    “是个读书人,咱们随便路边摊上买几本书就行了,很好对付。”    “又是读书人?可别又吃闭门羹啊。”    “山峰,师父不得不与你说些真相了,其实师父的道法和名号,在自家山头之外,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第266章 磨损心中万古刀    儒雅老人冷笑道:“我陈淳安跟你文圣,可从来不是朋友。”    老秀才一脸深以为然,点头道:“对,差了辈分不说,学问悬殊得厉害,正如那舟子所说,还是要一点脸皮的。”    正是颍阴陈氏家主的老人,“有话直说。”    老秀才伸手递出那轮圆日,不再开玩笑,语气有些沉重,“希望可以晚一点看到你出手,越晚越好。”    陈淳安收起圆日,悬停在一肩之上,于是日月同辉,老人平静道:“都一样。    老秀才唏嘘道:“读书人,都一样。” 第418章 几座天下几个人    崔东山笑了,“不说一座蛮荒天下,便是半座,只要愿意拧成一股绳,愿意不惜代价,打下一座剑气长城,再吃掉浩然天下几个洲,很难吗?”    茅小冬说道:“我觉得不算容易。”    崔东山没有否认,只是说道:“多翻翻史书,就知道答案了。”    茅小冬犹豫了一下,“距离倒悬山最近的南婆娑洲,有一个肩挑日月的陈淳安!”    崔东山缓缓道:“史书上也有一些人,早死,流芳千古,晚死,遗臭万年。”    茅小冬正要再说什么,崔东山已经转头对他笑道:“我在这儿胡说八道,你还当真啊?”    茅小冬说道:“如果事实证明你在胡说八道,那会儿,我请你喝酒。”    崔东山笑道:“不愧是即将跻身玉璞境的读书人,修为高了,度量都跟着大了。” 第157章 自古圣贤皆寂寞    说到此处,老秀才放低嗓音,神秘兮兮道:“还真别说,南边有个地儿,当然不是你们宝瓶洲的南边,醇儒陈氏家族,有个跟我最不对付的老古板,他年轻的时候,日日读书夜夜读书,大概几十年后,约莫是精诚所至,有天还真给他从书里读出了一座黄金屋,和一位颜如玉。”    陈平安瞪大眼睛,咽了咽唾沫,“那座黄金屋,有多大?”    李宝瓶则好奇问道:“那位颜如玉,到底有多漂亮?”    老秀才哈哈大笑,伸手指了指这两孩子,“以后有机会自己去亲眼瞧瞧,我可不告诉你们,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嘛。好山好水好风景,书上是有描写,可比不得自己收入眼底。” (早死流芳百世,晚死遗臭万年。真的不想这么一位读书人就这么没了) (虽然他叫淳安,但前面的一些描写感觉还是危险得很)   ———————————————— 12.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天下道法,出自一人?    沉默片刻,老真人笑了笑,轻声道:“福生无量天尊。” 第211章 天作之合    贺小凉久久回神,雾气渐无,春潮渐退,心神大定,她站起身,对少年笑了笑,她总算变成了陈平安初见的那个神仙女子,白鹿作伴,仙气袅袅。    她斩钉截铁道:“陈平安,等到你哪天死了,就会是我贺小凉的郎君!”    她最后,竟是坚定了一半的本心,做出了最早的那个决定的一半。    不杀人,却结缘。    心湖之上,陆沉的嗓音低沉浑厚,带着不加掩饰的赞赏,缓缓响起,“福生无量天尊。贺小凉,即刻起,你已入贫道陆沉门下,为嫡传弟子第六,可在俱芦洲开宗立派。” (福生无量天尊,道祖老爷爷?) ———————————————— 13.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等他什么时候返回北俱芦洲,自己就去趟那家伙的宗门,再让他开心开心,一次吃饱。    不过火龙真人有些黯然,修为再高,亦有人间多离别的伤感。    未必回得来了。    断剑可回,人则未必。    倒悬山之外,剑气长城那边。    剑气冲霄。 第128章 奇观    天地寂寥,荒凉贫瘠。    天地之间,好像只剩下一堵不知有多长、有多高的城墙。    哪怕从百里之外的南方,遥遥望去,依然能够清晰看到那十八个以剑气刻就的大字。    由此可见,字是何等之大,那堵城墙又是何等之高。    道法,浩然,西天。    剑气长存,雷池重地。    齐,董,陈。    猛。    长城南方数百里之外,一声好似要震破此方天地穹顶的号角声,骤然响起。    无数黑影,密密麻麻攒聚在一起,随着号角声响起,一点点火光亮起,最终连成一片,若是站在北方的高处,举目远眺,那就是一座璀璨火海。    城头之上,一声苍老声音随之威严响起,“起剑!”    屹立于此地万年、长达数万里的城头之上。    刹那之间。    数十万柄飞剑同时离开城头,向南方飞掠而去,剑气辉煌。    就像洪水决堤倾泻而去。    天下奇观,莫过于此。 (壮哉!) ———————————————— 14.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随后,朱敛难得主动给卢白象那边寄信一封,要他拉拢势力之余,可以开始积攒神仙钱了。 第514章 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    朱敛笑道:“家大业大了,迎来送往,三教九流各有脾气,是常有的事情。”    崔东山嗤笑道:“还不是怪你本事不高,拳法不精?”    朱敛无奈道:“我这是撒尿拉屎的时候都在狠狠憋着拳意呢,还要我如何?”    崔东山双脚落地,开始行走上山,随口道:“卢白象已经开始打江山收地盘了。”    朱敛双手负后,弯腰登山,嬉皮笑脸道:“与魏羡一个德行,狼行千里吃肉,狗走万里还是吃屎。” 第387章 纸鸢起飞鸟散    卢白象并未客气拒绝,接过了钱,突然自嘲道:“若是我一出门就死在外边,岂不是尴尬至极。”    陈平安笑道:“你很快就是七境武夫,又不是那种急躁性情,两者足以让你在宝瓶洲横行了。”    卢白象起身告辞,抱拳道:“那就再会?”    陈平安抱拳还礼,“再会。”    陈平安打趣道:“这可是浩然天下,不是藕花福地,你别捣鼓出一个魔教来。”    崔东山拆台道:“卢白象又不是山上仙家,江湖门派立教称祖不打紧。” (魔教教主来了!) ———————————————— 15.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玉圭宗隋右边那封,用上了消耗重金的跨洲飞剑,朱敛忍不住骂了一句娘。    要那隋右边不耽误自己修行的同时,记得讲一讲良心,有事没事就捞几件法宝送回娘家。 第386章 又一年春    客栈别处,隋右边主动找到了崔东山,问道:“你是不是有养出本命飞剑的秘法?”    崔东山笑着不说话。    隋右边径直问道:“你要我付出什么?”    崔东山坐在桌旁,看着站在门口的负剑女子,微笑道:“很简单,不忘本。”    隋右边皱眉道:“怎么说?”    崔东山一脸嫌弃,挥手赶人,“这都想不明白,还敢奢望以纯粹武夫之身,早早温养出本命飞剑的胚子?”    隋右边脸如冰霜,转身离去。 第387章 纸鸢起飞鸟散    隋右边转身走向凉亭,崔东山便撤去那座金色雷池的禁制,隋右边一直走下台阶,都没有转头,看得崔东山啧啧出声,真是个败家娘们外加狠心婆娘。    只是崔东山会心一笑,闭上眼睛,双手握拳,开始数数,默念一声一,就伸出一根手指。    隋右边离开凉亭后,找到了裴钱,裴钱赶紧收了纸鸢,跟隋右边聊了起来,又点头又摇头后,然后很快飞奔向凉亭,气喘吁吁道:“师父,隋姐姐说想要你送她一程,到了客栈门口就行,不用远送。”    崔东山刚好数到十,双拳变双掌,哈哈大笑,朝陈平安挤眉弄眼。    陈平安觉得这是人之常情,就快步跟上已经渐渐走远的隋右边。    陈平安跟上了隋右边后,两两无言,到了客栈门口那边,身后就是大门上两尊等人高的彩绘门神。    隋右边停下脚步,陈平安跟着停步。    隋右边没有望向陈平安,抬起头,望向蔚蓝澄净的天空,轻声道:“是不是从来只觉得我是累赘,所以我说要走,你觉得轻松不少。”    陈平安转头看着隋右边的侧脸,笑道:“别总把人想得那么糟糕。”    不可否认,隋右边是一位容颜极美的女子,尤其是当她偶尔不那么神色冰冷的时候,宛如昙花一现,会给人惊艳感觉。    不知道隋右边,会不会在江湖里遇上心仪的男子,在桐叶洲玉圭宗,会不会与谁成为神仙眷侣,多半是一位差不多惊才绝艳的年轻剑修?    陈平安挺好奇以后隋右边会看上哪位男子,也挺期待下次在宝瓶洲重逢,她与人并肩而立跟自己打招呼的模样。    一想到这些很难想象、又十分有趣的画面,陈平安便忍不住笑了起来。    隋右边转过头,奇怪问道:“你笑什么?”    陈平安没敢说出心里话,有些无礼轻薄了,隋右边脸皮子薄,气性又大,可别好好一场离别送行,结果挨了隋右边一两剑。    陈平安只是说道:“保重。”    隋右边大步离去,对陈平安撂下一句话,是一句嗓音轻柔的豪言壮语,“我会很快就成为上五境剑仙的。”    走到了大街尽头,隋右边转过头望去,已经没了陈平安的身影,唯有两尊彩绘门神。    隋右边有些笑意,就此离去。 (右边离开的第206天,你快回来!)


16.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阮邛如今已经从一座大骊新山岳那边返回龙泉郡,但是当邻居的龙泉剑宗这边,三人想都没有想,谁都不会开这个口,因为双方不合适牵扯太深。陈平安终究是真正的落魄山主人,各种谋划,还是需要首先考虑陈平安的处境。 第463章 十年之约已过半    届时阮邛也会离开龙泉郡,去往新西岳山头,与风雪庙相距不算太远。新西岳,名为甘州山,一直不在当地五岳之类,此次算是一步登天。 (巡山归来的准岳父) ———————————————— 17.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朱敛如今是那“谪仙人”,南苑国皇帝当然忌惮不已。    可如果这位从天而降的谪仙人,是那朱敛,南苑国皇帝就只剩下畏惧了。    很简单,历史上哪个武疯子一人杀九人,将其余九大宗师杀了个殆尽,战场可就在南苑国京城!    与这种人谈买卖,谁不怕? 第389章 夫子气魄    在藕花福地,朱敛在彻底发疯之前,被誉为“朱敛贵公子,羞煞谪仙人”。 第396章 竹篮打水捞明月    两人落座后,朱敛给陈平安倒了一杯茶,缓缓道:“丁婴是我见过天赋最好的习武之人,而且心思缜密,很早就展露出枭雄风采,南苑国那场厮杀,我知道自己是不成事了,积攒了一辈子的拳意,死活就是春雷不炸响,当时我虽然已经身受重伤,丁婴辛苦隐忍到最后才露头,可其实那会儿我如果真想杀他,还不是拧断鸡崽儿脖子的事情,便干脆放了他一条命,还将那顶谪仙人遗物的道冠,送与他丁婴,不曾想之后六十年,这个年轻人非但没有让我失望,野心甚至比我更大。”    陈平安笑道:“难怪丁婴对于这场武道发迹之战,讳莫如深,从来不对人提起。应该是既不好意思吹牛,也不愿自曝其短。”    裴钱气呼呼道:“你是不知道,那个老头儿害我师父吃了多少苦。”    朱敛笑眯眯道:“早知道这样,当年我就该一拳打死丁婴得了。对吧?”    裴钱吃一堑长一智,先看了看陈平安,再瞅瞅朱敛一脸挖坑让她跳进去然后他来填土的欠揍模样,裴钱立即摇头道:“不对不对。”    裴钱一见师父没有赏赐板栗的迹象,就知道自己答对了。 (杀个干干净净) ———————————————— 18.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去了趟杨家铺子,不是借钱,而是询问一些经营福地的注意事项。    吞云吐雾的老人没有开口回答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只是讥笑道:“真把落魄山当自个儿的家了?”    驼背男人笑道:“我觉得挺好。” 第461章 不当那善财童子    郑大风笑问道:“跟你商量个事。”    陈平安好奇道:“你说。”    郑大风指了指身后落魄山山脚那边,“我打算重操旧业,看门,在你这儿蹭吃蹭喝,如何?”    陈平安停下脚步,“不是开玩笑?”    郑大风怒了,“老子赶了一晚上夜路,就为了跑来落魄山跟你开玩笑?”    陈平安笑道:“行啊,回头我让朱敛在山门那边建造一栋宅子。”    郑大风白眼道:“山上也得有一栋,不然传出去,惹人笑话,害我找不到媳妇。”    陈平安环顾四周后,凑近郑大风,与他窃窃私语。    郑大风听完之后,赶紧抹了把口水,贼眉鼠眼笑嘻嘻,“这不太好吧?传出去名声不太好?我还是没有媳妇的人呢。再说了,你都送给了粉裙小丫头,再跟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要回来,这多不合适。”    陈平安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别眼馋,放着山头不管,成天待在山上逛荡。”    郑大风一把拉住陈平安胳膊,“别啊,还不许我腼腆几句啊,我这人脸皮子薄,你又不是不知道,咋就逛了这么久的江湖,眼力劲儿还是半点没有的。”    陈平安揉了揉下巴,“算了,粉裙女童那边的狐皮符纸,还是不去讨要了,回头我找人,帮你找人在清风城那边再买一张。”    郑大风使劲点头,突然琢磨出一点意味来,试探性问道:“等会儿,啥意思,买符纸的钱,你不出?”    陈平安笑道:“出还是我出,就当垫付了你看守山门的银子。”    郑大风急眼了。    陈平安收敛玩笑神色,“你要真想要一个清净的落脚地儿,落魄山之外,其实还有不少山头,灰蒙山,螯鱼背,拜剑台,随便你挑。”    郑大风摇摇头:“看大门,没什么丢人的,如果我真是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栽了,要躲起来不敢见人,哪里去不得,还跑来龙泉郡做什么?”    郑大风拍了拍陈平安肩膀,缓缓而行,抬头望向落魄山山顶,“这里,有人味儿,我喜欢。当年的小镇,其实也有,只是从一座小洞天降为福地后,没了禁制,千里山河,落地生根,人来人往,鱼龙混杂,就是瞧着热闹而已,反而没了人气。”    陈平安这趟返回龙泉郡,经过小镇,确实有这种感受,只是心中所想,不如郑大风说得这般直接。    郑大风说道:“如果哪天我觉得落魄山也是这么个鸟样了,我会搬走的,到时候别怪我不跟你打招呼。”    陈平安想了想,“不然还是跟我打声招呼再搬?”    郑大风不置可否,突然伸手,拍了拍陈平安后背,“别故意弯着了,累不累。我郑大风便是个驼背,又如何?我长得英俊啊。”    陈平安挤了挤,仍是笑不出来。 (挺好的,就是感觉大风有点可惜,不过境界也没那么重要) ———————————————— 19.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郑大风问道:“那斤两真气符,我可不可以用在别人身上?”    杨老头说道:“随你。”    郑大风便起身离去。 第249章 姹紫嫣红开遍    陈平安坐起身,卷起袖管和裤管,双手手腕处和双腿脚踝上方,露出隐隐约约的符箓模样,真气缓缓流转,如同裹缠有无形的负担,瞧着不太起眼,而且李希圣赠送的那本《丹书真迹》,也无记载。这是杨老头的手笔,名为真气八两符,老人没有细说,只说是能够帮助纯粹武夫在酣睡时,以真气运转自行淬炼体魄,而且陈平安只要跻身炼气境,这四张符箓就会自行退散,如果始终无法破开瓶颈,就让陈平安到了宝瓶洲最南端的老龙城,去一座灰尘药铺找郑大风,让那位曾经的小镇看门人帮忙解除束缚。 第252章 泥菩萨踩剑过河    不久之前,师父捎人给他带了一封信,要他准备帮助陈平安打散那四张“真气八两符”。    但是在密信末尾,也说如果陈平安能够自己破境的话,就让他郑大风务必保证少年在老龙城,顺风顺水。    郑大风转头望向店铺外的小巷,喃喃道:“范家小子这种世人眼中的武道天才,也就最多贴几张真气半斤符吧?否则体魄就要消受不起。那个姓陈的榆木疙瘩,这才几天没见,就已经这么生猛了?哪怕练拳一事,算他陈平安从学了那门吐纳术开始,这也才多少年?”    汉子自嘲道:“师父你还真没冤枉人,果然是师兄更有悟性,我当时可是很不看好陈平安的。” (准备开始了,裴钱的顶配待遇) ———————————————— 20.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在前边铺子,佝偻汉子趴在柜台上,与那师妹嬉皮笑脸了几句,把师弟给憋屈得想要打人。 第471章 听说你要问剑    郑大风说道:“石灵山,愣着干什么,去拿点吃食过来,孝敬孝敬你师兄。”    石灵山坐在师兄和师姐中间,屁股不抬。    女子倒是去店里拿吃食了。    郑大风一巴掌拍过去,“真是个蠢蛋,你小子就等着打光棍吧。”    石灵山站起身,气愤道:“小心我跟你急啊。”    郑大风揉着下巴,“苏丫头长得这般水灵,以后肯定会有很多男人争着抢着想要娶回家,唉,不知道以后哪个王八蛋有这福分,跟苏丫头大晚上过招,我这个师兄,一想到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真是有些心累。还好,苏丫头一直听我这师兄的话,想必以后挑花了眼,还是会由我这个师兄把把关,帮着一锤定音……”    石灵山立即纠结得一塌糊涂,好像被这个师兄糊了一脸的黄泥巴。    石灵山转头望向店里边,师姐在柜台那边,正踮起脚跟去药柜里边拿东西,铺子里边有些药材,是能直接吃的。    师姐一踮脚,一伸腰,身姿便愈发苗条了。    石灵山很快转过头,一屁股坐回台阶。 (师姐师弟) ———————————————— 21.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朱敛坐在后边的台阶上,笑道:“如果是怕少爷失望,我觉得没有必要,你的师父,不会因为你练了一半的拳法就放弃,就对你失望,更不会生气。放心吧,我不会骗你。只有你偷懒懈怠,耽搁了抄书,才会失望。”    裴钱眼泪一下子就涌出眼眶。    每一次被陈如初背着离开竹楼后,从药水桶里清醒过来,她死活都要去抄书,可是魂魄颤抖,身体颤抖,如何能够做不到双手不颤抖?    她这段时间,不管她如何咬牙坚持,不管用了多少法子,比如将手和笔捆绑在一起,她始终没能端端正正写好一个字,已经积攒下很多欠债了。    朱敛又对那个纤细背影说道:“但是懈怠一事,分两种,心境上的松懈更可怕,你如果能够练拳之余,哪天补上欠债,就不算真正的懈怠,你师父反而会觉得你做得对,因为你师父一直觉得,所有人都有做不好的事情,暂时的有心无力,不算什么过错。等到有心有力,还能一一补上,更是难得。”    裴钱抹了把脸,默默起身,飞奔上山。    朱敛坐在原地,转头望去。 第459章 都在有酒的江湖    朱敛突然转头一声吼,“赔钱货,你师父又要出远门了,还睡?!”    裴钱连人带竹椅一起摔倒,迷迷糊糊之间,瞧见了那个熟悉身影,飞奔而至,结果一看到陈平安那副模样,立即泪如雨水珠子叭叭落,皱着一张黑炭似的脸庞,嘴角下压,说不出话来,师父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这么黑黑瘦瘦的,学她做什么啊?陈平安坐直身体,微笑道:“怎么在落魄山待了三年,也不见你长个儿?怎么,吃不饱饭?光顾着玩了?有没有忘记抄书?”    裴钱一把抱住陈平安,那叫一个嗷嗷哭,伤心极了。    当年就该死皮赖脸跟着师父一起去的,有她照顾师父的饮食起居,哪怕再笨手笨脚,好歹在书简湖那边,还会有个能陪师父说说话、解闷儿的人。 第384章 下完棋抄完书    裴钱在自己屋子里抄书。    抄完了书,她就悄悄站在了门口那边,偷听着外边的动静。    只是等了很久也没有听到脚步声。    她就背靠屋门蹲着,看着脚尖。    最早的时候,还没有习惯走山路,脚底满是血泡,她又不敢拿刺挑破。    有个人便蹲在她旁边,帮她一个一个挑破,再敷上些捣烂的草药,就不疼了。    在裴钱发呆的时候,门外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问道:“今天抄书了没有?”    裴钱立即蹦跳起来,大声喊道:“抄完啦!”    脚步声渐渐远去,然后是隔壁轻轻的关门声。 (以后想有个女儿,又心疼到不敢) ———————————————— 22.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然后岑鸳机说有客人拜访落魄山,来自老龙城,自称孙嘉树。    朱敛当时系着围裙,哦了一声,只说先让那位孙家主等着,实在不行,就喊几声魏檗的大名,让这家伙先招待对方。 第364章 无解之局    孙嘉树叹息一声,陈平安确实不会这么做的。    他刚走出一步,就被元婴老祖一把按住肩头,“不可强出头,不然孙家此番谋划,全部付诸东流。”    孙嘉树挣扎了一下,仍是被老人死死按住,“其他事情,你都可以任性,这件事,不行!这不是你孙嘉树一个人的事情。”    孙嘉树依然想要说话,竟是直接被孙氏老祖打晕过去。 第373章 远游东南    孙嘉树点头道:“我孙家一定不会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那人笑了笑,“千载难逢?不止哦。”    孙嘉树有些怔怔出神,除了咀嚼这句话的深意,还想到了那天暗中为陈平安送行。    那个身穿白袍、背负长剑的年轻人,在渡船升空后,似乎才从人流后方看到了自己。    他非但没有视而不见,竟是抱拳辞别,最后高高抬起手臂,伸出了大拇指。    孙嘉树,微微一笑。    那会儿是如此,这会儿也是如此。 (老龙城一战后观感改变,孙嘉树的行为也会给孙家带来万载难逢的机会,小伙子,你要相信陈平安,他可是主角)


23.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裴钱便说:“老厨子,你去忙大事吧,已经炒了好几碟菜了,够吃。回头我让米粒端上桌就成。”    在院子里帮着裴钱扛那行山杖的小水怪,立即挺直腰杆,高声道:“暂任骑龙巷压岁铺子右护法周米粒,得令!”    裴钱嗯了一声,转过头,板着脸说道:“办事得力的话,以后等我师父回家,我再替你与师父说些好话,让你升任落魄山右护法,也是有机会的。”    周米粒愈发挺起胸膛,咧嘴而笑,只是很快闭嘴。 第411章 我要再想一想    如今李槐和裴钱,前者捞了个龙泉郡总舵辖下东华山分舵、某某学舍小舵主,只是给开除过,后来陈平安来到书院,加上李槐死皮赖脸,保证自己下次课业成绩不垫底,李宝瓶才法外开恩,恢复了李槐的江湖身份。    至于裴钱,李宝瓶说要公私分明,裴钱资历还浅,只能暂时靠挂在最底层的学舍小分舵,记名弟子而已。裴钱觉得挺好,李槐觉得更好,比裴钱这位流亡民间的公主殿下,都要官高一级,以至于如今刘观和马濂两个,都一起成为了武林盟主李宝瓶麾下的记名弟子,不过李槐两个同窗,醉翁之意不在酒,鬼精鬼精的刘观,是冲着裴钱这位公主殿下的天潢贵胄身份去的,至于出身大隋顶尖豪阀的马濂,则是一看到李宝瓶就脸红,连话都说不清楚。 第419章 湖上剑仙,陌上花开    李宝瓶没有一定要送小师叔到大隋京城大门,点点头,“小师叔,路上小心。”    陈平安揉了揉她的脑袋,“小师叔还要你说。”    李宝瓶展颜一笑。    陈平安对茅小冬作揖告别。    茅小冬点头致意,抚须而笑,“以后常来。”    最后是崔东山说要将先生送到那条白茅街的尽头。    裴钱与宝瓶姐姐也说了些悄悄话,两颗脑袋凑在一起,最后裴钱眉开眼笑,得嘞,小舵主捞到手了! (小宝瓶的江湖势力飞速扩展中) ———————————————— 24.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周米粒每给裴钱喂一口饭菜,她自己就狼吞虎咽一番,然后抬头的时候,看到裴钱望着那个安安静静放着饭碗筷子的空位上,然后裴钱收回视线,似乎有些开心,摇晃着脑袋和肩头,与周米粒说给她再盛一小碗米饭,今儿要多吃一些,吃饱了,明天她才能多吃几拳头。    周米粒起身后,屁颠屁颠端着空碗饭,去搁在一旁小凳上的饭桶那边盛饭。    背对着裴钱的时候,小水怪偷偷抹了把脸,抽了抽鼻子,她又不是真笨,不晓得如今裴钱每吃一口饭,就要浑身疼。    这一天,是五月初五。 第399章 礼物    朱敛和石柔来到师徒二人身边,朱敛轻声笑道:“少爷,这个赔钱货,用十五颗雪花钱,开出一块最少价值三颗谷雨钱的灯火石髓。”    陈平安笑了,摸了摸裴钱的脑袋,“这么厉害啊。”    高兴是高兴,但是谈不上如何震惊或是惊喜。    裴钱一双眼眸,眯成月牙儿,歪斜脑袋,有些吃力地摘下那只包裹,递给陈平安,“师父,送你了哦。”    陈平安笑着摆手道:“自己留着吧,以后等你攒钱买了多宝架,放在上边最显眼的地方,不挺好,谁看到了都羡慕,晓得你是个小财主。”    裴钱使劲摇头,解释道:“我想起来了,我逮着山跳又给放了的那天,原来刚好是师父你生日呢,刚好这个当做我送师父的生日礼物。”    陈平安愕然,沉默许久,手心放在裴钱小脑袋上,竟是难得也笑眯起眼,“这样啊,那师父就收下了?”    朱敛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开心的陈平安。    当初陈平安与张山峰和徐远霞重逢,自然也很开心,但不是陈平安当下的这种开心。    裴钱点头,歉意道:“可是师父,明年的五月初五,我可不一定能送这么好的礼物了哦?”    陈平安接过那只包裹,放入背后竹箱中,然后牵着裴钱的手,一起走在街上。    裴钱兴高采烈说着开石后所有人瞪大眼睛的光景。    陈平安微笑听着裴钱的絮絮叨叨。    夕阳西下。    余晖拉长了一大一小的身影。    朱敛依旧双手笼袖,石柔眼神温柔。 (师父,今天是你的生日呢,礼物我都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 25.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书生自报名号,芙蕖国鹿韭郡人氏,姓鲁名敦,邀请那位青衫年轻人一起在树荫乘凉,少年书童则蹲在一旁,看着不远处躺在石头上晒太阳的十数条溪鱼,偷偷乐呵。年轻人自称姓陈,来自南边的小国,一路游历至此。鲁敦便与他闲聊,主要还是希望能够与这位负笈游学的陈公子同行,一起去往他的鹿韭郡家乡,不然他早已囊中羞涩,还剩下五六百里路程,怎么走?其实返乡路途中,是有两处与自家还算世交之谊的当地郡望家族,可以借些盘缠,只是他哪里好意思开这个口,尤其是距离较近的那户人家,有同龄人在此次京城春闱当中,是杏榜有大名的,他这要是跟乞丐似的登门拜访,算怎么回事。至于另外一处,那个家族当中,有他心心念念的一位美娇娘,娴雅淑静,是出了名的美人,他就更没脸去了。 (芙蕖:莲花) (鹿韭:牡丹) (再加个鲁敦,老哥,你真名周敦颐吧???) (再贴两段周敦颐的事情: 天圣七年(1029年),十四岁的周敦颐请示父母,在仆人周兴的陪伴下,带着简单的生活行李,带着许多书本,揣着许多想不明白的问题,奔向月岩,专心读书思考。 嘉祐五年(1060年)六月,周敦颐从合州(今重庆合川)解职回京,正好遇上回京述职的王安石。他们相互间仰慕已久,在京城,在一个风清月明的夜晚,周敦颐应邀造访了王安石。王安石对年长自己四岁的周敦颐充满了崇敬,相见恨晚。以至于周敦颐离开了,他还久久地回味着、感慨着,忘记了睡觉和吃饭。他们这次的聚会和交谈,双方都从对方那里得到了新的思想的启悟。) (倒不是说平安原型就是王安石,关于平安原型,大部分观点还是阳明先生。不过一些人物原型的糅合在总管书里真不少见) ———————————————— 26.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陈平安耐心听完年轻书生的阐述,在细嚼慢咽的时候,也思量着一些事情。 第451章 过桥    吃着饭,陈平安还是习惯性细嚼慢咽,曾掖蹲在一旁,大口扒饭,随口问道:“陈先生,我那拳桩,走得咋样了?” 第449章 先生的剑在何方    陈平安这才给自己夹了一筷子菜,扒了一口米饭,细嚼慢咽,之后问道:“你打算杀几个人,掌勺的汉子,肯定要死,拥有一手‘摸狗’绝活的老掌柜,这辈子不知道从铺子买来、从乡野偷来了多少只狗,更会死。那么那个蒙学的孩子呢,你要不要杀?这些在这间狗肉铺子吃惯了狗肉的熟面孔客人,你记住了多少,是不是也要杀?” 第448章 驱马上丘垅    陈平安只是默默细嚼慢咽,心境古井不波,因为他知道,世事如此,天底下不用花钱的东西,很难去珍惜,若是花了钱,哪怕买了同样的米粥馒头,也许就会更好吃一些,最少不会骂骂咧咧,埋怨不已。 第279章 抬手杀剑仙    正午时分,陈平安坐在城头吃着宁姚送来的肉脯和点心,细嚼慢咽,远处有一拨少年少女前行,二十余人,出剑凌厉且整齐,身姿矫健,剑招刁钻而简洁,剑意偏向杀伐、阴沉,有一位独臂中年剑修脚步轻灵,追随方阵,在旁指指点点,应该是同一个姓氏的年轻子弟,在此修行。 (细嚼慢咽的习惯,别说我水,因为我就是在水,小细节好吧) ———————————————   27.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临近村落溪畔,陈平安见到了一位见到了一位身形佝偻的穷苦老妪,衣裳洁净,哪怕缝缝补补,仍然有半点破败之感。    老妪刚好从溪边捣衣而返,挽着只大竹篮,走回家中,然后见到了被她孙子死后化作的鬼物,附身在曾掖身上,跑到老妪身边,使劲磕头。    老妪便将那放满清洗干净衣裳的竹篮,赶紧放在了满是泥泞的地上,蹲下身试图扶起那个她认不得的陌生少年。    那一幕。    让陈平安能够记住一辈子。    甚至可以说,她对陈平安而言,就像伸手不见五指的书简湖当中,又是一粒极小却很温暖的灯火。 (身形佝偻,衣裳洁净,哪怕缝缝补补,仍然有半点破败之感。) (将那放满清洗干净衣裳的竹篮,赶紧放在了满是泥泞的地上) (唯有历经苦难后的超脱,方能淡定与从容)   ————————————————   28. ■第527章 思无邪即从容    世间有山上山下之分,又有富贵贫贱之别,可是苦难的分量,未必有大小之分。落在每个人头上,有人听了一句言语的难熬,可能就是别人挨了一刀的疼痛,这很难去用道理解释什么,都是一般的难熬。    唯有从容二字,千古不易。    陈平安猛然睁开眼睛,竟是被迫退出修道之人的内视之法,心神大动!    却绝非那种武夫走火入魔的絮乱气象。    只觉得双袖鼓荡,陈平安竟是完全无法抑制自己的一身拳意。    心腹两处皆如神人擂鼓,震动不已。    陈平安站起身,身形踉跄,一步跨入溪涧中,然后咬牙站定,一脚在山,一脚在水。    鼓响之际,体内气府窍穴火龙游曳而过,如一连串春雷震动,自然而然炸响于人身小天地。    鼓歇之后。    陈平安便有了一颗英雄胆。 第513章 遇见我崔东山    陈平安突然说道:“我其实还没跻身金身境,虽然在随驾城天劫云海当中,损失惨重,我几乎所有好的符箓都用光了,但是淬炼体魄,大受裨益,效果比家乡竹楼还要好,毕竟在自家被人喂拳,难免还是清楚,对方不会真打死我,就只是疼一点,不会像自己深陷天劫云海当中,真的会死。可哪怕如此,距离打破金身境瓶颈,还是差了两点意思,一点是尚无结成英雄胆,一点是由于学拳驳杂,我贪多嚼不烂,难免导致拳架打架,故而始终没能达到春雷炸响、一拳开山那两种殊途同归的意思。” (又近一步)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