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深潭有龙吟》-穷酸秀才惹人笑-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碧水深潭有龙吟》

《碧水深潭有龙吟》


穷酸秀才惹人笑2019-01-15 11:40:01

               ——枷锁篇

   䍭镡大森林深处,两男一女急速奔跑中,背后有一巨兽“杌蚧”在三人身后穷追不舍,凶险万分。

  “师兄,师姐,一会我去引开杌蚧,你们趁乱逃跑”,三人中看起来最高的年轻男子喊到。

  “师弟,你带着师妹走,我去引开它”,一个魁梧的男子沉声道。

   瘦弱男子停下脚步,反向奔跑,嘶喊道,“走啊!你们快走!走!”

   带着一种决绝的神色,瘦弱男子冲向杌蚧,用力挥出一剑,劈在杌蚧的身上,却未能伤其丝毫。

  杌蚧,上古凶兽,身如牛,头似蛟龙,亚龙属,眼前这头杌蚧之王,体长七丈,高四丈,体魄更是坚不可摧。

   杌蚧似乎被眼前的蝼蚁激怒,不再追击前方的一男一女,转头扑向高大男子,很快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中。

   魁梧男子瞅了一眼身旁的小师妹,沉声道,“师妹,不能辜负焦晁师弟的好意,他是抱着必死的觉悟去的,我们快逃出䍭镡森林,回去搬救兵。”

   身着鹅黄便衣的少女泪眼朦胧的点了点头,“大师兄放心,甄珠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说罢,两人便御风前冲,很快消失不见。

————————
   三人本是昊天宗掌门嫡传弟子,三个月前,三人师傅与北海鲛人真君一场大战中以身受重伤为代价,斩了鲛人真君,返回宗门时已是强弩之末,唯有三转火龙丹,方能治疗三人师傅昊阳真人的伤势。

  三转火龙丹的主药材龙涎果,昊天宗内并无此药,焦晁查阅古籍得知䍭镡森林有此物,于是三人前来䍭镡森林,寻找龙涎果。

   找寻了三个月,终于在䍭镡森林的深处,焦晁在一处异常安静的碧水深潭旁发现一株龙涎树,龙涎树生长在龙气密集的地方,传闻是龙的口水滴在龙涎树上才能长出龙涎果,三人发现时碧水深潭旁有十几株龙涎果树,上百颗龙涎果让人心动。

   事出反常必有妖,越是有天材地宝的地方越有强大的大妖守护,而且四周安静的可怕,更是证明了这点,䍭镡大森林里到处都是妖兽,唯独这潭碧水处一片祥和,好似人间仙境。

   三人来的时候准备充分,准备了迷倒妖兽的昏睡果,焦晁动手去远处抓了一只四阶野猪精,在它身上绑满了足够让大妖沉睡一天的昏睡果,绑好后焦晁抡起野猪精砸向了龙涎果树附近。

   野猪精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三人面色更加凝重,一定是大妖的威压让野猪精不敢动,果然,一声嘶吼响彻云霄,一头庞然大物一口吞下了野猪精,一炷香后,这头庞然大物缓缓昏睡过去,三人这才得见这头大妖的真容。

   此妖名为“杌蚧”,亚龙属,体内有一丝真龙血脉,就在三人取得龙涎果的时候,杌蚧突然一记尾鞭扫向三人,焦晁以肉体强横为名,前冲挡向尾鞭,杌蚧的尾鞭如一颗小树一般将焦晁打飞,牧白和甄珠相视一眼,惹到不该惹的妖王了!

   寻常的十阶大妖吃了昏睡果都要睡上一天一夜,这头杌蚧分明毫无影响,故意引出三人自投罗网,起码是十三阶的妖王,大意了!

   三人中,牧白练气十一境,焦晁练体十境,甄珠练气十境,原本在大陆上也是天之骄子,可是遇到了起码是十二阶的妖王,实在是不够看,须知三人师傅也才只有练气十三境的修为,便已经是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了。

   按理来说䍭镡森林非核心处不该有如此大妖才对,练体十境的焦晁一个眨眼跃到甄珠的面前,面色凝重。

  于是就发生了杌蚧追赶三人的一幕。
————————

   昊天宗,牧白和甄珠将龙涎果交给炼丹房的皇甫天成师叔,此人炼丹近乎痴迷成魔,在炼丹房几乎足不出户,二人将三转火龙丹的事说给了皇甫天成,后者表示三天之内必炼成丹药。

   昊天宗“昊阳真人”负伤的消息,暂时还是个秘密,没有公开,知道的人越少,昊阳真人越安全,岵伩大陆可不止一个跟昊天宗不对付的宗门。

  何况岵伩大陆只是浩轩天下三千大陆中较为靠后排名的一个大陆,无论是大陆的板块大小还是实力,皆是如此。

  三天后,三转火龙丹成丹,昊阳真人冷月心服下丹药后从寒玉冰床上醒来,牧白二人将事情的经过说与师父冷月心。

   冷月心听到焦晁引开杌蚧的时候,眉头一皱,叹息一声,淡然道,“你们出去吧,此事我会处理。”

   冷月心一人坐在寒玉冰床上,默默无言,虽说为了自己的伤,两徒弟做的没错,可同门之间的感情必然是淡了,臭小子心里可能不在乎,可我这师父当的是真不合格……
————————

   䍭镡大森林内,有一瘦弱男子正在与杌蚧纠缠,正是焦晁,他并没有被这头杌蚧之王撕成碎片。

  焦晁一边打一边心里骂到,“你这畜 生皮咋这么厚,老子要不是被封印了,早就一拳打的你哭爹喊娘了,哎哟,疼死我了。”

  杌蚧也被眼前的男子震惊到了,自己一开始以为他就只是个普通练体十境,可是那一男一女走后,这家伙就像吃了药一样,自己的攻击打在他身上顶多就是一道白痕,而且对方根本不给自己施展杀招的机会,这哪里是人,那个男人肉体比自己这个大妖还像大妖,分明就是个怪胎,它有些打退堂鼓了。

   不知不觉间,一人一妖打到了碧波潭附近,瘦弱男子好像有些撑不住了,不再跟杌蚧纠缠,急速跑向碧波潭。

  杌蚧先前一道利爪第一次划开了瘦弱男子的肉体,抓出了一道伤口,想必眼前的男子用了什么秘法,到了极限,杌蚧一喜,追向瘦弱男子,他哪里知道,那道伤口是他故意被杌蚧划出来的,不然就是再来十个杌蚧,也伤不了他,当然,他也打不过杌蚧……

   瘦弱男子跃入水中,潭水深不见底,很快消失不见,杌蚧一愣,水战?这家伙找死啊,蛟龙之属天生对水亲近,战力更会提高一个台阶。

   就在杌蚧刚准备入水之时,从碧波深潭中钻出一物,一声龙吟响彻整个䍭镡森林,万妖匍匐,这是对王者的尊敬。

   碧波潭中的庞然大物仅仅露出半个身子就比杌蚧不知大了多少,杌蚧在其面前如同羔羊遇猛虎,一动不动。

   不是它不想动,是灵魂深处的恐惧和血脉的压制,让他不能移动分毫,它有一种直觉,动,就会死!

   杌蚧眼前之物,头有双角,眼睛如两颗夜明珠一样明亮,通体漆黑,一身鳞片,双爪如利刃一般,两根龙须轻轻舞动,颈下生有一块不同于身体上的鳞片,是一块逆向生长的鳞片,一头鬃毛随风飘动。

   杌蚧此时才得以看清全貌,那是一头龙,一头真龙!他们亚龙一脉的老祖宗!死定了!

   杌蚧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才能活下去,全然没有注意到黑龙头上站着一个人类,正是先前的焦晁。

   “小黑,吃了它”,瘦弱男子并不洪亮的声音回荡在杌蚧的脑海里,这时它才注意到黑龙头上的焦晁,当然那句话也成了它生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小黑,妖身你的,妖丹,我的!”瘦弱男子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到,留下一个一脸委屈的黑龙,它吐出一颗妖丹,正是先前的杌蚧内丹。

  “一颗十二阶的妖丹,能卖不少钱!”瘦弱男子心里想到,最近的几年他实在是穷的叮当响,除了修炼,就是给师姐买些胭脂水粉,实在是穷啊~

   瘦弱男子再次跃入潭水中,只是这次瞬间消失,焦晁随黑龙进入潭底小天地,原来碧波潭别有洞天。

   焦晁随黑龙进入一处空间,里边好似无边无际,男子出现在一处宫殿外,宫殿富丽堂皇,到处都是夜明珠,将宫殿衬托得如白昼,如一座龙宫。

  “小黑,你这小日子过得挺滋润啊?”焦晁一脸火大的表情,自己在外面吃苦,这家伙倒好,在这享福!

   黑龙瞬间缩小到如焦晁手臂般粗细,身体只有一丈长。

   龙,能幽能巨,能或能隐,大则兴去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

  看着眼前迷你版的黑龙,委屈巴巴,焦晁一脸无奈,这家伙好歹也是一方妖王,虽然也被封印了大部分妖力……

   “行了行了,别装可怜了,我比你可怜多了,被一头小妖追着跑,丢人死了,这要是让浩轩他们知道,得笑死”,焦晁说到。

   “这次你跟我一起出去,小黑,这破大陆太危险了,我还被父亲封印了一身修为,真怕哪一天我亲眼看着甄珠被人欺负,去无能为力,你以后就不用在这了”焦晁又说到,

   至于是不是气愤黑龙过着舒服的日子,自己却那么惨,只有焦晁自己知道了。

   洗过身体,换上一身儒衫,眼前的瘦弱男子更像是一个读书人。
————————
   三天后,从宫殿门口,走入一位白衣男子,他,衣衫如雪。

  “师父,你来啦,我等你好久了,”焦晁开心的跑到白衣男子身前。

  白衣男子正是昊阳真人冷月心,今天的焦晁一身青衫,比起师尊冷月心只是更显消瘦。

   “徒弟,你玩的这一出开心吗?”冷月心无奈到。

   焦晁傻笑着,装傻!

   那意思很明显,师父你别问我,问我,我也不会说,说了也是胡编乱造。

   昊阳真人受伤是真的,三转火龙丹是真,但却不是治疗昊阳真人的伤,冷月心的伤早就养好了,所谓重伤昏迷不过是一场戏。

  焦晁三人此次就是一场历练,地点就是䍭镡森林碧波深潭,虽不是核心区域,却也凶险万分,只是那头杌蚧之王却是意外,所以才有了焦晁引开它的一幕。

   真龙的存在,岵伩大陆只有这对师徒知道,说是师徒,更像是叔侄关系。二十年前,焦晁父亲将他留在岵伩大陆历练,什么时候突破封印,什么时候回家。

  他被封印了一身的通天修为,小黑被封印了一身绝大部分妖力,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剩下了肉体强横,活脱脱的人肉靶子……

   师徒二人相识在这䍭镡大森林的碧波潭,最开始二人为了一块殒心石铁,打了起来,结果自然是焦晁打不过冷月心,但冷月心也奈何不了焦晁,一个修为高超,一个肉体强横。

  后来焦晁跟冷月心做了一笔交易,石铁归冷月心,冷月心收他为弟子帮他打破枷锁封印,因为焦晁发现此次生死大战对打破封印一点作用都没有,就想着另寻捷径。

  后天昊阳真人收徒的事传遍了整个昊阳宗,昊阳真人当时已经百余年未收徒了。后来焦晁就扮演练体修士,以唯一一个练体十境闻名于昊阳宗。

  “焦晁,这都二十年过去了,你的封印怎么样了?”冷月心问到。

   焦晁摇了摇头,封印丝毫未动,要不是我父亲告诉我只要一定能打破封印,我都怀疑他把我逐出家门了……

   说起焦晁父亲的时候,冷月心一脸向往,其父一定是三千个大陆最有名的那几个大陆的强者,这座天下终究是太大了,大到岵伩大陆的版图,冷月心在成为了十三星辰境的强者还需要用几年的功夫才能游历完整个大陆。

   说到底,还是不够强,冷月心泛起一阵无力感。

   冷月心说到,看到这个封印外物是不能破坏了,得靠你自己才能破除,甚至有可能是心境修为双封印,你,自己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心境瑕疵吧。

   焦晁若有所思,看来还是年轻了,自己怎么没想到是心境问题。

  随即焦晁一脸贱贱的表情笑着说到,师父,你啥时候把师姐许配给我啊。

   冷月心满头黑线,这他 娘的都听到无数次类似的话语了,要不是自己有一次喝醉了不小心说出甄珠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这小子也不会每次都来调侃自己。

   至于焦晁喜不喜欢甄珠,很简单,是真心的,可是这个女婿当不当的成还得看自己女儿的意思。每次看到这臭小子给自己女儿送礼物,冷月心恨不得打死这挖墙脚的小王 八 蛋,关键打在他身上不痛不痒,冷月心就更气了……

   “臭小子,你有本事自己问甄珠去,老子不管了”,冷月心气的都爆了粗口。

   焦晁嘿嘿笑到,心里想着回去自己就去问问师姐,师姐可是不讨厌自己的。

  冷月心看着一脸欠揍的焦晁,无名火不打一处来,压下怒气说到,“臭小子,走了,该回宗门了,甄珠他们都以为你死了,再不回去,你就真的不用回去了。”

   焦晁收拾了一下,对着身边黑龙说到,“小黑,老规矩。”

   那头黑龙心不甘情不愿的绕在焦晁的右臂上消失不见,焦晁的右臂上多了一条黑龙,就像是一幅画,很是威风。

  冷月心带着焦晁御风远游返回昊阳宗,看着一脸期待的焦晁,冷月心不忍心打破他的幻想,唯有一声叹息。
————————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穷酸秀才惹人笑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