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四百六十五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1-07 10:27:41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崔诚似乎不愿在此事上纠缠,问道:“听说你以前经常让朱敛以金身境,与你捉对厮杀?”
   陈平安点点头,“应付得很艰难。”

第420章 山水依旧
   从大隋京城走回大骊龙泉郡的返乡路,陈平安无比熟稔。
   依然是尽量拣选山野小路,四下无人,除了以天地桩行走,每天还会让朱敛帮着喂拳,越打越动真格,朱敛从压境在六境,到最后的七境巅峰,动静越打越大,看得裴钱忧心不已,如果师父不是穿着那件法袍金醴,在衣服上就得多花多少冤枉钱啊?第一次切磋,陈平安打了一半就喊停,原来是靴子破了道口子,只好脱了靴子,赤脚跟朱敛过招。

(已经七境巅峰了,当然是在朱敛不下死手的情况下)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几乎所有事情,陈平安都会跟当事人商量,从无执意对方一定要如何做,隋右边去不去玉圭宗,石柔愿不愿意接受仙人遗蜕,皆是如此,但是朱敛登上二楼习武一事,万一朱敛不知为何,不太情愿,陈平安也会多劝,多磨一磨。

第372章 剑仙在后
(问右边在372章,详情的话可以看合集,很有意思的地方)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点头道:“我曾观棋,悟出了一门纸上谈兵的剑术,就是讲切割与圈定,在书简湖靠这个,走过很多难关……”
   不等陈平安说完自己的肺腑之言,老人啧啧道:“不愧是背着剑仙剑的剑客啊,学拳平平,练剑竟是如此天资卓绝……看来是给我耽误了你成为大剑仙,这可如何是好?”

第408章 剑术
   朱敛缓缓而行,自言自语道:“这才是人心上的剑术,切割极准。”
   何谓切割?
   陈平安先不杀李宝箴一次,是守约,完成了对李希圣的承诺,本质上类似守法。
   又以李宝箴身上家族祖传之物,与李宝瓶和整个福禄街李氏做了一场“典当”,是情理,是人之常情。
   这就将李宝箴从整个福禄街李氏家族,单独切割出来,如同崔东山一手飞剑,画地为牢的雷池秘术,将李宝箴单独拘束在其中。
   李宝箴是李宝箴,李宝瓶和李希圣背后的李氏家族,是将李宝箴摘出后的李氏家族。
   陈平安做了一场圈画和界定。
   以及在悄无声息之间,给李宝瓶指出了一条心路轨迹,提供了一种“谁都无错,到时候生死谁都可以自负”的豁达可能性,以后回头再看,就算陈平安和李宝箴分出生死,李宝瓶就算依旧伤心,却绝不会从一个极端转入另外一个极端。
   这就是那位荀姓老人所谓的剑术。
   陈平安的出剑,恰好无比契合此道。
   是一场人心上的微妙拔河。
   所以那一天,陈平安同样在药铺后院观棋,同样听到了荀姓老人字字千金的金玉良言,但是朱敛敢断言,隋右边哪怕闭关悟剑一天两夜,隋右边学剑的天资再好,都未必比得上陈平安的得其真意。
   人人脚下大道有远近之分,却也有高低之别啊。
   还记得李宝瓶教给裴钱两句话。
   背竹箱,穿草鞋,百万拳,翩翩少年最从容。
   背仙剑,穿白袍,千万里,人间最好小师叔。
   朱敛喃喃自语:“小宝瓶你的小师叔,虽然如今还不是剑修,可那剑仙心性,应该已经有了个雏形吧?”

(切割与圈定,剑仙心性已有)
(书简湖的描述就不找了,跟这个类似)
(在老爷子面前提剑,你就是欠捶)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给神人擂鼓式砸中十数拳的滋味,尤其是还是此拳老祖宗的崔诚使出,真是能让人欲仙欲死。

第197章 陈平安喝酒了
   老人收敛笑意,心境顿时古井不波,缓缓摆出一个古朴沧桑的拳架,“老夫年纪轻轻的时候,喜欢远游四方,从不携带神兵利器,只靠一双拳头打遍山上山下,曾观天师擂响报春鼓!相传远古时代,雷神驾车擂鼓,震慑天下邪祟,激浊扬清。”
   老人脸色平静,“老夫一次观摩之后,便有所感悟,悟出了这一式,名为神人擂鼓式!”

第148章 少年有事问春风
        在上古一位职掌雷法的天帝陨落后,雷部诸神随之趁势而起,瓜分掉了万法之祖的雷霆权势,各自掌握一部分雷霆威势,再往后,就更加处境不堪,除了司职报春的那位雷部神祇之外,其余众多神灵,早已沦为山水河神之类的存在,要么受三教圣人约束敕令,不得跨出“雷池”,要么经常被类似风雪庙真武山之流的兵家势力,或是一些道家宗门,以雷法符箓、请神之术,将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神人擂动报春鼓,告知天下春将至。)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女子习武,有利有弊,崔诚曾经游历中土神洲,就亲眼见识过不少惊才绝艳的女子宗师,例如一个巧字,一个柔字,登峰造极,饶是当年已是十境武夫的崔诚,同样会叹为观止,而且比起男子,经常阳寿更长,武道走得更加久远。
   崔诚人生中有几桩大遗憾,其中一件,就是不曾与中土那位女子武神对敌。

第278章 武无第二,拳高天外
   曹慈点点头,问道:“师父,若是没有大的意外,你大概能活多久?”
   关于这种生死大事,她语气平淡,“寻常十境武夫,尽量减少本元的消耗,少些病根难除的生死大战,可以活到三百岁左右。我大概能多个两百年。但是多出的两百年,又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了。”

(女子阳寿更长,武道走得更加久远)
(回复里附个链接,关于十一境得实锤)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最出彩之处,在于韧、悟二字,韧性好,悟性高。那曹慈是千年不遇的武运天才又如何,让他先到了九境十境又如何?终究还是要在十一境这道天险关隘,乖乖等着宿敌来争一争。当然,如果陈平安走得太慢,也不成,说不定曹慈就要转头去与他师父争了,若是如今她已是传说中的十一境了,那曹慈就会是与那个喜欢在云海钓鲸的老家伙,抢上一抢。

第258章 群山之巅,上有武神

(云海钓鲸的老家伙,最强十境)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事不过三。
   真正站在了另外一座高山之巅的修道之人,不会眼睁睁看着一位接着一位的纯粹武夫,纷纷为那断头路架起长桥的。
   当年道家掌教陆沉来竹楼见自己,将他崔诚拉入陆沉坐镇的天地中去,难道就为了好玩?

第239章 观瀑
   崔瀺喝了口茶,缓缓道:“没有。他事后走出落魄山,在小镇像个寻常百姓,忙着购置文房四宝,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说在那处小洞天内,陆沉以玄妙道法,祭出了多达十位的十境武夫,为陆沉所用,试想一下,一人双拳,被十位历史上的十境武夫围困,明知必死,你会不会出那一拳?”

(这一战好多人在回顾楼问过)
(事不过三)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笑过之后,老人沉声道:“也该破境了。你只要别被那曹慈拉开两境差距,死死咬住,将来总有一天,莫说是找回场子,连赢三场,只要被你追上然后赶超,到时候就是赢他三十场都没问题!”

第425章 旧地重游,秀水高风
   “当曹慈出现后,我就知道了,原来同龄人当中,不止有马苦玄,还可以有曹慈,曹慈再耀眼,我却怎么都不会讨厌,不至于嫉妒曹慈,最多就是有些失落,在自己心爱的姑娘身边,当着她的面,输给别人三场,我心里当然会有些不痛快,所以那会儿,我就下定决心,总有一天,不管曹慈以后武道境界有多高,外人怎么说他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武运胚子,我都要争取让他连输三场!”
   陈平安神色从容,眼神熠熠,“只在拳法之上!”

(赢我三场,还是在女朋友面前,这个脸打的。。。曹慈你可等好了,不过平安要想找回场子,曹慈是不先得有个女朋友才行?单身狗不配和平安打架)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老人突然有些神色郁郁,虽然这小子的未来成就,值得期待,可一想到那会是一个极其漫长的历程,老人心情便有些不痛快,转过头,看着那个呼呼大睡的家伙,气不打一处来,一袖子拂过去,怒骂道:“睡睡睡,是猪吗?滚起来练拳!”
   陈平安被那阵罡风吹得翻滚出去,撞在墙壁上,迷迷糊糊清醒过来,崔诚已经站起身,脸色阴沉,一步跨出,一脚重重踩下。
   陈平安一个侧向翻滚,这才堪堪躲过那一脚。

(不好意思,又没憋住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睡睡睡???老子被打晕都有错了???)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摇头道:“不能死!”
   崔诚问道:“凭什么?凭你陈平安的性命比别人更金贵?”
   陈平安沉声道:“凭教我拳的前辈,姓崔名诚!”
   老人愣了愣,轻轻点头,欣慰道:“这句话倒真不是什么马屁话,就冲这句漂亮话大实话……不赏一记老拳,都对不起你陈平安!”
   老人身形与气势,如山岳压顶,陈平安眼前一黑,便一拳给打得当场晕死过去。
   老人一脚跺下,瘫软在地的陈平安一震而起,在空中刚好惊醒过来,老人一腿又至。
   又是毫无悬念的晕厥。
   如此反复。
   陈平安叫苦不迭,疲于应付。
   老人则是乐此不疲。

第321章 各为巅峰,却少一山
   陈平安抬起袖子,抹了抹脸上的血污,可是才擦干净,就又满脸鲜红,问道:“我能不能骂几句?”
   老道人微笑道:“自己看着办。”
   陈平安脸色不变,继续擦拭鲜血,“老前辈道法通天,厉害厉害。”
   老道人点头道:“孺子可教。”

(高人的实力是相似的,但高人的马屁各有各的不同)
(想起之前被室友夸了一句不知道什么的话,顺嘴就是一句“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室友”,室友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妙啊”)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半个时辰后,陈平安换上了一身素雅青衫,正是紫阳府吴懿所赠之一。

第424章 御剑而去云海中
   老人问道:“你送了陈平安哪四样东西?”
   吴懿老实回答道:“每一层楼各选一样,一块从第一声春雷当中凝结孕育、坠落人间的陨铁,拇指大小,六斤重。一件春草薄衫的上品灵器法袍。六张清风城许氏特制的‘狐皮美人’符箓纸人。一颗灵气饱满的青色梅核,埋入土中,一年时间就能长成千年高龄的杨梅树,每到二十四节气的当天,就可以散发灵气,之前灵韵派一位老祖师想要重金购买,我没舍得卖。”

(青衫法袍)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轻声问道:“郑大风有没有想法?”
   朱敛遗憾摇头,“那大风兄弟,如今一门心思扑在如何打造山门茅屋的事情上,既要瞧着好看,不能丢了落魄山的面子,又不能耗钱,让少爷你白白破费银子,大风兄弟实在是无法分心。”

第28章 财迷
   坐在树墩子上的汉子掰着手指头数着,“拎着竹篓金鲤鱼的大隋少年,泥瓶巷顾寡妇的崽子,再加上福禄街的繇哥儿,这就已经是三个啦。可是接下来还有那么多人,一头撞进来,还不得只剩下捡破烂的活计?要不然,我也趁机找个能揉肩敲背的孝顺徒弟?”
   汉子伸出手扒拉一下皱巴巴的黝黑脸颊,嘿嘿笑道,“若是个盘儿亮、条儿顺的漂亮女徒弟,就最好了。嗯,脸蛋差些也能忍,可腿一定要长!”

(大风会不愿意?朱敛是你不舍得吧)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崔诚走出二楼,“先练个二十万遍撼山拳的走桩,再来谈学武。”

第234章 夜宿古寺有妖气
   陈平安在暮色里,对男孩说道:“赵树下,能不能把那个走桩的拳架,认认真真练习一百……”
   陈平安赶紧改口,“练习十万遍?”
   男孩使劲点头。

(十万遍的赵树下)
(二十万遍的岑鸳机)
(一百多万遍的陈平安)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朱敛一本正经教了岑鸳机六步走桩,重复了三次,岑鸳机就已经极其形似。    朱敛只说要她勤勉走桩,赶紧打完二十万遍,必须快而稳。    再就是以后每天都会为她演练三次,让岑鸳机在旁观摩,免得走了岔路。 第42章 天才    陈平安当时在泥瓶巷的屋子里,第一次模仿宁姚的时候,那么拙劣滑稽,比起常人还不如,其实少年少女的认知,出现了一个鬼使神差的误会,陈平安一直知道自己有个毛病,从烧瓷窑工开始就发现自己眼疾,手却慢,准确说是由于少年的眼神、眼力过于出彩,导致手脚根本跟不上,这就意味着换成别人来模仿宁姚的走桩,可能第一遍就有三四分相似,粗糙蹩脚,但好歹不至于像陈平安这么一两分相似,这恰恰是因为陈平安看得太明白真切,对于每一个环节太过苛刻,才过犹不及,手脚跟不上之后,就显得格外可笑,而且九分不像之下,暗藏着一分难能可贵的神似。    这些宁姚并不知道,模仿她这位天剑仙胚子的走桩,哪怕是九分形似,也比不得一分神似。 (神似胜形似)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其实对岑鸳机的第一场考验,已经悄然拉开序幕。    只是少女浑然不觉而已。    接下来就看岑鸳机何时才能走完二十万遍走桩,以及在走桩期间,多久才能从形似到神似,神似之后,拳意又有几分,或是她会不会为了一味求快而松了拳架,不知不觉就走了捷径,聪明反被聪明误,早早将自己的武学之路,走到自家断头路的尽头。    岑鸳机的习武,悟性,韧性,心性,届时都将一览无余。    而岑鸳机未来成就,到底是本就是囊中之物的金身境,还是那有些希望的远游境,甚至是原本可能性微乎其微的山巅境,其实都在这二十万遍六步走桩之中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三岁看老。    这一切,不过是光脚老人的一句话。 (你会想到二十万遍走桩就决定你的未来吗?知道又能坚持下来吗?反正我连每天早睡早起都做不到。。。) (总有人会觉得现实里的自己和平安缺的只是大佬的青睐,可能青睐有过,只是你错过了,还在抱怨连一个考验的机会都没人给你)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朱敛其实不是特别愿意掺和到陈平安和崔姓老人的喂拳中去。    会耽误他下山挑书买书藏书啊。 第464章 出拳并无区别    陈平安要求以后朱敛造好了藏书楼,必须是落魄山的禁地,不许任何人擅自出入。 (神仙书才是人间正道,怪不得藏书楼必须是禁地,尤其不能让宁姚进去,会有生命危险!) (粉裙女童和小裴钱也不可以,可别带坏这俩小姑娘)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但是不比陈平安是靠咬牙坚持,一开始不太上心的朱敛,到最后竟是挨揍上瘾了,不愧是藕花福地那个想要一人宰掉九个的武疯子······ 第348章 有些想你了    朱敛走了条外家拳极致的路数,走到武学巅峰后,才由外转内,不然这个被丁婴亲手斩杀的武疯子,也不会想要一人打杀其余九位大宗师。那场惨绝人寰的大乱战,朱敛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受伤越重,出手杀力越强,虽然是丁婴侥幸活到了最后,还得到了朱敛头上的那顶莲花冠,可这位被誉为千古第一人的丁婴,一辈子都不曾与人提及那场南苑国京师之战,说不定这其中,大有玄机。 (武疯子)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如果不是年龄悬殊,还有朱敛无比坚持的主仆之分,两人真是一双难兄难弟了。 第330章 过山过水,遇姚而停    有一位身穿龙袍的矮小男子从画卷中“拔地而起”,站在桌上,然后走到凳子上,再走到地面上,看着陈平安,这位南苑开国皇帝板着脸说道:“魏羡,见过主人,以后杀敌,但凭吩咐。” 第353章 五千甲围山    朱敛有些惋惜,转头望向那拨不速之客,啧啧道:“少爷,那等会儿老奴出手杀人,可就不再像客栈那晚,还要计较是不是拳法俊俏啦。”    隋右边神色冰冷,站在最右边,“公子,破甲一千,痴心剑能否从此归我?”    卢白象站在了最左边,微笑道:“主公,我若是破甲一千,停雪借我十年就行。”    魏羡最后一个说道:“披甲锐士杀腻歪了,练气士全部归我。” 第359章  言念陈平安    卢白象问道:“以后能不能不喊主公?”    陈平安摇头道:“那可不行,听着挺带劲的。”    卢白象怎么都没想到是这么个答案,本以为陈平安极大可能会答应下来。    陈平安哈哈笑道:“不用喊,开个玩笑。”    卢白象缓缓起身,抱拳行礼,微笑道:“陈平安以国士待我,卢白象必以国士报之。” (主人,公子,主公,少爷,四人不同的称呼) (卢白象不喊主公得平安答应,朱敛坚持主仆之分) (总感觉里面又有东西了)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朱敛神色扭捏,压低嗓音道:“少爷可以假装是那见色起意的无良山主,但是武道境界又不至于太高,她在某个月黑风高夜,一番挣扎之后,在少爷你即将得手之时,老奴凑巧出现,帮着她磕头求情,少爷碍于颜面,暂时愤懑离去,只是跨出门槛的时候,回首望去床榻一眼,眼神犹有不甘,然后老奴就宽慰她一番,好教岑鸳机觉得只要她更加用心练拳,就能够早些打赢了少爷,免去那骚扰之苦……”    陈平安摘下养剑葫,喝了好几口酒压惊。    最后问道:“你我位置怎么不换一下?”    朱敛无奈道:“岑鸳机又不是真傻,不会相信的。而且小姑娘一旦真相信了,恐怕就算拼死也要偷跑下山了。”    陈平安又问道:“我就奇怪了,岑鸳机怎么就觉得你是好人,我是坏人来着?”    朱敛想了想,“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陈平安在犹豫要不要请那把剑仙出鞘,将朱敛砍个半死。 (朱敛这个脑子真的是。。。。) (平安怎么可能做,万一以后宗主夫人来了,小姑娘一告状,平安非死即残)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别好养剑葫在腰间,双手笼袖,望向远方,轻声道:“以后行走四方,如果真有女子喜欢我,我未必拦得住,可我这辈子能不能只喜欢一个人,是做得到的,也必须做到。” 第218章 仙师驾到    儿时记忆早已模糊,许多事情都已记得不太清楚。    但是有一幕,陈平安至今还清清楚楚记得,他爹是一个不善言辞的木讷性子,可能一辈子就只说过一句情话了,“下辈子咱们还能不能继续在一起啊?”    当时正在缝补衣裳的娴静女子,只是笑着反问,“怎么就会不在一起了?”    当时陈平安就依偎在女子怀中,对于这些涉及生生死死的言语,年纪太小,没什么感触,但是爹娘当时那一刻的容貌神情,偏偏就让孩子记住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爹娘走了后,越往后,陈平安就会越觉得,如果真正喜欢一个人,好像一辈子是不够的。 (如果真正喜欢一个人,好像一辈子是不够的。) (而我只有一辈子,又怎舍得喜欢两个人?)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如果了解朱敛在藕花福地的人生,就会知道朱敛处理俗世庶务一事,大到庙堂沙场,小到家长里短,信手拈来,举重若轻。 第425章 旧地重游,秀水高风    朱敛看似没心没肺,大事小事,一律是那闲事,从来不牵挂我心头。可朱敛才是四人当中,在藕花福地见过最多人间百态的那个人。    生于世代簪缨的豪阀之家,知道天底下的真正富贵滋味,近距离见过帝王将相公卿,自幼习武天赋异禀,在武道上早早一骑绝尘,却依然依循家族意愿,参与科举,轻而易举就得了二甲头名,那还是担任座师的世交长辈、一位中枢重臣,故意将朱敛的名次押后,否则不是状元郎也会是那榜眼,那会儿,朱敛就是京城最有声望的俊彦,随随便便一幅墨宝,一篇文章,一次踏春,不知多少世家女子为之心动,结果朱敛当了几年身份清贵的散淡官,然后找了个由头,一个人跑去游学万里,其实是游山玩水,拍拍屁股,混江湖去了。    混着混着,一位浪荡不羁的贵公子,就莫名其妙成了天下第一人,顺便成了无数武林仙子、江湖女侠心里过不去的那个坎。    之后各国混战,山河破碎,朱敛就从江湖抽身返回家族,投身沙场,成为一位横空出世的儒将,六年戎马生涯,朱敛只以兵法,不靠武学,力挽狂澜,硬生生将将一座倾大厦支撑了多年,只是大势所趋,朱敛之后哪怕潜心辅佐一位皇子数年,亲手主持朝政,依旧无法改变国祚绷断的结局,朱敛最终将家族安置好后,他就再次返回江湖,始终孑然一身。    按照朱敛自己的说法,在他四五十岁的时候,依旧风流倜傥,一身的老男人醇酒味道,还是无数豆蔻少女心目中的“朱郎”。 (还是那句剑来徐凤年)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还是点头,随后好奇问道:“为何石柔如今对你,没了之前的那份戒备和疏远?”    朱敛讪笑道:“有可能是石柔瞧着老奴久了,觉得其实相貌并非真的不堪入目?毕竟老奴当年在藕花福地,那可是被誉为谪仙人、贵公子的风流俊彦。”    朱敛双手笼袖,眯眼而笑,笑得肩膀抖动,似乎在缅怀当年豪情,“少爷你是不知道,当年不知多少藕花福地的女子,哪怕只是见了老奴的画像一眼,就误了终身。” 第425章 旧地重游,秀水高风    朱敛抬起手,拈起兰花指,朝石柔轻轻一挥,“讨厌。”    石柔给恶心的不行。    骤然间,惊鸿一瞥后,她呆若木鸡。    原来朱敛一根手指按住鬓角处,做了两个动作,一个撕扯,一个覆抹,期间有片刻停留。    老人对石柔扯了扯嘴角,然后转过身,双手负后,佝偻缓行,开始在夜幕中独自散步。    只留下一个好像见了鬼的昔年枯骨艳鬼。    远处朱敛啧啧道:“么的意思。” (被帅到了吧) (这里一直有不同理解,都行)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朱敛笑道:“所以老奴才要跑去学武嘛,不然得担心哪天屁股不保。”    陈平安愣了一下,才领悟到朱敛的言下之意,陈平安没有转头,“这话有本事跟老前辈说去。”    朱敛偷着乐呵,摆手道:“那就是真找死了。” (打不死你好吧)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说道:“不知道卢白象,隋右边,魏羡三人,如今怎样了。”    朱敛神色略带讥讽,不过语气淡漠:“各奔前程罢了。一个不如一个。” 第387章 纸鸢起飞鸟散 (三人离开在387章)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对那位大骊高官并不陌生,当年骊珠洞天下坠扎根后,与那位老侍郎有过数面之缘。 ·····    这位算是位列庙堂中枢的从三品高官,清贵且实权,老人对陈平安,当然是有印象的,第一次见面是当年在阮圣人的铸剑铺子,寒酸少年竟然站在了阮秀身边,双方竟然还是朋友,并且双方都不觉得突兀。 (贴个合集,36楼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阮邛没在,这位坐镇此地的兵家圣人已经秘密离开,是龙泉剑宗的金丹地仙董谷代替前来,持有他师父的一方私人印章,是圣人信物,绝非寻常物件,由此可见,阮邛对于这位精怪出身的弟子,信任有加。 第193章 同姓不同命    “最后那个更是可笑,一个野猪精,偏偏幻化成了一位英俊的年轻公子哥,哈哈,阮邛啊阮邛,老子都快要被你笑掉大牙了,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丢人!”    阮邛终于开口说话,“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请你喝酒。” (野猪精董谷)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原属包袱斋的牛角山,清风城许氏的朱砂山,距离落魄山最近、占地极其广袤的灰蒙山,螯鱼背,蔚霞峰,位于群山最西边的拜剑台,总计六座大小不一的山头,都将划入陈平安名下。 (清风城也有不少人问什么时候出场的) (小镇里和搬山猿经常一起出现的那对母子就是清风城许氏,刘羡阳一事就是他们在背后谋划)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一位享誉文坛的大骊硕儒,据说龙泉郡文武庙匾额和许多楹联,都是出自这位名士之手。 第79章 迎春印    吴鸢安慰众人,“好在刘先生和国子监齐大祭酒分别答应了,到时候会让人送来两套匾额,分别悬挂在县衙和武圣庙,现在问题就在于文昌阁还差三块,城隍庙也缺两块,要不然在座各位,想想法子?难不成真要我自己提笔不成?那我一手蚯蚓爬爬的字,那是连我家先生也感到绝望的,当然,你们不嫌丢人的话,我当然无所谓,这辈子唯一一次将自己墨宝制成榜书匾额的机会,总算到来了!”    那位气质不俗的年轻人想了想,“那我给祖父写一封信去,我家祖父与那位隐世不出的白虬先生,关系不错,看能不能想办法给咱们吴大人脸面争光。”    吴鸢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本官的脸面就交给你了,要是万一匾额不够,县令大人的脸面就等于丢在地上捡不起来,到时候唯你是问。” (大骊硕儒)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而他谢灵,不但有个道法通天的老祖宗,曾经还被掌教陆沉青眼相加,亲自赐下一件几近仙兵的玲珑宝塔。 第235章 故乡黄花黄    陆沉手腕翻转,手心很快多出一座玲珑剔透的七彩宝塔,光彩流转,妙不可言。    若是细看,可以发现不过半尺高度的小小宝塔,光是各处悬挂的匾额,就多达三十六块。    谢实刚刚坐下,又一次猛然起身,对少年沉声道:“还不跪下谢恩!” (陆沉赐下)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其实还有个刘羡阳,当年因祸得福,大难不死,还被带去了南婆娑洲的醇儒陈氏求学,肯定也会有不错的机缘和前程,可毕竟路途遥远,消息不畅,而且想来在短时间内,仍是很难混得太过风生水起,三教百家的修行,越是出身正宗学脉,越是难以破境神速,虽然大道可以走得更高更远,但是在前期,往往不如旁门左道的天才弟子,那么修行路上一日千里。 第206章 月儿圆月儿弯    但是刘羡阳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当他踏足陈氏家族后,一位气度儒雅的老人,据说是颍阴陈氏的掌宝老祖,就一口气送给他一把由青神山神霄竹打造而成的折扇,这种神霄竹珍稀至极,是最好的打鬼鞭材料之一。只要是世间生长于底下的精怪鬼魅,全部畏惧神霄竹制成的法器。    一只品相极高的吃墨鱼,此物被世族仙家饲养在笔洗之中,吃墨为生。百年后背脊生出一条金丝脊线,五百年后有望成为墨龙,成为读书人梦寐以求的“墨宝”,几乎所有书香门第都会豢养此物,但是吃墨鱼对墨汁的要求极高,否则宁肯饿死自己也不愿迁就。    最后还有一缕翻书风。    刘羡阳清楚记得,当时哪怕是眼高于顶的家族嫡女陈对,在看到那缕清风后,也大为意外,甚至还有些淡淡的嫉妒。 (刘羡阳在颖阴陈的待遇)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至于书简湖那个叫顾璨的小家伙,据说惨淡至极,还失去了那条真龙后裔,估计算是大道崩坏了。    当年骊珠洞天五桩机缘,顾璨是五人当中最早失去的一个可怜虫。 第441章 飞鸟绝迹冰窟中    她摇头道:“反正开诚布公谈过之后,我受益匪浅,还有一个道理,我已经听进去了,陈大先生如今是在为自己了,做着善人善举,我可做不到这些,但是我可以在你这边,乖乖的,不继续犯错便是了,反正不给你半点针对我的理由,岂不是更能恶心你,明明很聪明、但是也喜欢守规矩、讲道理的陈先生?杀了我,顾璨大道受损,长生桥必然断裂,他可不如你这般有毅力有韧性,是没办法一步步爬起身的,恐怕一辈子就要沦为废人,陈先生当真忍心?” 第415章 人间最得意    稚圭手握拳头,一拳砸在它脑袋上,“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都不懂?”    她站起身,将那条四脚蛇一脚踹得飞入院子,“本事半点没有,还敢奢望国师的那副上古遗蜕,偷偷流口水也就罢了,还给人家抓了个正着,怎么摊上你这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儿。” ······    金鲤一个欢快摆尾,往下游一闪而去。    高煊蹲在水边,手持空荡荡的鱼篓,喃喃道:“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    赵繇有些赧颜,最后取出那只木雕螭龙镇纸,“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我想要把它送给先生。”    男人摆摆手,似乎有些无奈,“什么时候外边的天下,已经变得力所能及去救人,都是一件道德多高的事情了?”    赵繇倔强道:“可先生救我不图回报,被救之人,却不能不在乎!这已是我身上最重要的物件,拿来报答先生,正好。”    男人展颜一笑,“那说明天下总算没有变得太糟糕。”    只是男人最后还是没有收下那件镇纸。    赵繇乘坐一张自制木筏,去往陆地,站在木筏上,赵繇向岸上的男人,作揖告别。 第435章 故事里的名字    阮秀再次收起“手镯”,一条看似玲珑可爱的火龙真身,缠绕在她的手腕之上,发出微微鼾声,芙蓉山一役,仅是金丹地仙就有两名,更吃掉了一位武运昌隆的少年,让它有些吃撑了。 (秀秀的火龙手镯,赵繇的卧龙木雕,高煊的金色鲤鱼,宋集薪的四脚蛇)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站在一众人当中,不说什么鹤立鸡群,最少不会被任何人夺了光彩,哪怕陈平安并未刻意去追求什么,只是言语温和,神色从容,与那些人一一应酬过去,例如与老蛟叙旧,说黄庭国那山崖石刻,说老蛟山林府邸的伙食。与书院大儒说他曾经拜读过著作,说以后有机会还会专程拜访书院,讨教学问疑惑。 ······    而魏檗还不清楚,当年少年陈平安带着李宝瓶、李槐他们一起远游求学,唯一一次觉得委屈,就是那帮没良心的小家伙,竟然嫌弃他的手艺,煮出来的那一锅鱼汤,远远不如老蛟府邸的那一大桌子山野清供。这可是陈平安至今未曾解开的心结,之后独自远游,风餐露宿,只要每次得闲,可以稍稍用心对付一餐伙食,都会较劲。 第145章 草蛇灰线    当老人乘舟来到那处石壁下,才抬起头,望向那些无人能解开谜底的古老文字。    准确说来,其实有人在不久之前,给出正确答案了,是一位大骊王朝的白衣少年,看着不过十五六岁,却能够一语道破天机,说那是“雷部天君亲手刻就,天帝申饬蛟龙之辞”。    哪怕老人见过了无数次的春荣秋枯,那一刻内心仍是惊涛骇浪,只是脸色没有流露出来而已。 第152章 高出天外    “其它的事情,不好说是怨言吧,谈不上,可还是会有些心烦,比如李槐读书总是不用功,怎么劝也不听,真不知道当初齐先生怎么能忍着不揍他。还有吃过了好吃的山珍海味,这些家伙就一个个不爱吃我煮的饭菜,我其实挺郁闷的,油盐很贵啊,还有我去河边钓鱼,又不能挑时候,经常钓不着几条,每次回去看到他们满脸失望,我就会特别委屈,如果不是想着不耽误你们的游学路程,给我一两天时间去打下窝子,守着夜好好钓,多大的鱼我都能钓起来。” 第178章 我看一座山    于是只有陈平安在书铺逛得认认真真,对书架上一长排十二本成套的《玉山燃雪谈》爱不释手,可惜背篓空隙不多,已经装不下这么一套大部头,而且价格太高,便只好退而求其次,买了一本署名程水东的《铁剑轻弹集》。 (山崖石刻和平安的小心结,和老蛟也可以聊聊他的著作嘛)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魏檗点点头,关于风雷园刘灞桥和老龙城孙嘉树一事,陈平安与他大致讲过。 第259章 练拳百万    深夜时分,孙嘉树突然抬起头。    刘灞桥御剑折返回到这里,落在孙嘉树身后,一脚将这位孙氏家主踹到河里去。    之后风雷园剑修一言不发,继续御剑北去。 (孙嘉树其实也还不错,只是家族的担子重了点,逼着他不得不赌一把) (不过好在两人关系已经有所改观)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仔细翻阅过那本倒悬山神仙书,知道此事由来。 ······    神灵夜游,数目众多,动辄百余位,各显神通,故而被山上修士誉为一幅“神灵朝仙图”。    陈平安婉言拒绝了魏檗的好意,“那一天,我在落魄山看着就行了。” 第281章 天真    陈平安领着钥匙来到住处,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可放,一把剑,背着,一只养剑葫,挂着,就没什么外物了,之前在年轻掌柜的建议下,陈平安很快就离开房间,去往客栈附近的商铺购买必需品。    一部讲述浩然天下风土概况的《山海志》,当然是那种仙家书籍,否则买了等于白买,一页之上,能够记载十数幅图画和三四千字,画面与文字如水似云,缓缓流转。 (倒悬山神仙书《山海志》) (好像都在说朱敛要看见马婆婆了)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魏檗干脆挪步坐在了栏杆上,“听说两个洲的书院圣人最当不得,分别是北俱芦洲,扶摇洲,一个是忙着劝架,一个是忙着擦屁股,都不得清闲,无法安心做学问。” 鱼凫书院山主:原本名声不显,在书院常年深居简出,在土生土长的俱芦洲修士和君主将相眼中,此人又喜欢掉书袋,故而不是特别讨喜,兔子被逼急了还会咬人,何况是一位从中土学宫临行前、会被恩师赠予“制怒”二字的圣人,结果某一次火大了,竟然有人公然叫嚣这位圣人传授的道德学问,狗屁不通,此人当时距离鱼凫书院,不过咫尺之遥,然后大摇大摆离去,俱芦洲仙家附和之人颇多。书院黯然了许久,终于有一天,圣人离开书院,一月之间,接连打得两位元婴一位玉璞境鼻青脸肿,听说每次到最后,这位儒家圣人都是一边往人家脑袋上敲板栗,一边大声质问“现在通了没有”,对方三人当然只好说通了,结果圣人次次回复“你通个屁!”(283) 第287章 北行    陆台没来由感慨道:“婆娑洲不去说,很强大,文风鼎盛,仙师如云,尤其还有一个醇儒陈淳安坐镇,咱们脚下的桐叶洲性子喜静,跟贤淑女子相似,与世无争,又有地利之优,连跨洲渡船都没几艘,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所以比较喜欢排外,其实算是一块很大的世外桃源了,西南方的扶摇洲可就热闹了,山上山下没个界线,整天打打杀杀,练气士的江湖气都很重。”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陈平安叹了口气,“先前桐叶洲大乱,我估计扶摇洲好不到哪里去,而且妖族在桐叶洲的千年经营,虽说害得桐叶洲元气大伤,尤其是太平山和扶乩宗,最伤亡惨重,可好歹已经掀了个底朝天,我在倒悬山那会儿,就知道南婆娑洲、桐叶洲和扶摇洲皆有重宝现世,听说扶摇洲本就是九大洲当中,山下最乱的一个,如今山上也跟着乱,无法想象,那边的书院圣人、君子是怎样的焦头烂额。” 第345章 君子六符,劾鬼镇剑    一头本该早已扬名立万的仙人境大妖,竟然无声无息地隐匿在桐叶洲中部无数年?扶乩宗,书院,都没有丝毫察觉?而且好巧不巧,太平山魁首去拦截它入海的时候,太平山镇压妖魔的牢狱就突然打开了,成功逃逸四方?    加上之前就有婆娑洲、桐叶洲和扶摇洲,三洲各有上古重宝仙兵先后现世,已经引来无数修士的争夺厮杀。 第446章 风雪宜哉    南婆娑洲、桐叶洲和扶摇洲,三个距离倒悬山最近的洲,重宝出世,群雄相争。杜懋飞升失败,琉璃金身碎块四散,这桩天大机缘,传闻引发了许多宝瓶洲上五境修士的争夺。    然后又有五百灵官神位之说。    这就是真正的天下大势。 (大争之世)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那个谢家长眉儿,私底下找到了陈平安,打过招呼后,笑着问了一句,“你就不好奇为何秀秀姐没来披云山?”    秀秀姐。    一个很有讲究的称呼。    结果陈平安微笑着回了一句,“我跟阮姑娘熟悉,跟你不熟。”    差点让谢灵那个福缘深厚的小家伙憋出内伤。    什么言语,都不如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人哑巴吃黄连。 第83章 梦想 陈平安哪里知道这么点小事,就能够让这些身份尊贵的京城大人物,仿佛心思百转到了千万里之外。认真听完阮秀的传话后,陈平安笑着跟她说道:“秀秀,麻烦你跟这位老先生说,我就是个龙窑窑工,如今在铁匠铺子打杂,之所以能够买下那些山头,要感谢阮师傅。” 青衣少女一听到“秀秀”这个称呼后,笑得一双秋水长眸眯成了一双月牙儿,最后她语气欢快地用东宝瓶洲正统雅言,跟那位大骊老侍郎说了一遍。 ······ 沉默片刻后,陈平安转头笑道:“阮姑娘,刚才在外人面前喊你秀秀,别生气啊,我看到那么多当大官的,紧张得很,就想着跟你假装很熟的样子。” 阮秀眨了眨眼睛,问了一个不沾边的问题,“嗯,你那个朋友最近有没有消息啊,就是佩刀又佩剑的那位。” 陈平安一头雾水道:“你说宁姑娘啊,她走了之后,我可不知道她的消息。” 阮秀笑了。 果然知女莫若父,该说的不该说的,秀秀都给平安说了。 当然,这肯定不是我贴这段话的理由。 重点在于平安的那句“秀秀”,让秀秀都笑出了一双月牙儿! 两个人心里都明白,“秀秀”比“阮姑娘”要亲近多少。 不过最后平安还是恢复了“阮姑娘”的称呼,可是秀秀的反应呢? “你那个朋友最近有没有消息啊,就是佩刀又佩剑的那位。” 就差宁姚的名字了!!!可秀秀就是不说,就想听平安对宁姚的称呼。 “宁姑娘”出来了,后面说了什么,我猜秀秀也没听到,秀秀笑了(原来你也还只是宁姑娘啊)。 (都是合集里的内容,这个算是精简版)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魏檗伸了个懒腰,转头遥遥望向大骊京畿北方的长春宫。    不知道那儿,今年的桂花开了没有。    会不会又有女子折了桂枝,拎在手中,行走在山野小路上。    身边会不会有她这辈子心仪的男子。    如果有,希望是个品学兼优的读书人。    魏檗点点头。    还是朱敛说得好,若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套麻袋一顿打,最没有后顾之忧,如果是修道之人,多少会麻烦些嘛。但是没关系,如果他魏檗不好下手,他朱敛作为自家兄弟,代劳便是,这类事情,手持麻袋,蒙了面皮敲闷棍,是行走江湖必须精通的一门傍身绝学,他朱敛很拿手。    人生得此挚友,真乃幸事也。 (就是想起来以前看到的一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脏话就不贴了) (我不想祝你幸福,我只想给你幸福) (如果真的喜欢,谁又能甘心看着别人给她幸福?打一顿算轻的了)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石柔嫣然一笑。    陈平安毛骨悚然,改口道:“得嘞,不扣了。” (有位老哥留言想看石柔合集,认真的吗????认真我就整理起来。。。) ■第465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石柔看着一大一小走出铺子的背影,她也笑了起来。    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原来落魄山有没有陈平安在,似乎确实不太一样。 第453章 吾心安处打个盹儿    有陈先生在,确实规矩就在,可是一人一鬼,好歹安心。 第165章 如果陈平安在这里    林守一知道,这件事情背后肯定有人在推波助澜,他想不明白那些庙堂上的阳谋、家族幕后阴谋,但是如果陈平安真的留在书院,可能事情会闹得更大……但是哪怕是那样,最少屋子里三个人,绝不会这么茫然,像是少了主心骨,做什么好像都不对,因为做什么都会觉得心里没底。    他们习惯了陈平安在身边的日子。 (让人心安的人,巧了,我也有这么几个朋友) (这样的描写还有好几处,比如老蛟当时看这几个孩子、蜂尾渡口等等,就不一一找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