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自传-炭雪小蛟龙-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大风自传

原章节--第六百三十五章 日就月将

大风自传


炭雪小蛟龙2019-09-11 14:40:30

本人姓郑,名大风。
姓郑是因为风哥我爹姓郑,天经地义。
大风,我爹说生我那天风刮得特别大。可是我觉得还有另外一个意思,伟大风流。因为风哥我有文化,爱看书。
风哥我有一句名言,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我就是旱,落魄山那个老厨子,管我叫郑老旱。
何为旱?拆开看。
风哥早年在杨家药铺当小学徒,后来被掌柜的收了当徒弟,后来的那个李二当了我的师兄,虽说长我两岁,可也是后入门的,风哥我这脾气一上来,师父嘬了口烟,往桌子上磕了一下,风哥我就没脾气了。
师父就是规矩,没有原因。
风哥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师父。
师父好像也不待见风哥,每次跟风哥说话都不超过八个字。但是小时候的风哥不知道为什么,骨子里有种对老头子的敬畏和亲近。后来慢慢长大了,知道些许内幕,原来如此,本该如此。
师兄在学拳之余打猎养家,风哥练武间歇识字读书,还有,溜去小镇上去看姑娘。
还是读书识字好,知道少女就应该亭亭玉立,含苞待放。少妇更多的是体态丰盈,一步三晃,晃得人眼晕。
有诗为证,乱花渐欲迷人眼,双峰遥望不可攀。
师兄是个木头,风哥总爱去河边看那嬉戏少女,他只爱往山里钻。去河边要在下游,在上游,玩水的少女们就不干了。在下游也挺好,清澈的河水带着淡淡香气,沁人心脾,如醉如痴。(哈哈哈,我太有文化了)。
下水抓鱼好啊,还能摸一些好看的石头,大呼小叫一声,就能吸引上游姑娘们的眼球,再顺势送出去几颗漂亮的石头,顺带触碰一下之间,如此细腻,顺滑。姐姐们还能跟着风哥一起玩儿,亲切的喊风哥,小风,当真其乐无穷。
童年时光,风哥风采无限。
只可惜再大些的时候,风景再好一些的时候,姐姐们就突然不和风哥玩儿了,那一次,风哥鼻子不争气的流鼻血了,浑身萌发着一种冲动,姐姐们发现了风哥的异样,然后咯咯的笑了,说了句,小风长大了啊,以后别总顾着玩儿了,找个好营生,以后是要娶媳妇的。风哥一听,脑袋一热,说了句,我要把你们都娶回去。姐姐们一听,乐坏了,臭小子,以为你是皇帝啊,还都娶回去。再后来,她们就不和风哥玩儿了,风哥看了书知道的,长大了,要识大体了,不能疯疯癫癫的了。
那一年,风哥十二了。
长大真的有烦恼,小时候看人,没人嫌弃,还会对你笑,跟你打趣,长大了再看,挨骂,造嫌弃,什么小小年纪不学好,眼睛乱瞟什么?这么小就是个下流胚子,长大了那还了得!风哥就纳闷了,更小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些话呢?
在后面的几年里,风哥的日子就少了很多乐趣,毕竟风哥的名声还是要的,风流可不能下流。这些年,只有书和双手作伴。书来解闷,手来练拳。
师兄到底是师兄,武道始终高风哥一境。
难道是因为左手用的太多了?我辈武夫,不该如此啊?啊呸,是风哥比师兄年纪小,差一境是正常的。
十六那年,风哥武道已经进入金身境,可不是纸糊的那种,大战八百回合仍能屹立不倒的那种。师兄更是厉害,已经远游境,不过在小镇,除了有数那么些人,没人知道我俩的底细,老头子更是不许我俩泄露分毫。药铺已经不需要风哥我帮工了,老头子要我去小镇东边的城门看大门。
想我风哥风流倜傥,丰神如玉,神勇无敌,金身璀璨,竟然去当一个看大门的,风哥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可以没辙,老头子的话就是规矩。老头子说了,外乡人进来,除了该缴纳的一袋子金精铜钱之外,剩下的,风哥我照量着办。风哥的脑袋瓜如此灵光,自是明白老头子对风哥的一番照顾,于是就背着一袋子风哥珍藏的书籍去看大门了。
老头子还说了一句,你就是那守门的命。风哥以为老头子在打趣,直到风哥在老龙城成为山巅境的时候看到那番景象,才明白老头子话中之意。
再说回从前,东门值守,日子悠哉,进入小镇之人之初一看换了个青涩的后生,便有轻视之意,瞧不起风哥我。连缴纳那袋子金精铜钱都想克扣,风哥一展金身武夫风姿,直接让那帮趾高气昂的外乡人收起了轻视之意。风哥我很生气,看不起风哥么?给我等着,谁鼻窟窿露的最圆谁排在后面等着。风哥我惯你那个臭脾气?
再后来,那帮外乡人就很上道了,在风哥我的暗示下,那帮外乡人知道了骊珠洞天那个看门人实力不错,也好说话,最爱看书。
到底是外面,书的内容,质量小镇真的是没法比,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几套小镇的书籍翻来覆去的看了,那些书风哥我一翻就知道哪页哪页是那精彩之处。毕竟是伴随着风哥成长的,风哥好好给珍藏了起来。
啧啧,你还别说,小镇就是小镇,外面带进来的书装订精良不说,主要是这内容,实在是精彩,更有那插图版本,可谓良心制作,让读者爱不释手,手不释卷,卷土重来,来来去去,去而复还,咦?不对,咋还玩上成语接龙了?总而言之一句话,好看。
有那书中主人公机遇不断,桃花盛开,一路采花,众女追随,尤其是那神仙打架的描写,更是入木三分,叫人浮想联翩,热血沸腾。作者也是非同凡响,江湖人称大种马。
还有那主人公,出身小地方贵族,开始废物,原来是有寄宿阴灵盗取灵气,后来在阴灵的帮助下一路崛起,当然身边红颜同样不少。这样的故事风哥觉得看着也很不错,但是比起大种马的书,地蛹山药的书还是差了点意思,那个意思,要是几年前嘛,看看还可以。
更有那名为陈貂寺的作者,让风哥爱恨交加,看的很爽的时候,没了,美其名曰太监了,气的风哥差点儿把书撕了,又不舍得,只是期盼这个被江湖人号称大内总管的人良心发现。可是这些个外乡人进来的时候,终究是没能给风哥带来惊喜。听说这个陈貂寺靠着收到的刀片开了一家武器铺,也是生财有道了。
不过据外乡人讲,可能是收到的刀片有点儿多,最近给风哥带来的三部书可是陈总管良心发现之后的著作,可以看,不抓心,不撕书,不骂娘。
当真是书中自有颜如玉啊,陪伴了风哥多少个寂寞之夜。
师兄二十岁那年,老头子给师兄张罗了一门亲事,师嫂风哥以前偷偷瞄过,是那书中描写的那样,要啥有啥,羡慕死风哥了,真是金刚钻无用,木头揽大活。不过师兄能够娶到娇妻,作为师弟的自然为师兄高兴。
师兄被人叫做木头疙瘩,平日里闷屁也不爱放一个,哪里会知道咋和媳妇儿相处,风哥我哪能看着师兄吃瘪不是,于是把师兄叫到我的小洞天,把我珍藏已久的画册精品拿了出来给师兄看,那可是风哥我废了好大劲才让那些个外乡人带过来的精品。
画质精良,栩栩如生,师兄看一眼脸就红到耳根了,还假装不看,都是男人,风哥我哪里不知道师兄心里咋想?于是风哥我苦口婆心,信誓旦旦绝不泄露,师兄才继续往下看,还时不时的跟风哥请教,该如何如何。风哥有点后悔了,他上阵了,我呢?
师兄结婚那天,我们都喝酒了,就是没喝多,我辈武夫,几坛酒算个啥。师兄入洞房去了,风哥我蹲墙根。
武夫的听力可是很好的,那天给师兄看画册的时候就跟师兄说了,风哥我在外面为他助阵,师兄同意了,反正在外面啥也看不到。师兄到底是师兄,不知道会有声音吗?那画册,没白看。
风哥我屏气凝神,仔细的听,什么好看么?哪儿好看啥的,师兄,风哥我都替你着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可愁死风哥我了,后来好戏就要开始了,然后屋里突然安静了,啥也听不见了。
一回头,看见大门处老头子在吧嗒吧嗒的抽着烟,那火,一明一暗。风哥知道是老头子隔绝了天地,于是悻悻起身,往东边城门走去,路过老头子的时候,喊了声师父。
风哥分明看的出老头子抽烟的嘴往上咧了一下,除了嗯了一声算是回了我一句之外,又说了一句,
有意思。人呐,还真有意思。
风哥二十的时候,小李柳都快一岁了。风哥见师父的时候的眼神透着渴望,后来老头子被看的不耐烦了,磕了磕刚抽完的烟袋锅子,说了句,天煞孤星的命,别想了。
晴天霹雳,风哥仿佛看到了一道闪电劈到了风哥的***。
一身武艺无处用,英雄可叹无枪出。
形单影只空悲切,深夜无眠说皇叔。
后面的,风哥不想再说了,说多了都是眼泪。
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完)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炭雪小蛟龙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