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谈郑大风。-我求求你别秀了-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夜谈郑大风。

夜谈郑大风。


我求求你别秀了2019-03-02 22:20:33

符南华的脑袋冒着绿光。
1-老龙城即将迎来一场盛事,少城主苻南华即将迎娶云林姜氏嫡女。
-----
2- 至于那个姜氏嫡女,风风光光拜堂成亲了不假,可是入了洞房后,双方来了一场开诚布公的谈论,苻南华觉得可以接受,不过她长得很让人意外,并非外界传闻那般臃肿丑陋,便是比他喜欢过的那个桂花岛金粟,姿色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苻南华没有半点念头,因为当时洞房内,这对名义上天作之合的新婚夫妇,除了早早脱了嫁衣换上平时衣裙的姜氏嫡女,身后就杵着一个教习嬷嬷。
姜氏供养出来的一位老资历元婴剑修。
苻南华哪敢造次,不过是多看了一眼姜氏嫡女,自己的妻子,就引来了那位教习嬷嬷的一记凌厉眼神,惹不起还躲不起嘛,之后苻南华就不再自讨没趣,除了一些个必须要有的面子功夫,就极少去她和老嬷嬷那边找不自在,而那女子说话算话,就算是苻南华与朋友出门喝花酒的钱,她来出。
苻南华觉得这样的新婚日子,极好了,要知足。
-----
3- 相较于姜袤所在场合的暗流涌动。
避暑别宫一座绿竹环绕的幽幽凉亭里,就要和睦喜庆许多。
那个曾经从骊珠洞天得了那条铁链机缘的高大青年,住在蜂尾渡小巷尽头的姜韫,正在和一位出嫁老龙城的姐姐聊着天。
大都督韦谅一旁坐着,与那位神色萎靡的教习嬷嬷也在闲聊。
姜韫看着眼前的姐姐容貌,哭笑不得。
女子一挑眉头,“怎么了,以貌取人?我觉得挺美啊。”
姜韫笑道:“姐,我得说句良心话,你当下这幅尊容,真跟美不沾边。”
肥胖女子白眼道:“我倒要看看你将来会娶个怎样的仙子,到时候我帮你掌掌眼,省得你给狐狸精骗了。”
姜韫双手合十,求饶道:“别,我怕姐你这脾气,一两句话就把我未来媳妇吓跑了。”
女子正要唠叨几句,姜韫已经识趣转移话题,“姐,苻南华这个人怎么样?”
女子摇头道:“就那样,挺好的,谁也不管谁,相敬如宾,好得很。”
-----
4- 韦谅环顾四周,满眼的翠绿修竹,似真似假玩笑道:“贤人君子读书人,都喜好这青竹,我倒想斩去恶竹千万竿。”
姜氏嫡女打趣道:“韦先生,你若是在这儿砍竹子,将我们那位想要找你切磋学问的老祖宗晾在一边,不好吧?”
韦谅笑道:“我坐在那儿,太抢风头,有违臣子本分。”
她正要刺他两句。
韦谅笑眯眯道:“小生姜啊,小时候我可是抱过你的,时间过得真快,眨眼功夫,襁褓里的黑丫头,就大姑娘嫁人了。”
她怒目相向,掏出一块自小就喜欢吃的生姜,狠狠啃了一口。
----
5- 老龙城内城,一处僻静巷弄,有家新开的小药铺,不过巴掌大小的地儿,掌柜的男人,竟然雇佣了七八位貌美妇人和娇俏女子,她们无一例外,都有一双大长腿,男人整天无所事事,从不担心药铺的生意,忙着跟她们嘴花花,说着一些个自诩风流的荤话,女子们表面上看似娇羞,转过头去就翻白眼。
这个汉子今天又端了根小板凳,坐在巷子口,嗑着瓜子,看着街上那些路过的女子,汉子两眼冒光,想着确实是家花不如野花香。
然后今天街上又有一位女子,在汉子眼前走过,穿得是很花枝招展,至于她的相貌和身段……反正汉子已经丢了瓜子,端起板凳就跑路。
------
6 - 内城那间小药铺,那个不太正经的汉子又蹲着板凳来到巷子口,只是今天没带着瓜子,而是一本铺子里不知哪个娘们买来的杂书,上边写了许多虚头巴脑的故事,多是儒道两家的圣人事迹和教诲,写得是双脚离地十万八千里的大道理,汉子以往哪里会看这个,只是在巷口蹲了这么久,始终没有女子愿意搭讪他,让汉子觉得可能是自己少了点书卷气的缘故,手里拿本书翻一翻,说不定会有意外之喜。
酷暑时分,女子衣衫穿得就清凉许多了,汉子坐在小树荫下,装模作样看书,眼角余光实则一直如汗水黏糊在女子的面容身段上,其中一位身姿妖娆的成熟妇人,看得汉子魂魄都给勾走,默默念叨着屁股宽过肩,快活似神仙。
只可惜汉子发现自己拿了本书当读书人,也没有女子乐意正眼瞧他。
除了某位女子,又来了,水桶腰,麻子脸,脸盘子比汉子的屁股还大,汉子哭丧着脸,终于开始认真翻书,那位家住附近的年轻女子,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腰肢那不是拧转,而是晃荡,汉子始终装瞎子,后来女子实在扛不住毒辣日头,念念不舍地看了眼她一眼相中的情郎,便心满意足地回家去了。
----
7- 今天,槐树底下,郑大风独自晒着初春的温煦日头,穿着一件裴钱他们帮着买来的舒适棉袄。
那位许久不见的姑娘,大概是过年吃得好,好像脸颊和体态都更“丰腴”了些,不像以往那般,只是在郑大风眼前逛来逛去,这次壮着胆子走近了郑大风,羞赧问道:“郑掌柜,铺子招人吗?”
郑大风笑着摇头,“不招了,我明儿就回老家了,在你们老龙城混口饭吃太难。”
这位姑娘虽然胖得离谱,可竟是软糯的嗓音,格外悦耳,她脸上满是失落,“还回来吗?”
郑大风摇摇头,“不回了吧。”
她讶异道:“不说是你祖辈置办的老宅子吗,铺子咋办?”
郑大风忍不住笑道:“空着呗。灰尘药铺嘛,吃灰不也正常。”
她微微红脸,“不然钥匙给我,我帮你打扫,屋子没点人气儿,容易坏的快,多可惜。”
郑大风摆手道:“不用不用,真不用,谢谢姑娘你啊。”
郑大风看了眼天色,大太阳的,却说天色不早了,还要回去收拾行李。那位姑娘咬着嘴唇,看着拎着板凳,落荒而逃的佝偻汉子,突然问道:“郑掌柜,都不问问我姓什么吗?”
郑大风到底没那脸皮装聋子,只得停步转过头,“敢问姑娘姓什么?”
姑娘展颜一笑,“我爱吃生姜,所以姓姜!”。
---
1- 郑大风的前世今生。
郑大风拿起老烟杆,开始吞云吐雾,抽旱烟久了,习惯成自然,觉得还挺不错,难怪老头子好这一口。
郑大风眼神恍惚。
当初破开云海,郑大风差一点就要去做一天之内连破两境的壮举,然后郑大风看到了云海之上的一幕风景。
让他打消了念头。
纯粹武夫的九十之间,需撞天门,自然可见天门。这不奇怪,但是郑大风深信不疑,自己看到的天门,与任何一位已经跻身十境的武道前辈,绝不相同。
那道天门,的的确确出现了。
但是不止有天门而已。
郑大风看到了天门一根通天大柱之上,有一个面容模糊的神将,披挂一副如霜雪般的庄严铠甲,神将被一把剑钉死在天门柱子上,金黄色的血液,涂满了天柱。
郑大风当时仰头望着那具凄惨尸体。
有一个瞬间,仿佛那具神将尸体活了过来,在与他郑大风凝视,神将嘴唇微动,似乎在说一个字。
走!
----
2- 【这一段文字我确实没找到,哪位手段通天的书友帮我找找,大概是范俊茂说得,郑大风以前就是最固执的一个,有一个剑修杀上天门的时候叫他让开,他偏不让,结果被一剑钉死了。】
---
3-郑大风指了指身后落魄山山脚那边,“我打算重操旧业,看门,在你这儿蹭吃蹭喝,如何?”
陈平安停下脚步,“不是开玩笑?”
郑大风怒了,“老子赶了一晚上夜路,就为了跑来落魄山跟你开玩笑?”
陈平安笑道:“行啊,回头我让朱敛在山门那边建造一栋宅子。”
郑大风白眼道:“山上也得有一栋,不然传出去,惹人笑话,害我找不到媳妇。”
陈平安环顾四周后,凑近郑大风,与他窃窃私语。
郑大风听完之后,赶紧抹了把口水,贼眉鼠眼笑嘻嘻,“这不太好吧?传出去名声不太好?我还是没有媳妇的人呢。再说了,你都送给了粉裙小丫头,再跟一个小姑娘家家的要回来,这多不合适。”
陈平安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别眼馋,放着山头不管,成天待在山上逛荡。”
郑大风一把拉住陈平安胳膊,“别啊,还不许我腼腆几句啊,我这人脸皮子薄,你又不是不知道,咋就逛了这么久的江湖,眼力劲儿还是半点没有的。”
陈平安揉了揉下巴,“算了,粉裙女童那边的狐皮符纸,还是不去要讨要了,回头我找人,帮你找人在清风城那边再买一张。”
郑大风使劲点头,突然琢磨出一点意味来,试探性问道:“等会儿,啥意思,买符纸的钱,你不出?”
陈平安笑道:“出还是我出,就当垫付了你看守山门的银子。”
郑大风急眼了。
陈平安收敛玩笑神色,“你要真想要一个清净的落脚地儿,落魄山之外,其实还有不少山头,灰蒙山,螯鱼背,拜剑台,随便你挑。”
郑大风摇摇头:“看大门,没什么丢人的,如果我真是觉得自己这辈子算是栽了,要躲起来不敢见人,哪里去不得,还跑来龙泉郡做什么?”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我求求你别秀了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