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情回顾之他是道德圣人吗?-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前情回顾之他是道德圣人吗?

前情回顾之他是道德圣人吗?


山外小阁楼2019-03-27 09:10:25

想了想还是发一下吧,来圈子发帖比较晚,看的也比较少,不太了解风气,所以昨天就只把这篇发在贴吧了。刚刚又看了看,觉得还是可以在圈子发一下,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人不管在哪都一样。
要来反驳的也注意一下,因为我也会说“你们就容不下不同意见”“你们就是一根筋”“在你们面前黑就对了”“楼下一会儿就有睿智来捶我了”“等一个暴躁老哥”
是不是觉得很眼熟,气不气啊。
内容引起极度不适,慎入。
奥对,还有一句,不喜勿喷。


第517章 世事如棋局局新
   隋景澄似乎觉得憋气沉闷,干脆摘了幂篱,露出那张绝美容颜,目视前方,好似一个置身事外的局外人,学那老侍郎的言语和口气,笑着说道:“在行亭那边,咱们见死不救,也就算了,后来人家不管如何,总算是救了我们一次的,如今反过头来怨恨他好事没做够,不是咱们家风醇正的隋家子孙给狗吃了良心吗?”
   老人气得差点扬起一马鞭打过去,这个口无遮拦的不孝女!

(当事人都觉得自己的良心被狗吃了,那么还在这么想的旁观者呢?)
(嗯,要跟我说什么?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下一句呢,“三百万字了,你陈平安不就是要做个道德圣人吗?”)
(咱下一段继续)


第374章 他乡遇故知
   陈平安希望自己以后,如果真有一天,也开宗立派了,他宁愿从一开始,就没有人觉得他陈平安是什么毫无瑕疵的道德圣人,到最后,万一真出了无法挽回的变故,也不会有人觉得他是什么罪不可赦的大恶人。即便人心离散,也要争取有个好聚好散,尽量做到一个过得去的善始善终。

第391章 君子救与不救
   这次无需陈平安搀扶,几乎是老妪抓着他站起身,就要往院门那边拽去,只是她发现年轻剑仙站在原地,不动如山,她便有些皱眉,“仙师为何不动身?救人如救火,若是迟了……”
   陈平安脸色如常,温声解释道:“我还有弟子需要喊起床,与我待在一起才行,不然狐妖有可能趁机而入。再就是私自登上那柳清青闺阁绣楼,我总需要让人告知一声柳老侍郎,两件事,并不需要耽搁太多时分……”
   不等陈平安说完,老妪急匆匆怨言道:“剑仙前辈,你是山上人,何须计较这些繁文缛节,先留下一人照顾弟子便是,至于柳敬亭那边,连家族都快覆灭了,还在乎这些做什么,回头与他说了已经救下他女儿,那书呆子一样只会感恩戴德,哪敢计较这些鸡毛蒜皮!”
   朱敛看着那老妪侧脸。
   朱敛负后一手,由掌握拳,咯咯作响。
   陈平安突然问道:“听说过君子不救吗?”
   老妪呆若木鸡,有些惧怕了。

第392章 山雨欲来符满楼
   裴钱拍了拍腰间竹制刀剑,点头道:“师父你放心,我会保护好柳小姐和芽儿姐姐的!”
   陈平安拍了拍她小脑袋,轻声道:“先保护好自己。”
   裴钱笑开了花。
   朱敛微笑不语。
   方才在屋顶上,陈平安就悄悄叮嘱过他,一定要护着裴钱。
   那份言下之意。
   让朱敛觉得很舒心。
   真要跟了个一步步走向道德圣人、志在文庙神位的少爷,朱敛只会糟心不已。

第441章 飞鸟绝迹冰窟中
   遇上对错之分的时候,当一个人置身事外,不少人会不问是非,而一味偏袒弱者,对于强者先天不喜,无比希望他们跌落神坛,甚至还会苛责好人,无比希望一个道德圣人出现瑕疵,同时对于恶人的偶尔善举,无比推崇,道理其实不复杂,这是我们在争那个小的‘一’,尽量均衡,不让一小撮人占据太多,这与善恶关系都已经不大了。

第430章 桌上又有一碗饭
   陈平安缓缓道:“我陈平安不想做道德圣人,可是不做那种道德圣人,不是说我们就可以不讲半点道理了。”
   “别人讲不讲理,我不管。你顾璨,我要管,管了有没有用,我总要试试看。我爹娘死后,我就没有了所有的亲人,刘羡阳,还有你顾璨,你们两个,就是我的亲人。天下这么大,小镇那边,我就只有你和刘羡阳两个亲人,别的任何地方天塌下,我都可以不管,但是哪怕真的天塌下了,只要压到了你们,我陈平安不管本事有多大,都要去试试看,把塌下来的天给扛回去!就算扛不回去,挑不起来,那我陈平安就是死,也要帮你们讨回一个公道!”

第441章 飞鸟绝迹冰窟中
   陈平安灿烂笑道:“我以前,在家乡那边,哪怕是两次游历千万里江湖,一直都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哪怕是两个很重要的人,都说我是烂好人,我还是一点都不信。如今他娘的到了你们书简湖,老子竟然都快点成为道德圣人了。狗日的世道,狗屁的书简湖规矩。你们吃屎上瘾了吧?”

第479章 自古饮者最难醉
   陈平安突然问道:“老前辈,你觉得我是个好人吗?”
   崔诚点头,“是。”
   为气任侠之外,施恩不图报,自然可算好人。
   陈平安又问道:“觉得我是道德圣人吗?”
   崔诚瞥了眼年轻人,“像。”
   陈平安转头望向屋外,微笑道:“那看来这个世道的聪明人,确实是太多了。”
   崔诚哈哈大笑,十分畅快,似乎就在等陈平安这句话。

(三百万字了,能弱弱的问一句怎么看书的吗?你们上瘾了就逼着他陈平安吃?不吃就是不对?他是救过不少人,他也差点死了,现在他想考虑下救不救,可以不?)
(聪明人可真多,你没听错,不是嘲讽,真的在夸你聪明)
(真心问一句,这一部分能看到吗?我是真的担心有些人自动屏蔽这几段内容的,因为书里这么多次提,就是看不到啊,就非要说“你陈平安就是个圣人”,那我能怎么办,只能真诚地再问一句:“能看到吗?”)



(好了,这下不是道德圣人了吧,接下来你又要怎么反驳?“陈平安你的赤子之心呢?齐先生会失望的。”真心想问一句,齐先生告诉你他失望了吗?)

第23章 槐荫
   齐静春看着时不时用右手擦拭脸庞的少年,两人已经走到杏花巷铁锁井附近,那边有妇人正在弯腰汲水,齐静春问道:“若有陌生人掉进水井,你若救人,就会死,你救不救?”
   陈平安想了想,反问道:“我想知道,真的救得了那个人吗?”
   齐静春没有回答少年的问题,只是笑道:“记住,君子不救。”
   少年愣了愣,疑惑道:“君子?”
   齐静春犹豫了一下,蹲下身,先帮草鞋少年正了正衣襟,然后用手帮他擦去血迹,柔声道:“遇见不幸事,先有恻隐心,但是君子并不是迂腐人,他可以去井边救人,但绝对不会让自己身陷死地。”

(在齐先生选择陈平安之前,两人怎么交流的?)
(再次确认一下,这一段可以看到吧?)
(下一句反驳,“齐先生只是这么教你的,你看到他怎么做了吗?他为了小镇不惜牺牲自己,你就是这么学他的?”)
(嗯,现在新问题又来了,齐先生又成了你们眼中的道德圣人,齐先生见死必救,齐先生见不平必出手)
(那我们就看看齐先生怎么做的)



第22章 止境
   齐静春来此主持大阵运转后,六十余年,谨守“方正平和”四字师训,绝不以个人好恶,擅自更改小镇百姓的命运轨迹。否则在这位也曾嫉恶如仇的读书人眼中,小镇高门大户里有太多的污秽,陋巷小户里也有太多的贫苦,不过齐静春在冷眼旁观之后,看到大姓大宅也有他们的徒劳无奈,小门小户也有他们的穷凶极恶。久而久之,齐静春如同高高在上的神像,既不享受香火,也不承人情,只是袖手端坐,对世事不闻不问。

(这么多不平,齐先生不闻不问)
(行了,反驳我也帮你们想好了,齐先生是理清了脉络,知道看似不平实则平)
(那么问题来了,你们让平安看清脉络了吗?你们给他时间了吗?)
(平安装弱试探了一下,你们说不对,为什么非要去试探呢?你应该直接出手啊)

第360章 到达老龙城
   更远一些,同样是骊珠洞天出身的少年,赵繇和宋集薪,比起从未上过学塾的陈平安,两个同龄人甚至还算是齐静春的学塾嫡传弟子,尤其是赵繇得到了齐静春最根本的那枚“春字印”,可当少年面对当时的大骊国师崔瀺,被齐静春寄予厚望的少年赵繇,甚至连看门人郑大风都喜欢的骑牛车少年,不一样连崔瀺都觉得是个稍大一些的蝼蚁而已?使得一方春字印,彻底消散天地间。
   若是赵繇没那么“聪明”,誓死不以春字印与崔瀺换取机缘。
   当时“春风犹在少年袖”的齐静春,岂会任由崔瀺拿走印章。

第370章 新年新气象
   赵繇当年没能保住那枚最珍贵的春字印,齐先生却说对此不曾失望,陈平安一开始不理解,以齐先生的性情,绝对不是因为对赵繇不曾寄予厚望,故而才不失望,事实上齐先生在赵繇和宋集薪之前,仍是更加看重赵繇一些,如今想来,其实齐先生未尝不是希望赵繇借此机会,与他这一文脉彻底撇清关系,赵繇自立门户也好,投入别家文脉道统也罢,说不定能够安安稳稳度过一生,齐先生便已是欣慰了。
   陈平安自认自己做不到齐先生这般豁达。

(按照你们的逻辑,“齐先生你怎么可以试探赵繇呢?你出手了他怎么还会有心结呢?你明明在那里,为什么不直接出手?还让崔瀺毁了赵繇的心境呢?”)
(完蛋,你们不会开始觉得齐先生的人设也崩塌了吧)
(崩就崩吧,反正你们给齐先生的人设也不是齐先生想要的)



第429章 有些重逢是最坏的
   崔瀺始终神色平静,凝视着画卷,自言自语道:“阴魂不散的齐静春,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啊。那我们不妨稳妥一些看待这个问题,假设齐静春棋术通天,推衍深远,就已经算到了书简湖这场劫难,于是齐静春在死之前,以某种秘术,以魂魄一部分,放在了书简湖某个地方,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齐静春是什么样的读书人?他宁肯被自己寄予厚望的赵繇,不去继承他的文脉香火,也要赵繇安安稳稳求学远游。你觉得那个魂魄不完整的‘齐静春’,会不会就算他躲在某个角落,看着陈平安,都只是希望陈平安能够活下去就行了,无忧无虑,安安稳稳,由衷希望以后陈平安的肩头上,不要再担负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连你都心疼你的新先生,你说那个齐静春会不心疼吗?”

第455章 报道先生归也
   最终,彩衣国那边,最后一次相逢,也是最后一次离别。
   齐静春对一位少年笑着说,最后陪你打一次拳。
   少年出拳。
   齐静春在一旁,悠然出拳,心中缓缓道:“小师弟,辛苦了。这么大的担子,被我亲自放在你的肩头,对不起。”
   那一刻,少年只是伤心打拳。
   并不知道,那位自己最敬重的齐先生,泪流满面,满是愧疚。

(看完这段再看齐先生失望了吗?先不说平安做的对不对,就算就算就算不对,齐先生会失望吗?)
(失望的是你,而他,只会心疼。所以泪流满面的是他,上蹿下跳的是你)



第253章 有人送剑有人等
   苻南华突然察觉到蔡金简嘴角笑意的玩味,立即停下言语,改了口风,“他齐静春拦下陈平安后,跟我说了一番话,要我离开骊珠洞天,但是随手赠予我一份不在法宝器物上的机缘,具体为何,就不与你说了,但是很奇怪,齐静春从头到尾,没有要求我发誓将来放过陈平安,不找他的麻烦,或是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的劝说言语。”
   蔡金简环顾四周,神情淡漠,最后望向苻南华,微笑道:“对待救命恩人和一位圣人,你难道不该以姓氏加先生作为敬称吗?”
   苻南华扯了扯嘴角,“人都死了,还是被各路天上仙人联手镇压致死,儒教那座文庙选择袖手旁观,齐静春明显再无翻身的半点机会,那么圣人又如何,先生又如何?齐静春又如何?”
   蔡金简一笑置之,感慨了一句题外话,“我们云霞山的几位老祖的修道之地,都没有这座府邸来得灵气充沛,苻南华,你们苻家真是有钱。”

(最后,也别说我是在恶意揣测齐先生,我很尊重他,尊重到在任何一篇帖子或回复下面,我都用齐先生作为敬称,引用原文除外)
(当然,你要是说我流于形式也无所谓,有些事懂的人懂了就行,你们,说句实话,现实生活中遇见一个我躲一个,惹不起哟)


(还是再补充几段吧,我是真想看看他们看不看得到) 第514章 先生包袱斋,学生造瓷人    崔东山笑道:“见人处处不不眼,自然是自己过得事事不如意,过得事事不如意,自然见人处处不顺眼。”    裴钱大怒,“说我?”    崔东山双手抱住后脑勺,身体后仰,抬起双脚,轻轻摇晃,倒也不倒,“怎么可能是说你,我是解释为何先前要你们躲开这些人,千万别靠近他们,就跟水鬼似的,会拖人下水的。” 第506章 诸位只管取剑    “仙家术法,山上千万种,需要出剑?”    听到这句话后,汉子大汗淋漓,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这会儿,觉着我像是与你们一个德行的恶人,才觉得怕了?”    那谪仙人以手中合起折扇,轻轻敲打脑袋,意态慵懒,轻声笑道:“恶人眼前不言语,好人背后戳脊梁。闷葫芦是你们,眉飞色舞也还是你们。怪也,妙也。” 第505章 二月二    今年随驾城上上下下,年关好过,可是大年三十也没半点喜庆,正月里的走门串户,更是闷闷不乐,人人抱怨不已。    于是一些个原本没什么太大怨气的,也开始怨怼起来。    随后鬼宅那边,开始有一些看似市井百姓装束的人物出现。    到后来,身影越来越多。    再后来,就是真正的市井百姓赶来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当有一个孩子往鬼宅丢石子大骂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议论纷纷,都是埋怨声,从最早的怂恿,到最后的人人发自肺腑,油然而生。    埋怨那位所谓的剑仙,既然如此神通广大,为何还要害得随驾城毁去那么多家产财物?    杜俞在院墙那边贴墙根,听得差点气炸了肺。    大步走回前辈那边后,一屁股坐在小板凳上,杜俞双手握拳,憋屈万分,“前辈,再这么下去,别说丢石子,给人泼粪都正常。真不要我出去管管?” 我呢,现在心情好的很,模仿某些人说话还是挺爽的。真的一点都不暴躁。 我也想心平气和的讲问题,但架不住他跟我暴躁,那我能怎么办,暴一个呗。真的,制怒比发怒难得多了,当然可能有些人没体验过制怒,他们向来有气当场就在键盘上撒了。智能手机方便了谁? 我也想过好好分析一下,一方面能力有限,另一方面我知道对某些人而言,这些分析他们不看的。原文看过都忽略,更何况这些分析呢?他们只会说你一根筋,说你只会舔,说你容不下不同意见。那我还能怎么办,只能在一楼先发了,这下我就能说他们一根筋、只会黑、容不下不同意见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