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章分析——我以我血荐轩辕,要留希望在人间-浊酒话经年-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519章分析——我以我血荐轩辕,要留希望在人间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九章 答案就在青竹上

519章分析——我以我血荐轩辕,要留希望在人间


浊酒话经年2019-04-06 21:49:37

本章总管无非是想说明两个道理:


一是探讨处于生死边缘极端情况下的人为求活命不择手段,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二是解释救人与否的原因和救人方式方法。


这也是近些天读者在不停讨论的话题,总管在文章之中讲述了他自己的观点。下面分别来看一下。


先说第一个问题,原文如下:


“陈平安捻起了一颗棋子,“生死之间,人性会有大恶,死中求活,不择手段,可以理解,至于接不接受,看人。”


向生求活是生命的本能,这种本能是先于一切礼仪法则而与生俱来的,所以当遇到生死抉择的时候,到底是不顾一切遵循本能求生,还是在礼法道德下赴死,千人千言,万人万语,无法形成一个统一的答案。这里陈平安提出,就这件事来说,两种思想应该互相理解,不能一言以蔽之,不能说哪一种想法就肯定是错的。每个人的思想是不同的,在你看来对的事在我看来是错的,那我不应该非要纠正你看待这个问题的态度,你也不应该拿你的态度来指责我。当然,这是建立在这件事情本身就具有两面性,不是原则性大是大非问题的基础上的。
那么对于陈平安来说呢?为求活命不择手段,是陈平安不能接受的。陈平安说道:


“横渡帮胡新丰,就是在那一刻选择了恶。所以他行走江湖,生死自负,在我这边,未必对,但是在当时的棋盘上,他是死中求活,成功了的。”


陈平安在这里,也只是依照自己为人处世的标准去做事情而已,他从没有要求别人非要有舍生取义的品质,也没有要求别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对吧?只不过对于能够坚持大仁大义之人,陈平安会给与更多的善意,对于胡新丰这样选择的人,任其自生自灭,这让有些人心里难以平衡罢了。

说白了,就是那些支持求生至上的人,还希望得到舍生赴死带来的好处,天底下哪有这种便宜事?
选择了自己至上的求生的人,也就没有资格要求别人来救。因为在你的观念里,自己的生命是第一位的,那么你应该理解别人的生命在别人的心中也是第一位的,有什么理由你以自身为首位,而让他人舍弃利益来救你呢?生死自负吧。


隋景澄问道:“如果他誓死保护我隋家四人,前辈会怎么做?”
陈平安缓缓道:“那么五陵国就应该继续有这么一位真正的大侠,继续行走江湖,风波过后,这样一位大侠如果还愿意请我喝酒,我会觉得很荣幸。”

所以陈平安对待生死边缘极端情况下的人为求活命不择手段的态度是:我虽然支持舍生取义,但是我也不会认为不择手段求活是错的,你能活是你的本事。只不过对于我陈平安来说,我会给与能够舍生取义的人更多的善意和帮助,也愿意和他们成为朋友,不择手段求活的人是我不喜欢也不接受的人,我什么都不给,仅此而已。


下面来看总管想说明的第二个道理:救人与否的原因和救人的方式方法。
陈平安选择是否救人,怎么救人,有他自己的一套规则。首先就是判断此人是否该救,是否值得救:

“那人却神色如常,似乎司空见惯,仰起头,望向远方,轻声道:“生死之间,我一直相信求生之外,芥子之恶蓦然大如山,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有些人,可能不会太多,可一定会有那么一些人,在那些明知必死的关头,也会有星星点点的光亮,骤然点燃。”
“行亭那边,以及随后一路,我都在看,我在等。”
“只要被我找到一粒灯火就行,哪怕那一点点光亮,被人一掐就灭。”
“但是这种人性的光辉,在我看来,哪怕只有一粒灯火,却可与日月争辉。”


人面对生死自然千姿百态,陈平安要的不多,不管你怎样委曲求全惺惺作态,但凡心中尚存有一丝人性的光辉,就是值得被救之人。这个光辉不计大小,就连最简单最基础的怜悯之心都值得被肯定。因为有了这点光亮,陈平安救人之后就可以将其放大,对他人,对世界都是有益的,哪怕受益的只是几个人几件事,这也足够了。若遇险之人是大奸大恶之辈,毫无品行可言,将其救起之后恩将仇报继续为恶,对世界对他人有害无益,这样的人救了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说陈平安这个救人的门槛已经放的很低了,仅凭这一点上,就已经比绝大多数人都做的要好了。


那么判断完是否该救之后,有没有必要救呢?这里分为两种情况,我们来看原文:

"平安将隋家四人的四颗棋子放在棋盘上,“我早就知道你们身陷棋局,曹赋是下棋人,事后证明,他也是棋子之一,他幕后师门和金鳞宫双方才是真正的棋局主人。先不说后者,只说当时,那会儿,在我身前就有一个难题,问题症结在于我不知道曹赋设置这个圈套的初衷是什么,他为人如何,他的善恶底线在何处。他与隋家又有什么恩怨情仇,毕竟隋家是书香门第,却也未必不会曾经犯过大错,曹赋此举居心叵测,鬼祟而来,甚至还拉拢了浑江蛟杨元这等人入局,行事自然不够正大光明,但是,也一样未必不会是在做一件好事,既然不是一露面就杀人,退一步说,我在当时如何能够确定,对你隋景澄和隋家,不是一桩峰回路转、皆大欢喜的好事?”

很多情况下,有能力施救的人并没有亲自参与整个事件,一味莽撞的去救人,可能好心办坏事,也可能人没救成自己也没了。正如前文中曾经说到,潇洒大侠救人于当下,之后可能被救的人会遭受更猛烈的打击。所以在没有马上分出生死,局势还不明朗的时候,救人应该经过深思熟虑和综合分析。在这里,陈平安首先想知道事情发生的原因,了解祸首的善恶底线,然后判断此事究竟是福是祸,最终决定是否有必要救。所以陈平安在保证隋家一行无人伤亡的前提下慢慢观察,捋清脉络,最后救人,这才是正确的,事后不会后悔的做法,也是对被救之人最负责的态度。这也就回应了那些抨击陈平安见死不救的人,你们不是正义,而是一厢情愿感动自己的有勇无谋之辈罢了。

另外一种情况,就是假如侵害正在施行,我们来不及思考这么多,怎么办?总管也给出了我们答案:

“若是遇上了一些必须及时出手的场景,善恶难断,那还要不要以道法救人或是杀人?
那人似乎看穿了隋景澄的心事,笑道:“等你习惯成自然,看过更多人和事,出手之前,就会有分寸,非但不会拖泥带水,出剑也好,道法也罢,反而很快,只会极快。”
他指了指棋盘上的棋子,“若说杨元一入行亭,就要一巴掌拍死你们隋家四人,或是当时我没能看穿傅臻会出剑拦阻胡新丰那一拳,我自然就不会远远看着了。相信我,傅臻和胡新丰,都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先救了再说。这也就说明了,人,陈平安肯定是要救的,不存在见死不救一说。不过这种救,也是陈平安观察思考之后的行事,不会脑子一热就行动,只不过陈平安习惯成自然,思考判断较快较准,看不出凝滞犹豫罢了。先前在行亭时双方已经有了接触,陈平安已经知晓隋氏一行人绝非大奸大恶之辈,何况还有一份读书人的香火情在里面,所以当这一行人生死攸关之时,陈平安是不会置之不理的,会马上施救。当然,这里也强调了,救人与否也要建立在“看过更多人和事”的基础之上,这样才能在电光火石之间做出倾向于正确的判断,然后不论采取何种行动,都是发自本心没有障碍,自然出手更快。


"陈平安说道:“可你们在那个行亭困局当中,是弱者。我刚好遇见了,仔细想过了,又有自保之力,所以我才没有走。但是在此期间,你们生死之外,吃任何苦头,例如一路淋雨逃命,一路提心吊胆,还有你被人一记刀背狠狠砸落马背,都是你们自找的,是这个世道还给你们的。长远来看,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毕竟你们还活着,更多的弱者,比你们更有理由活下去的,却说死就死了。”


陈平安的救,不是不假思索的救,不是包办式的救,而是到紧要关头,被救者实在无力应对之时再救。为什么要这样呢?既然选择救了,何不救的更痛快一点?原因有三。
一是有些苦难,是自作自受,只有承受了苦果,切身感受到痛苦,才能反思自己为何会遭受此劫,以后尽量避免。
二是面对危险抗争的过程,对于每个人自己来说也是一种难得的历练和宝贵的经验。
三是如若一遇到危险就被人救了,反而容易产生依赖和运气心理,以后再碰到生死磨难就会逃避和妥协。
陈平安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一次次生死之间的感悟和成长,所以说道“长远来看,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另外还有一点难能可贵,那就是陈平安救人不会半途而废,这点从跟随隋氏一行人到对曹赋的安排一系列行为当中都能看出。既然决定了要救,就救到此间事了为止。

到这里,也就解释清楚了,陈平安不是不救,不是为了彰显能力或达到目的才救,而是采用更稳妥,更有效的方式,完完全全替被救者考虑,从身到心全方位的救赎。
先判断有危险的人身上是否有值得救的点,再捋清脉络,看看救人对被救之人来说是福是祸,救人的行为也要做的恰到好处,并且救的彻底。这才叫做真正的“救人”。


两个重点的问题分析完了,下面再来说说本章当中哪些地方又体现了隋景澄的聪明才智。
在打架的过程当中,隋景澄无论从作战的方法上还是心志的坚定上都尤为出彩,很难想象这是一位深居闺阁的大家闺秀能做到的,只能归结为天赋异禀。打架过程中还能真心实意的想照顾老父,足见品性端正,这些就不再赘述了。


隋景澄摘了幂篱随手丢掉,问道:“你我二人骑马去往仙山?不怕那剑仙杀了萧叔夜,折返回来找你的麻烦?”
陈平安瞥了眼那只先前被隋景澄丢在地上的幂篱。

丢掉幕篱用意有二。一是发挥自己的容貌优势,在对阵曹赋时多一分实力。不管是能让曹赋分心还是能让曹赋怜香惜玉,只要是能增加作战成功率的行为都毫不犹豫。二是随手一丢,不引人注意,说不定大战过后的曹赋注意不到,那么遗留此地的幕篱就是陈平安追寻搜索的介质和信息。证明自己被掳走的同时,也许陈平安有办法凭借仙术追踪而去,从而加大获救的概率。
所以为什么陈平安称赞隋景澄不仅是赌运好而是赌技佳呢,那就是隋景澄同陈平安一样,整个事件当中都在不停的为自己和所做做的事增加成功率,而且用的自然有效果。

隋景澄跪在地上,开始磕头,“我在五陵国,隋家就一定会覆灭,我不在,才有一线生机。恳请仙师收为我徒!”

我们可以设想隋景澄继续留在五陵国的话,多方势力为了把隋景澄搞到手,定然会不择手段以隋家来威胁,或是打击报复,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只多不少。隋家又只是一个山下的家门,如何能经的起这样的折腾?如若不在,山上人讲究无利不起早,既然隋已被他人夺去不知所踪,再去对付隋家就是没有意义的蠢事,就没必要再横生枝节了,隋家相对会更加安全。再一个,也会怕与带走隋景澄的势力树敌,亦会怕日后修行有成的隋景澄本人回来报复。
此时的隋景澄,刚刚死里逃生,却能凭借曹赋的只言片语,看清事实结果,并马上能想到破局之法,之后毅然决然付诸行动。看似简单的一句话,把隋景澄的过人心志和高超智慧表达的淋漓尽致。
也难怪陈平安笑道:“你如果早点修行,能够成为一位师门传承有序的谱牒仙师,如今一定成就不低。”


之后隋景澄在与陈平安的复盘问答之中,谦虚谨慎言行得体,多次表达了对陈平安的钦佩敬慕之情,并且依稀摸到了陈平安的行事脉络:


“我自幼便有机缘在身,有修行的天赋,有高人赠送的仙家重宝,是天生的修道之人,只是苦于没有山上明师指路。修成了仙法,我会与前辈一样行走江湖!”


回答陈平安的话,忠于事实,是为无错,说与陈平安一样行走江湖,那就是看出来陈平安希望把善意与公道洒满人间,顺其脉络投其所好,是为聪明。其他还有一些地方,隋景澄看出来的总管都有所交代了,就不多说了。综上,陈平安对隋景澄的评价还是相当中肯的,隋景澄确实是一个心智不俗的修道良胚。


最后说说陈平安要让崔东山看答案一事。


陈平安正色道:“找到那个人后,你告诉他,那个问题的答案,我有了一些想法,但是回答问题之前,必须先有两个前提,一是追求之事,必须绝对正确。二是有错知错,且知错可改。至于如何改,以何种方式去知错和改错,答案就在这根行山杖上,你让那崔东山自己看,而且我希望他能够比我看得更细更远,做得更好。一个一,即是无数一,即是天地大道,人间众生。让他先从目力所及和心力所及做起。不是那个正确的结果到来了,期间的大小错误就可以视而不见,天底下没有这样的好事,不但需要他重新审视,而且更要仔细去看。不然那个所谓的正确结果,仍是一时一地的利益计算,不是天经地义的长久大道。”


不止隋景澄一头雾水,我更是两头雾水。总管把最关键的答案写在竹杖上不说出来,我是真的无法确定,只能猜测。关于这一段,我才疏学浅,真的只能说说自己想到的了。


既然这个答案是观棋两局所得,我们就去这两局当中找一找答案。首先看两个前提。绝对正确的前提,对应峥嵘棋局。我们可以从中发现,看似正确的结果(斩水蛟平祸乱),实际上是人为的产物。为了达成这个目的,过程极其错误(死了一国龙脉,死了一江湖的人,其他牵连其中的人不计其数),最终即使目的达成,我们也可以预见到这个结果是毫无意义的。之所以觉得是正确的,只是因为站的不够高,看的不够远。
有错知错,对应行亭问心局中,众人在求生这个微小却绝对正确的目标下,都自以为错误的行为(如隋老弃平安不顾、胡新丰试图打杀隋老投诚)能够达成好的结果,可实际上呢,对的行为更能获得更好的结果。所以应该知道自己错在哪,错的应不应该,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如何改错总管没写,我个人认为,可以细到设身处地的站在每一个被错误行为影响受难的人的角度,去感知他们的痛苦,找到其中顺序,加以体悟;再远到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捋清脉络,看看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达成目的。


天地大道,人间众生既是本源,又是终极,从这方面出发或者最终结果与天地苍生契合,才能更靠近绝对正确和去知错改错。


再者,天经地义的长久大道,应该不随时间流逝改变,放之四海而皆准。试问你所谓的绝对正确的结果,能否在时间的长河和世界的变更中依然站的住脚?如果不能,那就说明这个所谓的正确的结果,是有着冠冕堂皇理由实际利益至上的产物,是有目的的,人为的结果。这样的结果,自然就不能算是绝对正确的结果,也就更不能用错误的方式去达成。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浊酒话经年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