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出剑与否 个人分析-初夏的小阿狸-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12章 出剑与否 个人分析

原章节--第五百一十二章 出剑与否

第512章 出剑与否 个人分析


初夏的小阿狸2019-03-17 10:41:58

一场心思脉络的赌局,平安赢了,这个局中,平安是齐静春,小米粒是陈平安,所以平安彻底懂了齐先生。正如平安所说,别人是上了赌桌再赌,而平安从记事起,这辈子就都在赌!赌运不去说它,赌术,我真没见过比我更好的同龄人,曹慈,不行,马苦玄,不行,杨凝性更不行,你高承也不行。
一场赌局下来,也让丁潼彻底看清了人心,那些平日里不介意他是武夫身份、愿意一起痛饮的谱牒仙师,人人冷漠。平安不杀他的原因文中老大也提到了,丁潼罪不至死。丁潼虽“一心求死”而不自知,就如同自己去山上送死的骑马武人,顺便还会撞死几个只是碍眼的行人。对弱者为恶,既能彰显自己的强大,让人看不穿那颗看似很强大实则很懦弱的内心,实在可怜。一代一代传下去,根上都已经烂掉,树又怎么能长得正、长的直。
小玄都观除了老道人,其余的人都是修力不修心的存在,正如前文所说。瘸腿走路又怎能走到高处,这句话已经定下了中年道人的大道高度。徐竦呗老道人一番教导,日后的成就定然是比这个师兄要高的多。与中年道人一番交锋确实如同老道人所说,对双方都有好处,对中年道人来说,面对平安就像面对着自己的心境,平安已经成为小玄都观弟子的炼心火,对于平安来说,平安将这心中的一团怒气全发泄在了中年道人身上,平安的心境更加平静,不会在轻易让心湖波动。
对于竺泉来说,这种因为曾经见过的不信任引发的不信任,可能就是没法儿说出来的。竺泉觉得自己很丢人,明明对于平安的心境有一些把握,却没有信任平安的丢人。这也是竺泉想说却又难以说出口的原因。平安自然是明白竺泉的意思,所以后面说出了与高承所进行的赌局和试探。也同样解释了高承那一番觉得平安和他是一路人的原因。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道,总是有人觉得必须对所有恶人呲牙咧嘴,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又有那么多人喜欢应当问心之时论事,该论事之时又去问心。”有些人跟你讲道理的时候,你不听,就喜欢随着自己的性子来,不跟你讲道理了,你又开始跟我讲道理了。这才是最可悲之处。
一个修士真正的强大,不是与这个世界怡然共处哪怕他可以鹤立鸡群,卓尔不群。而是证道长生之外,他改变了世道多少……甚至说句山上无情的言语,无论结果是好是坏,无关人心善恶。只要是改变了世道很多,他就是强者,这一点,咱们得认!”如老崔,虽然有小错,但是结局是好的。
一个国家真正的强大,不是掩盖错误的能力,而是纠正错正错误的能力,平安这段话是对竺泉说的,是对所有山上人说的,山上人如今都在掩盖错误,却没有纠正错误的能力,前文提到了一个观点,“天地赋命,生必有死。草木春秋,荣必有枯,此为天理!你们这些枉顾律法、草菅人命的练气士,视百姓如蝼蚁的山上神仙,与那妖族何异?如今的山上人大部分都是这般,所以平安在劝竺泉,竺泉明白平安的意思,但是她现在忙于对于高承,分身乏术,这些事只能交给下一任宗主去办了。
最后竺泉问,平安到底当时是如何所想的,正如平安所说,天大,地大,人最大。人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初一虽然跟随这么多年,交给高承固然不舍,但是初一不会消失,它不会死,放在高承那里,我有一天能拿回来。高承如果拿走了初一,那么平安危矣,这是一场很大很大的局,如果平安不给初一,那么平安就不再是平安了,如果给了,平安会做无关善恶的事,请出一些人,然后自己手持剑灵,我有一剑,随我同行,这句话半仙兵的剑仙是没有资格的。如此之下老秀才和整个文圣一脉都要凉凉,所以这是一场诛杀文圣一脉的布局,所以平安在这一场心性的布局之中,平安赢了,赢得很彻底。恶蛟抬头,平安撸起袖子,就是不想让齐先生失望,不想让齐先生看到自己如今这幅样子。春风盈袖,在平安的心中,齐先生一直都在,整个天下谁都可以让齐先生失望,他陈平安不可以。
最后平安终于承认自己是文圣的弟子了,老秀才应该欣慰至极吧。可是怎么有一种很酸楚的感觉呢?你们觉的呢?
春风盈袖,四季如春。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初夏的小阿狸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