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饮者留其名,老夫子要翻书-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七百二十二章 饮者留其名,老夫子要翻书

原章节--第七百二十二章 饮者留其名,老夫子要翻书

第七百二十二章 饮者留其名,老夫子要翻书


几两仁义道德2020-03-14 16:35:15

第七百二十二章 饮者留其名,老夫子要翻书 看点

    【白也围困之局】
     今天特地去看了看关于十四王座的设定,发现一个比较大的纰漏。在前文设定中,十四王座无论身份还是数量都是不固定的,蛮荒天下,实力为尊,实力足够就可以拥有自己的王座。在蛮荒天下那座枯井中,就有或陨落或还在苟延残喘的昔日王座,也就是说,曾经可能有十五王座十六王座,只不过现在正好是十四王座。

    或许很多人说过十四王座死了的会补上,导致总管忘了这一设定,才有了两个名不副实的大妖补齐这件事,实际上是和前文有所矛盾的。

    十四王座,金甲、周密、刘叉、仰止、荷花庵主、袁首、切韵、黄鸾、白莹、龙君、绯妃、曜甲、长枪雷法大妖,三头六臂大妖(不分排名)。

    众所周知,在萧𢙏反叛之前,周密为王座第二,刘叉为王座第三,但排名第一的并不是妖祖。

    没错,十四王座并不包括妖祖。

    十四王座的首位,不出意外,应该是金甲大妖,也就是牛刀。四分天下之始,妖祖失踪,妖族大乱,金甲作为其中的佼佼者,要争那妖族天地共主之位,只不过在托月山试炼中失败,被拘押在英灵殿古井底部。

    金甲机关算尽,重新脱离了束缚,却被路过的道祖一指压回井底,还被施以金光封印。万年之后,妖祖出现,金甲才得以脱困。

    金甲身上尚有两重封印,一重来自托月山,一重来自道祖,也就是所谓的“金甲”。即便如此,金甲依旧位列十四王座。金甲名为“牛刀”,所指当然就是“牛鼻子”道祖。

    细数之下,也只有这头辈分极高实力够强的大妖能排在周密刘叉之前,不过我想总管大概忘了金甲的设定,顺带着也把妖祖放到了第一位,毕竟其他人不够格。

    结果就是,围杀白也的六个人,变成了七个人。

    白莹、切韵、仰止、袁首、长枪雷法之五岳、金甲之牛刀,以及依旧无名的三头六臂大妖。

    (震惊,原来三头六臂大妖就是妖祖!)

    加上还在路上的刘叉,就是八个人,所以白也说王座来了不到一半,是看不起他白也,实际上是够的。

      驰援白也之人,则有符箓于玄,剑仙左右,陆芝,以及至圣先师。

    【周密师徒之问】

     周密对浩然天下的人心很嗤之以鼻,就当下局势而言,三洲之地沦陷,实际上已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但有一座剑气长城抵御蛮荒天下万年在前,使得浩然天下享受了万年太平盛世的老神仙们很不以为意,一些蛮夷之地成不了气候的畜生而已,何必山上山下人心惶惶,议论不断?文庙实在是过于小心谨慎了。

     对于这种想法,周密当然乐见其成,所以才说,如果浩然天下都这么想实在是太好了,但事实上,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崔瀺与白也,也有周神芝。

    以周密原本的计划,是送给周密一份名声,让王座大妖死于周神芝剑下,如此一来,浩然天下只会更加掉以轻心,所谓的十四王座,连中土十人垫底的周神芝都可以轻松摆平,可见妖族不足为惧。但周神芝的一心求死,让周密这一计划落了空,周神芝俨然是打算以自己之死,来为浩然天下敲响警钟。

    周密自然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所以才乐得白也三剑斩王座,甚至妖祖改天换地的手笔突然消失,也有可能是此人的手笔,当世间无敌的白也成为浩然天下的依仗,那么当这个依仗被一举毁去之时,浩然天下就会由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连手持仙剑的白也都死了,还有谁能是妖族的对手?

    对于浩然天下来说,白也死了便是白死,但这会成为妖族的一剂强心剂,此消彼长之下,胜算就会更大。

    周密的态度很微妙,浩然天下也好,蛮荒妖族也罢,都能成为自己推行学说的工具,或许这才是让流白目瞪口呆的原因。周密将浩然天下解读为不讲道理的大自由,当然有失偏颇,实则越是强者,在浩然天下受到的约束就会越大。

    所以周密也就不会明白,所谓太平十二策,已经偏离了儒家教义,药用来治病,当然效果奇佳,只是终究不能当饭吃。

    【文庙圣人之秘】

     总管借文圣之口,道出了文庙不为人知的苦衷,文庙圣人,以阴神坐镇天幕守护人间,真身则跟随礼圣对抗远古神灵,陨落于无名。

    文庙的另一个无奈在于,既然默认浩然天下的百家争鸣,就不能随便将这种自由收回,也就无法“号令天下”,否则就与周密的太平十二策没什么分别。所以哪怕浩然天下摆在纸面上的实力再强,也终究不是召之即来的战力,正如李宝瓶所问的那样,谁去请仙人们出山?至圣?礼圣?亚圣?谁都没有空,有空也未必回去做,做了未必有人听。

    说到底,儒家功在教化,不在约束与管制。

    文庙有功,也一样有过,作为上帝视角的读者,我们都知道,儒家内部自古就有将妖族放进来关门打狗的想法,争议不断,只不过这种事不能说出去,对不起心中的仁义道德与文章学问,但不管文庙是争议到如今也好,还是最终达成一致也好,妖族此时的入侵,与儒家文庙不无关系。

     诚然,文庙也好,书院圣人君子贤人也罢,从来不缺舍生取义者,但这不能成为决定他人生死的理由,延缓末法时代的到来或许很重要,但对于每个死在当下的人来说,必然宁愿活着,也不愿面对妖族的大军,起码大部分会如此。

    当然,哪怕剑气长城犹在,文庙也无法命谁前往赴死,与如今是一样的道理,况且在剑气长城出剑者,从来不缺儒家门生。

    儒家的无奈,大概不许为外人道也。

    对于书圈里先前对文庙的质疑,其实不存在打脸不打脸之说,如果白也身死,文庙毫无动静,自然就是毫无作为。所谓悲壮,正是因为当下条件已经做到极致才显得顺理成章。举个例子,十八宗师尽至关外,因为离阳已经自顾不暇,因为中原依旧对北凉有非议,武夫御敌才会是最无奈的选择。同理,文庙腾不出手在前,白也被围杀在后,其中悲壮才更能让人感到无力。

    对于总管来说,他当然知道文庙在做什么,只是未写出来,就会造成读者与作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读者会费解就是很正常的事了。

  【三教两家一战】

万年以前,剑主传下剑道,为天下万千术法之始,人族登山问剑于天,推翻了神道天庭,一部分剑修自认居功甚伟,想要入主天庭,其实不过是成为另一个神道,三教一家当然不会同意,也就被其所灭。因为这场内战,使得陈清都在内的另一批剑修不被信任,就有了老秀才展现给陈淳安的那场议事。

内战之中,兵家老祖被三教联手所灭,身入无尽轮回之中,所以不出意外,身披甲胄的魁梧男子为兵家二祖,即那位横空出世的兵家天才,只不过他的下场同样不怎么样,在日后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为了一位傀儡女子魂飞魄散,三教圣人分其三魂六魄,成为了各大福地的头等谪仙人,每一道魂魄都飞升至浩然天下,成为了一方霸主。

这场河畔议事,讨论的是陈清都这一批剑修的归属,剑主身为传下剑道之人,当然站在陈清都这一边。这也说明了当初刘十六的看法是正确的,没有什么剑侍或者剑灵,起码不是完整的剑灵,其实都是剑主而已,刘十六所见剑灵姐姐的长相,应该就是当年剑主的长相,就连脾气,二者也是一模一样。

这也解释了为何同为四大仙剑,只有陈平安这把有如此奇异之剑灵,其他三把却只是略有灵智而已。

其实作为传下剑道的剑主之剑,说到底与其余几把还是不一样的。

道祖的道太高了。所想所看已经不在此方天地,佛祖暗自摇头,兵家已经做好开战的准备,至圣先师站出来为剑修做担保,承担了剑修出剑的因果,这也是剑修不占因果的原因所在。

剑修作为刑徒被流放到蛮荒天下,妖祖对此乐见其成,很明显,妖祖是希望消化掉陈清都等人的,届时剑修就会成为妖族的一大助力。只不过妖祖还是被摆了一道,三家一家合力建立剑气长城大阵,成为了钉在蛮荒天下的钉子。

不止如此,陈清都感念至圣之恩,问剑托月山。

也是在那次问剑之后,观照失望,龙君反叛。

而剑修飞升至飞升城,便是至圣给陈清都的交代。

文庙广场崩碎,妖祖脚下出现漩涡,至圣与妖祖真正对上,动荡过大,受累的便是身在天外的礼圣,所以至圣未动手先致歉。

至圣的最后一句话,是对妖祖说,同样也是对白也说,会打架的不止你白也,老夫子也不差。

至圣出手,只要压制住扶摇洲的天地气运压胜,白也就会轻松许多,至圣救的不只是白也,是读书人,也是浩然天下未曾彻底失望的人心。

PS:在前面的章节看到陈平安,甚是怀念。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