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陈平安的北俱芦洲之行,是修心的过程,也是个学下棋的过程-NICCEGUY-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其他好文 > 我觉得陈平安的北俱芦洲之行,是修心的过程,也是个学下棋的过程

我觉得陈平安的北俱芦洲之行,是修心的过程,也是个学下棋的过程


NICCEGUY2019-03-30 23:27:56

学下棋的过程可能还重要些。

一些零散的想法,整理整理一起发出来。

回顾一下从鬼蜮谷出来之后的北俱芦洲之行,就一直在观棋与下棋,从剑仙嵇岳的大棋盘,到隋左边目前看起来的小棋盘,无不仔细琢磨前因后果事件脉络,这也是最近争议的点:到底要不要把脉络写清楚。

我觉得还是要的,陈平安学下棋,最终目的是要有能力看出自己身处局中何处,何人在下棋,乃至于自己是不是能跳出棋盘和下棋的人掰掰腕子,这点应该是比修行磨剑升境还要重要的事。

联系到陈平安对隋左边的评价是赌术很好,陈平安也自白从小到大一直在赌。纵观他过去的经历可以看出他曾置身于诸多大佬的棋局中,自己现在也身为棋盘各家大佬在上面拉锯,最凶险的一次差点死于杜懋之手,而这一次该劝架的人不劝架等等,显然也是有幕后人在下棋的迹象。可以认为,如果没有能力看出棋局棋盘,真的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好的,只有靠赌。强如杜懋飞升境,照样死于看不出棋局好坏,直接原因可能是自己不讲道理,但是根本上看,还是被利用了不讲道理这一点骗入老龙城的局中。

那么在棋局中需不需要拳头硬?那肯定是需要的,不然连棋子都打不过。但是拳头硬之外,还要能找到真正的下棋人,才能把拳头怼到他的脸上。修心一事也是。

那么怎么样才是学下棋呢?观棋和走入棋局肯定是,更重要的还有事后复盘,理清脉络。为什么这步要这样下,为什么那步就要做成那样,答案都在这些脉络上。(所谓的脉络,其实就是事物发展的过程和原因,如果有人学的工科,应该会知道什么叫“时域分析”,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如果还学过《自动控制原理》,那就更好理解了。)但是棋盘一大,脉络就如一团乱麻,比作“账房先生”非常恰当,这也是陈平安最近几章复盘时耗费大量笔墨的原因。其实这几局复盘并不重复,陈平安也每次都有成长,还是相当考验作者思路清不清晰的。

如果换一个不分析脉络的写法,但又要显得陈平安会下棋,可能会写成这样:
“A微微一笑,千里之外的B就死了,但是陈平安心思何等细腻,心中脉络了然,一眼看出C就是凶手,两拳一剑并出将C当场打杀。事后复盘,陈平安因为有从小到大的棋局经历,又有三百年光阴长河的阅历,才得以看出真正的幕后黑手”
这样写会不会又牵强了一些呢。

所以我认为,大段的脉络分析并不是拖沓,也不是之前认知上的“讲道理”,而是陈平安硬实力的成长。

而看得清棋局,就可以知道自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在规律内,拳与剑会更快。什么时候能偷个西瓜就走人,知道不会造成一个西瓜引发的血案,那就真是“从心所欲,不逾矩”,也就是修心有成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NICCEGUY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