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飞鸟绝迹冰窟中-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四十一章 飞鸟绝迹冰窟中

原章节--第四百四十一章 飞鸟绝迹冰窟中

第四百四十一章 飞鸟绝迹冰窟中


几两仁义道德2018-12-21 20:46:40

这章主要就讲了一件事,陈平安教训炭雪,讲道理之外,与其做了一场切割和圈定。成了第五条线。

炭雪请陈平安去春庭府吃饺子,陈平安不再像先前那般受邀就不拒绝,其实就是一场切割和圈定的证明,从当日陈平安走出春庭府开始,陈平安就不再把顾璨母子当作亲人,这顿饺子陈平安也就自然不会去吃。

陈平安给小泥鳅起名炭雪,在指!顾璨和小泥鳅的相亲相近,也是在提醒自己,当初将这份机缘送给顾璨,确实是雪中送炭,如果昔日的雪中送炭最终变成了为虎作伥,那陈平安就会有所行动,与炭雪的切割是这样,之后的悍然出剑也是这样。

藕不过桥,竹不过沟。是一句俗语,莲藕喜好阳光且对水温要求很高,但是在桥下的河水却是十分寒冷也受不到光照,所以莲藕只会在桥的一边光照充足的地方生长,而不会过桥。竹子的根则正好相反,竹子在破土之前是极其不喜阳光的,而竹子的根是横向生长,所以如果遇到了沟,就会停止生长。陈平安用这两句话来提点炭雪,是在说她如今的行径就如同想要过桥的莲藕和想过沟的竹子,看似在壮大自身,实际上人心不足,无异于自寻死路,同样也是在说,顾璨和小泥鳅从当初的自保到如今的喜欢杀人,就是一个往桥边长莲藕和向沟渠生竹子的过程,一个一开始没什么错的事,越往后延伸,就会遇到更多的冲突,这条脉络也就越来越错。

炭雪的应对则是话里有话,当初跟你陈平安是我灵智未开,诞生灵智之后选择顾璨并且跟着顾璨母子来到书简湖才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你陈平安没什么关系。只不过这些话里话,被陈平安轻易洞察就是了。

陈平安的两次问心有愧,一次是明知顾璨有大错却没有一开始就一拳打杀顾璨,一次是从刘老成手里救下顾璨。至于顾母的恩情,从陈平安放下重伤的顾璨转身离开春庭府开始,就已经算还清了。

如今就只剩下了这只小泥鳅。

陈平安结阵召鬼,真的是为了顾璨做补偿?那只是顺带而已,顾璨能如此杀人行恶,小泥鳅的存在是很大一部分原因,而小泥鳅是陈平安所给,陈平安如此行事,最主要的还是为自己纠错罢了。只不过陈平安在这其中还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顾璨所杀之人,有些还可以说是杀对了,因此得了福报,所以是不是只杀山泽野修,就可以功过相抵?当然这只是陈平安的一个无聊的猜测。或许也正因为如此,明明如此无法的书简湖,才能一直在儒家为正统的浩然天下存在。而不会被书院管束。

陈平安与炭雪,是第五条线,,这条线便是陈平安所作的切割与圈定,可以说说切割的那条线,也可以说是界定的那个圈。

第一条线,是顾璨与其身边之人,最为复杂,顾璨变成如今这样,当然与身边之人不无关系。

第二条线,是云楼城的那对父女,陈平安所看,是书简湖中人如何看待亲理与仇杀,对应的是陈平安在藕花福地所见,杀尽官兵的豪侠。

第三条线,是陈平安向刘重润请教的两国大势,对应书简湖的一地乡俗。

第四条线,是陈平安与曾掖,陈平安想看看一个其心赤诚,有自己的影子的少年,在书简湖这个地方,最终会走出一条什么样的道路。陈平安本想冷眼旁观,但最后还是违背了初衷,出言提醒曾掖不会走偏,所以使得这条线轨迹稍稍扭转,但影响仍是不大。

第五条线,就是陈平安与小泥鳅的切割与人圈定,小泥鳅福灵心至,嘴上说的不给陈平安做切割和圈定的机会,却已经步步入局。

这一条条线,还可以说是脉络,正是陈平安之前想要抛开善恶不谈,只谈来龙去脉,众人为何如此行事的脉络。脉络学问的精妙就在老道人给陈平安所看的三百年光阴长河中,东海老道人用心险恶,悄然之间,就把陈平安从顺序之说拉到了自己的脉络学上,所以当陈平安一心探求脉络的时候,远在穗山的老秀才才会说了一句“不太善了”,更是对老道人抱怨不已。

只是如今陈平安看清了这一点,虽是仍在探求脉络,却不会深陷其中,离顺序之说越来越远。

顾璨与小泥鳅都自诩精明不已,但落在陈平安眼中就是精明,却不够聪明,甚至可以说是愚蠢。所以顾璨哪怕再怕死,也只会杀来杀去,他不懂刘志茂收揽人心的手段,不知道吕采桑如何想,甚至连范彦是不是真傻都不知道。而小泥鳅,就也学着顾璨一路吃过去,以为能吃出一个大道可期。

这些天真的想法,落在与陆沉心境拔河,经历过阿良大考,又从老道人的险恶用心中走出来的陈平安眼中,可不就是愚蠢至极?

是谁告诉你们,这样杀过去,就能杀出一个安稳,杀出一个前途无量?书简湖的规矩吗?我陈平安这样一个人,落在你们书简湖中人眼中都快成了道德圣人,那书简湖的规矩又如何,可想而知,小道都算不上。

陈平安在书简湖,就是要告诉顾璨,我不用出拳出剑,一样可以比你站得更高,那你一直以来信奉的大道,又如何能称得上是大道?

细究之下,这些话与当初崔东山在高楼所言如出一辙,不愧为先生弟子。

小泥鳅如今也是在自豪自己耍了一手好手段,让陈平安大道崩坏,偏偏还挡下了刘老成。她不会去想,没有陈平安,自己和顾璨都是死路一条,而这些,都是顾璨和小泥鳅两人所走的“大道”所致。

修为不怎么样,脑子更不怎么样,还要在陈平安面前露出杀意,所以这样的炭雪,在陈平安面前就只有仙剑入体重伤的结果。

是不是这时候才发现,想讲道理已经晚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