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1-22 20:29:22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此时此刻,除了几件外物,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例如腰间那枚被魏檗选中的养剑葫,一袭称不上法袍的青衫法袍,当然,重中之重,还是陈平安身后那把剑。

第202章 便是人间好时节
   粉裙女童把竹椅让给自家老爷,魏檗在陈平安压低嗓音后,“阮邛在这两天就会开炉,之前跟小蛇闲聊,听说你想要购买一只养剑葫,那我就擅作主张,将大骊朝廷原本一座山头赠送一份彩礼的事情,给折算了五件法宝不要,只收一只葫芦,陈平安,你要是觉得亏了,可以更改,继续收下大骊原先的五件法宝就是。”

第424章 御剑而去云海中
   老人问道:“你送了陈平安哪四样东西?”
   吴懿老实回答道:“每一层楼各选一样,一块从第一声春雷当中凝结孕育、坠落人间的陨铁,拇指大小,六斤重。一件春草薄衫的上品灵器法袍。六张清风城许氏特制的‘狐皮美人’符箓纸人。一颗灵气饱满的青色梅核,埋入土中,一年时间就能长成千年高龄的杨梅树,每到二十四节气的当天,就可以散发灵气,之前灵韵派一位老祖师想要重金购买,我没舍得卖。”

(姜壶法袍剑仙剑)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杨花一直对自己的剑术造诣,极为自负,怀中所捧金穗长剑,更不是凡俗之物,是差点被放入那座仿制白玉京中的神兵利器。

第206章 月儿圆月儿弯
   一位胖子少年剑修,圆嘟嘟的脸庞,笑起来双眼就会眯成一丝缝,看似人畜无害,但是杀气之重,属他最浓,喝着烈酒,随手递给身旁的独臂少女后,抹嘴笑道:“如果不是阿良丢过来的六把剑,咱们这次未必活得下来,嘿嘿,下次便是阿良要我暖被窝,小爷我也洗干净屁股答应下来!”
   胖子少年重重拍了一下腰间佩剑,剑身篆刻有二字剑名,紫电,出剑之时,紫电萦绕,锐利无匹,极为不凡。
   其余五把,分别名为经书,镇岳,浩然气,红妆,云纹。

(也就是差这么点儿才到了你手里,不然一起丢去剑气长城献爱心)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杨花目不斜视,眼中只有那个常年在外游历的年轻剑客,说道:“只要订下生死状,就合乎规矩。”
   陈平安缓缓说道:“可惜你家主子,不像是个喜欢讲规矩的。”
·······
   杨花来了一句,“陈平安,怎么不直接劳驾魏山神,将你送到落魄山竹楼那边,躲在一位武道老宗师眼皮子底下,岂不是更安稳,我肯定不敢追过去。”
   陈平安回了一句:“怎么,你该不会是看上我了吧?非要死缠烂打?”

(再来两句就真打起来了)
(真的服气,看到一个帖子又又又又说人设崩了,说平安怎么能对人家说直接把人打死。。。)
(最开始发回顾的时候就想说吧里能少几句py看书,结果自己差点没忍住。。想起来郭德纲那句“你叫我大度些,你知道我经历过什么?”,这种以后还是躲远点。)
(再开个脑洞,估计以后平安找大骊娘娘报仇的时候,可能还会有人说“她就是透露个消息给你爹,是你爹自己决定要打碎的,那能怪她?你怎么这么不讲理,人设崩了!剑来崩了!”我就呵呵呵,脏话自己脑补)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杨花直接问道:“当年你与许弱他们一起骑乘精怪路过此地,看我的时候,眼神古怪,到底是为什么?”
   魏檗笑道:“别忘了我当时虽然还是个棋墩山土地,可毕竟是做过一国山岳正神的,自然看得出,你的金身品秩太高,不同寻常,就忍不住多瞥了几眼。”
   杨花摇摇头,“你在说谎。”

第125章 一剑破法
   魏檗蓦然起身望去,只见有岸边有柳树横出水面,一位身披青袍、覆有面甲的女子,坐在柳树枝干上。
   她拥有一头罕见的金色长发,铺在脚底下的铁符江水面上,随水微摇。
   不知为何,魏檗没来由想起一句脍炙人口的诗句。
   杨花著水万浮萍。
   年轻剑客看到那名女子后,轻声解释道:“铁符江正神,便是她了,刚塑就金身不久,朝廷也未建立祠庙,所以暂时还有些神魂不稳的迹象。”
   魏檗头也不转,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刘狱冷哼道:“这小娘们名字好的很,杨花,水性杨花的杨花!一路鸿运齐天,让人眼红的运道,出身乡野,被青乌先生相中根骨,在咱们大骊京城得到了那柄道家名剑‘符箓’的认可,如今更是一举成为屈指可数的头等江神,就她这好命,以后那还不得升天啊。”
   魏檗哦了一声,神色恢复如常,坐回黑蛇背部,“她属于雨师之象,难怪能够顺风顺水。有这么个实力强横的家伙当近邻,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天晓得是好事还是坏事。”
   年轻剑客虽然有些奇怪,可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不过雨师之象,确实是百年难遇。
   魏檗一行人乘坐着黑蛇路过依依杨柳,江神杨花无动于衷。
   昔年神水国,诗人辈出,尤其以送别诗最为世人称颂,一经青楼女子传唱,往往风靡一洲。
   其中杨花即柳絮。
   只不过正如糙汉刘彧所说,都是老黄历了。
   魏檗不说,谁会在意?便是说了,又有谁乐意听?
   唯有儒家圣人曾有注解:杨,柳之扬起者也。

(神水神水神水,剑来版楼兰)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山高于水,这是浩然天下的常识。
   一国五岳正神的品秩神位,要高于任何一位水神。
   不过杨花显然对魏檗并无太多敬意。

第387章 纸鸢起飞鸟散
   崔东山缓缓道:“世间修行之人,欺山不欺水。因为诸子百家的圣贤们,对于水之喜好,其实是要远远多于山的。上善若水。智者乐水。佛观钵水。至于这里边的遥远真相,以后你会知道的。”

(山高于水,但百家圣贤更亲水,大概因为生命起源于海洋?)


第190章 我是一名剑客
   她之前就在这里,亲眼见过此人与大骊守门人之一的墨家豪侠许弱,一同骑乘着那条道行平平的黑蛇,沿着江水逆行,去往大山之中。但是杨花没有想到,这个魏檗竟然会一跃成为大骊北岳正神,品秩远远在她之上。
   杨花不知为何魏檗要向自己表现出善意,地位不稳,所以需要拉拢人心?
   杨花冷笑不已,攥紧拳头,毫不犹豫地将手心白球捏爆,灵气全部流淌进入她体内,发丝飞扬,脚下的江水起浪,似乎在为主人的修为递增而感到喜悦。

(一如既往的不敬)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魏檗对此不以为意,就像是在自说自话:“一个念头与一个念头之间,距离多近?你这边一起念,隔着千山万水,就会有人心生感应,可通碧落与黄泉。有些时候,一个念头与一个念头之间,又有多远?”

(传说中的量子纠缠?)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杨花停下脚步,冷笑道:“我没心情听你在这里打机锋。只要是铁符江水神职责所在,我并无丝毫懈怠,你如果想要显摆北岳正神的架子,找错人了。你如果想要像打压落魄山宋山神一样,排挤我和铁符江,只管来,我接招便是。”

第458章 入山登楼见故人
   山门建造了牌坊楼,只不过还没有悬挂匾额,其实照理说落魄山之巅有座山神庙,是应该挂一块山神匾额的,只不过那位前窑务督造官出身的山神,时运不济,在陈平安作为家业根基所在落魄山“寄人篱下”不说,还与魏檗关系闹得很僵。

(往事在189,就不贴了,交恶原因是宋煜章死站大骊)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杨花依旧针锋相对,“这么爱讲大道理,怎么不干脆去林鹿书院或是陈氏学塾,当个教书先生?”
   魏檗突然歪着脑袋,笑问道:“是不是好好说的道理,从来都不是道理?就听不进耳朵?”
   杨花心知不妙。
   魏檗抬起双手,轻轻抖袖,大袖翻动,如两团雪花纷飞,妙不可言。

(就是欠呗)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柳清山和柳伯奇已经离开龙泉郡,临行之前,这双已经携手游历半洲之地的神仙眷侣,专程找朱敛喝了顿酒,拜了把子。

第390章 高明之家,法刀道士
   两颊消瘦凹陷、容貌枯槁的中年女冠,收刀后,用蹩脚的宝瓶洲雅言缓缓道:“这头狐妖,是我囊中物,你们如果敢抢,到时候就别怪我刀子不长眼睛。”
   朱敛笑了。
   这脾气对胃口。
   佝偻老人就要起身,既然对了胃口,那他朱敛可就真忍不了了。
   陈平安伸手拦下朱敛,然后手掌摊向院墙之外,示意师刀房女冠可以走了。
   佩刀女冠身形一闪而逝。
   朱敛笑问道:“怎么说?”
   陈平安想了想,“等着便是。”

(要结拜,那也得双方都对胃口才行)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石柔愣了一下,无奈道:“裴钱顽皮也就罢了,不曾想李姑娘也是个由着裴钱瞎胡闹的,公子你是不知道,在铺子见着她们俩那可怜模样的时候,我心情就跟珠钗岛那个丫头差不多。不过她们自己倒是挺乐呵。还约好了下次各自学成了一身好武艺,再去闯一闯龙潭虎穴。”

第40章 还礼
   后来陈平安听顾粲说,这个整天脏兮兮的小姐姐,虽然看上去是个无人管束的野丫头,但其实是福禄街李家的人,而且不是仆人丫鬟那种。只不过不知道为啥,她就是喜欢一个人瞎逛荡,家里人也不管,顾粲最后说到她的时候,满满的骄傲和鄙视,说她别看跑得快,人可笨了,有次他们两人凑巧一起在溪水里抓鱼,那个笨蛋忙了一下午,才抓到一只螃蟹,一条石板鱼也没逮着,而且她之所以能抓住那只大螃蟹,还是因为螃蟹的蟹钳,狠狠夹住了她的手指。顾粲当时在陈平安屋里说这个,笑得在小木板床上捂住肚子打滚,说她是真傻,竟然还故意扬起手,跟他炫耀,好像抓到一只螃蟹有多了不起似的,关键是当时她明显已经被蟹钳夹得快哭了。

(宝瓶不比裴钱少皮多少,也就是现在长大了收着点了)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陈平安双手笼袖,身体前倾,“不是说我现在有钱了,就变得大手大脚,不是这样的,而是我当年之所以那么财迷,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我可以不用在小事上斤斤计较,不用到了每次该花钱的时候,还要束手束脚。比如给我爹娘上坟的时候,置办物品,就可以买更好一些的。过年的时候,也不会买不起春联,只能去隔壁院子那边的大门口,多看几眼春联,就当是自家也有了。那种自己都习惯了的窘迫,还有那份苦中作乐,可能任谁看到了,都会觉得很幼稚的。”

第252章 泥菩萨踩剑过河
   孙嘉树摇头道:“怎么挣钱是一回事,锱铢必较,哪怕一颗铜钱都需要跟人算清楚,可是有了钱怎么花,就看各自习惯了。像我,一年到头确实在拼命赚钱,图什么?就是为了自己能够不用在交朋友这种事上,太小气,还要计较一个钱字。”
   陈平安恍然道:“很有道理!”
   恨不得拿出方寸物里余下的小竹简,赶紧将孙嘉树这个道理刻在上边。
   等自己真有了钱,以后再有人说自己烂好人,就拿孙嘉树这番话反驳对方。

(终于到了平安说出这番话的时候!)
(掰着指头算我啥时候能说)




■第477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陈平安无奈道:“其实我当年登上宫柳岛,见到了那位上五境修士刘老成,听过他亲口讲述关于心魔的遭遇,我就有所察觉,自己的心境,其实是拔苗助长了,后来崔老前辈也说我在那场书简湖问心局,本该是一位金丹修士甚至是元婴修士,才会经历的扪心扣关,最大的麻烦,在于我当年本命瓷碎了后,心境也跟着支离破碎,几次游历,一路上所见所闻所学所悟,虽然在拼凑,可是距离重建起一座经得起风吹雨打的长生桥,还是很有差距,结果在青峡岛,我自碎文胆,雪上加霜。我虽然最终在书简湖,说服了自己,可是说服自己的过程里,又有诸多负担在身。问题的症结,在于事与理,起了根本冲突,此事与书简湖无关,只是自家事。”

(本命瓷碎对平安心性的影响原文就不贴了,那篇本命瓷的回顾帖里都有)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