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碗鸡汤不知道-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碗鸡汤不知道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碗鸡汤不知道


几两仁义道德2018-12-21 20:46:40

初看标题,还以为是鸡汤和尚出现了。

芦苇荡土路上裴钱得意欢闹,不曾想突然烟尘四起冲出了一辆牛车,险些要出车祸。结果却是牛车带人落了芦苇荡。早避让进芦苇荡的裴钱过去看人在水里受难,又被平安教育走路要稳妥,孩子心性故而先辩解自己无错。

所幸主仆与牛及车均无大碍,陈平安与牛车主人互相道歉,裴钱虽然声音大却在心底依旧不认错。平安言传身教何为发乎本心,朱敛以身说法讲的通俗易懂。哪知裴钱现学现卖一言捅破朱敛欲“多看书”的心思,一眼灵犀道没钱,看的石柔一阵无语,此等做派令她失望,汝已山上人,何须行山下事?裴钱的教育还有很多的路要走,从不“知错”到知错能改,三人行必有我师,希望能从这一天内学到更多。赔钱的种种还是建立在平安的身边,如若放将出去,肯定会回到原点。

柳清风与书童架牛车入水,颇有喜感。虽说裴钱已经躲开,但柳清风两人还是因为裴钱才落水,陈平安称柳清风发乎本心,不惜让自己身犯险境,初看无端倪,但看过后文才知道,柳清风之于柳家甚至青鸾国,也一样是如此。

柳家两子,世人皆说柳清山有大才而柳清风庸碌,事实远非如此,柳清山与柳伯奇之事,前者只当是喜欢,而柳清风却要为柳家诸多考虑,看似市侩而计较,但世间事哪有非黑即白那么简单,柳清风自有其风骨,

柳清山立身中正,富有才气,可做儒家大学问,可立功立德立言,但若无柳清风这般为老百姓做实事的官员,道德文章,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柳家世代为官,柳清风继柳氏家风做了官员,成为了柳家主心骨,才有了柳清山一心只读圣贤书,柳清风作为大哥,实是已经为柳清山扛起了重担负重前行。与妹妹交谈解开其心结,与柳伯奇的一番话为弟弟解远虑近忧,何其用心良苦?柳清山只道世上已经无难事,因为难事已被柳清风扛下。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道理学问哪里是读书那么简单,所以大圣人伏昇觉得柳清山仍需历练,而柳清风已经可以成为中年儒士弟子,只是后者仍未觉罢了。虽说成为伏昇更加难能可贵,但能被伏昇认为柳清风可为中年儒士嫡传,何曾真的差了?
婚丧嫁娶,人生大事,遂有清风理家事。主心骨如那苍翠松柏,观之令人放松。长兄如父,畅谈开局便坦言风花雪月背后的生硬冷漠的现实。毕竟,玫瑰不能当饭吃。不求柴米油盐,仅求相敬如宾,却又担心伯奇会在婚姻中太过于强势,会插手柳氏家事及阻碍弟弟的大道。本是同林鸟的世俗夫妻尚且会大难临头各自飞。门不当户不对,道亦不同,仙人之恋的问题更像是海滩的礁石,无法避免。若他日所爱之人所作所为与自己大道向背,心生龌龊,又当如何处理。不避讳未来,更是对未来的尊重。
未娶入门,谈情先谈恩。恩与情分开算,柳氏家风开明醇厚,可见一斑。为兄为长的柳清风并未生冷要求弟弟在婚姻中一定要强势,却是提议要认清未来,儒道各不同,能坚守自己的大道,关键时刻不让步。弟弟未来成长高度不可估量,所幸伯奇人倔却听劝,坦言护夫君,亦愿为之蹉跎岁月。弟弟得此佳偶,三生有幸。
操心完弟弟,妹妹亦是不省心。妹妹心结难自解,看不破那昨日爱情黄花冷,错爱他人皆往事,覆水东去不回头。一番长谈,知晓昨日过错今日愧疚,皆可放下。积极面对明日,上山修道,不误长生。一场大考,清风所为长兄虽然有推波助澜,让其弟弟妹妹身陷混乱之中,但究其因果,还是事在人为,清山跟清青跨过去了,就是一桩好事,一桩机缘。再看清山与伯奇,又何尝不是互相砥砺修行各为契机呢?最后回望长兄清风,身在政坛樊笼,心被世俗裹挟,则向往那清风满袖桃李满人间,与读书人却是无缘。但他不入樊笼,谁为百姓撑那遮阳避雨的大伞?望有朝一日事功断头路不断,学问事功两不误。



柳清风与崔瀺赌文运,将柳清山拉入三教之争,做个推测,柳清风与崔瀺所赌之事,或许就是柳清山在遭逢变故之后能否仍坚守本心,甚至有可能这场风波的本身,就是三教之争的战场。小三教之争远未结束。

柳清风向来坚韧,提起清山瘸腿一事眼神复杂,老侍郎更是内心惊颤,哪怕柳清风不是有意为之,柳清山瘸腿,说到底也是前者将其牵扯进来所致。

所以才有了柳清风那一席话,感谢柳清山让青鸾国读书人得以抬头做人。因为柳清山的选择,保住了柳家,更保住了青鸾国文运。

柳清风最后赌赢了,但他的悲哀在于,无论输赢,柳清风都要跟随大骊国师远去,在外人看来无异于卖国求荣,所以柳清风笃定自己会被柳家除名,最后,这个真正保住柳家和青鸾国文脉的读书人,对着柳家祠堂三拜。

蚍蜉撼大树,可敬不自量,让人想起轩辕敬城,只是轩辕敬城为一人,柳清风却是为一家一国。

至圣曾有一问,儒家学问越来越高,远离人间,那人间怎么办,亚圣礼圣等人都有回答,只是至圣先师仍然皱眉不展。

后来才有了文圣,我想,未必文圣的学问就比礼圣亚圣高,而是文圣从未将道德文章束之高阁,远离人间。这也是为什么至圣会对文圣一直青眼相加的原因。



鸡汤的味道到底如何?
先来看三教前文描述:“道法高,佛法远,规矩大。可谓各自的立教根本了.”
如果是道士,顺其自然,追求自身的大道,求高,几近无情,所以看也不会看,便会远离避雨书生。
和尚呢,棒喝一句,就溜了,求人不如求己,你自身去寻找那渡身之法。
用老大的尺子论来说,道家走的太高了,高到不可见,就像尺子的左端,继续向左延展。佛家呢,稍微好些,起码给些提示,但离尺子的左端也是不远。
文中陈平安想了想,笑问道:“若是一声喝后,禅师再借伞给那书生,风雨同程走上一路,这碗鸡汤的味道会如何?等于是替儒家做了回答。教了正法,在陪着走上一段,味道就很正了。但我相信应该还有更好的说法。在将醒未醒处予以恰当点拨,似乎更为恰当。


文中看佛道之辩,佛家已然输了,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文中僧人所言所行,得根据所说之人来看,酒肉穿肠,劈砍佛像,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但问题在于所行之人,你所知的佛法,以及你对佛法的理解到达一定高度了吗?就能如此作为。或许是达到了,可受众清楚么?所以最大的问题不是佛法,而是如此为的人言行有误导之因。所以才有僧人泪流满面的说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窟。

文中道士的翻书风似乎品相更高,应该是此人顿悟了,顿悟什么呢?就是文中小道士所的那句,米缸见底啦!道士听完这句话,立刻就懂得了还是得落在实处,道法再高,佛法再远,儒家再规矩大,这一切的东西不还是得落在实处么,没有落在实处,一切都会是空谈,会成无源之水,空中楼阁。
这个似乎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个世界的气运会越来越少的缘故,气运来自于哪里,人的信仰愿力,如果人类不再愿意相信三家学说,信仰之力就会逐渐消失,逐渐过渡到末法时代。个人觉得这个是最可怕的东西,三教老祖忙的就应该是这个,在思虑解决这个根本性的问题。所以佛祖愁、至圣忧。文中有佐证,谈及佛道,青鸾国力气运的显现。
相较而言,妖族,其他家的行为现在看来不足虑。
最后一点,很好奇陈皮现在什么境界了,感知那么敏锐。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