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五百零八章 好人小姑娘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3-15 09:48:07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槐黄国是北地小国,不毛之地,朝野上下,都穷,以至于君王都没办法派遣官员按时祭祀五岳神祇,所以就有了礼、户两部部官员不上山的说法。

第191章 做买卖也是修行
   龙泉由县升郡之后,原本龙泉县这个沾着龙气的特殊县名,就修改为了相对普通的槐黄县,郡府设置在大山以北地带,县衙依旧位于小镇之上,县令是一位姓袁的年轻官员,不同于亲力亲为的前任父母官吴鸢,袁县令极少露面,但奇怪的是吴鸢吴郡守在升官之前,许多停滞不前的诸多事宜,例如选址为老瓷山和神仙坟的文武两庙建造,已经有条不紊地展开,所以许多人都觉得吴鸢这只绣花枕头的跳级升官,很没道理。

(槐黄遇见槐黄)
(巧合吧)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古稀老人眼睛一亮,肚子里的酒虫儿开始造反,立即变了嘴脸,抬头看了眼天色,哈哈笑道:“看着天色,为时尚早,不着急不着急,且让银屏国那边的孔方兄们再等片刻,公子盛情款待,我就不拒绝了,走,去碧山楼,这蝇拂酒还未尝过呢,托公子的福,好好喝上一壶。”
   陈平安点头笑道:“老先生不喊上徒弟一起?”
   老人悻悻然,转头一招手,将那个率先丢钱入碗的家伙喊来身边,低声道:“公子好眼力。”

(老江湖遇见老江湖,孔方兄也不好赚啊)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陈平安拿起酒碗,与老人碰了一下,各自饮酒。
   不唯有与意气相投之人痛饮醇酒,才有滋味。
   刀光剑影之中,与蝇营狗苟、互视仇寇之辈勾心斗角,酒桌杯碗中杀气流转,亦是修行。

第449章 先生的剑在何方
   陈平安痛饮一口酒,神色认真道:“早先是我错了,你我确实能算半个知己,与是敌是友无关。”
   刘志茂收回酒碗,没有急于喝酒,凝视着这位青色棉袍的年轻人,形神枯槁渐渐深,唯有一双曾经极其清澈明亮的眼眸,越来越幽幽,但是越不是那种浑浊不堪,不是那种一味城府深沉的暗流涌动,刘志茂一口饮尽碗中酒,起身道:“就不耽误陈先生的正事了,书简湖若是能够善了,你我之间,朋友是莫要奢望了,只希望将来重逢,我们还能有个坐下喝酒的机会,喝完分离,闲聊几句,兴尽则散,他年重逢再喝,仅此而已。”
   陈平安摇摇头:“书简湖一别,刘岛主一旦跻身了上五境,别有天地,可就未必有此心境了。”
   刘志茂笑道:“陈先生修心,一日千里,到时候也未必有今天的心境了。”
   两人异口同声道:“知己也。”

(想起来这段喝酒)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不然的话,这些如潮水倒灌江河上游的灵气,陈平安心狠一点,大可以用那圣人玉牌收入囊中,只不过跨洲使用这枚在书简湖能够让刘老成心生忌惮的玉牌,在俱芦洲取出使用,就是另一番景象了,会很犯忌,说不定就要惹来一洲书院的反感和问责。
第461章 不当那善财童子
   陈平安重新取出那片梧桐叶,然后从方寸物当中取出那块陪祀圣人的玉牌,“吾善养浩然气”。
   魏檗瞥了眼玉牌,啧啧道:“这玩意儿,不是一般烫手。”
   陈平安先递过去玉牌,笑道:“借给你的,一百年,就当是我跟你购买那竿奋勇竹的价钱。”
   魏檗毫不犹豫就拿过玉牌,哈哈笑道:“这感情好。从你回到龙泉郡后,我就开始等你这句话了。有了这块玉牌,我这大骊北岳正神的宝座,就算彻底坐稳了,便是给我半座宝瓶洲,在我辖境内,也能保证山水稳固,绝对撑不坏我魏檗的肚子了。”
   陈平安再将梧桐叶放在魏檗手上,“里边那块大一点的琉璃金身碎块,送你了,梧桐叶我不放心带在身上,就留在披云山好了。反正如今不着急打造两座大阵。”
   这下子是真正让魏檗出乎意外了,一块大如稚子拳头的琉璃金身碎块,送给自己?
   这可是能够让上五境修士都不惜打生打死的世间至宝。
   这是魏檗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

(散财童子陈平安,玉牌应该是不在身上)
(看到一种解释说跨洲,各有各理解吧)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北俱芦洲中部有女子剑仙名郦采。
   本命飞剑名雪花。
   佩剑名为霜蛟。
   是未曾一起去往倒悬山、如今还留在北俱芦洲的剑仙之一。

第128章 奇观
   魏晋收回散漫视线,停下脚步,从袖中掏出一块散发出羊脂莹润光彩的玉牌子,坦言笑道:“我不可能一路跟随你们去往大骊野夫关,需要立即去往骊珠洞天,去那边的斩龙台砥砺佩剑高烛和本命飞剑,为将来的倒悬山之行做好准备。因为阿良前辈说过,通过倒悬山去往那个地方,如今正值百年一遇的大战,我绝对不可错过。”

第134章 这一年
   “之前崔东山所谓的那把本命飞剑,是说我们练气士当中的剑修,在本命窍穴之中温养出来的飞剑,与剑修神魂融为一体,本命飞剑出窍杀敌,即是实质之剑,返回窍穴,便化为虚无之物,很是玄妙。我师父曾经说过,其实人的气府窍穴,可以视为天底下的洞天福地,先天具有‘方寸’神通,于是后天苦修,一经打通其中关节,本命飞剑也好,其它法宝也罢,任你体型大如山峦,一样都可以容纳其中。”

(剑修的本命飞剑和佩剑)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当年如果不是身边这个嘴花花的男人,自己早在金丹瓶颈那个关口上,就已经死了。
   那一次姜尚真丢了半条命。
   这是姜尚真在北俱芦洲之行,寥寥无几的赔本买卖之一。
   但是她却至今都不知道他为何要如此做。
   他当年喜欢自己,自然是真,但是与他喜欢其她漂亮女子一般而已,兴许稍稍多出一点半点,可绝对不该如此为她拼命才对。
   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很想要知道答案,甚至还专门跑了一趟桐叶洲,只是那次没能遇到姜尚真,玉圭宗老宗主荀渊,说姜尚真去了云窟福地,暂时不会返回,老宗主还帮着她骂了一通姜尚真,说这种负情薄幸的王八蛋,就该死在云窟福地里边,郦姑娘多瞧他一眼都脏了眼睛,活该福地大乱,差点在里边死翘翘了……不过郦采也知道,老宗主还是向着姜尚真的,拐弯抹角说了许多关于自己的事情,显然是希望自己不要对姜尚真死心。
   但是直到与姜尚真重逢后,这位如今已是北俱芦洲中部女子剑仙的郦采,反而不想知道答案了。

第499章 源头活水入心田
   姜尚真哈哈笑道:“陈平安,你知道在这北俱芦洲,我有多少红颜知己吗?几乎每隔百年,就会有那么一两个去我玉圭宗找我,用各种由头找我叙旧,甚至还有一位,专门跑到了云窟福地,最难消瘦美人恩,莫过于此。所以北俱芦洲的事情,我了如指掌。”

(红颜知己茫茫多啊)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姜尚真白眼道:“担心我作甚,兔子不吃窝边草,一家山头只喜欢一个,这是我姜尚真行走山上快如风、千年不倒稳如松的宗旨所在!”
   郦采脸若冰霜,追问道:“那你问这个作甚?”
   姜尚真笑道:“我这不是怕她重蹈覆辙嘛,弟子学师父,喜欢上一个千金难换的好男儿。”
   郦采摇摇头,“我那弟子,道心之坚定,犹胜我当年,这辈子都不会喜欢谁的。好女怕缠郎这一套,在我弟子身上,行不通。”
   姜尚真哈哈大笑道:“错了,我是怕她缠上我那好人兄弟。”
   郦采嗤笑不已。
   姜尚真嬉皮笑脸道:“郦姐姐,那咱们赌一赌,如果我输了,我便任凭发落,可若是郦姐姐你输了,就在书简湖当我新宗门的挂名供奉?”
   郦采点头道:“可以!”
   姜尚真神色古怪,“我这赌术赌运,郦姐姐当年是亲身领教过的,为何这次如此爽快?”
   郦采微笑道:“我那弟子需要闭关三十年,那个年轻人,能在北俱芦洲逛荡三十年?”
   姜尚真伸手抓住女子剑仙的袖子,“好姐姐,就饶了我这回吧?”

(出关吧,妮儿,好人兄来了)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郦采叹息一声,以心剑斩断些许涟漪,与姜尚真一起去往骸骨滩,乘坐披麻宗跨洲渡船去往宝瓶洲。
   据说身边这个王八蛋,要去大骊龙泉郡一个叫落魄山的地方,以元婴境周肥的身份,求一个记名供奉的名头。
   听他的语气,好像还未必能够成事。

第481章 天下月色,此山最多
   崔东山做了个一把丢掷瓜子的动作,裴钱纹丝不动,扯了扯嘴角,“幼稚不幼稚。”
   陈平安轻轻屈指一弹,一粒瓜子轻轻弹中裴钱额头,裴钱咧嘴道:“师父,真准,我想躲都躲不开哩。”
   崔东山大开眼界,“这落魄山以后改名马屁山得了,就让你这个先生的开山大弟子坐镇。灰蒙山文气重,可以让小宝瓶和陈如初她们去待着,就叫道理山好了,螯鱼背那边武运多些,那边回头让朱敛坐镇,称为‘打脸山’,山上弟子,人人是纯粹武夫,行走江湖,一个比一个交横跋扈,在那座山头上,没个金身境武夫,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拜剑台那边适宜剑修修行,到时候正好跟螯鱼背争一争‘打脸山’的名号,不然就只能捞到个‘哑巴山’,因为拜剑台的剑修游历,道理应该是只在剑鞘中的。”
   “我才不是只会游手好闲的马屁精!”
   裴钱怒道:“我要去拜剑台!明儿我就去占地盘,师父除外,谁都不许跟我抢!我一定会在那里练出绝世剑法!谁都不能跟我争拜剑台,不然我就……”
   陈平安看着裴钱那双猛然光彩四射的眼眸,他依旧悠然嗑着瓜子,随口打断裴钱的豪言壮语,说道:“记得先去学塾念书。下次如果我返回落魄山,听说你念书很不用心,看我怎么收拾你。”
   裴钱一身气势骤然消失,哦了一声。心中懊恼不已,得嘞,看来自己以后还得跟那些夫子先生们,拉拢好关系才行,千万不能让他们将来在师父跟前说自己的坏话,最少最少也该让他们说一句“读书还算勤勉”的评语。可如果自己念书明明很用功,夫子们还要碎嘴,喜欢冤枉人,那就怪不得她裴钱不讲江湖道义了,师父可是说过的,行走江湖,生死自负!看她不把他们揍成个朱敛!

(马屁山、道理山、打脸山、拜剑台,归位吧众神。。。)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郦采转头看了一眼沉静想事的姜尚真。
   笑起来与人言语,欠揍。
   不笑之时,便很认真。
   可惜这么一个人,据说他一辈子唯一无法释怀的女子,竟然是山下的寻常女子,并且还从未染指,就只是目送她嫁人生子,红颜老去,白发苍苍,无灾无殃安详离世。
   郦采犹豫了一下,“姜尚真,如果你今天再遇上同样的女子,还会如此喜欢吗?”
   姜尚真摇头道:“自然不会了。”
   郦采有些疑惑不解。
   姜尚真缓缓道:“人生初见,山野见少女婀娜,登高见山河壮阔,仰头见仙人腾云,御风见日月悬空,与以后见多了类似画面,是决然不同的风景。不一定是初见之人事一定有多美,但是那份感觉,萦绕心扉,千百年再难忘记。”

第499章 源头活水入心田
   姜尚真哈哈笑道:“陈平安,你知道在这北俱芦洲,我有多少红颜知己吗?几乎每隔百年,就会有那么一两个去我玉圭宗找我,用各种由头找我叙旧,甚至还有一位,专门跑到了云窟福地,最难消瘦美人恩,莫过于此。所以北俱芦洲的事情,我了如指掌。”
   陈平安斜瞥他一眼,“男子被很多女子喜欢,当然是一种本事,可男子如果能够用心专一,那才是真正的本事。”
   姜尚真摆摆手,“道不同不相为谋,天底下能够让我姜尚真专一不移的事情,这辈子唯有花钱而已。”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那个人路过了青春一阵子,却会在记忆里搁浅一辈子。)
(若人生只如初见)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陈平安有些疑惑,这四人,两女两男,穿着都不算鲜亮,不是装穷,而是真不算有钱,年纪最大的,是个二境武夫修为的中年男子,那少年应该是他的徒弟,勉强算是一位纯粹武夫,至于两位女子,瞧着应该是姐妹,也是刚刚涉足修道之路的练气士,气府蕴含的灵气淡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第257章 桂花岛之巅    “郑大风,我的三境,是被人一拳一拳打出来的,范二既然三境底子打得不算好,你为什么不帮他?”    郑大风直愣愣看着眼前这个家伙,笑出声,“你觉得范二的三境底子,打得‘不算好’?”    陈平安皱眉道:“难道是‘很不好’?”    郑大风差点被一口旱烟活活呛死,大笑道:“不好个屁!不提我郑大风,师兄李二,当然还有那个藩王宋长镜,按照宝瓶洲武夫的正常水准来说,范二的底子从一境到三境,打得已经够好了,而且范二本身就是个武道天才,你小子竟然说不算好?那宝瓶洲的纯粹武夫,都可以拿块豆腐撞死自己算了,不然用娘们的腰带上吊自杀也行。”    陈平安将信将疑,总觉得这个家伙是在推卸责任,一天到晚想着跟药铺女子嬉皮笑脸,不愿多花心思在范二身上。 (嗯,勉强算,还行,不错,就是比我差好多啊)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少女欢天喜地,放慢了脚步,与那读书人并肩而行,与前边三人越来越远。    少女第一句话就很有灵气了,“这位读书人,可曾婚配,你觉得我姐姐长得咋样?”    那负笈游学的外乡读书人笑道:“姑娘就莫要说笑了。”    少女蓦然而笑,“逗你玩呢。” 第168章 世间父亲皆英雄    妇人笑着拿出一双千层底布鞋,“这是你姐给你缝的,肯定比穿着草鞋舒服。”    李槐叹了口气。    妇人疑惑道:“咋了?”    李槐眼神忧伤地望着娘亲,“你们怎么不多生一个姐姐,生得更好看一些,我好送给陈平安,那我以后想喊他姐夫,喊小师叔就都可以啦。”    妇人拧着儿子的耳朵,“哪有你这样埋汰自己姐姐的人,气死老娘了!”    少女笑得眯起月牙儿,    她对这个自幼就无法无天的弟弟,是真的打心眼喜欢。    而且她知道,别管这个顽劣弟弟嘴上如何说自己的坏话,李槐对她,终究是很好很好的,只不过外人不知道而已。 (一看见姐姐就想起李槐了)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可是她又忍不住转头去看,那个家伙还真跟着。    当她犹豫要不要来一记黑拳的时候,好家伙,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该笨的时候不笨,竟是站住了不往前走。    少女刚要骂他几句,已经给姐姐抓住胳膊,“别胡闹了!”    少女低下头。    陈平安会心一笑。    看来是让一个好人失望了。 第266章 磨损心中万古刀    老汉帮着少年放好酒壶,无意间听到陈平安的那几句醉话,老人点点头,这一夜都守在少年身边。    少年当时的醉话酒话是:齐先生,我想明白了,对世界不要失去希望,除了一定要好好活着之外,其实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当我们对这个世界给予善意后,如果非但没有得到善意的回报,甚至只有恶意,这个时候,能够不失望,才是真正的希望。齐先生,我现在道理已经想明白了,但是暂时还做不到,我喝过了酒,明天就努力…… (都不需要恶意,只是好心被当驴肝肺,就足够让很多人再很难继续好人下去了) (真的很难)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师徒二人,更是在寺外便随手丢了香筒,分别摘下包裹,取出一只只装有沉甸甸陈年糯米的棉布袋子,以及几只装有黑狗血的牛皮水囊,开始从前殿那边熟门熟路地“布阵”。 (僵尸片既视感) (小时候半夜一个人看的僵尸片,林正英就是这么干的)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那个胆小鬼书生一定要跟着她们,摘了竹箱,就坐在台阶上当门神。    黄昏中,年轻女子返回,搜刮了一些瞧着还比较值钱的善本经书等物件,装在一只大包裹里边,背了回来。    少女睁开眼睛,对那个读书人的背影笑道:“这可马上就要到晚上了,很快就会有凶鬼闹哄哄出现,你还不跑?”    那个白衣读书人转头,对她微笑道:“书上说,人怕鬼,鬼更怕人心。可我觉得姑娘你是好人,所以还是留在你身边不走,更好些。”    少女使劲想了想,扬起拳头,“你到底是夸我还是骂我?你再这样混账,小心我打你啊?!”    那个读书人举起双手,“君子动口不动手。”    少女嘿了一声,玩心四起,“我可不是君子,是女子唉,来,让本姑娘赏你一拳,将你打得聪明一些,说不得就能金榜题名了!”    那人还真是个读傻了的书呆子,竟然笑道:“我瞅姑娘行事光明磊落,宅心仁厚,不比君子差了。” 第67章 远行    宁姚有些惋惜,抹了抹嘴,转身把剩下的野果递过去,“不好吃,还给你。”    陈平安悻悻然收回去,有些失落,他还以为宁姑娘会觉得不错呢。    宁姚双手轻轻踢着背篓,随口问道:“是留着给那个叫陈对的女子?”    陈平安摇头道:“给她干什么,非亲非故的,当然是留给刘羡阳了。”    宁姚突然好奇道:“如果阮秀在这里,你是不是不给陈对,给阮秀?”    陈平安点头道:“当然。”    宁姚又问,“那如果你手上只有两颗野果,你是给我,还是给阮秀?”    陈平安毫不犹豫道:“一颗给你,一颗给阮秀啊。我看你们吃就行的。”    陈平安又遭受偷袭,揉着后腰,无辜道:“宁姑娘,你干嘛?”    宁姚再问,“如果只有一颗的话?”    陈平安呵呵笑道:“给你。”    宁姚:“为啥?”    陈平安既狡黠又实诚道:“阮姑娘又不在这儿,可宁姑娘你在啊。”    少年后腰瞬间遭受两下重击,疼得陈平安赶紧起身,蹦蹦跳跳,如此一来,害得宁姚一屁股跌入那只大背篓。    陈平安赶紧把她从背篓里拉出来。    宁姚倒也没生气,只是狠狠瞪了一眼陈平安。    陈平安重新扶好背篓,两人再次背对背而坐。    宁姚问道:“你知道那棵树是什么树吗?”    陈平安摇头道:“不知道,我只在这个地方看过,其它山上好像都没有。”    宁姚沉声道:“相传若是有家族陵墓生出楷树,是儒家圣人即将出世的祥瑞气象,且这位圣人,必然极其刚直,一身浩然正气,所以在你们这座天下,必定会得到格外的青睐。”    陈平安哦了一声。    什么儒家圣人,祥瑞啊正气啊,这位草鞋少年都听不懂。    宁姚问道:“你就不羡慕山上那个女人?也没有想过为什么这棵楷树,不是长在自家祖先坟上?”    陈平安答非所问,开心道:“今年清明节,我还能给爹娘上坟,真好。”    宁姚猛然站起身,这次轮到陈平安一屁股坐进背篓。    宁姚在一旁捧腹大笑。 (这么会聊天,可能就是天生的。。羡慕啊) ———————————————— ■第508章 好人小姑娘    当她们走出屋子后,那个白衣读书人已经站起身,走向院子,只是转头对那个小姑娘说道:“回头你姐姐肯定会更加语气笃定对你说,天底下总是这样多坏人。小姑娘,你不用感到失望,世间人事,不是从来如此,就是对的。不管你看过和遇到再多,一遍又一遍,一个又一个,希望你记住,你还是对的。”    那人取出一顶斗笠,戴在头上,“你瞧,好人好报恶人恶报,最少在今夜是真的。”    那人走出院子后,突然身体后仰,笑容灿烂道:“小姑娘,你好看极了,以后一定可以找到如意郎君。”    小姑娘啼笑皆非,抹了把脸上泪水,“讨厌!”    小姑娘突然想起那道金光,眼神熠熠,“你其实是一位剑仙,对不对?”    那人缓缓站直,微笑道:“我是一名读书读傻了的剑客。”    在那之后,那人便化作一道白虹,拔地而起,往北方而去。 第233章 尘埃落定    只是当少女身骑白马在行人稀疏的街道上,她心有灵犀地猛然转头望去,看到一个背负剑匣的少年站在远方一座屋脊上,正在对她轻轻挥手告别。    少女撅起嘴,猛然转回头,满脸的泪珠儿,就那么一粒粒摔成碎瓣儿。    刘高馨心情蓦然转好,高高扬起脑袋,背对着那个悄悄为自己送行的家伙,少女开心笑了起来。 (又哭一个。。。你这个大猪蹄子啊) 第507章 如神祇高坐    看着那位前辈渐渐远去的身影。    杜俞突然问道:“前辈既然是剑仙,为何不御剑远游?”    那人只是扶了扶斗笠,摆摆手,继续前行。 (为何不御剑远游?还不是因为你是男的。。。) 第272章 宁姑娘,对不起    陈平安不等宁姚把话说完,就火急火燎说宁姑娘你等会儿,然后陈平安转过头去,摘下养剑葫偷偷喝了口酒。    宁姚有些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这个家伙,做了什么对不住自己的事情?比如从骊珠洞天一路赶来倒悬山,欠了一屁股债,都记在了她宁姚的头上?    比如他早早将那个撼山拳谱丢了,只练了几千拳就觉得练拳没出息,所以如今背了剑匣,开始练剑了,最后练拳练剑都很没出息?    又或者陈平安闯荡江湖,傻人有傻福,身边围了一大圈缺心眼的红颜知己,如今正在客栈等他?    宁姚想东想西,想南想北。    唯独没有想过陈平安是不是把阮邛铸造的那把剑丢了。    这怎么可能呢,千山万水,春夏秋冬,他一定会把剑送来的。 (一大圈缺心眼的红颜知己即将到达战场) (现在朝我们走来的有,秀秀、右边、陆抬、黄庭、近之、贺小凉、刘高馨、、、、太多了,你们先排个队哈)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