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楼见故人-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楼见故人

原章节--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楼见故人

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山登楼见故人


几两仁义道德2018-12-24 23:31:10

人生路,险且长。
唯有家才是最能令人心安之处。
历风雨经心关的陈平安在泥瓶巷老宅坐守一盏灯火,坐了一会又一会,还是在想多坐一会。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继续轻松上路,去面对那些未来的不可期,面对那些大道之上的人心诡谲处。

如果说家是最能令人心安之处,那么不多的故人之一老杨可以说也是其中的一个。且不问平安来此为何,或许就是单纯的见见,坐坐,对于平安来说也是些许的慰藉。毕竟对于陈平安来说,老杨还是不同于其他人的。

就像玩的那些游戏,马蹄印、五子棋等,虽小,但也是忙里偷闲中做些小美好,也是一种很能令人心安的事。

个人推测,平安来此,一是自身某些问题,毒舌老杨或许能点拨一二;二是有关郑大风。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有洞察先机的老杨安排娘娘腔的侄女来说的那句话:
师父说了,帮不上忙,从今往后,叙旧可以,买卖不成。

这对师姐师弟如今大概还不清楚,自己的师父到底是谁,这座杨家铺子曾经接待过多少位三教圣人,跟杨老头认了师徒身份,又意味着什么。
当年幼小的平安,来往于大山药铺之间,不知道那些时刻关注着平安、药铺的人会不会也做此想。

也只有现在真正经历过后的陈平安,才会有此些许事后的余味和感叹。

毕竟还是很不同的。

杨老头的两个新弟子,就像是郑大风和李二的翻版,一个如何努力也得不到师父的一句嘉奖,一个则毫无执念,或许石灵山也会像李二一样,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至于娘娘腔的侄女,世上多是这样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要知道天下武夫,也只有陈平安能跟在曹慈身后“吃灰”而已,其他人怕是见曹慈的背影都看不到,女子能够被杨老头收入门下,已经是一种幸运。

陈平安驱马入山,当年入山之路崎岖难行,如今已是平坦大道,一如陈平安走过了当年那些辛酸难熬的日子,终于苦尽甘来大道直行。


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甘若醴。君子淡以亲,小人甘以绝。陈平安与魏檗的关系很是微妙奇特,先前毫无利益纠葛之时,魏檗结交陈平安大多是因为阿良的关系,后来有了与大骊的种种交易,两人逐渐成为盟友,关系反而更加深入。看来世上最好的关系,不止有君子之交,还有陈平安与魏檗这种知心盟友,大骊这位北岳正神,作为大骊与陈平安的生意中间人,反而处处帮着陈平安,不知道大骊作何感想。

铁骨铮铮赔钱货,在红烛镇翘首以待,没等到平安的归来,却等到了势力范围大增的魏檗水花传讯,一番言辞交锋之后,青衣小童败下阵来。
当他望向那个黑炭丫头的纤细背影,他心头有些阴霾,先前那一瞬间,自己又感受到了黑炭丫头恍若天生的压迫感。

小推一下,蛟龙之属在人族登山前,是属于神道的,但在大战时,背叛了神道,在前文青衣小童随平安返回家乡时,曾有描述。那么这个天生的压迫感自何来?估计与赔钱的身世有关。这个丫头眼蕴日月,九境武夫,陆地神仙都承受不起这样的滔天福泽,剑灵说他天生的武运胚子,难不成赔钱真是神道曾经的某位公主?面对剑灵,她是有恐惧的,因为剑灵在当年人神大战时,应该斩落不少神道大能,这个畏惧感应该是真实存在的。而且眼中的日月,来自于某洞天福地的日月精粹,而这个洞天福地更有可能就是剑灵曾一剑破开!莲花洞天,藕花福地!
还有诸多细节,就不一一表述了,可以回想下赔钱的点点滴滴,尤其是打最野的狗,捅最大的马蜂窝等等,细细想来,很符合赔钱前世今生。就是不知道老秀才是从哪里淘来的。


入山登楼见故人,故人自然是宝瓶洲第一位十境武夫。
在老家伙看来平安的在习武心境还是有问题的,这个问题来自于他的怕死,这个也是必然的结果,父母之死,老齐的重托,宁姚的期待,种种因素,不得不让平安内心很畏惧死亡,虽有千般理由,但终究难以说服本心,习武修道亦然如此,没有了那一往无前的气势,没有了那让一拳之下天地变色的心性,何谈成为十一境的纯粹武夫。但同时另外一个问题也产生了,见识过了那么多大剑仙的风姿以及他们的潇洒一剑,也在平安内心产生了不小的波动,是不是练拳的同时也可以练剑,似乎武夫“没那么强”心境上类似于拔苗助长,虽然自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终究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的。
如果说书简湖是文火慢炖平安,让其修心,那么接下来老家伙对平安的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就是武火勾芡,让平安这道菜鲜嫩可口,明亮动人,简而言之让其去其心性上的某些杂质,夯实五进六的基础,打造已是最强五的最强五。
大道之上一饮一啄,自有玄妙,没有陈平安对张山峰的“饮”,哪里来的火龙道人对平安的“啄”,拳意可砥砺,体魄可还撑得住?
当想明白的陈平安说了一句而已之后,经历书简湖,言语习惯打机锋,打埋伏陈平安遭了暴揍。
老家伙一句暮气沉沉!
可谓妙人矣!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