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原章节--第四百六十五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第四百六十五章 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


几两仁义道德2019-01-04 23:02:23

崔诚喂拳于陈平安,后者还是一如既往地挨打,虽然老崔以五境打五境依旧能赢,但是少不了要挨上陈平安几拳,脸上如何能挂的住?喂拳重要,我崔某人的面子也一样重要,如此一来,陈平安的同境对打好找回些场子的想法是注定实现不了了,老崔这一套浮空十四连击估计能得个SSS评价。
一套连击看的真是赏心悦目!爽!
崔诚心说我锤你还不算,还要看别人锤你,而且是不用尽全力就不行的锤你,于是朱敛终于悲剧了,在落魄山上逍遥了三年的快活日子一去不复返,每天都要陪着少爷一起挨揍,可谓是一对患难与共的主仆。只不过朱敛与陈平安的不同在于,他有着一颗近乎澄澈无垢的武道之心,所以他可以在挨打之后继续“不知死活”地挑衅,展现在陈平安面前,就是真正的“武疯子”了,而这份毅力与纯粹,也正是老崔想让陈平安看到的东西。想要修复陈平安那曾被多次牵引的心境,可不只是挨打就够了,崔诚可谓用心良苦。

——

本章又一次提到了女子武神,根据本章内容来看,女子武神应该可以说是十一境了,但是和齐静春所刻的“陈十一”所包含的愿景,还是有些不一样。这里有一个最简单的道理,钓鲸老人是最强十境,所以才会有“如果女子武神是十一境,曹慈就要去和钓鲸老人去争一争”的说法,但是“群山之巅,上有武神”,女子武神裴杯的实力明显在钓鲸老人之上,但后者才是最强十境,那么裴杯就只能是十一境。很简单的逻辑问题。

然而裴杯的十一境其实并不能算得上是天下武夫求之而不得的武神境,“不食者不死是为神”说的正是纯粹武夫与昔日神道,武夫与神道关系不浅,这也是为什么杨老头的几个徒弟都成了纯粹武夫。登山而练气的修士,已经站在了高山之巅,不会眼睁睁看着武夫为断头路架起长桥,也就是说,真正的武神,可以重续断头路,达到“不食者不死”的境界。而显然只是自觉有五百年寿命的裴杯,远未到此等程度。年龄这里前文是有改动的。

自神道崩塌开始,人类登山已然万年,试问一个只有五百年寿命的武夫,如何能真正对三教造成威胁?纯粹武夫只练自身,不为天地大道所束缚,若是再续断头路,就成了真正的百无禁忌,这大概才是让三教忌惮的地方。

而当武夫之路不再被称为断头路,或许神道在某种程度上的再次崛起就已然不远。

练气士以灵气气运为食,武夫靠武运登顶,两者当然不会是互不干涉的关系,宝瓶洲武夫宗师辈出,大修士只有阮邛魏晋刘老成这些十一境而已,而桐叶洲有荀渊杜懋太平山祖师这些十二甚至十三境的大修士,却少有几个像样的武夫,可见一斑。

这大概也是陆沉不让崔诚一拳入十一境的原因,现在想来,如果当初崔诚一拳尽出而不死,或许能比裴杯走得更远一些也说不定。

只可惜没有如果,裴杯的武道之路也还没有走到尽头。老崔失去了和女武神交手的机会,留给陈平安与曹慈就好。

事不过三,自然指的当今天下,十一境出现的几率不超过三位,依据目前来看,曹慈平安肯定会进入武神境,加上裴杯,正好三位,但未来局势动荡之下,这个规矩未必会继续保持,也必然会有其他人也会脱颖而出,诸如宋长境等。

——

岑鸳机来到落魄山,郑大风与陈平安没空,最后还是“朱老神仙”来教其六步走桩,这在岑鸳机看来大概是一件很可喜的事了,朱敛的马屁还是依旧信手拈来又清新脱俗,大概已经到达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不过就撼山拳一往无前的拳意而言,朱敛其实并不算夸大,要知道陈平安初练拳不久,就已经是拳意流淌全身的气象了,这样看来,岑鸳机哪怕是被称作武道天才,与陈平安相比还是差得太多了,老崔曾说陈平安强在悟性和韧性,当然也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藕花福地四人各奔前程,朱敛对其他几人的选择嗤之以鼻,到头来还是只有朱敛能够在落魄山有一席之地,当然话说回来,朱敛也确实有对这藕花三人不屑的资本。

朱敛贵公子,一见误终身,风采世无双,羞煞谪仙人。

女子剑仙,魔教教主,一国之君又如何,我朱敛读书,便要笔落惊风雨,入庙堂,只为挽狂澜于既倒,上沙场,就能破敌于军帐中,登武道,但求一睹止境风光。

自知者少苦,知足者常乐。江湖也好,庙堂也罢,家国也好,风月也罢,拿得起,也放得下。

敢问夫复何求?唯神仙书而已。(说破功就破功,朱大妙人一直以来的风格)

——

陈平安与大骊签订契约,终于又有六座山头进账,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地主,只不过这一趟谢灵真的不该来,初涉江湖的少年哪里斗得过陈平安这位“老江湖”,结果就是差点被憋出内伤。要是前者知道自己论背景论实力论眼界无一能和陈平安相提并论,又会作何感想?哪怕是谢灵默默追赶的马苦玄,也不过是两场皆败给陈平安罢了。而陈平安眼中,是那个将同龄人远远甩在身后的曹慈。

魏檗举办神灵夜游宴,说不定马婆婆要和朱敛见面了。可以想象下,这对男女见面的场景会是如何,必然不会落俗套,其中必然妙趣横生。如今是陈平安在落魄山坐观夜游宴,日后可能就是魏檗坐看众灵朝拜落魄山了,

魏檗哪怕成了北岳正神,依旧是没有放下那位长春宫里的女子,本以为折桂枝,才子配佳人是一个美好的祝愿,没想到只是因为书生比较容易收拾。所谓“近朱者赤”,与朱敛相处久了,魏檗也学会了画风突变。

不过说起来,两人大概同是痴情人,才能如此投缘。

陈平安与裴钱的日常依旧暖心,让石柔都有所感叹,有没有陈平安的落魄山确实不太一样。或许日后落魄山有了门派,陈平安处理起来未必就有老崔所想的那么困难。

有无陈平安的落魄山当然是不一样的,有了平安,崔诚便对未来有了诸多希冀,朱敛的“无所求”变的“有所求”,也是观自身之所在。赔钱、青衣、粉衣等也有了心安之所。

落魄山作为陈平安的心安之地,一切随心便是最好,正如朱敛所说,无论江湖多么艰难,落魄山一直都在,而陈平安,永远是那有家的未归人。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