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也会剑开天幕-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也会剑开天幕

原章节--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也会剑开天幕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也会剑开天幕


琳梦之樱2019-02-27 16:06:25

第四百九十七章 我也会剑开天幕 看点

抱歉,来晚了,工作繁忙,大家久等了。

这一章虽然打斗不多,但看的很燃很嗨。

线头得从初一说起,初一本名小酆都,小酆都来自穗山大神之手。老秀才看到时,面色凝重,因此物对穗山大神来说,意义非凡;接过来时,觉得很烫手,但最终抹去初一因果,交予平安。在洞天小镇时,如若不是小镇特殊,曹峻就会直接杀人(平安)夺宝(初一)了,阮邛也曾说过此剑胚显露真容,必然不凡。依此,可见初一的来历有多么的惊人。用本章姜尚真的话说就是能承载这份天地大因果无上法器。所以本章高承才会急急云:飞剑留下。

一切的起因皆因贺小凉的来到,而使局面变得扑朔迷离。

贺小凉来到京观城,相关平安确实不曾对外人说什么,做什么,但其用心却昭然若揭。如若真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必然承担平安死后的相关因果,想来也是她承受不来的,或也是因她而死,大道根本会受损。再者贺小凉也不会亲眼看平安死于她的眼前,所以高承适时赶人,高承也说两人留在鬼蜮形式就会极其复杂。

先是小玄都观观主,杀人即福缘,还好其本身道法尚可,没有去杀平安。后是一直在遥看陈平安,依照高承的道行必然有所觉,待得察觉平安身上有重宝,可使鬼蜮谷天地可变,依其枭雄心性,自然会是下手杀人夺宝。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贺小凉利用这一自身很是清楚的祸福关系,不惜损耗自身功行巧“布”杀局。平安一路北上,福缘甚多,自是因为距离贺小凉越来越近的缘故,在距离京观城不远处的铜臭城,买卖交易,小有斩获,包袱斋的生意做的是有声有色,观原文:同样是身穿青衫的账房先生,在书简湖就只能想着少输少亏。在这鬼蜮谷,就可以想着多挣多赚。真是日子越过越好了。
。但贺小凉骤然抽身,福没了,祸自然而来,而且祸极深。

也是前文,陆沉所说贺小凉做的拖泥带水的缘故。确实不太爽利。

平安迅疾离去,确实让姜尚真佩服不已,因有两处,他看不到,自猜不透其中原委。一是小玄都观观主在悬崖遮蔽了天机,那时初一露面;二是老僧说回头是岸。本就一路相随贺小凉,监看其行为,以防对平安不利,在高承出手之际,果断出手相助平安,合竺泉、蒲禳携手让平安安全离去,说到做到的姜尚真似乎是坐实了护道人的身份。见识了平安跑路的本领,想来自诩跑路了得的尚真也是很心悦诚服的。

对于这一切,平安也是察觉,复盘鬼蜮谷的经历,就是其反省的过程。其实一切都是有征兆的,无缘无故回忆其书简湖(此处不再累述),黑水河畔老僧回头是岸,杨凝性曾说有人一直在看着他,在联系自身心境起伏,平安察觉大祸将临,于是跑路。但以其心性,自是做的天衣无缝,言语稳住了城门守将,云明日再来,顺便与竺泉做了手的买卖。

于是一剑破开天幕,御剑离去,确实痛快之至!

行侠仗义(打家劫舍)完毕,要做的就是销赃。一包裹零碎换成了真金白银才安枕无忧。冲着铜臭城的优惠待遇,陈平安选择了此处销赃。进城听喜讨得口彩,入乡随俗打赏鬼物校尉,注定了早就暴露无遗的剑仙老爷收获必然颇丰。

货比三家,最后还是选定了头家商铺。与城主妹妹做生意,少赚不亏,双方利好。城主妹妹低价买入香炉,哪怕是得知了香炉真实价值依旧不反悔。最后送给店铺掌柜一个粉彩小罐的彩头,算是挑明了身份,不为其他,买卖皆舒心。这一幕像极了当年情采送给陈平安泥俑锦盒,结善缘而已。第一天卖东西就被人盯上了,陈平安心绪难宁,开始着手准备撤退符禄。然则心不宁符难成,还得再去铜臭城。

做个脑洞,金箸会送谁?进了落魄山从不拜山神的陈平安,他日返乡会不会补上一份迟来的见面礼?

第一天财源广进,住宿抠门。第二天,运气暴跌,跟城主妹妹大眼瞪小眼,看似是福星不在,实则是已然受贺小凉的厄运影响,福祸相依。第三天运气似乎有所恢复,跟城主妹妹说好了再不来,白日打赏福星神仙钱断因果,夜里则悄悄画符,准备离开。深夜复盘,当回头是岸,莫要继续沉迷于这倒卖物件的蝇头小利。第四日,陈平安已然是连酒铺老人都神厌鬼弃的包袱斋了,照旧去铜臭城,却看到了令人失望的一幕,真的该走了。至于拿平安开涮的唐锦绣,自然是平安卖多少自己看着合适就买多少,牙好胃口好,什么都吃得消。点校宰相唐锦绣却是心有锦绣,各种考据如数家珍,信手拈来,但其心性、见识还未上乘。

黑暗森林不再,被多方惦记的陈平安准备跑路。铜绿湖自然是不会去的,三个踏踏实实捉鱼的鱼鳔沉稳垂钓,聊着剑客。猜测袁宣三指,指的是三家圣人。而老人一指,指的是当年高高在上的神道诸神。此处算是妄自推测,不透的很,甚为不解,欢迎前来探讨。

武道练气士极难兼顾,平安看水府童子埋怨表情顶多是惭愧,可是面对火龙,陈平安心底是有委屈的。他做了那么多,乃至大道受损,所求仅仅是心安,却于心不安。骸骨滩鬼蜮谷就是另一个版本的书简湖,死者化为阴物鬼魅,继续适者生存,行自然法则,却非平安所求。诸鬼安心,平安心安。


天上有人守,地上有人护。早已悟到平安有小酆都的城主高承亦欲尾随开天,不料腹背受敌。看似在商言商的竺泉一刀劈出,不曾想一直冷眼旁观的蒲城主也潇洒出剑。我是剑客,一句话足以说明一切。蒲城主敬的是平安所行侠义,自己亦是剑客,所行自然无距。而宗主竺泉或许将要面对的,就是整座鬼蜮谷的战火将燃。如果说鬼蜮谷大战是一众鬼物的触底反弹,和平随着高承被袭而不复存在。那么竺泉与杜文思的所言,也就极有可能成了遗言。未来宗主,需要个脑子聪明的。宗门即将不宁,只愿火种不熄。当时竺泉的故作轻松写意的操心门内弟子的婚姻大事,看似是为尊者的调侃,现在回头再看,实在是凄凉。以乐景预示未来披麻宗的悲情。苦守骸骨滩,在鬼蜮谷这个人仙神鬼妖五者交织乌烟瘴气的地方。身死向北,是竺泉的要求;火种不灭,是最大的期盼。虽不知当年披麻宗为何南下,可是今朝看剧情,恐怕这黄连苦楚,真的难以言说。矮小的背影,高大的追求,潇洒又萧索。笑言嘴笑裂了怎么找个漂亮小夫君,只怕,活命都难。不知宗主若是战死沙场,会不会转为鬼蜮谷新一代骁勇英灵。只希望这么有意思又可爱宁向直中取的宗主,结局不要太伤感。


愿那天下有情人,成双成对,终成眷属;愿白首不负心的已逝之人,光阴流转,永生相守。但愿有情众生,皆能携手看遍繁花烂漫,海枯石烂,待他年华发斑白,幸今生能有你为伴。

大道漫长,长生路远,修行当中,勤勉练剑出拳、不惧与强者对敌之外,做了这些他人不太愿做、我偏要停步去做的小事情,怎么就不是人生大快意?

小事情,大快意!何尝不是人间星星点点的美好,让世人相信这个世间仍有希望之所在?

为悦己者容,何如为己悦者容?

有什么欢迎前来交流,字数、内容比较多,小恐怖!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