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三十四章章节思考-世事若愚-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六百三十四章章节思考

原章节--第六百三十四章 搬山倒海

六百三十四章章节思考


世事若愚2019-09-09 03:00:24

■“许多渡船的生意,其实一直相互冲突。”表面上团结针对剑气长城的渡船众人,因利聚,必因利散,这也是陈平安分化他们的切入点。
戴蒿言语笑里藏刀,表面谦卑,实际意思只有一条,这场“商战”,我们拖得起,你剑气长城拖不起。

多拖一刻,长城安危便加深一分。

也是在分化剑仙和隐官,把意欲“杀价”的隐官和“理应杀妖”的剑仙立场对立起来。

陈平安回应,剑仙的收剑出剑皆由心,老大剑仙都管不着,并指出剑仙出剑自由,向来不在乎宗门、浩然规矩、香火钱之类外物,比如松花前辈正是这样的剑仙啊。

于是江高台没有起身,以江湖行商的姿态爽利道:隐官大人若要以力杀价,我们也无话可说,我不知道其他同道怎么想,南箕渡船认大人杀价。并不是豪气的一锤子买卖。这段话可以对应集市上商户的爽快言语,先故作爽快让步,让你占了道义上的理亏,然后再一点点补充成本把价找回来甚至更高。

“不谈钱”实为更好地谈钱。

陈平安则从粗人的“以力压价模式”调换到了大贾的“商有商规”模式,抓住江高台有意展现的不起身的“爽利”姿态,以规矩二字镇压,致其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既失了当下模式的道义又失了颜面,成功被陈平安杀鸡儆猴。

两点:比拳头你们大不过我,比脑子你们输了,比道义你们还是输了,所以老老实实谈吧。

■这些商家与剑气长城谈判的底气是什么?是这些渡船的联合,意见一致,定价一致,共进退,一旦江高台因自己“气量狭隘”退出,意味着这次杀鸡儆猴的成功,也意味着渡船同盟开始瓦解,共同利益的流失。

跨洲渡船当真舍得折了剑气长城这最后最大的盛宴?所以联盟散了,生意还会做,只是主动权已不在他们手中,这是力保江高台的前提。

首尾两线,便大有整体一致的意味,加之剑来的世界观中女子较男子弱势很多,这么一个位置靠后,又是女子的势力出现,使得其他渡船管事再无理由坐着,渡船联盟依旧稳固,只不过是和长城换了个谈判桌。

痴情最是女子,负心总是花言。

■之后吴虬言语,把陈平安放在了精于算计的商人位置,把渡船众人说成了豁出性命挣钱的性情人。与隐官大人不必再谈了,再要谈判的话让晏家主、纳兰家主来,你这个与我们“云泥之别”的生意人,当然不知我辈“性情人”心中所求。

陈平安的方式是,双方正式站在了对立面上,那咱们就算算旧账,算算诸位管事心中的私心,算算管事周边众人的私心,算算管事宗门的私心,看看究竟是在这一笔买卖中你们帮长城后自身地位稍稍不稳,还是成为宗门后人“大道登高”的踏脚石来的更好。

这一本本账目上,你们暗中的盘根错节,不择手段,可都记载得清楚,你们身后渴登大道的人,可都在眼巴巴望着你们的位置。

陈平安掏出了底牌,这底牌是什么?之前渡船众人敢于和长城加价,其底气在于长城虽力勇,但浩然天下的弯弯道道你们不懂,只要我们抱团,总不能拿剑把我们一顿砍了吧,所以前文才敢说性命无忧。

而陈平安,不知洞悉了谈判桌上他们那些鬼胎,更将其身后脉络连根拔起,如剑仙出剑,巧妙地将他们从各自宗门剥离出来,用他人之私来对付他们。

以前剑气长城是一个力大无穷的巨人,只能对付同样为巨人的蛮荒,陈平安成为隐官后这个巨人突然学会了十八般武器,连商家联盟这种吸血牛虻也能对付了。

■所以剑仙与两位长城财神发话:“人情上的事,我来摆平。”“利益上的事,我来摆平。”此举是将各管事与其宗门分隔开,让其在性命全无与稍有损失间有所选择。其利用的,正是“商家思维”,你们看长城将破将死伤无数时趁火打劫,那我陈平安便算了算,你们的性命值几颗谷雨钱,嗯,还好,不亏。

现在和你们谈判的,是剑气长城,更是以剑气长城为资产的空前巨贾陈平安!

陈平安今日所为,相信亦是这些管事往日曾为。

■陈平安的圣人化是个伪概念,幼时贫穷所以精于算计,坚守本心所以能参透诸家学问大道根砥。

说现在的陈平安,是幼时陈平安的放大并无错,他何曾真正善了?他偏袒顾璨,一拳打死那个奸细,到如今商道大成,以商制商。

人性本善,所以大多数儒家圣人恪己,因为恶的模板很多,但善的概念只有一个。

儒家圣人力求诸事皆善,事皆圆满,这种以恶制恶的手段兴许知之,但不屑为之。

人性本恶,另一个说法是诸般善恶皆为真我,故李斯韩非立法以止恶扬善,从陈平安自碎沈温的圣人文胆承认本心之恶起,他才是文圣真正的弟子。

人以善待我,我以善还之。以恶恶我,以恶还之。这不足概括陈的学问,但想说明一事:文圣一脉,从不惧双手沾恶。

■“待之以礼,压之以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把这些细碎脉络掰扯清楚,一切肮脏龌龊摆在桌面之上,犹能按照正常的生意经公平待之,这是陈立身正的地方,也是崔东山短期来看胜于他,长期却要败于他的地方。

这和另一句“知道了这世界的恶,犹然以善待之。”异曲同工。

■另崔东山关于人心判定的原型猜测与三国时刘劭的《人物志》有关,大家感兴趣可以百度一下。

海上仙家逐步出现,日后的浩然攻防战,这些仙家作为大陆战的前沿阵地,会是浩然与蛮荒战事的风向标。

对本章出现的渡船名称进行下记录:南箕、太羹、瓦盆、凫钟、枕水、俯仰、桐伞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世事若愚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