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原章节--第四百三十九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第四百三十九章 于不练剑时磨剑


几两仁义道德2018-12-21 20:46:40

钟魁来信,果不其然姚近之入了宫,说不定以后就是武则天一样的人物,碧游府成为水神宫也在意料之中,琐事消息很多,独独没有敕鬼出土的术法,因为钟魁也怕秀秀一语成谶,自己反而害了陈平安,更何况那不是给陈平安看而是给书简湖众鬼看的虚划八字,想必胜过许多神通术法。一忧二知相照两肝胆,平安笑骂钟馗不仗义。

刘志茂现身剑房,看到了不似作伪的太平山祖师堂几个字,就得更加掂量掂量了,书简湖不管如何鱼龙混杂,都不过是东宝瓶洲的一个弹丸之地,远远无法抗衡太平山这种庞然大物,陈平安背后有这样的靠山,刘志茂心生结交之意,所以才觉得陈平安不见外反而是好事,更是问了问剑房众人陈平安好不好打交道。陈平安自然是很好打交道的,刘志茂与其做生意不会吃亏,再进一步就难了。只因他心中也是惴惴不安,前脚“得意弟子”顾璨被刘老成重伤濒危,后脚被刘老成拒之门外,虽有后手,但接下来的局面堪忧,能不能掌控书简不好说,在大势之下,未必能得全身而退,所以也急需找到万全之策,抑或自保之法。与平安交谈一番之后,不能全信,才有了此番行为。太平山祖师堂的飞剑,,也算给多疑的他吃了一份速效定心丸。那么接下来嘱咐田湖君,不再追剑房贪墨一事,以为示好平安。全力搜寻相关物事人等,皆按头等事去操办,自然准备在平安身上加注了。老谋深算,谋定后动,但终究落了下乘,利交而已,也是环境、天性如此。在书简湖一番风云变幻之后,终究会误了自身。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田湖君暗领师命,安排最得力的***办此事,可谓深谙做事之道。龙椅之上,蛟龙之气与水运灵气,砥砺道行,方为自身立身之本。蛟龙之气应与小泥鳅无关。自思大势席卷之下,风险与机遇并存,如何自处,前程如何?人之常性而已。师父师弟,各有利弊。寻他途,也得有机缘。
田湖君此处落笔,不是闲笔,伏线不知,但足可说明在风雨将至的书简湖,每个人心思有动,也说明局势之下书简湖暗潮涌动。
风雷园李抟景身负剑道气运,惊才绝艳,只可惜迈不过一道情关,只能遗憾兵解,或许一天取不回被暴尸正阳山的风雷园剑修尸体,李抟景就一天入不了上五境。刘老成斩情人入道,那点在刘志茂手里的把柄相比李抟景实在是不值一提。大道无情人有情,世事难料。

陈平安依旧在聚拢魂魄,给落魄山寄过去的家书,多是在交代过年的事情,当年因为家贫不能如何过年,如今年节依旧被陈平安当作心头的一件大事,走过了千万里,心底还是那个泥瓶巷的贫苦少年。

陈平安提笔又放下,头疼又有些愧疚,头疼是自己当下的状况实在糟糕,金丹文胆碎裂不说,水府的灵气更是几乎半点不剩,以至于无法呵气成墨。愧疚则是想起了赠送小雪锥的李希圣,以及和小雪锥一起成了鬼的钟魁。

无奈之下,陈平安只得外出找寻恢复灵气之法,先是在田湖君那里蹭了一壶好茶,让那位老修士涨了不少脸面,还不至于因为怠慢陈平安被田湖君责骂,可谓心思缜密。等到陈平安到了珠钗岛就是另一番光景,刘重润是直性子,一直不怎么惧怕这位敢在刘老成面前出剑还活下来了的账房先生,连带着一群女修都在拿陈平安当赌注玩,一输就是十颗雪花钱,落在陈平安眼里可就是“糟践东西”了,可不就得了句活该的评价。

人生在世,一旦深陷困境,不可避免地在走下坡路,往往就是进退失据,左右为难,很容易让人四顾茫然。

这会儿,除了慎重考虑自己的利益得失,以及小心权衡破局之法,若是还能够再多考虑考虑身边周围的人,未必能够以此解围,可到底不会错上加错,一错到底。

此两段话,可谓点睛之笔。
陡然间大悲大喜,更能见本心本性,金丹地仙也不例外。
刘重润就是其中一个。
作为一个在书简湖能够立足的“女强”。前期不言,但在和平安此次交谈之中,确实是有些进退失据,左右为难,一是不解平安为人,二是困境确实很难走出。蓦然想到雪中的柿子,在西域,也有此番经历。不可言,不可言。


陈平安与刘重润谈生意,后者想要搬出书简湖,其心思如何被陈平安一语道破,只是“鞭长莫及”几个字触了刘重润的霉头,这才引出一段更“鞭长莫及”的往事,刘重润愿为此自荐枕席,可见当年受辱不轻,更是留下了阴影在心,陈平安倒是借此机会又当了回媒婆,可怜马远致光是长相就已经出师未捷身先死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陈平安一样,从心底把红酥当成一位年轻的女子。

陈平安油盐不进,反而让刘重润有些气馁,“高超术法”层出不穷,好在陈平安是个老江湖,不然还未必招架的住,果然深闺妇人都是洪荒猛兽。

买卖谈成,陈平安问庙堂之事于刘重润,和当年遍观藕花福地的光阴长河不无关系,东海老道人的险恶用心终于显露出来,不问善恶,只问脉络,只问因果,似道家又似佛家,独独离儒家有些远,正是当初让崔瀺暴跳如雷的原因所在,这次更是让老秀才都喊了句“不太善喽”。穗山山神怂恿老秀才悄悄过去,殊不知如此心关,只能自己过,哪怕老秀才去也是无用。不过看样子老秀才依旧对自己这个关门弟子充满信心,只管与穗山山神撒泼打滚,崔东山给老秀才倒了一整坛棋子,委实不冤枉。

剑灵在金桥之上磨剑,也与老秀才一样在观察陈平安,便想起了齐先生之话,对于醇善之人,最好的磨剑石,是人心最纯粹部分的恶念。想来一直醇善得让人如沐春风的齐先生,当年已经见过不知多少人性之恶了。此刻身在书简湖的陈平安也是如此。

杨老头觉得陈平安无法握住这把锋芒毕露的神兵,会失去本心变得只会一剑斩去,最后还是输给了齐静春。

陈平安哪怕对自己失望,都不愿意让齐先生和剑灵失望,所以这把剑,陈平安不仅拿的住,还会拿的稳。

磨砺剑心之后,出剑也更快。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