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章节分析-机器人茂-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二月二,章节分析

原章节--第五百零五章 二月二

二月二,章节分析


机器人茂2019-03-10 14:01:46

本来只是想说说晏清和何露的问题,结果越说越多,干脆写个分析,大家讨论讨论。

先前文中已经透漏,整个随驾城地界似乎被人圈禁,目标多半和谋图此地重宝有关,二月二这一章更是点名此宝之珍贵,足够使人花费如此大心思来设计、谋取——叶酣透漏天机,此宝为先天剑胚,可以一名并非剑胚的练气士成为剑仙,是谓千载难逢的异宝。
所以,圈外有人为此物运营良久,虽然冒出一个代顶天劫的陈平安,但不影响取宝计划,甚至陈无意中帮了这位大修士。
当然,这位陈好人带的那把剑也是好物,能顺手牵羊自是最好,但陈平安的举动明白告诉他,自己已经被发现,先是飞远一些继续查探,但杜俞被剑仙弹飞受伤,使得高空中查探的此人明白这是一把认主的半仙兵,“轻轻叹息一声,似乎充满了惋惜,这才真正离去”。
不影响大局,重宝被手下携吞宝猴带走,既然冒出来的此人帮了自己,我又不能奈你何,那就此别过,大家留一线。

但随驾城本土两大帮派并不打算如此善了。城中牢狱之下的宝物被人取走,众人不甘,范巍然和叶酣又是唯二知道此宝的的确确不是自己能拿到的,毕竟那位仙人在上,宝峒仙境与黄钺城本就是仙人手下2枚棋子,此时冒出来一个一身宝贝,似乎身受重伤的外乡剑仙,当然要趁机挖骨吸髓,赚他一笔!
至于城中百姓以怨报德的一众做派,是总管对俗世描述一贯手笔,其中自有世人愚昧,也有宝峒仙境与黄钺城暗中派人试探混杂其中,
火神庙神祗仗着灾后猛烈的香火,将真相不吐不快,被一件极远处飞来的法宝打碎金身,多半是那位仙人出手,而天上和城中,多出了许多传说中腾云驾雾的神仙中人,应该是宝峒仙境与黄钺城以及仙人门下弟子们入局清扫战场,若是发现那个一身宝贝的剑仙已经外强中干,或者干脆就气若游丝,杀人夺宝不二话。


这一章我有点明白晏清想到了什么——何露此人有问题!!这也是我原本发此贴想说的事情

上一章晏清问陈为何打何露,陈的回答意思是何露认为他道行更高,打不过,那么就拿道理来压陈,所以陈出手打了这种只管拿道理为自己所用,不管正不正的奸猾之人。
晏清突然御风离去应该是想明白了一点,自家宗主范巍然和水神都看不出深浅的陈十一,为什么何露能发觉陈更强?加之自己跟着自家门主对随驾城的了解也更多一些,这个何露突然似乎并非自己认识的那人,有些陌生
最新章,众人在湖底龙宫商议如何截杀重伤的陈十一,晏清的种种不自然表现,更是验证了她对“何露”的怀疑,以及对自己世界的疑惑,或许晏清已经发现了一些不合理的线索。


我对于何露的假想:此人能够得到仙人召见,仙人管事的颐气指使只是做做样子,文中明说随驾城每隔一段时间会出天之骄子,何露作为最亮眼的一颗星,或许已经被“天上仙人”收入门下,或者何露本身就是仙人暗中埋藏在此地的一颗暗子,
所以文中描述白发老翁与叶酣商议机密之时,
“何露只是擦拭竹笛,对于这些已算山上头等大事的机密,并不感兴趣。”
何露此人身份必定有路数,且听总管如何继续。


陈平安伤重,被杜俞带至废屋疗伤。陈一直越级享受金身武夫体魄滋养,自身也达到了6境,还穿着金醴法袍,剑仙更是忠心护主,不像书简湖打刘老成那般难堪,所以这次伤不见得比书简湖时重,自己忘却疼痛+生死人肉白骨的药还有,一个小天灾也比不过11境刘老成,基础条件真的比书简湖时好了很多,
所以我说,陈的伤,重,没书简湖那次重,而且回复速度必然更快。
陈敢露面回到书生鬼宅,说明已经恢复战力,杜俞对陈的感觉出现异样,有两种可能:一,陈恶蛟已抬头,对陈造成影响(基本被我pass);二,武夫体魄经历天劫不死,必有厚报,为身系一国气运的书生翻案,也有气运回报,整体使陈的气势改观。
城隍庙一战,初一此次单剑出击,杀神弑鬼,带着城隍金身碎块告慰“异宝”,却又飞速杀回,“将那文武判官、诸司鬼吏和日夜游神、枷锁将军,一道白虹飞旋,击杀了大半”,会不会是异宝嘱托为其泄愤?随驾城宝物处于官府牢狱之中,现世之时更是少见的“一抹漆黑远胜夜幕的古怪剑光”,或许与阴煞鬼物大有牵连,提示此物和初一小酆都有同类属性可能,并且同为剑胚,全章最后也没提到初一回归。
因此个人有大胆推测:随驾城牢狱之下宝物被初一吃掉(合体)!
最终初一吞噬异宝,合二为一,一道黑芒佯装逃遁,被吞宝猴吞下,继续“消化”异宝。
我等着黑芒变白芒破肚而出、回归姜壶的那一刻。


补充一点原文——“山上传言”随驾城在建城之初,其实本身就有一件兵家仙兵深埋地下,最终两者融合,成了一件文武两运兼具的人间至宝。 兵家仙兵,那就更具杀伐阴煞之气了,和初一的属性相合更合理。当然这个仙兵应该不是山上人的等级划分,而是一种推崇之说,比如拿一把法宝出来也会被称之为“仙兵”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机器人茂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