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陈芝豹他哥陈白熊-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原章节--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第四百七十七章 人心中须有日月


陈芝豹他哥陈白熊2019-01-23 23:27:19

◆杨花沸水,魏檗流深。 魏檗总领北岳大区,铁符江杨花、落魄山宋煜章都是其辖下,同与魏檗不和、又各有不同。宋煜章是自认直臣,生为忠臣死为忠魂,宁被魏檗排挤也要明摆着做扎在平安山头的钉子耳报神;杨花则是烈臣,为主上活活化掉骨肉成神身,又有烈臣独有的纯净劲儿和小心思: ●心底还有生前作为剑客的执念,遇见已看不出深浅的陈平安,想趁自己修为尚低、剑心尚在、神性未浓时,本着『不以境界欺人』的干净念头和平安比剑,却偏偏不好好说话,要用言语激怒平安形成争斗; ●平安临走说“让魏檗多送你一程”讽刺其躲在魏檗身后怂包; ●直言“你若排挤我铁符江只管来”拿话点魏檗让其顾虑名声反而不得排挤; ●貌似提醒实则暗讽“你魏檗是个靠扶平安、舔阿良借势投机钻营的家伙”阻止其与自己谈心图清静。 谁说烈性子没心机? 但这些心机从平安魏檗眼中拙劣如顽童。魏檗能走到今天见惯了这些小机锋,无论杨花怎么刺就是不接招,该和稀泥和稀泥该谈心谈心,俨然帅痞老干部。纵容杨花一再招惹自己留下口实,然后顺走香火和水运以示惩罚。 嗯,人情练达,静水流深,老干部从不生气。


◆平安心障:道理如衣,亦赘亦覆。 杨花自以为相激平安成功,实际不知自己被别人洞若观火。平安之所以看似应激,甚至说出 “可惜你家主子不讲规矩” 主动刺激杨花让魏檗都心生惊讶,是因为杨花撞上平安心防不稳蛟抬头。 上几章总管就一再强调了平安所谓心魔,但评论区大多将其讨论成刘老成之类“心结”,估计总管觉得不准确,这章自己官方剖析了下。实际上平安的最大问题不是本命瓷碎父母死事、齐先生死等心结,这些事重要但是埋在深处的根结或引子,是远处的事。平安难不是难未来,是当下。 当下问题,是【大道失焦】。 就好像你拿相机拍风景,明知事物就在镜头前这方向,光影、镜头构图都对,但你没找准焦距,焦距滑来滑去,屏幕里还是模糊一片。 平安本命瓷碎不是个比喻,是直接影响到身心:身体四处漏风变成病灶,心境也支离破碎。导致平安从开始做学问起,所有“道理”都学不全,东捡一片西捡一句,如平安自己收藏的那些竹简,在心里搭建成一个简易框架。这框架对自己(渡己法)是有用的,能支撑彼时彼刻的陈平安压心底不平气、行善、出剑、练拳。 如你我年少时对这世界的初始认知,草长莺飞。 直到崔巉书简湖设局,把渡己法的平安扔在一个乱世强使其“渡人”,平安两难,于是选择伤己。碎掉已成金身,重新思考可以“普世”的道理。 如少年突失慕艾,面对成年人的世界时,你是该选择强行保持“童心”、还是服从成年规则然后转身利用规则? 都不对。有句话叫什么来着?【真正的成熟,是知晓世事后依然选择善良。】 最原始的少年心只是童话,而屠龙者更不应该代代变成恶龙。善良本身不是成熟,选择善良才是。所以就有了平安现在的心境不稳。书简湖一事结束,平安告别了少年心的“渡己”自己,且并没独辟蹊径的找到人我两相安的途径,而是用最笨的法子“填上”了心里的洞,用“无数看”去审理、解决“无数难”。 这样对吗?最无错。这样是最佳办法吗?不是。因为不是人人都如平安或被平安影响后的顾璨愿意这么做,也不是事事都能有时间仔细思考慢慢找补。总有不讲道理的人,也总有事前“不及思”和事后“不得补”。 于是事情突然反了过来,以前只需要渡己的陈平安,道理是覆盖住自己冷饿躯体的布,能让自己更有底气的面对这世界、出拳更快。现在的平安,一旦要出拳,各种思量纷至沓来,道理会成为阻止自己行动的湿襟肥袖,渐成累赘。 眼睛里看得到太多因果,会让这世界失掉善恶;清水里放进太多颜色,会让视觉模糊掉对错。这种混淆立场的“齐物”和不问是非的“齐论”其实是就是道家思想,在书中又演变成青冥天下的规矩:既然善恶不分,就跳出来求高,拳头不够大就别来乞敲我的天鼓。 当然,平安必然不会走道家佛家路。他现在其实还处于书简湖的后遗症里,旧道理碎了新道理还没找到,又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境确实要崩,被道理裹挟不前,所以决定迫切前往北俱芦洲“求快意”。 但自从回落魄山之后,找魏檗帮忙他欲言又止、和董水井做生意他欲言又止、给青衣粉裙起名他欲决又止、和宋雨烧忘年交相逢他欲问又止,破境怕郑大风失落去谈心、怕石柔不合群去谈心……

归山后这些小事全不是废笔,总管拿这些小叙事既收拢了之前无暇顾及的情感线,又侧面表现出“太讲理的陈平安现在已经拖泥带水”的事实。 其实,[看遍世事、尊重太多外在规则,理解太多人同情太多人],某种意义上,齐先生就是被人利用了这点,才身死道消? 且,只要去了北俱芦洲就得直接面对之前一直逃避着的害死平安父母的北俱芦洲某买瓷人大户,崔东山专门提醒“徐徐图之”,又会面临新一轮出拳不出拳的考验。

归山后这些小事全不是废笔,总管拿这些小叙事既收拢了之前无暇顾及的情感线,又侧面表现出“太讲理的陈平安现在已经拖泥带水”的事实。 其实,[看遍世事、尊重太多外在规则,理解太多人同情太多人],某种意义上,齐先生就是被人利用了这点,才身死道消? 且,只要去了北俱芦洲就得直接面对之前一直逃避着的害死平安父母的北俱芦洲某买瓷人大户,崔东山专门提醒“徐徐图之”,又会面临新一轮出拳不出拳的考验。


烛火是希望,是善意,是平安此前压制心底恶蛟的“初始规则”。但烛火太微小,现在已经随金身小人碎掉被扑灭了,所以现在恶蛟才会隐约抬头。

日头是烛火的升级版,被扑灭的烛火灯光是渡己法,将来心中高悬的日头是将希望善意凝成的“普世公理”。是快意,是顺心中道理出拳。


月亮是理智,是同理心,是平安观察这世间后总结出的大势规律,是平安能迅速察觉外界人心鬼蜮的观察点。 未来的章节里,平安需要快意也需要理智、需要顺心也需要道理。日月并悬如同心境失衡后的锚点,才能平衡住观察这纷乱世间后生出的疏离倦怠意。出拳时不至于被恶意扑杀而亡,讲理时不至于被善意裹挟去死。 就像魏檗说的,反正大方向是对的,讲理不是坏事,不够而已。 ◆亭亭玉立小宝瓶。 再说一遍,我是瓶党。小师叔的手艺,就是比董水井的馄饨好吃 石柔走进后院提醒前厅李老太爷来了,平安提前点头意思是已经知道了。 李老太爷那番话,指的是李宝祯一事事情原委已经知道,之前的神仙钱好意他也心领。陈平安的切割圈定已经把李宝祯切出他和李家的香火情之外,如果再遇见,就事论事就是。 ◆朱敛和马兰花。 终于等到了。朱敛在山神夜游宴无意撇到已经回复年少时相貌的长发飘飘马兰花,只是因为在人群中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被朱老神仙惦记,兰花芳心很不好说。 以后平安马苦玄对战,朱敛可以出阵:我*你奶奶? ◆先生可怜学生。 “夔怜蚿,蚿怜蛇,蛇怜风,风怜目,目怜心。”出自《庄子•秋水》。 这里的怜,取羡慕、喜欢意思。 只有一只脚的夔牛羡慕千足马陆虫,多足的马陆虫羡慕无脚的蛇也能跑这么快,无脚的蛇羡慕连身体都没有的风,无形的风羡慕目光瞬息跨越百里的眼睛,而眼睛羡慕所思即所在的心。 这里的隐喻是,没本事的人羡慕本事多的人,能者多劳、无能者则劳无所劳;但是多能多劳的人又羡慕大能而无劳的人。 平安此时是劳心费力,崔东山则是输了赌局后为大势奔波操心熬力,“先生可怜学生”是真的诉苦报可怜了。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陈芝豹他哥陈白熊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