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另一个朱敛-琳梦之樱-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另一个朱敛

原章节--第四百八十二章 另一个朱敛

第四百八十二章 另一个朱敛


琳梦之樱2019-01-30 11:33:05

第四百八十二章 面具 樱版看点
落魄山资深咨询师,等到了前来“就诊”的山主土豪陈平安。两个同路对饮的知己,才能言无不尽。那些面对兔爷爷说不出,面对魏檗没法儿说,面对赔钱一众小孩子不能说的话,就像是揭了封的新酒。香醇,干辣,辣的平安心底的委屈一一浮现。

好在,落魄山,有朱敛。

自谦只能扫门前雪的朱敛,是平安在山上在心里的稳定阀,庶务与道心,朱敛皆能打理。大抵上就是阅尽千帆之后的从容,兔爷爷不屑说罢了。再者,说本身也是一种解释,就会产生误差,可能更引会人误入歧途,所以,锤他便罢。

北俱芦洲旅行的起点就是一家口碑极好善劾恶鬼的山上宗门,令平安心向往之。只是临行前,行李与心里。依旧是一团乱麻,不可解。

有些事以为不去想,就可以自然而然的放过;有些人以为不去见,就可以自然而然的错过。看的太清楚,故而种种都是错。

这次出门远游,平安带了不少神仙钱,希望能管住自己不要挥霍。犹豫不决感情深厚的金醴法袍,吃了那么多金精铜钱,又帮助自己跟莲花小人休养恢复,却终究是不敢留。

平安的心境,曾经是那个孤家寡人守坟头的孩子;而今日,仍然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自己。当年是指缝太大命运太薄留不住,当下则是心有戚戚然,不敢留。他依旧是别人眼里不讲道理的可怕剑修。

眼力太好,记性太好,所以难得糊涂。平安可能不敢想那句,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别人可以理所应当的择其善者从之,而他,却有着诸多羞愧,故而——是偷,是凿壁偷光的偷。故而诸多道理难以内化,勉强讲了将心里的道理,可心湖震荡如大海起波澜,平安心不甘。

曾经身心无牵挂,有命就回坟头祭拜,而如今却是满身负累。有秀秀,有他在意的人和事。心镜碎片闪烁不定,心难平。朱敛的话就像是一场疾风骤雨,吹落心境尘埃,让心湖上日月空明。

心有日月,有指引,有向往。心向光明,亦看暗处点点星光。知过去,明未来,不怕错,更不要怕改错。天下之大,哪里去不得?剑客潇洒,不更该志在四方!怂什么,出门便是!就是记得,少惹风流债,还不起。

到最后又被朱敛损了一嘴,还是熟悉的套路,平安心里慢慢的盘算着北俱芦洲之行,心安。而主治医师朱敛则去山巅等日出东方。

崔爷爷借花献佛,好酒送武夫。他说不得的,朱敛说的利落。看朱敛磨磨蹭蹭,暴脾气兔爷爷有点儿难受,嗯,还有点儿凑不要脸


腻味走了崔诚,又恶心走了魏檗。朝霞下的真容令魏檗都自惭形秽,当时吓唬石柔看来真的是人太风流。心安之所,舍不得武道上走的太快,错过美景万千,岂不是罪过。想想朱敛跟马婆婆还挺登对的啊๑乛◡乛๑一个人曾经羞煞他人的无双谪仙人,一个人返老还童的娇媚河婆。都经历了不少风吹雨打,姿容出众。

下山,守夜,再上山。这次离家依旧是魏檗送友上船楼,平安却是没了初次的羞怯紧张。终究是,长大了。北岳地界,魏檗的霸气宣言也是实力的彰显。陈平安依旧是我魏檗的朋友,哪怕是大骊贵人,也要掂量掂量北岳正神的力量。

有些实力,不看个人,看靠山。背靠的披云山高水长,平安又是优秀的年轻才俊,还有崔瀺的私情托付。这些分量,真的很重。再说自己毫无背景,那就真的是贬损他人了。

在神秀山上,两个姑娘吃着平安临时起意买回来的麻花,脆甜。当年送剑时秀秀送的桃花糕,今日便托赔钱还了麻花。感情,两清了。你心里,惦记过我,挺好的,足够了。

你的注目,我无以为报。因为我心里早已有了所属。有些人当时只是擦肩而过那多好,彼此都没有喜欢或者是愧疚。干干净净的人,心里住着个英气无双的姑娘。就像当年在倒悬山上说过的,如果我心里有了别人就再也见不到你宁姚,我宁愿躲在一个角落,默默的想着你。想着你,我心里就都是你,便无论如何都只能有你。
秀秀这么好,没有遇上平安,该多好。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琳梦之樱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