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先生也-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先生也

第三百四十七章 真先生也


几两仁义道德2018-12-27 09:37:44

一章陈平安传道助水神娘娘入金丹境,本章则轮到水神娘娘报恩,果然是拿出了道家的炼器口诀。机缘一事,果然玄妙,若水神娘娘所读所崇尚的不是文圣之学说,若陈平安没有醉酒说顺序,也就不会有最后这一桩福缘了。陈平安说自己正需要一部炼器口诀,莫不是自觉练气有望,打算炼化未来长生桥所需之物?
陈平安一夜未归,四位随从的表现显露了各自的心态。魏羡隋右边属于随遇而安,不会过分担心陈平安。而卢白象与陈平安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所以才会皱眉。朱敛则有心害陈平安,却无力。随着修为提升这份心思会逐渐放大,只是未必会有能战过陈平安的那一天罢了。金顶观师徒欲借陈平安之东风,不再细说。本章最值得深究的地方,还在裴钱。

赔钱这个丫头片子,真是鬼精鬼精的,小聪明之处就不说了,重点说说她的内心活动。起始她认为自己在陈平安的心目中是最不值钱的,可当水神娘娘提出以重宝换取书的时候,陈平安询问她是否愿意的时候,她怕不给,陈平安会生气,可给了她又不愿意,毕竟这个是“爹”给她的“唯一”东西,在她心目中这个是无可取代的,也是最珍贵的东西,她当然不愿意给。最后陈平安说出不愿意就算了的时候,她瞬间泪崩,洞悉人心起伏的敏直觉告诉她,陈平安是真的很在意她,不会因为她的恶就会不尊重她的意愿,所以赔钱瞬间哭花了脸。
再想,陈平安是得有多累啊,赔钱就像一把尺子,恶的尺子,提醒着陈平安,时时刻刻,每时每刻在都。。。。老秀才,你真是下的手好棋。也只有这样,平安的顺序之体会才可以勇猛精进吧。
再深想,前文的杀机是不是应该算是实锤了?朱敛。
再再想,如果真是神灵之身,联系前文老秀才去了洞天,会与老杨产生关联么(一吧友的想法),好似从老杨那里借来的。毕竟赔钱杀性极大,万里融金。与日有关的神将?
再想想,以赔钱现在的所言所行,梦中叼刀站平安面前之人,应该八九不离十了。就目前来看,或许未来也只有陈平安才是她唯一在意的人,也是她的逆鳞所在。同时也只有在陈平安的面前,她才会有所收敛。
最后水神娘娘还是询问了陈平安有无文圣的著作,只是这次,裴钱的反应完全出乎意料,有宝物诱惑在前,依旧是不愿送出那本儒家入门书籍。哪怕是会惹陈平安生气。当裴钱知道这本不起眼的书是文圣所赠,内心当然会起波澜,,还有。。。。。在裴钱心里,陈平安一直把自己当累赘,更是讨厌万分,恨不得甩掉。但是当她知道这个事实,更是看到陈平安询问她的意见时,想必是想通了事情并非如此,陈平安还是会在乎她的感受。
所以,当陈平安弯腰笑着揉着裴钱的脑袋,后者终于泪水决堤。
当日在藕花福地里,陈平安撑着伞笑望向曹晴朗,哪怕裴钱心里如何不愿意承认,她都是希望陈平安也能如此对待她的。
裴钱的失声痛哭,有欣喜,欣喜自己能被如此对待和尊重,有愧疚,对陈平安误解的愧疚,也有让觉得自己让陈平安丢掉一桩福缘的愧疚。所以自称赔钱货。哈哈,笑出泪花。
所以裴钱会使劲点头答应会用功读书。哪怕以后会孩子心性般反悔,此刻也是真诚的。
陈平安笑望向裴钱,应该像极了当年望向陈平安的齐先生吧。
坐而论道,起而行之,少年郎真先生也。


想到一句话,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意思很直接就不翻译了。
儒家的思想其根本讲仁守礼。
归根究底,还是一个“仁”字,仁字很大,大到没有边际。
好人恶人,不是以情感层面去判断,应该是提升到道德的高度,去评定一个人的人心善恶。社会的参差多态,价值观的迥异,情感取向的差异使得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是非衡量的标准。所以这个就是人性复杂的一面了,谁能敢言自己就是对的,谁能敢言自己言行就是最中正平和的?
试说某个角度的不仁者,因为我们身边这样的人似乎很多,以此作反例,似乎会有些收获。不仁者在我看来就像个苍蝇,无头无脑,到处乱撞,连点思考判断都是没有的,就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无可争议的。但当别人提出某个观点时,因为各种因素,他起而驳之;或许是有思考的,但谁又能保证就是对的呢?所以多些耐心吧。


或许剑来的未来能够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可能。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