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关于一把竹剑鞘的小事-几两仁义道德-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关于一把竹剑鞘的小事

原章节--第四百七十二章 关于一把竹剑鞘的小事

第四百七十二章 关于一把竹剑鞘的小事


几两仁义道德2019-01-14 22:21:52

   当平安说已一拳打退苏琅之时,别人不信,但作为忘年交的宋雨烧却深信不疑,自然是因为在老一辈人的心中,朋友一言, 生死可付, “朋友”二字重若山岳,遑论其他尔!        老门房把陈平安拦在门外,被柳倩认为是一桩天大的江湖美谈,大概打开方式还是这样:那个大剑仙陈平安当年来到我们山庄求见老剑圣,他送了我一壶仙人佳酿我都没让他进去。确实是美谈一件。    当年以军队对付陈平安和宋雨烧,还称宋长镜为北方蛮子的大将军楚濠果然已经死了,现在的“楚濠”正是当初梳水国四煞之一的小重山韩元善。只不过楚濠一直对剑水山庄怀恨在心是真,到了韩元善这里就是一笔交易了,韩元善借机扶持横刀山庄为江湖魁首,所谋甚大。剑水山庄则顺势急流勇退,远离俗世,在这里个人觉得转变还是有些快的,柳倩手中有大骊颁发的太平无事牌,按照道理来说何惧之有?或许是祖孙心结已解,仇人身死?    看似是双方都乐意的共赢局面,实际上剑水山庄几十年的根基与心血,哪里是轻轻拿起也轻轻放下那么简单,宋老剑圣愿意点头,到底是没了从前的那份心气,否则当年就快要跻身金身境的宋雨烧,也不会到今天仍是第六境。    武夫横练一口气,这口心气坠下了,就很难再提起来,宋雨烧与陈平安一顿酒喝得尽兴,觥筹交错之间,是新老江湖的交接。当年的“瓜娃子”草鞋少年陈平安才真正开始背起剑行走江湖,可是对于宋雨烧来说,这座曾经在他眼里朝气蓬勃的江湖,已经没有了让自己容身的地方,遗憾留恋当然有,只是也没那么多了,因为当人人都如苏琅那般觉得修为够高就可以无视江湖规矩,此江湖就已经非彼江湖。    宋雨烧会因为青竹剑鞘一事而坠下心气再难提起,我想不只是因为女武神扈从那强大的实力,更因为那看待蝼蚁一般的眼光,或许那时候宋雨烧才意识到一件事,原来不只是年轻后辈会无视江湖规矩,哪怕是早早就习武有成的炼神三境武夫,一样会仗着修为强硬行事,那么这座江湖哪怕更大更远,也不再是自己所向往的地方。    但是江湖上还有陈平安,正如陈平安所说,哪怕拳法和剑术够高了,行走江湖,也不是万事不思量,只有出最快的拳,御最快的剑那么简单。多走走,多看看,多思量。所以失望之后,总还有希望。    就像宋雨烧早早与陈平安吃过了火锅,到底是没有告诉后者埋在自己心里那件“小事”,只是希望陈平安早点离开,不要再趟梳水国江湖这趟风起云涌的浑水。如果陈平安只是喝过了酒,也吃过了火锅,就万事不顾去往北俱芦洲,他就会连青竹剑鞘是什么都不知道。    青竹剑鞘为宋雨烧机缘巧合之下所得,传言为别洲武神所铸,之后就有了女武神派遣扈从讨回剑鞘一事,女武神本意是,如果对方实在不愿意卖,那就算了。但是想也知道这位扈从对女武神是何等仰慕,哪有交待给自己事情还办不成的道理?况且大概在这位杀气极重的扈从眼里,那些修为低微的江湖人也不配自己与之讲道理,于是便有了之后这件事。    拿回剑鞘之后,曹慈曾经问过此事,听到是“买”回来的,叹息道,那估计就是强买了。此事陈平安当然不会就此罢休,那么对于曹慈来说就有些微妙了,一边是不占理的亲近之人,一边则是来讨说法,与自己也算得上惺惺相惜的陈平安,不知曹慈会如何处理。    至于陈平安就简单了,宋老前辈在自己心中分量极重,更何况宋雨烧是打算把剑鞘送给自己才落得如此下场,既然是那位武夫以力压人,不讲道理在先,那他日我陈平安就要与你讲讲我自己的道理了。    或许宋雨烧一直把这件事当小事,但是在陈平安心里,人间无小事。    剑水山庄那边,苏琅两次得寸进尺,一次是散播出“巅峰一战”的谣言为自己造势,一次是登门拜访陈平安,大概是希冀陈平安配合一下自己,被陈平安以剑仙之势吓退,此等剑仙,哪里是你苏琅说借势就能借势的,拜礼而去的苏琅,大概觉得自己当初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剑水山庄事了,各方闻风而动,韦蔚来商讨山水神位一事,横刀山庄来争那江湖第一,“楚濠”则是来作势赶人了。    只不过很可能,好巧不巧,正是后面一行人遇到了正不痛快也不知道怎么办的陈平安。    王毅然讲江湖道义,只是他那位当初就眼高于顶如今更是趾高气扬的女儿王珊瑚,多半要来找陈平安报那一拳之仇。    杯中有侠气,把酒千杯少。    恶蛟未抬头,有人触霉头。 本章有两处与前文不符:  宋凤山佩剑“沧水”是自己买的。详见242章 柳倩在前文是宋雨烧之子宋高风的媳妇。详见243章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几两仁义道德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