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画卷中 前情回顾-山外小阁楼-剑来课代表

剑来课代表 > 第487章 画卷中 前情回顾

原章节--第四百八十七章 画卷中

第487章 画卷中 前情回顾


山外小阁楼2019-02-08 00:00:05

■第487章 画卷中
千年以来,风云变幻,五幅壁画中的神女,为主人战死一位,选择与主人一同兵解消亡两位,仅存俗称“仙杖”的斩勘神女,以及那位不知为何销声匿迹的春官神女,其中前者选中的寒酸书生,如今已是仙人境的一洲山巅修士,也是先前剑修远赴倒悬山的队伍当中,为数不多剑修之外的得道修士。

第486章 不愧是老江湖
陈平安无可奈何,就凭老妪这些还算交心的实诚言语,便花了二十颗雪花钱买了一只套盒,里头五幅神女图,分别命名为“长檠”、“宝盖”、“灵芝”“春官”和“斩勘”,五位神女分别持莲灯,撑宝盖,怀捧一枚白玉灵芝如意,百花缭绕、鸟雀飞旋,最后一位最迥异于寻常,竟是披甲持斤斧,电光熠熠,十分英武。

(上一章还好奇“仙杖”是哪位,这一章就交代了)
(“仙杖”的主人应该还会交待,“春官”的主人估计在这一卷就会登场吧)



■第487章 画卷中
当下这位乘坐渡船的神女,身边并无画卷上的那头七彩鹿陪同。
大概正因为如此,壁画才未褪色,不然老舟子得陪着神女一起尴尬到无地自容。
漫长的等待,好不容易选中了一位生死相随的侍奉之人,结果人家没半点眼力劲儿,没通过那点芝麻大小的考验不说,还直接脚底抹油,跑路了。

第34章 齐聚
陈平安走在熟悉的小巷里,突然想起一幕场景,早年跟随姚老头沿着溪水进入深山,看到一头小麋鹿在水边饮水,见到他也不惧怕,它喝过水后,就低头望着溪水,久久没有离去。溪水水面除了麋鹿的倒影,水中还有一尾徘徊不去的游鱼。
······
有年纪轻轻的黄冠道姑,身骑白鹿,缓缓登高。
她身旁又有一位面如冠玉的道士,步伐轻灵,如行云流水,有一红一青两条长须大鱼,在他四周萦绕游曳。

第40章 还礼
白鹿微微加快步伐,小跑而至,绕着草鞋少年走了一圈,最后低下头颅,主动蹭了蹭贫寒少年。
白鹿回到主人身边,她动作轻柔地摸了摸它的背脊,下一刻它便变成了一匹马的身姿。
指鹿为马。
······
东宝瓶洲的道家门派,多如牛毛,每三十年都会选出一对“金童玉女”,他和师姐贺小凉便是这一届的天生道侣,只不过让人惊讶的事情出现了,金童的资质不比以往逊色,但是那位玉女的机缘之好,简直是好到令人发指,出生之时,便有祥瑞之一的白鹿,主动走出山野大泽,来到她身边认主,之后涉足修行大道,好像从无坎坷,一路顺风顺水,甚至有人扬言她只有等到跻身上五境之后,才会遇到第一个瓶颈。

(神女的七彩鹿,贺小凉的白鹿)
(不知道小凉的白鹿是不是平安见的那一只)
(陈平安:姑娘,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只是怕鹿,要不再给我次机会?)




■第487章 画卷中
最奇怪的地方,在于当年那位春官神女,与老舟子有过那场推诚布公的秘密会晤,坦言她们自己也没有了记忆,不知沉睡了多久,直到披麻宗修士开辟洞府,牵动阵法,她们这才醒过来,八幅壁画,看似在壁画城各据一方,实则连为一体,按照当时修士的说法,就是一座破碎秘境,她们也曾凭借里边的山水建筑、花草古木、书籍等遗物进行推演,试图顺藤摸瓜,查清楚自己的身世,可惜始终如有天堑横亘,迷雾重重,无法破解。

(死灰即将复燃)




■第487章 画卷中
得到答案后,老舟子有些头疼,自言自语道:“不会是那个姓姜的色胚吧,那可是个坏到流脓的坏种。”
不曾想神女点头道:“好像确实姓姜。当时年轻人口气颇大,说终有一日,便是神仙姐姐们一位都瞧不上他,也要不管是在家,还是不在家的,他都要将八幅画全部取走,好好供奉起来,他好每天对着画卷吃饭饮酒。不过此人言语轻佻,心境却是不俗。”
·······
一座仿佛仙宫的秘境当中,一位中年男子蓦然现身,一个踉跄,抖了抖袖子,笑道:“总算得偿所愿,能够来此瞧瞧仙女姐姐们的绝世风采。”
他轻轻喊道:“喂,有人在吗?”
他缓缓散步,环顾四周,欣赏仙境风光,突然抬起手,捂住眼睛,念叨道:“这是仙女姐姐们的闺阁之地,我可莫要瞧见不该看的。”

(妙人姜尚真,皮的很)



■第487章 画卷中
神女摇头道:“我们的观人之法,直指心性,不说与修士大不相同,与你们山水神祇似乎也不太一样,这是我们一门与生俱来的神通,我们其实也不觉得全是好事,一眼望去,尽是些浑浊心湖,龌龊念头,或是爬满蛇蝎的洞窟,或人首妖身的妖媚之物扎堆缠绕,诸多丑陋画面,不堪入目。所以我们经常都会故意沉睡,眼不见心不烦,如此一来,若是哪天骤然醒来,大致便知机缘已至,才会开眼望去。”
老舟子赞叹道:“大千世界,神异非凡。”

(秀秀、孙嘉树、周矩这几个神道人物也都能看透人心)
(那裴钱呢?)
(神道几个人物都在第283章香火袅袅)



■第487章 画卷中
披麻宗虽然度量极大,不介意外人取走八幅神女图的福缘,可少年是披麻宗开山立宗以来,最有希望靠自己抓住一份壁画城的大道机缘,当年披麻宗打造山水大阵之际,破土动工,出动了数以百计的开山傀儡力士,还有十数条搬山猿、撵山狗,几乎将壁画城再往下十数里,翻了个底朝天,以及那么多在披麻宗祖谱上留名的大修士,都未能成功找到那把开山鼻祖遗留下来的古剑,而这把半仙兵,相传又与那位骑鹿神女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所以披麻宗对于这幅壁画机缘,是要争上一争的,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第486章 不愧是老江湖
至于神女机缘什么的,陈平安想都不想。
听有客人七嘴八舌说那神女一旦走出画卷,就会为主人侍奉终生,历史上那五位画卷中人,都与主人结成了神仙道侣,然后最少也能双双跻身元婴地仙,其中一位修道资质平平的落魄书生,更是在得了一位“仙杖”神女的青眼相加后,一次次出人意料的破境,最终成为北俱芦洲历史上的仙人境大修士。真是抱得美人归,山巅神仙也当了,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陈平安当时就听得手心冒汗,赶紧喝了口酒压压惊,只差没有双手合十,默默祈祷壁画上的神女前辈眼光高一些,千万别瞎了眼看上自己。

(如果真是这个小师叔,要不要结道侣?那人青梅竹马能同意吗?)




■第487章 画卷中
骸骨滩以北,有一位年轻女冠离开初具规模的宗门山头,她作为北俱芦洲历史上最年轻的仙家宗主,独自驾驭一艘天君师兄赠送的仙家渡船,火速往南,作为一件仙家至宝流霞舟,速度犹胜跨洲渡船,竟是能够直接在相距千百里的两处云霞之中,好似修士施展缩地成寸,一闪而过,无声无息。
至于骸骨滩鬼蜮谷边境上,头戴斗笠的年轻剑客,与当地驻守修士打理的铺子,购买了一本专门解释鬼蜮谷注意事项的厚重书籍,书中详细记载了诸多禁忌和各处险地,他坐在一旁晒着太阳,慢慢翻书,不着急交一笔过路费、然后进入鬼蜮谷中历练,磨刀不误砍柴工。
冬日和煦,年轻人抬头看了眼天色,万里无云,天气真是不错。

(小凉来了,楼下再来几段小凉有关的)

第210章 山水相逢也重逢
陈平安暂住的房屋书房内,有一位身穿宽松道袍的年轻女冠,坐在桌后,轻轻翻过一页页写满楷书的纸张。
容颜极美。
道姑一手托着腮帮,一手翻过纸张,姿容慵懒。
这个时候的女子,可能才是最让风雪庙魏晋动心的,才会让一位宝瓶洲最年轻的剑仙,喝了一壶佳酿又一壶烈酒,始终都无法解忧,借酒浇愁愁更愁,愁得一位走遍江湖、看尽山河的潇洒剑仙,都要肝肠尽断。

(画面是有点美)

第211章 天作之合
陆沉在耐心等着生米煮成熟饭的期间,直白无误地告诉贺小凉,陈平安送出手的两颗蛇胆石,他和她的各占其一,这就如同一条河的两岸,而那几张药方,尤其是“陆沉敕令”四个朱印,则是一座桥梁。
虽然这是陆沉的一桩深远算计,其实谈不上什么恶意。
恰恰相反,这才是陈平安离开小镇之后,气运一事,能够否极泰来的一半原因,一半是本命瓷破碎,次次吸引机缘却次次错过,只是靠着天生命硬,靠着一股子娘胎里带出来的犟劲,或者说作为关键棋子的特殊身份,硬生生熬到了大局落定,等到了后续冥冥之中,一些无形之中的天道补偿。
至于另外一半,就是他陆沉的手笔了。
可能齐静春早已看穿,但是愿意顺水推舟,相信陈平安吉人自有天相,懂得取舍,故而乐见其成,看不见的人,如陈平安自己,自然毫无察觉。
因为桥梁搭建而起之后,陈平安与贺小凉出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牵连,福祸相依,一起分摊。
所以说,陈平安分去了贺小凉足足半数的福缘!
话说回来,寻常人接纳这份机缘后,说不定早就暴毙了。
若是命薄如纸,别说是倾盆大雨,一滴雨水就给打穿了。
或是哪怕命很硬,却一意孤行,什么都敢拿都敢要,有些看似很小的因果,最终来得排山倒海,别说是福禄街的青石板路,就是西边大山都会被摧毁得半点不剩。
陆沉初衷并无恶意,但是至于陈平安会不会被撑死,因福生祸,陆沉是全然不在乎。
事后证明齐静春看错了人而已。

(陆沉的局)
(针对齐先生给平安宁姚牵线)
转载来自公众号:剑来课代表-山外小阁楼

复制文章标题 复制文章内容

猜你喜欢